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跳舞的故事

一见钟情1946年秋,20岁的李政道进入芝加哥大学后,暗下决心,不在学术上取得成就,不会过早地恋爱、结婚。李政道入学后,由于他有双份奖学金,便买了一辆二手小轿车。1948年圣诞节前夕,朋友黄宛请他帮忙到火车站接他的朋友凌宁的妹妹,名叫南希・凌,是从堪萨斯州哈维埃尔来芝加哥度假的。李政道欣然从命。除了凌宁的妹妹外,一同到达的还有一位中国女学生。她身材苗条,端庄秀丽,十分妩媚漂亮。李政道见了,不觉“一见钟情”。那位女生名叫秦惠箬,是南希的同学,她是陪南希到芝加哥来度圣诞节的。而在同时,南希・凌也对李政道产生了好感,但李政道并没有觉察到。李政道回到了公寓,可那位女生秦惠箬的身影总在自己脑海里,拂拭不去,欲罢不能。李政道暗自想:这难道就是爱的启蒙吗?李政道来到黄宛的宿舍。黄宛对李政道说,这次南希来芝加哥度圣诞节,目的之一就是找个男朋友。他进一步说,南希对李政道的印象不错,有意和他交朋友。李政道对黄宛说,他的意中人是秦惠箬而不是南希。此后,李政道一反爱情上的“超然态度”,积极地参加各项活动,对两位姑娘表现得十分殷勤。二位姑娘很快结束了在芝加哥的度假,回哈维埃尔去了。爱情的种子已经撒下,但是,它们如何萌芽成长,情形却大不一样。再追求,很罗曼蒂克秦惠箬原籍甘肃天水,1947年7月,她搭乘轮船赴美留学。这次去芝加哥度假,她虽然深为李政道的热情而触动,但她仍深藏不露,表现得很平静。南希回到哈维埃尔之后,心里对李政道的好感,很快就变成了奔放的激情。而李政道在巧遇秦惠箬之后,觉得她完全合乎自己的理想。他决定向她“进攻”。1948年初,李政道给秦惠箬写了第一封求爱信。不久,李政道接到秦惠箬的回信,信里虽然没有做出什么许诺,可是却邀请李政道在五月去参加圣玛丽学院举办的盛大舞会。这本身就是一个信号,李政道为此兴奋不已。他立刻着手实施两项计划:一是减肥;二是学习跳舞。李政道参加了舞蹈训练班,很快,他便掌握了跳舞的基本技法,足以对付秦惠箬邀请他参加的舞会。届时,李政道前去哈维埃尔参加圣玛丽学院的舞会。1948年夏天,李政道邀请凌宁和南希,当然还有秦惠箬去美国西部旅行。旅行非常完满,李政道和秦惠箬加深了彼此的了解,感情逐渐升华,开始了他们之间的热恋。南希暗恋李政道,为其自杀就在此时,1950年年初,传来了南希自杀的消息。西部旅游结束后,她明白了她只是一位多余的痴情者,决心离开这个令人烦恼的世界。但是她被抢救过来。后来她嫁给了维其塔的一位中国饭店的老板。南希后来成了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动物学教授。1949年11月,秦惠箬得了阑尾炎。李政道得知后立即赶到维其塔,在医院里精心伺候。一个月下来,秦惠箬身体康复,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李政道向秦惠箬求爱,秦惠箬答应了请求。1949年12月,李政道完成了博士论文的答辩和外文考试,1950年6月,李政道拿到博士学位的证书。1950年1月,导师介绍李政道去威斯康星州约克斯天文观察站任研究员。这样,李政道就离开了芝加哥。这时南希自杀的事情发生了,秦惠箬受到很大的压力。于是,李政道安排了一次特别的旅行来安抚秦惠箬。在旅行途中,他们最后确定了结婚的具体日期。为夫君放弃硕士学位1950年6月,秦惠箬从圣玛丽学院毕业,李政道和秦惠箬决定结婚,他们的婚礼在芝加哥市政府大厦举行。半年之后,李政道离开了约克斯天文观察站,去伯克利加州大学工作,担任物理系的助教,做研究工作。秦惠箬则去那里读硕士学位。当时正值朝鲜战争爆发,加州地方反华气焰嚣张,李政道夫妇开始住在都朗旅馆里,当他们尝试去租房的时候,却遇到了歧视。后来,他们只好住进加州大学已婚学生宿舍。1951年春季,加州大学要给李政道一个讲师的位子,但是要经过忠诚宣誓,从十个人中间选择一个。但是,李政道认为这是一种政治歧视,拒绝了这个职位。为了让李政道充分发挥他的才能,秦惠箬决定放弃攻读的硕士学位。这样李政道就可以选择最适合他的工作环境。就这样,李政道接受了导师的推荐,去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工作。1951年9月,李政道和秦惠箬来到了著名学府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住进了学院的公寓,从此开始了通向诺贝尔奖的科研之路。
李政道:为爱情减肥学跳舞
他什么都好,是的,他就是她心目中所要的完美情人,有才情、幽默、开朗,把爱她当成终生的事业。他说,有了你,我这一辈子就有理想有追求了。他还说过,你是我的爱情偏方,看到你,所有的忧愁和烦恼就什么都没有了。可是,唯一的遗憾是,他的个子矮,比她还矮。这让她无法接受。她想,怎么能喜欢一个个子矮的男人呢?她的自尊心受不了,再说,别人会说什么呢?她周围有的是高大英俊的男人,她不缺乏追求者,她斗争过很长时间,也和别的男人去约会,那些男人比他都要高,但给她的感觉却那样一般。她不爱他们。是的,爱情是很奇怪的东西,当它来了时,你只对这一个人有感觉,其他的人再也进不来了。人的心是一所房子,只能把钥匙交给一个人。有时她想,如果他再高一点多好啊,只要再高那么一点点,他就是她心目中十全十美的那个男人。那时他们初识不久,她心中始终存着这个遗憾。有一次他带她出去玩,她猛然发现,他好像是高了。是的,和她站在一起很般配,看着顺眼多了。但他们越走她发现越不对劲,他走得很慢,一个劲站住歇着,然后看着她笑,再走。你怎么了?她问。我脚疼。他说。为什么啊?她不解。我穿了增高鞋。他说。她蹲在地上笑起来,笑得喘不上来气了。怪不得呢,怪不得他显得高了一块呢。突然,她又一阵微微的心酸,是啊,如果不是为了她,他一个大男人,穿什么增高鞋啊。她心里感动极了,对他说,以后别穿了,脚多难受啊。那时,她就下定了决心,就跟定他了,这一生,这一世,一个肯为自己穿增高鞋的男人应该是很爱她吧。接着是公司的Party,她穿了五厘米的高跟鞋闪亮登场,她的美丽和气质让她成为全场的焦点。她也看到了他,他还是那样矮,在人群中差点儿被淹没。很多男人想请她跳舞,她拒绝了他们,然后走到了他面前,接着,她做了一个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动作,她脱掉了高跟鞋,然后弯下身说,能跟你跳个舞吗?她的手里,有一双高跟鞋。所有人都看着他们。他的眼里闪现出动人的光芒,那是因了爱情而发出的光芒!她偷偷靠近他说,你能为我穿增高鞋,我就能为你脱掉高跟鞋。大家为他们鼓起了掌。那天,他们跳了一支又一支,因了她的宠爱,他成了舞会的王子,成为了男人们嫉妒的对象。她说,以后,和你在一起,我会穿平底鞋。他说,没事,你穿高跟鞋我会更自信,别的男人会更嫉妒我,他们会说,看,这么矮的男人找了这么高个的女友!你说是不是?她听了就笑了。是的,她没有爱错人,自始至终,他是自信的。正因为自信,他才得到了她的爱,她喜欢这样有自信的男人,而穿上那双增高鞋,是为了讨自己的欢心而已。那个脱掉高跟鞋的舞会结束没多久,他们结婚了。婚礼上,有人说,新娘子个子好高啊。他就得意地说,为了下一代,我一定要找个高个的媳妇。怎么样,能耐不小吧?他是抱着自己的新娘上的楼。在上楼的时候她问,下一辈子我们换换角色吧。他说,不,我还愿意再追你,因为爱上一个喜欢的女人是男人最大的幸福!
脱了高跟鞋和你跳舞
一十五岁的倪菊曼不是一个很好看的女孩子,皮肤黑黑的她是班里最矮的女生,所以,永远在第一排第一桌。那时他们班最漂亮最讨老师喜欢的女生是吴楚楚,不但人长得像花儿一样,而且学习也总是最好的,所以,倪菊曼不是吴楚楚的朋友,吴楚楚的朋友是那些同样长得好看学习也好的女孩子们。那个十五岁的夏天因为何庄澜的到来而不再寂寞。何庄澜是从杭州转来的学生,当何庄澜出现时,倪菊曼感觉眼前一亮,因为班里没有那么好看的男生,况且他有着南方男人的忧郁气质。但倪菊曼是自卑的,自卑到只看了何庄澜一眼便把目光转向了窗外。窗外是初夏的阳光,阳光把刚刚抽出花枝的合欢树照得分外妖娆。喜欢,就那么悄悄地开始了。那时倪菊曼只是一个学习中等的学生。何庄澜来了以后,吴楚楚也只能排在第二位,况且他总是用那种极婉转的南方普通话回答着老师的问题,那个时候,倪菊曼总是屏住了呼吸,然后静静地听着,因为那么好听的声音,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和倪菊曼相反的是,因为个子高,何庄澜坐最后一排。那时男女生是不说话的,但倪菊曼看出了吴楚楚的心思,她总是故意去倒数第二排找她的好友丽妮,倪菊曼知道,吴楚楚是想接近何庄澜。他们的学校只是一般的中学,能考上市里一中的人只是凤毛麟角,如果在班里不进前五名,简直是没有希望的。那时倪菊曼是想初中毕业去当兵的,但何庄澜来了就不一样了,有一天何庄澜说,我是无论如何也要考上一中的,因为我妈妈就是一中毕业的。那句话倪菊曼是偶尔听到的,所以,她发了疯学习,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谁也不理,然后把头深深地埋在书中。身高只有一米五的倪菊曼,常常是被别人忽略的,但在一次模拟考试中她居然考了第三名,当吴楚楚站在她面前蔑视地对她说,谁都有瞎猫碰上死耗子的时候,你是不是抄的啊?她抬起头来,那个美貌如花身高一米六五的女孩子正嚼着口香糖,是的,她在吴楚楚的眼中如同一朵野外的小花,从来未曾被注意,所以,她怎么能一夜之间就考了第三名?她没有理吴楚楚,转身就走了,没有人知道她的秘密,学习带来的快乐和暗恋的快乐是一样的。一个月之后,她以全年级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一中。当然,同去的还有何庄澜和吴楚楚。二更巧的是,他们居然又分到了一个班。报到的时候,倪菊曼注意到一个细节,何庄澜把吴楚楚的行李搬了进来,而倪菊曼是自己搬进来的,虽然他们来自一个中学一个班。然后,倪菊曼看到吴楚楚递给何庄澜一条粉色的手帕,她忽然感觉到心痛,因为早就有同学风言风语说这两个才子才女如何如何,看来竟然是真的了。倪菊曼依然排在第一排,肤色依然是黑,而何庄澜和吴楚楚居然是前后桌,有时他们会相跟着进来相跟着出去,她呆呆地看着他们的背影,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可怜的美人鱼,不,比她还不如,美人鱼还那么美丽,她只是一只丑小鸭,一只没有人看得上的丑小鸭。唯一令她骄傲的是她的学习成绩,她永远是全班第一,她想,这是她唯一吸引何庄澜注意的地方吧,因为何庄澜和吴楚楚早就远远地被她甩到了后面。高二暑假的时候,她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写小说,写自己暗恋的故事,小说里写道:如果年轻时你爱上一个人,请你,请你一定要告诉他。她想,自己为什么不告诉何庄澜呢,也许他也喜欢自己呢。知道这纯粹是幻想,但爱到深处,哪管前面是刀山剑海,是铁马冰河,反正,倪菊曼是想闯一闯了。她把自己的小说寄给了何庄澜。在等待何庄澜回信的那几天,她简直快发了疯,把一盒齐秦的带子快听烂了,甚至她一步也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屋子。五天以后,她接到何庄澜的电话,约她去体育场见面。那天她几乎把所有的衣服全折腾了出来,但仿佛哪件衣服也配不上今天的约会,倪菊曼是把这次见面看成约会了,十七岁女孩子的第一次约会,注定会终生难忘吧。最后,倪菊曼偷偷地穿上了姐姐的红裙子,然后戴上了姐姐的纹胸,她已经长到一米五八了,再穿上姐姐的高跟鞋,怎么说也有一米六三吧。这样想着,脸就红了,镜子中是洗了又洗的脸,粉底搽了又洗洗了又搽,口红涂了一点点,到底是觉得不好意思,于是擦掉了。那一路,她把车子骑得飞快,生怕让何庄澜等着,她想,既然何庄澜约了她,肯定是有好消息的。当她一进体育场,她呆住了。体育场的看台上坐着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除了何庄澜,还有吴楚楚。她的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这对她来说是莫大的耻辱,因为吴楚楚那得意的微笑像针在刺她,一瞬间她转身就疯狂地跑起来,到最后,她把两只不合脚的高跟鞋全脱了下来,赤足跑着,眼泪在两边的风中飞着,她想,自己是不是还活着?三高三开学的时候倪菊曼没有看到何庄澜和吴楚楚,同桌小雨小声地说,知道吗?他们被学校开除了,据说吴楚楚怀孕了。她呆住了,窗外的那棵紫玉兰刚刚发芽,但何庄澜和吴楚楚却再也看不到了。倪菊曼始终留着何庄澜寄回给她的那本小说,他只写了一句话:你说,在一朵牡丹和一株小草之间,我会选择谁?这句话倪菊曼一辈子也忘不了,他没有直接说出她长得不好看她矮,但是,有这句话,就足够了。后来听说何庄澜回了杭州,而吴楚楚转到另一个城市去上高三。9月的时候,倪菊曼考到了杭州的一个大学。这个城市,是她十五岁就开始暗恋的地方,但她一次也没有看到何庄澜。西湖她是常去的,有时在断桥边上一坐就是半天,桥断了,心也断了。让人想不到的是倪菊曼的变化,上了大学的倪菊曼仿佛脱胎换骨一般,肤色白了,深深的眼窝变得流行,就连厚厚的唇也被说成是舒淇一样的性感。更不可思议的是,等到大学毕业时,她的个子居然长到了一米六九,对于发育较晚的她来说,没有人理解这迟到的美丽对她有多大痛苦?大四那年她被评为校花,老同学再见了她问她是吃了什么仙丹,怎么变得如此美丽,是不是穿了增高鞋垫啊,倪菊曼就笑着,是啊是啊,我是一个妖精,修炼了千年才修成这样一朵莲花。说完自己就愣了一下,假如,假如何庄澜看到自己现在这样,还会选择那朵牡丹吗?但是她没有开始恋爱,虽然没有过初恋,但那天的痛可以让她记一辈子了。她也曾试图打听何庄澜的消息,到底是黄鹤一去不复返了,也许和她一样,也大学毕业了吧?四毕业后倪菊曼来到上海一家电子公司,三年后由于工作出色,现在的她已经是个海外投资公司驻上海的老总了。倪菊曼身边不乏追求者,耿林是最出色的一个,从美国读书回来,一直在香港工作,他们是一个偶然机会认识的,倪菊曼之所以后来接受了他的鲜花,和他的长相是有一定关系的。因为耿林很多地方像何庄澜,这是倪菊曼的秘密。当在办公室见到何庄澜的刹那,倪菊曼差点把手里的咖啡洒出来。公司要招一部分员工,来面试的人很多,她是三审,过了她这一关就可以来公司上班了。何庄澜吃惊地看着她,然后低语着,不可能,不可能吧?倪菊曼一本正经地问着一些常识性的问题,因为旁边有很多工作人员。面试结束后,倪菊曼把何庄澜叫了进来。他们相互呆呆地看了对方好久,何庄澜说,很小的时候看到过毛毛虫变成蝴蝶的故事,今天终于知道是真的了。倪菊曼的心乱乱地跳着,近乎十年过去了,为什么,再见到年少时的春闺梦里人依然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感?她请他在金茂吃了饭,很显然,他不能适应这里的金碧辉煌。因为他后来只上了一个大专,到处找工作,一直碰壁,前些天工作的厂子又倒闭了,于是只好到上海来碰运气。他嘻嘻地笑着,没想到运气这么好,一下就遇到了旧知己。这句话让她有些恶心,好像他拿捏好了她会留下他,因为他伸出手来忽然握住她的手,倪菊曼,你真让我心动,想当年……我真是糊涂。她一下就看轻了他!如果他什么也不说不解释,如果他只是沉默,说不定她会留下他,因为毕竟他是她心中一个永远无法忘怀的梦。但现在他说出来,她忽然感觉到那么无聊那么凄凉,真是相见不如怀念。他依然英俊,只是手指多了被烟熏黄的痕迹,但变得如此油腔滑调。她没有问吴楚楚,但他主动说,那真是个粗俗的女人,没考上大学,几年后做了人家小老婆,真真是一朵野草了。她笑了,想当年,他夸她是牡丹的,于是倪菊曼更加看轻他。毕竟爱过,毕竟是自己的初恋,这样的男人,如何让她迷恋十年呢?她真看不起自己了。她伸出手,我们去跳一支舞吧。他欣喜若狂,以为是倪菊曼念着旧情想如何如何,于是他紧紧地搂着怀里曾被他伤害的女子。倪菊曼笑着,记得三毛最后一篇文章吗?何庄澜点头,是那篇《不如跳舞吧》。倪菊曼也点头,里面有一句话,想送给你:如果一切已经过去了,那么不如跳舞吧。何庄澜的心凉下去凉下去,因为他知道一切已经结束了。一支曲之后他们将天各一方,倪菊曼是再也不想见他的。从金茂出来后,倪菊曼开车去了外滩,外滩的风很大,远远地,不知哪里传来的歌声:破碎就破碎你要什么完美,放过了自己,你才能高飞。此时,她的眼泪,一滴,两滴……落了下来,像是这个夏天的水晶珠琏,晶莹美丽。
不如跳舞吧
“哈哈,神奇的跳舞糖终于做成了!”这兴奋得发颤的声音来自于一间座落在森林里的小木屋,里面住着精灵布冬。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制作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此刻,他正捧着一个木头盒子,看着里面五颜六色、闪闪发光的糖块,满脸都洋溢着喜悦。“只要吃上一块糖,就能跳一支愉快的舞,不管你原先会不会跳。嗯,这真是一个让人快乐的发明,我现在就要让别人尝试一下它的功效。”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捧着盒子走出屋子。他抬起头,看了看挂在天空中的那个光灿灿的太阳。“我要请他吃一块。我喜欢他,因为他光泽万物,而且又这么辛劳。是的,他完全有资格第一个品尝这种快乐糖果。好,我要送他一块金色的,这颜色跟他很相配。”他飞到太阳身边,小手举起一块金灿灿的糖:“太阳先生,请你吃块糖。”“小家伙,这又是你造出的什么稀罕玩意儿?”太阳接过了糖。“您吃了以后就知道了,绝对是好东西。”布冬迫不及待地望着他。太阳微微一笑,把糖放进嘴里,眯着眼睛品尝着,说:“跟平常的糖果没什么不一样啊,挺甜的……哎呀!”他猛地高高跃起,金色的头发和胡须飘洒开来,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落下来,然后单脚点地,像个陀螺一样直转圈。“噢,噢,太好了,我的跳舞糖效果好极了!”布冬高兴得直跳着拍手。“唔,快停下来吧,这也太不庄重了!”太阳气喘吁吁地边跳边说。布冬喜气洋洋地说:“你跳得多好看呀!何必总是那么庄重呢?偶尔放松一下不是挺好吗?而且这糖的效果要等溶化完才消失。”他对围过来看热闹的云朵们说:“太阳先生跳得好极了,不是吗?”“真的好极了!”云朵们一齐点着头。过了好一会儿,太阳的舞蹈才停下来了,他一边擦着头上的汗珠,一边不好意思地说:“真难为情!”不过,当他傍晚离开时,却神秘地塞给来替换他的月亮女ǚ士一块绿ǜ莹莹的糖:“这是我向布冬讨来的,很好玩儿呢,你尝尝看!”夜晚,地上映着月亮的清辉,天上银星闪烁,它们微笑着,好奇地望着月亮在旁若无人地踏着舒缓的舞步:“一二三,一二三……”“这是布冬的跳舞糖的功效。”一颗小星星低声说。星星们安静了片刻,就齐声低喊起来:“布冬!布冬!”“嗯,什么事?”布冬从窗户里探出了头。“跳舞糖,我们要跳舞糖!”“好,没问题!”布冬捧出糖果盒,站到屋外,“飞吧,跳舞糖,飞吧,一直飞到星星那里去吧。”彩色的、发着光的糖果缓缓飞了起来,升到空中,看上去就像是彩色的小星星了。它们一直飞到那挂在高高的天际、闪着冷冷银光的星星那里。“一二三,一二三……”星星们数着舞步,和月亮一起跳起了舞。有的成双成对,跳起舒缓的华尔兹;有的跳起小步舞曲;有的手拉着手,跳起欢快的圆圈舞。布冬背着手站在森林里,仰着头,微笑着看着空中的舞会。忽然,他想起了什么,转身跑回房间,把一大把糖放进水壶里,摇匀,跑进森林,给每一棵树都浇了点糖水:“大家平时都站累了,也该活动活动筋骨了吧。”咚、咚、咚!树木从泥土里解脱出来了,它们摆动着沉重的身躯,有力地跺着地面,地面被跺得一颤一颤的。它们晃动着粗大的树枝,笑得嘎嘎响。温柔的风把树叶和小草吹得簌簌响,似乎在为柔和的舞曲伴奏。月亮、星星、树木都在跳着快乐的舞,这真是一场盛大的舞会!温柔的风把树叶和小草吹得簌簌响,似乎在为柔和的舞曲伴奏。月亮、星星、树木都在跳着快乐的舞,这真是一场盛大的舞会!
跳舞糖舞会
“她说过只要我送给她一些红玫瑰,她就愿意与我跳舞,”一位年轻的学生大声说道,“可是在我的花园里,连一朵红玫瑰也没有。”这番话被在圣栎树上自己巢中的夜莺听见了,她从绿叶丛中探出头来,四处张望着。“我的花园里哪儿都找不到红玫瑰,”他哭着说,一双美丽的眼睛充满了泪水。“唉,难道幸福竟依赖于这么细小的东西!我读过智者们写的所有文章,知识的一切奥秘也都装在我的头脑中,然而就因缺少一朵红玫瑰我却要过痛苦的生活。”“这儿总算有一位真正的恋人了,”夜莺对自己说,“虽然我不认识他,但我会每夜每夜地为他歌唱,我还会每夜每夜地把他的故事讲给星星听。现在我总算看见他了,他的头发黑得像风信子花,他的嘴唇就像他想要的玫瑰那样红;但是感情的折磨使他脸色苍白如象牙,忧伤的印迹也爬上了他的眉梢。”“王子明天晚上要开舞会,”年轻学生喃喃自语地说,“我所爱的人将要前往。假如我送她一朵红玫瑰,她就会同我跳舞到天明;假如我送她一朵红玫瑰,我就能搂着她的腰,她也会把头靠在我的肩上,她的手将捏在我的手心里。可是我的花园里却没有红玫瑰,我只能孤零零地坐在那边,看着她从身旁经过。她不会注意到我,我的心会碎的。”“这的确是位真正的恋人,”夜莺说,“我所为之歌唱的正是他遭受的痛苦,我所为之快乐的东西,对他却是痛苦。爱情真是一件奇妙无比的事情,它比绿宝石更珍贵,比猫眼石更稀奇。用珍珠和石榴都换不来,是市场上买不到的,是从商人那儿购不来的,更无法用黄金来称出它的重量。”“乐师们会坐在他们的廊厅中,”年轻的学生说,“弹奏起他们的弦乐器。我心爱的人将在竖琴和小提琴的音乐声中翩翩起舞。她跳得那么轻松欢快,连脚跟都不蹭地板似的。那些身着华丽服装的臣仆们将她围在中间。然而她就是不会同我跳舞,因为我没有红色的玫瑰献给她。”于是他扑倒在草地上,双手捂着脸放声痛哭起来。“他为什么哭呢?”一条绿色的小蜥蜴高高地翘起尾巴从他身旁跑过时,这样问道。“是啊,倒底为什么?”一只蝴蝶说,她正追着一缕阳光在跳舞。“是啊,倒底为什么?”一朵雏菊用低缓的声音对自已的邻居轻声说道。“他为一朵红玫瑰而哭泣。”夜莺告诉大家。“为了一朵红玫瑰?”他们叫了起来。“真是好笑!”小蜥蜴说,他是个爱嘲讽别人的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可只有夜莺了解学生忧伤的原因,她默默无声地坐在橡树上,想象着爱情的神秘莫测。
夜莺与玫瑰
有个国王,他有十二个女儿,个个长得如花似玉。她们都在同一个房间睡觉,十二张床并排放着,晚上上床睡觉后,房门就被关起来锁上了。有一个时期,每天早上起来后,国王发现她们的鞋子都磨破了,就像她们跳了一整夜舞似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们到哪儿去过了,没有人知道。于是,国王通告全国:如果有人能解开这个秘密,找出这些公主整夜在哪儿跳舞,他就可以娶一个他最喜欢的公主作妻子,还可以继承王位。但要是这人在三天以后没查清结果,他就得被处死。不久从邻国来了一位王子,受到了热情的接待。晚上他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里,这房间正在公主们卧室的隔壁。为了能听到看到可能发生的一切,他坐下后将房门敞开,一刻也不停地注视着。可不久这位王子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后,可以看出,公主们还是跳了一整夜的舞,因为她们的鞋底上都有磨破的洞眼。接着两个晚上都发生了相同的情况,王子没能解开这个谜。国王下令将他的头砍了下来。继他之后,又有几个人来试过,但他们的命运和这位王子一样,都没有找出结果而丢了性命。恰好有一个老兵经过这个国王的领地,他在作战中受了伤,不能再参加战斗了。一天,他在穿越树林时,遇到了一个老婆婆,老婆婆问他要到哪里去,这位老兵回答说:“我也不知道我去哪儿,该干什么去。”接着又自我嘲弄地说:“也许我该去探听那些公主是在哪儿跳舞才对,这样的话,将来还可以当国王呢。”老太婆一听,说道:“对,对!这不是什么难事,只要留心不喝公主给你的酒之类的东西,并且在她们要离去时,你假装睡熟了就成。”临别,她送给他一件披风,说道:“只要你把这件披风披在身上,她们就看不见你的踪影了。然后,你就可以跟着公主到她们去的任何地方。”老兵听了这些忠告后,决定去试一试自己的运气。他来到国王面前,说他愿意接受这项冒险的任务。和其他应试的人一样,他也受到了热情的款待,国王还下令把漂亮的王室礼服给他穿上。到了晚上,他被带到了外室。进房后,他刚准备躺下,国王的大公主就给他端来了一杯葡萄酒,但这位士兵悄悄地把酒全倒掉了,一滴也没有喝下。然后躺在床上,不久就大声地打起鼾来,好像睡得很沉似的。十二个公主听到他的鼾声,都开心地大笑起来,大公主说:“这家伙本来还可以干一些更聪明一点的事,不必到这儿来送死的。”说完,她们都起床打开各自的抽屉和箱子,拿出了漂亮的衣服,对着镜子打扮起来。这时,最小的公主说道:“我感到有些不对劲,你们这么兴奋,可我觉得非常不安,我想一定有不幸的事情将降临到我们头上。”“你犯什么傻呀!”大公主说,“你老是担心这,担心那,难道你忘了那么多王子想窥探我们,结果都徒劳送命了吗?瞧这老兵,即使我不给他安眠药吃,他也会呼呼大睡的。”公主们打扮完毕后,再去看了看士兵,只见他鼾声依旧,睡在床上一动也不动。这一来,她们便自以为无人知晓,相当安全了。大公主走到自己的床前拍了拍手,床马上沉到地板里面,一扇地板门突然打开了。士兵看见大公主领头,她们一个接一个地钻进了地板门。他想到再不能耽误时间了,马上跳起来,披上老太婆送给他的那件披风,紧随她们而去。在下楼梯时,一不小心,他踩到了小公主的礼服。她对她的姐妹们大声说道:“怎么搞的,谁抓住了我的礼服了?”大公主说道:“你别疑神疑鬼了,肯定是被墙上的钉子挂着了。”她们下去后,走进了一片令人赏心悦目的小树林,树叶全是银子做的,闪烁着美丽的光芒。士兵想找一个来过这地方的证物,所以他折了一段树枝,树枝“咔嚓!”“哗啦!”地发出了声响,小公主又说道:“我觉得有些反常,你们听到这声音了吗?这声音以前可没有听到过。”大公主说:“这声音一定是我们的王子发出的,只有他们才会对我们的到来欢呼雀跃。”说着,她们又走进了另一片小树林,这片树林的叶子都是金子做的。再往前,到了第三片小树林,所有的叶子都是用光采夺目的钻石做的。士兵每到一片树林,都要折下一根树枝留作证物,每次也都发出了“咔嚓!”“哗啦!”的声响,这响动总是使小公主担惊受怕,而大公主又总是说这是王子们在欢呼。她们不停地往前走,最后来到了一个大湖边,湖上有十二条小船,每条船上都有一个英俊的王子,他们似乎一直在这儿等公主的到来。到了岸边,每个公主都各自上了一条船,士兵则跟着小公主上了同一条船。当他们在湖上划动小船时,与小公主和士兵在一条船上的那个王子说:“怎么会是这样啊!好像这船今天特别重似的,我尽力划动,船却没有平时前进那么快,我都累坏了。”小公主说:“这只是天气有点暖和,我也觉得非常热。”湖泊的对岸,矗立着一座美丽的宫殿,宫殿里灯火辉煌,从里面还传来了愉快的音乐,有管声和号声,还有喇叭声。他们上岸后,一起走进宫殿,十二个王子都开始与公主们跳起舞来。他们一直看不见那位士兵,士兵跟着他们一起跳舞,他们也不知道。每当有公主端起葡萄酒时,士兵总是暗暗上前将酒喝完。待公主把酒杯端到嘴边时,杯子已空了。见到这样情况,那小公主更感到害怕了,大公主却老是要她不要做声。舞一直跳到了凌晨三点钟,所有的鞋子都已磨穿了,到这时,她们才念念不舍地离开。王子们又用船把她们送过湖来,这次,士兵上的是大公主的那条船。到了湖岸,公主和王子互相道别,她们答应第二天晚上再来。当她们回到楼梯口时,士兵立即跑到她们的前面,自己先到床上去躺下了。当这十二姊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慢慢上来后,立即就听到了睡在床上的士兵所发出的鼾声。她们说道:“现在可以安心了。”说完,各自宽衣解带,脱掉鞋子,扔在床下,都躺下睡觉了。早晨起来,士兵对晚上的所见所闻只字不提,他还想多看几次这样的奇遇,所以接连第二个夜晚和第三个夜晚他又去了。每次所发生的一切都和前一次一样,公主们每次跳舞都要跳到她们的鞋子穿眼才回到卧室。不过,在第三个晚上,士兵又拿走了一只金杯作为他到过那里的证物。第四天,他解开这秘密的期限到了,他带着那三根树枝和那只金杯,来到国王面前。此时,十二个公主都站在门后张着耳朵,想听听他究竟说些什么。国王问道:“我的十二个女儿晚上是在哪儿跳舞?”士兵回答道:“她们是在地下的一座宫殿里与十二个王子跳舞。”接着,他告诉了国王自己所看见和发生的一切,拿出了他带来的三根树枝和金杯给国王看。国王把公主都叫来,问她们士兵说的这些是不是都是真的。她们见一切都已经被发现,再否认所发生的事也没有用了,只好全部承认了。秘密解开了,国王问士兵他想选择哪一个公主作他的妻子,他回答说:“我年纪不小了,你就把大公主许配给我吧!”于是,他们当天就举行了婚礼,士兵还被选定为王位的继承人。说着,她们又走进了另一片小树林,这片树林的叶子都是金子做的。再往前,到了第三片小树林,所有的叶子都是用光采夺目的钻石做的。士兵每到一片树林,都要折下一根树枝留作证物,每次也都发出了“咔嚓!”“哗啦!”的声响,这响动总是使小公主担惊受怕,而大公主又总是说这是王子们在欢呼。她们不停地往前走,最后来到了一个大湖边,湖上有十二条小船,每条船上都有一个英俊的王子,他们似乎一直在这儿等公主的到来。到了岸边,每个公主都各自上了一条船,士兵则跟着小公主上了同一条船。当他们在湖上划动小船时,与小公主和士兵在一条船上的那个王子说:“怎么会是这样啊!好像这船今天特别重似的,我尽力划动,船却没有平时前进那么快,我都累坏了。”小公主说:“这只是天气有点暖和,我也觉得非常热。”湖泊的对岸,矗立着一座美丽的宫殿,宫殿里灯火辉煌,从里面还传来了愉快的音乐,有管声和号声,还有喇叭声。他们上岸后,一起走进宫殿,十二个王子都开始与公主们跳起舞来。他们一直看不见那位士兵,士兵跟着他们一起跳舞,他们也不知道。每当有公主端起葡萄酒时,士兵总是暗暗上前将酒喝完。待公主把酒杯端到嘴边时,杯子已空了。见到这样情况,那小公主更感到害怕了,大公主却老是要她不要做声。舞一直跳到了凌晨三点钟,所有的鞋子都已磨穿了,到这时,她们才念念不舍地离开。王子们又用船把她们送过湖来,这次,士兵上的是大公主的那条船。到了湖岸,公主和王子互相道别,她们答应第二天晚上再来。当她们回到楼梯口时,士兵立即跑到她们的前面,自己先到床上去躺下了。当这十二姊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慢慢上来后,立即就听到了睡在床上的士兵所发出的鼾声。她们说道:“现在可以安心了。”说完,各自宽衣解带,脱掉鞋子,扔在床下,都躺下睡觉了。早晨起来,士兵对晚上的所见所闻只字不提,他还想多看几次这样的奇遇,所以接连第二个夜晚和第三个夜晚他又去了。每次所发生的一切都和前一次一样,公主们每次跳舞都要跳到她们的鞋子穿眼才回到卧室。不过,在第三个晚上,士兵又拿走了一只金杯作为他到过那里的证物。第四天,他解开这秘密的期限到了,他带着那三根树枝和那只金杯,来到国王面前。此时,十二个公主都站在门后张着耳朵,想听听他究竟说些什么。国王问道:“我的十二个女儿晚上是在哪儿跳舞?”士兵回答道:“她们是在地下的一座宫殿里与十二个王子跳舞。”接着,他告诉了国王自己所看见和发生的一切,拿出了他带来的三根树枝和金杯给国王看。国王把公主都叫来,问她们士兵说的这些是不是都是真的。她们见一切都已经被发现,再否认所发生的事也没有用了,只好全部承认了。秘密解开了,国王问士兵他想选择哪一个公主作他的妻子,他回答说:“我年纪不小了,你就把大公主许配给我吧!”于是,他们当天就举行了婚礼,士兵还被选定为王位的继承人。
十二个跳舞的公主
 
共6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