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家长的故事

家长会上的四道题
王崇今年上初三,成绩很不理想,却酷爱上网,一天不上网就茶饭不香。白天上课没机会,他就晚上偷偷溜出宿舍楼去网吧。上课困得睁不开眼,眼圈黑得像个大熊猫,有时干脆把书往课桌上一竖,就躲在书后跟周公相会去了。时间一长,被老师发现,给予警告处分,并告诉门卫及时上锁,保卫科重点检查。这样来,住在三楼的王崇无法从楼门出去,急得他抓耳挠腮。经过观察,王崇发现楼的外墙有避雷针的引线从自己的窗户旁边经过,顿时眼睛一亮。熄灯之后,王崇把衣服塞进被窝里,伪装成人形,自己顺着避雷针引线溜之大吉。保卫科也不是省油灯,晚上重点检查王崇的宿舍,喊了几声没有应答,把被子撩开,王崇的把戏露馅儿了。保卫科马上去网吧将他带了回来。第二天,让王崇必须把家长喊来协助处理。王崇最怕喊家长,家长一来,自己那点“长处”都得曝光,那可就死定了。王崇在县城蹭了半天不敢回家,想找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应付了学校,又隐瞒了家长。当他快把脑门子拍肿的时候,办法终于有了。一辆出租车开进学校,走下了王祟和大腹便便的司机,他们一同走进政教处。王崇介绍这就是自己的家长。面对学校列举的种种劣迹,家长大包大揽:“对不起啊,老师,给学校添麻烦了。孩子有了错,该批评就批评,该打就打,家长定配合。希望这次再给次机会。”又对王崇说:“臭小子,听好了!再出事看我不揍你!”王崇唯唯诺诺,红着脸,低着头,一副知错就改的样子。话说到这个份上,学校也不好再说别的――下不为例,以观后效。“家长”开着车满面春风的扬长而去,王崇长舒一口气:“我算躲过了一场大难,破财消灾啊!”第二周,正在上课的王崇被叫到保卫科。一进门,发现父亲坐在里面,就感觉有坏事。父亲盯着他:“你的生活费咋比别人高那么多?上周开车来的家长怎么回事?”王崇:……
租家长
家长会上作经验介绍?一阵欣喜在大伟妈的脸上漾绽开来,得意更甚于兴奋:李老师您找对人啦,在教育孩子方面,我很有心得呐!放下电话,大伟妈心里甜滋滋的。14岁的儿子学习上拔尖,是她的骄傲。她的乐趣之一,就是在亲朋好友面前“炫”儿子。这不,“炫”的机会来了。终于盼到开家长会。掌声中,大伟妈踩着高跟鞋咯噔咯噔地走上讲台,神采飞扬地介绍自己的教子之道。她边讲边扫视台下,发现家长们都听得聚精会神,有的还把手机放在她面前录音。大伟妈的情绪变得更加兴奋,发言从关注儿子衣食住行的每个细节,到舍得砸钱送儿子上补习班,再到寒暑假带儿子到异域旅行,洋洋洒洒,头头是道,焕发出“我的精彩,谁与争锋”的强大气场。她的讲话一结束,立即赢得一片掌声。大伟妈回到座位,缓缓坐下,心中竟然有些失落,因为那掌声远不像她预料的热烈。静下来之后,班主任李老师说:“刚才大伟妈妈的发言很精彩,对我们教育孩子有一定启发。下面,我们请艾军军的家长为我们介绍教子经验。艾军军是个品学兼优、特别懂事的孩子,前不久获A市‘三好学生’称号。”像这样一个全校乃至全市的尖子生,自然引起了全体家长的关注。“这位家长何许人也?这么牛?孩子都冲出本校走向A市了。”大家猜测着、议论着。大伟妈撇撇嘴,心中不以为然:拼爹时代,孩子的好成绩全靠钱堆出来,这位“教子有方”的家长,不是个钞票多多的“款”,就是个身居高位的“腕”。艾军军的家长艾援朝站起来了,他坐在最不显眼的一角,令人吃惊的是,一眼看去,艾援朝既不是气宇轩昂的“款”,也不是气质非凡的“腕”,而是一位“爷爷辈”家长——夹杂着些许白发的板寸头,老式军用腰带,一条草绿色旧军裤,细心的人一看就知道:这老头曾经是军人。“我是军军的爷爷……我讲话口音重,说不好,再说也没啥经验。可李老师偏让我说,又派学生打车接我……真不好意思。”艾援朝讲得断断续续的。大家见他一副憨厚模样,都友善地笑了。李老师微笑着开导他:“没关系,随便说,讲到哪算哪。”一听这话,艾援朝心里踏实多了。他清了清嗓子,缓缓地说:“军军是去年初从北疆转学到本校的。他是个军娃,确切地说是个‘边关娃’。他爸妈双双被调到北疆戍边那年,他才5岁。军军从部队子女小学读起,然后到乡村小学上学,后来又到离家很远的县城学校读书,一晃八年过去了。大漠边关路难行,半年风沙弥漫不见天,这孩子小小年纪吃了不少苦……”“不过,”艾援朝顿了顿又接着说,“边关虽苦,但军军父母和边防线上的解放军用他们的身体力行,向孩子传授脚踏实地、自强自立的做人道理。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军军的脖子上挂串钥匙,手里提着饭盒,拼着小命挤公交车。放学后自己弄饭吃、洗衣服,像个大人一样照料着家。重要的是,他从中体会到‘军娃早当家’的快乐和成就感。”“去年,他爸妈一个进藏执行任务,一个进京学习,两口子把军军托给我管教。”艾援朝继续说,“我咋想呢,我年轻时也扛过枪,站过哨,我要用军人的作风培育军人的后代。部队不是有句话吗?叫‘身教胜于言传’。日常生活,我给军军做榜样:要求孙子学习勤奋,我就每天读书看报,掌握新信息;要求孙子爱劳动,我就做个勤劳的爷爷;要求孙子早起锻炼,我一定比他起得早。你还别说,这法子挺灵,军军逐渐养成了不少好习惯。”“当然,军军性格上也有一些弱点,比如,固执、任性。但毕竟他的身上打下了军营和军人的烙印,而这些特殊‘材料’可以支撑着他的精神,走过人生的风雨……哎呦,我都快成‘卖瓜王婆’了……还得感谢老师教得好呀!还有学校领导,优先安排军军转学,还免了2万元的择校费。谢谢,谢谢大伙儿……”说完艾援朝匆匆忙忙地走了。教室里静极了,一点儿声音也没有。李老师刚要讲话,艾援朝又推门进来了。“这是刚才打车的三十元钱,不能让孩子们花,他们不挣钱。”说完一阵风似地走了。忽然,不知谁带头鼓起掌来。紧接着,教室里响起了激烈而又长久的掌声。掌声中有认可,有鼓励,更有感动和尊敬。坐在第一排的大伟妈一边鼓掌,一边感到双颊莫名其妙地发起烫来。
家长会的掌声
幼儿园门口。早上送孩子进园的家长很多,大人小孩,熙熙攘攘,你来我往,煞是热闹。一位年轻的母亲把儿子从摩托车上抱下来,帮他整理了一下稍有些皱的衣服,然后对他说:“吃饭前一定要洗手呵。”她知道儿子贪玩,手上会乱抓东西,很容易脏。儿子听了,点点头,转身进了大门。那位母亲站在门外,又叫道:“吃饭前一定要洗手呵。”儿子却头也没回,再看,已经不见了。我有位姓李的朋友,结婚不久。有一次和我们在一起吃饭,还没有开始,他妻子的电话到了。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妻子在电话里要他少喝点酒,因为他有脂肪肝。他说知道了。几位都是平时难得一聚的朋友,酒瓶一开,大家高兴,喝开了。不一会儿,他的手机又响了,还是他妻子打来的,仍然是那句话,要他少喝点酒,她知道,我们几个聚到一起少不了要闹酒,她不放心。这位姓李的朋友关了手机,有些不好意思,说:“我这老婆,什么都好,就是
再说一遍
一位考生家长突然在考点门前晕倒了。这个家长很古怪,考试一开始,他就带着个马扎,坐在考点门口那块开阔地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个考场的窗口。这几天气温特别高,他却一直晒在烈日下,身子像生了根,一动不动,后来终于受不住烈日的炙烤,晕倒了。记者到医院采访这位家长,问他为什么要坐在考点门口开阔地的烈日下,他说女儿的考场正对着大门,自己坐在那里,女儿透过窗户就会看到他。女儿才15岁,平时胆子就小,这是她第一次独自面对这么大的考验,难免会心慌意乱。如果她能看到爸爸,考试时就会很镇定,很从容……记者告诉他,考场靠窗一侧是走廊,不可能直接看见门口的开阔地,这位家长直摇头,说,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离开的,因为我告诉过孩子,我会一直坐在那里。记者心里发出声感叹,这世上有多少位父亲,就有多少份对儿女的爱。
烈日下的守望
离学校还有段距离,儿子就从车上溜下来,跑到我的车前,叉开双腿,请回吧!我忙问其故。这小子说了,我这是关照你,你不也要上班赶时间吗?几次之后,我给儿子“关照”得心里直发毛。想来想去,其中必有蹊跷。这天,将儿子送到学校附近,离他上课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我坚持把他送到教室。小子急了,“时间再充裕你也得在此回头,我这是为你好。”我感到奇怪。车子停下来。我们站在路边讨价还价。我让他道出原因,否则我一定送他到班级;他说如果他说出了原因,我则不能再向前跨出一步。儿子吞吞吐吐把原因说了出来。他说,在他们班级按同学上学的方式把家长分成不同的类别。用小车送子女上学的家长,被评为“A级家长”,这类家长不是大款就是官员,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是钻石型家长,这类家长的孩子在学校能得到老师同学的格外尊重。用摩托车送子女上学的家长,被判定为“B级家长”,这类家长不是公务员也是工薪阶层,条件宽裕生活小康,是白金型家长,这类家长的孩子在学校能够被老师同学所接纳,能够与同学平等友好相处。最差的是“C级家长”,蹬着自行车送子女上学,这类家长不是打工仔就是无业游民,无权无势无钱,是破铜烂铁型家长。这类家长的孩子在学校受人鄙视,同学不愿意跟他们交往。话未说完,儿子拍拍我“皮开肉绽”的自行车座凳,挺同情地跟我说,就凭你这“什么都响”的破自行车,评个C级家长都比较困难。不过,幸好你还没在学校露面!我还真的没有再往前跨出一步。推起自行车转身就往回走。秋风吹到心里,感到一阵悲凉。
C级家长
多数家长把孩子看得过于弱小,认为这不能做,那也不能干,恨不得把孩子用玻璃罩子罩起来,结果使多数孩子对自己的能力缺乏信心。国外的教育方式却不一样。在澳大利亚,有一家人全家出动,爸爸、妈妈和五年级学生托利亚、4岁的萨拉到假日森林中去度假。森林里是那么美好,那么欢快,孩子们的父母让他们看看盛开着铃兰花的林中旷地。林中旷地附近长着一丛丛野菊花,粉红粉红的,芬芳扑鼻。全家人都坐在灌木附近。突然,雷声大作,飘下几滴雨点,接着,大雨如注。托利亚把自已的雨衣给了妈妈,似乎他并不怕淋雨;而妈妈又把雨衣给了萨拉,似乎她也不怕淋。萨拉问道:“妈妈,托利亚把自己的雨衣给了你,你又把雨衣给我穿上,你们干吗这样做呢?”“每个人都应该保护更弱小的人!”妈妈回答。“那么,我为什么又保护不了任何人呢?”萨拉问道,“就是说我是最弱小的人?”“要是你谁也保护不了,那你就是最弱小的人!”妈妈笑着回答。萨拉朝菊花丛走去,她掀起雨衣的下部,盖在粉红的花上。滂沱大雨已冲掉了几片花瓣,花儿低垂着头。因为它娇嫩纤弱,毫无自卫能力。“现在我不是最弱小的了,妈妈!”萨拉自豪地说。“是呀,现在你是强者,是勇敢的人啦!”妈妈这样回答。
我不是最弱小的
这次,她是带学校里的孩子们和家长来春游的。一下车,孩子们就被眼前大片大片的金黄色油菜花吸引住了,看着孩子们的兴奋劲儿,还有他们父母满脸的疼爱,她突然就想起了母亲。儿时家贫,父亲长年在外打工,家里只剩下她和两个弟弟,还有严肃的母亲。每年,当秋风裹着阴雨纠缠着大地时,母亲都会带着她,去地里栽油菜秧。她的一双小手常常被冻得通红。她把目光投向母亲,想让母亲过来朝她手上哈口热气,对她说些心疼的话。可是,母亲却像是有意似的,用雨衣的农帽遗挡着眼睛,只顾埋头干自己的活,不朝她这边看一眼。她那时想,娘多狠啊。那一年,油菜子的收成特别好,油站也给了好价钱。卖了油菜子后,母亲从镇上扯回一小卷轻薄的白布,上面有着漂亮的花纹,好看极了。但是,母亲并没有当即宣布将如何处理它,而是将它压在箱底。终于在一个农闲的日子里,母亲取出那卷白布,亲手将它缝制成一条连衣裙。当时,她兴奋得简直无法相信。可是,很快,她又平静了下来,因为那条裙子太大了,自己根本没法穿,显然不是给她的。直到几年后,她初中毕业那年才知道,其实那条连衣裙就是给她的。那天,当她穿着母亲缝制的连衣裙走上学校体育场的主席台代表毕业生发言时,一下子就被铺天盖地的掌声淹没了——所有的同学、老师都被她合体、靓丽的打扮惊呆了。那天,她是全校最美、最耀眼的公主。也就在那时,她才终于明白了母亲的用心——无论生活多么艰难和残酷,都要学会忍耐和等待,等待那美好时刻的到来。她在母亲潜移默化的影响下,让忍耐和等待有了结果——上了师范大学,毕业后又在大城市里当了老师,有了自己的爱人,人生金黄色的日子也就此打开。母亲正是在那个时候,离她远去的。现在,面对着满眼的黄花和满世界的芳香,她感觉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母亲的身边。在那一大片黄灿灿的油菜花中,母亲正努力地为她贫乏、艰辛的年少青春,扯起向上飞扬的裙角。
藏在油菜花里的裙角
第一次参加家长会,幼儿园的老师说“您的儿子有多动症,在板凳上连三分钟都坐不了,你最好带他去医院看一看。”回家的路上,儿子问她老师都说了些什么,她鼻子一酸,差点流下泪来。因为全班30名小朋友,惟有他表现最差,惟有对他,老师表现出不屑。然而她还在告诉她的儿子:“老师表扬你了,说宝宝原来在板凳上坐不了一分钟,现在能坐三分钟。其他妈妈都非常羡慕妈妈,因为全班只有宝宝进步了。”那天晚上,她儿子破天荒吃了两碗米饭,并且没让她喂。儿子上小学了。家长会上,老师说“这次数学考试,全班50名同学,你儿子排最后,我们怀疑他智力上有些障碍,您最好能带他去医院查一查。”回去的路上,她流下了泪。然而,当她回到家里,却对坐在桌前的儿子说:“老师对你充满信心。他说了,你并不是个笨孩子,只要你能细心些,会超过你的同桌,这次你的同桌排在第21名。”说这话时,他发现儿子黯淡的眼神一下子充满了光,沮丧的脸也一下子舒展开来。她甚至发现,儿子温顺得让她吃惊,好像长大了许多。第二天上学,他去得比平时都要早。孩子上了初中,又一次家长会。她坐在儿子的位置上,等着老师点她儿子的名字,因为每次家长会,她儿子的名字在差生的行列中总是被点到。然而,这次却出乎她的预料,直到结束,都没有听到。她有些不习惯,临别去问老师,老师告诉她:“按你儿子现在的成绩,考重点高中有点危险。”她怀着惊喜的心情走出校门,此时她发现儿子在等她。路上她扶着儿子的肩膀,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甜蜜,她告诉儿子:“班主任对你非常满意,他说了,只要你努力,很有希望考上重点高中。”高中毕业了。第一批大学录取通知书下达时,学校打电话让儿子到学校去一趟。她有一种预感,儿子被清华录取了,因为在报考时,她对儿子说过,她相信他能考取这所大学。儿子从学校回来,把一封印有清华大学招生办公室字样的特快专递交到她的手里,突然转身跑到自己的房间里大哭起来,边哭边说:“妈妈,我知道我不是个聪明的孩子,可是,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能欣赏我……”这时,她悲喜交加,再也按耐不住十几年来凝聚在心中的泪水,任它打在手中的信封上……
只有你欣赏我
一个家长,蹲在办公楼背风的角落里,一边抽烟,一边重重地咳嗽。他的旁边,站着我的学生李太福。见我过来,李太福的父亲赶紧站起来,尴尬地说:“这孩子,说他多少次了,总是不听话,让你费心了。昨晚,他又跑回来了。我揍了他一顿。这孩子,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我吃了一惊:“你为什么要打他?”这一刻,我倒觉得,他打的,是我的孩子。“每次回来,他都说要调整调整,你说说,一个学习,有什么好调整的,安心学习就是了,调整个什么劲?我看他回来,就是想偷个懒。下次他要再敢回来,我打断他的腿。”李太福的父亲越说越生气,浑身战栗着,手里的烟也跟着一起哆嗦。我赶紧把这位父亲拉到一边。我说:“你知道你的孩子是怎么过的吗?太福为了上课集中精力,曾经用针扎过手;由于学习压力大,曾经半宿半宿地睡不着觉,第二天,头昏脑涨,还要坚持学习;为了节衣缩食,他只吃馒头就咸菜,从来只打半份最便宜的菜;成绩考不好的时候,他曾经自卑到要放弃,甚至,都有轻生的念头……他经历的这些苦,他遭受的这些痛,作为家长,你都知道吗?”那一天,我变得非常激动。我说:“现在孩子们的学习,已经不像以前只是身体劳累那么简单了。考试,竞争,一次次的挫伤,一回回的打击,失败的压力,压着他们;自卑的阴影,缠绕着他们。他们还是一个个孩子啊,却要经历超越年龄之痛,超越心理之苦,然而,除了他们自己,有谁能懂,有谁理解?”或许因为我的激动,太福的父亲半天没说话,只是不停地抽烟。说实在的,我不应该对一个家长这么激动地说话。然而,我憋不住自己,我只是想表达,现在的父母,太不理解自己的孩子了。末了,太福的父亲站起来,说:“老师,那我回去,不过,我要领着孩子一块儿回去,明天,我再把他送回来。”我也不知道家长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第二天,李太福到校之后,高高兴兴地找到我,说:“老师,你知道吗?爸爸竟然和我说,孩子,爸爸让你受委屈了。就因为这一句话,我哭了整整一个下午。多少年了,只有昨天,我才感觉到真正回到了家,感觉到了家的温暖。”说到这儿,太福的眼圈儿红红的,但,满脸洋溢的,全是幸福。我不知道天底下还有多少像李太福一样的家长,但我知道,只有真正理解孩子的那一刻,天底下,所有疲倦的心灵才会找到家,才会得到温暖的依靠。选自《做人与处世》周西海/荐
真正理解孩子的那一刻
多数家长把孩子看得过于弱小,认为这不能做,那也不能干,恨不得把孩子用玻璃罩子罩起来,结果使多数孩子对自己的能力缺乏信心。国外的教育方式却不一样。在澳大利亚,有一家人全家出动,爸爸、妈妈和五年级学生托利亚、4岁的萨拉到假日森林中去度假。森林里是那么美好,那么欢快,孩子们的父母让他们看看盛开着铃兰花的林中旷地。林中旷地附近长着一丛丛野菊花,粉红粉红的,芬芳扑鼻。全家人都坐在灌木附近。突然,雷声大作,飘下几滴雨点,接着,大雨如注。托利亚把自已的雨衣给了妈妈,似乎他并不怕淋雨;而妈妈又把雨衣给了萨拉,似乎她也不怕淋。萨拉问道:“妈妈,托利亚把自己的雨衣给了你,你又把雨衣给我穿上,你们干吗这样做呢?”“每个人都应该保护更弱小的人!”妈妈回答。“那么,我为什么又保护不了任何人呢?”萨拉问道,“就是说我是最弱小的人?”“要是你谁也保护不了,那你就是最弱小的人!”妈妈笑着回答。萨拉朝菊花丛走去,她掀起雨衣的下部,盖在粉红的花上。滂沱大雨已冲掉了几片花瓣,花儿低垂着头。因为它娇嫩纤弱,毫无自卫能力。“现在我不是最弱小的了,妈妈!”萨拉自豪地说。“是呀,现在你是强者,是勇敢的人啦!”妈妈这样回答。
从弱小到强大
幼儿园门口。早上送孩子进园的家长很多,大人小孩,熙熙攘攘,你来我往,煞是热闹。一位年轻的母亲把儿子从摩托车上抱下来,帮他整理了一下稍有些皱的衣服,然后对他说:“吃饭前一定要洗手呵。”她知道儿子贪玩,手上会乱抓东西,很容易脏。儿子听了,点点头,转身进了大门。那位母亲站在门外,又叫道:“吃饭前一定要洗手呵。”儿子却头也没回,再看,已经不见了。我有位姓李的朋友,结婚不久。有一次和我们在一起吃饭,还没有开始,他妻子的电话到了。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妻子在电话里要他少喝点酒,因为他有脂肪肝。他说知道了。几位都是平时难得一聚的朋友,酒瓶一开,大家高兴,喝开了。不一会儿,他的手机又响了,还是他妻子打来的,仍然是那句话,要他少喝点酒,她知道,我们几个聚到一起少不了要闹酒,她不放心。这位姓李的朋友关了手机,有些不好意思,说:“我这老婆,什么都好,就是
再说一遍。这就是爱和呵护
 
共1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