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留念的故事

在儿女眼里,她是天下最温柔最慈爱的母亲。但是,她在得知自己的病无法医治后,脾气突然变得暴躁起来,不是指责这个,就是责骂那个。大女儿给她捶背,她不是嫌轻了就是嫌重了;二女儿还要照顾瘫痪的婆婆,医院婆家两头跑,辛苦不已,她却破口大骂,说二女儿只要婆婆不要亲娘了;三儿子服侍她时打了个盹,她哭着大骂他没有孝心,白养了他;一向最疼惜的小女儿来看她,也被她轰走:“滚远些,不要让我看到你,你这个只要工作不要娘的白眼狼!”没过多久她就离开了人世,丈夫号啕大哭,几个儿女却没有流一滴泪,他们的心已经让母亲折磨得麻木了。料理完后事,她丈夫对儿女们说:“你们不要恨妈妈,她是故意这样对你们的,她怕她走了后你们太想她,她不想让你们留念想!”刹那间,几个儿女全都泪如雨下!
不想让你们留念想
今天是来广州的第三天,会展的第二天。为了穿得正式一些以示对客户的尊重,妞特意穿了那条黑色镶钻连身窄裙,为了配这条窄裙,又特意穿了黑色细跟凉鞋。揽镜自照,也美得很呐。。可客户一拨接一拨,络绎不绝。忙得妞喃团团转,但不得不说在经济衰退的如今,喃们公司创造了一个奇迹。对面摊位的一个男人,做刺绣台布的。同事特别留意到,自开始至今,无一个客户到访。可他还是在悠哉悠哉的喝茶,看报。我们偷偷给他起了个名字:淡定哥。毕竟花上几万块钱买一个摊位,不远千里万里来到这个炎热潮湿的地儿,不应该仅仅只是为了喝茶。一整天后,妞的鞋也不是那鞋是,脚也不是那脚,值得安慰的是当场接了两个定单。,这倒也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情。脚疼也算值了吧。好在忙碌了一天之后,夜生活还算比较丰富,老总的朋友是广州XX日报的记者,会后接我们去品酒,喃这个乡土妞有了平生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知道喝红酒之前需要先醒酒,所以顺便也就第一次见到并使用水晶醒酒器及高脚杯,第一次喝进口法国红酒,第一次品尝意大利红酒,第一次喝张裕冰葡,第一次知道冰葡原来是用霜后结冰的葡萄酿制而成,喃不会品酒,但这个冰葡入口香甜,回味微酸,醇厚浓郁,妞最爱滴就是这一种,最便宜这种。之后,又约着一块儿去电影院看电影,喃也就小时候在庄里的露天电影院里看过电影,只记得当时听说放映队的人要来放电影时,就兴奋的很,甚而兴奋的吃不进晚饭,早早的就搬着小板凳到场里等。却常常是等不到电影放完,就歪倒在妈妈怀里睡着了。若干年后,又一次来到电影院。心情也还是有点小激动,看后,不得不说,这音效,这场景,确实非露天影院所能比。,喃只能暗暗发誓,等喃以后有了钱,喃一天看三场,上午看一场,下午看一场,晚上再加个午夜场。散场也差不多十二点半了,打车回宾馆后,累,却还是久久不能入睡,无奈,爬起来,敲打以上文字。以做广州之行的留念。
广州之行的留念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