有关他被的故事

大学毕业,他被分配到离家乡100公里以为的城市。父亲早逝,身为长子,每个月他都雷打不动地回老家看望母亲。返乡的车票是用质地较厚的彩色胶纸印刷的,每次,母亲都对他说:“孩子,你的车票挺好看的,送给我吧!”他笑一笑,就把车票送给母亲,晚上他就睡在母亲的土炕上。后来,母亲就开始随便地翻他的衣袋,只留下那张车票。后来,他故事讲给父母尚在的朋友们,极力使他们意识到父母对子女有一种深深的牵挂。他说,多回家看望几次老人吧,哪怕只停留片刻,否则,也许你也会有深深的懊悔的那一刻。
母亲的牵挂
大学毕业,他被分配到离家乡100公里以为的城市。父亲早逝,身为长子,每个月他都雷打不动地回老家看望母亲。返乡的车票是用质地较厚的彩色胶纸印刷的,每次,母亲都对他说:“孩子,你的车票挺好看的,送给我吧!”他笑一笑,就把车票送给母亲,晚上他就睡在母亲的土炕上。后来,母亲就开始随便地翻他的衣袋,只留下那张车票。后来,他恋爱,结婚,生子,开始每两个月回一次家。、在后来,他担任单位领导,更忙了,有时甚至半年才回一次家。尤其是他有了专车,没必要再坐长途汽车,他开始适应不了长途车的颠簸。母亲慢慢地也就不再向他索要车票了。10年过去了,他已是市里的一位市长。有一天晚上电话响了,老家的弟弟来了长途,说母亲突患脑溢血,生命垂危。100公里对他来说是短途,一个多小时以后,他便见到母亲。这时,他突然母亲已是白发苍颜,衰老憔悴。见了一面,天亮时母亲就去世了。他带领兄弟姐妹们,安葬了母亲。整顿母亲的遗物时,他从那只祖传的樟木箱子里翻出了一本中学课本,,那是昔日母亲用来塞鞋样的。他翻开来,啊,书内竟整齐地夹着一叠车票-------他当年每次返乡看望母亲时留下的车票。他的泪水又一次地涌出,他后悔,为什么母亲健在的时候不多回几次家,他还突然想起,这么多年来,母亲还从未到过他的四室二厅里住过一夜。回城市时,他只携了那一叠花花绿绿的车票。他常常把车票的故事讲给父母尚在的朋友们,极力使他们意识到父母对子女有一种深深的牵挂。他说,多回家看望几次老人吧,哪怕只停留片刻,否则,也许你也会有深深的懊悔的那一刻。
高堂在,不远游
9个月大,父母双亡,他被作为战争孤儿带离了越南庆和,飘泊来到德国汉堡。周围的一切都很陌生,他无依无靠,惶恐地啼哭,引来不少的好心人,纷纷凑近来哄逗他。其中有对中年夫妇原本育有两个女儿,一直想再添个儿子,无意中见到他,被小家伙清秀聪慧的模样吸引住,于是费尽周折办理好手续将他领回了家。一阵阵恐惧而脆响的哭声,使他成为同批遭受不幸的孤儿中的幸运者,第一个被当地的人家所收养。孩提时代,他跟着养父母乔迁到比克堡,又到了汉诺威。不论来到哪座城市,他的黄皮肤、黑眼睛都被当地孩童视为异类,令他身陷窘境,屡遭愚弄嘲笑。面对无端的嘲讽,他不反驳也不争辩,只是浅浅地笑,低下头走开,默默地为自己打气。没有多少孩子愿意与他交朋友,老师担心他会因此而自卑消沉,他若无其事地回答说,没有朋友也并非不好,至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可以得到你们的特别关心。孤单的情境,并未影响他乐观友善的性格,相反让他从小就养成了自我思考、独立解决问题的习惯,拥有了一份比同龄人更沉稳更超脱的心智。19岁,他怀着参军护国的志向加入联邦国防军,被安排到后勤保障系统,成了一名后备卫生军官。没有士兵不想舞枪弄炮,而卫生军官则主要与病人打交道,少有机会接触枪炮,常常被其他兵种的士兵轻视。其他卫生兵对这种安排牢骚满腹,唯独他不哀怨也不吱声,暗自在心底规划起新的前程。既来之,则安之。他下定决心要在医学领域有所作为,格外刻苦地钻研起功课,后来以优异的成绩被选派到汉堡接受专科医生培训,并在30岁获得医学博士学位。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面对“低人一等”的境遇,他没有放弃追求,而是调整了姿态,在退守中选择了一片新的天地,在新天地里编织出同样的精彩。在加入联邦国防军的同一年,他没有跟随其他年轻人选择加入德国最大的党派,而是悄无声息地成为中间党派自民党的一员。有朋友问他为何不加入大党,他自信满满地说,大党与小党都是相对的,当前的小党可能就是明天的大党,而我今天在小党却能获得更多的机会。他的判断没有错,在这个以中小企业主、自由职业者为主组成的党派里,他凭借渊博的学识、充沛的精力和横溢的才华迅速得到重用,实现了快速窜升,27岁即荣升为下萨克森州的自民党总书记,此后又任下萨克森州自民党主席、副州长。在自民党内,他的名字等同于平步青云的同义词,更令人惊叹的是,36岁时他又因自民党在联邦议院选举中获得大胜而成功进入德国新一届内阁成员的名单。如果说以前所遭受的逆境,所遭遇的劣势,给他带来了比常人更多的同情,让他更早地学会了坚强,而这一次,他从小党派里脱颖而出华丽登场,则赢得了比其他内阁成员更多的关注和尊敬。他,就是当今德国政坛最耀眼的新星,新上任的卫生部长菲利普•罗斯勒。从越南孤儿到德国卫生部长,罗斯勒承受过一次次的劣势考验,可是他没有怨天尤人,更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始终积极地把握住自己,始终乐观地利用劣势,完成了人生的一次次跨越,成为德国最年轻的内阁成员,也是该国历史上第一位亚裔部长。人生难免遭遇种种劣势,有先天的,也有后天的。而这些劣势,其实都非绝对,亦非永远,无法决定我们一生的幸与不幸。世间处处有机会,劣势时也不乏潜在的机会。不妨换一种角度去审视,坦然地面对,果敢地应对,珍惜好劣势所引发的同情,利用好劣势所激发的动力,把握住劣势所暗藏的潜力,或许劣势就会转化为成功的强大优势。
善于利用人生的劣势
大学毕业的时候,他被分配到很偏远的一座水电站工作,这里离最近的一个小镇有二十多公里,电站内部食堂、小卖部、幼儿园样样都有,自成一个小社会。电站有正式员工一百多名,加上家属和小孩,共有五六百人。在这个偏远而封闭的小社会中,男人女人们热衷于打麻将和讲一些非短流长的事情,让他觉得有些格格不入。他喜欢看书,喜欢听外国音乐看欧洲影碟,每次进城都会买些新书和碟片回来。这让别的同事们感觉不可理喻,他们说:每天打麻将的时间都不够,还有时间看书?电视里演不完的电视剧,还花钱买碟,真是钱烧的!如果分歧仅止于这些的话都要好些。问题就在于,长年生活在山里的老工人们又异乎寻常的热情,他们常会快乐地来到他寝室门口喊:打麻将?三缺一!我套了只野狗,来喝口汤?别看书了,喝酒去!打麻将、吃狗肉、喝酒都是他不喜欢的。他更不喜欢的是在干这些事情时,人们叼着烟卷赤着膊子乌烟瘴气地讲荤笑话。最初去过几次,因为受不了烟薰火燎酒刺激,心中恐惧,后来渐渐找理由不去了。这就变成了不合群,傲众,瞧不起人。在这小山沟里,背上这样名声的人通常是惹人厌恨的。因此,他的工作生活就不那么顺利了。人们渐渐对他开始怀有敌意,在一个充满敌意的环境中,随时面对别人的刁难和苛责,让他觉得生活没有任何趣味,受挫折感极其强烈。为此,他绝望得想发疯。他给上大学时的老师写了封信,讲述自己的苦恼。他说,在他生活的空间里,他与别人从内到外都不一样,周围的环境和事物运行规律与他理解的完全不同,他感到很无力,不知该怎么办?究竟是委曲自己,放弃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去向自己并不认同的周边环境看齐;还是坚持自己所喜爱的东西,我行我素旁若无人地走下去?很快,老师回信了,信上是一个故事:从前,有一只鹰蛋不小心落到了鸡窝里,被当成鸡孵了出来,从出生那天起,他就与鸡窝里的兄弟姐妹们不一样。他没有五彩斑斓的羽毛,不会用泥灰为自己洗澡,不会三喙两嘴就从土里掏出一只小虫来。矮小的鸡窝总是碰他的头,而鸡们总是笑他笨。他对自己失望极了,于是跑到一处悬崖,想跳下去,结束自己的生命。但他纵身跃下的时候,本能地展开翅膀,飞上云天,他才发现,自己原本是一只鹰,鸡窝和虫子不属于他。他为自己曾因自己不是一只鸡而痛苦的往事感到羞愧……你不要因为自己是一只鹰而感到羞愧!老师的信末尾是这样写的。他看了这封信,心中豁然开朗。他不再因为周围的人的不认同而痛苦绝望甚至扭曲自己。他继续读书,并在两年后顺利考上研究生,后来,成为一家外企的经理。老师信末尾的那句话,成为他一生的座右铭。
不要为你是一只鹰而感到羞愧
他是机关车队的一名司机。刚进车队时,他被分配开那辆大客。大客能坐50人,是机关车队中载客量最大的汽车,平时接送一些普通机关工作人员上下班,遇有大型活动时,负责来回拉客。领导对他说了,在这个车队中,你手中的方向盘可掌握着几十个人的生命安危,岗位最重要,责任最重大,好好干,争取进步。手握方向盘,坐在高高的驾驶台上,他激情澎湃,领导将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自己,一定得干好,不辜负领导的期望。可是,很快他就发现,在整个机关车队中,自己开的那辆大客,其实是地位最低,工作量最大,而又最得不到重视的。每天准时发车,准时归队,永远奔波在同一条固定的线路上。虽然乘坐的人最多,但基本上都是普通的工作人员,说话不算数的,当领导的都有自己的小车接送,谁坐大客啊。遇到节庆,或有什么大型活动,需要来回拉客,他和他的大客,往往被紧急调援,一趟趟奔波,接送完了,人家只派发他一份盒饭,就打发了,而这时候,那些开小车的,正酒足饭饱后,往后备厢里装礼品呢。开小车的司机,被人家尊称为“书记”,虽然这个“书记”,只是个把握方向盘的,但大小也是个“书记”啊。“书记”们也送了他一个雅号——“司令”,因为他的车最大,拉的人最多。但他知道,自己只是个光杆司令,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司令。几年之后,车队里终于又进来了一名年轻司机,领导将大客的钥匙,交给了新司机,而他因为任劳任怨,表现不错,被领导安排换开一辆中巴。领导拍拍中巴车对他说,这个车坐的,可都是机关里的精英,未来的领导阶层,让你开这个车,是领导对你的信任,好好干,争取更大的进步!他郑重地点点头。中巴车有十几个座位,往往是领导带队考察,或者其他一些重大活动时使用,乘坐的人员往往是随领导考察的中层干部。线路是不固定的,只要跟住前面领导的小车,它上哪儿,自己跟到哪儿,就可以了。他再也不必像开大客时那样,只是跑跑龙套了,领导们下车考察、调研、开会,参加各种活动,他和“书记”们也被妥善安顿,精心安排。吃饭的时候,也不再是盒饭了,而是和“书记”们坐在一起,用餐。有意思的是,领导们就餐时,会被按照职务大小就座,他们这些“书记”,也会自动向领导桌看齐,各自找到自己对应的座位,绝不逾越。他坐的是服务员上菜的那个位子,也就是最次要的位子,但他已经很满足了,终于忝列“书记”的行列了。而接待单位发放的礼品礼券什么的,也终于有了他一份。他心满意足,全心全意地服务好乘坐他的中巴的官员们。他的车越开越稳。又过了若干年,曾经坐过他的中巴很多次的一名干部,被提拔到了领导岗位。这位领导,点名要他做自己的司机。他终于开上小车了。那天,车队里的司机们聚会,为他庆祝。给刚刚退下来的领导开车的司机老张,第一次亲热地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卷着舌头说,在我们这帮司机中,你的进步最快了,才开了几年车啊,就升到今天这个重要的位子了。今后,你就是我们的书记,我们都跟着你混了,别忘了弟兄们啊!众司机端起酒杯,一起恭敬地向他敬酒,他第一次感觉到有点飘飘然。自己的车技,并没有什么提高,倒是自己的车,越开越小了,难道这就是进步吗?他不知道。老张喝得有点醉了,他一次次拍着他的肩膀,书记啊,你的好日子,从此开始了!他偷偷瞥了一眼后座上的领导,紧紧地握住手中的方向盘,心想,自己从为几十人开车,到为十几人开车,最终只为领导一个人开车,他终于完成了一个机关司机最大的进步。我进步了!他的嘴角,泛起一丝得意的微笑。
进步
 
共5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