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行善的故事

“苍天啊,大地啊,哪位神仙来惩罚惩罚这个恶人吧!”一位穿着破衣烂衫的矮个子在街心跳着叫骂。卧倚在大门口的铁拐李把最后一口粥喝掉,又伸出长舌头把破碗底儿舔干净了,这才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他盯着嘴歪眼斜的矮个子,问:“你是谁?我没有得罪你吧?”矮个子厌恶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说:“臭叫花子,没你的事儿,滚开,我二毛是来找大毛算账的。”他的话音刚落,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从大门里跑了出来,低声下气地先向铁拐李赔不是,然后又悄声细语地说:“二毛,别胡闹了。咱爹妈死的早,可是分家的时候,我只要了一座茅草屋、一头老黄牛,把好屋好田都给了你。谁让你赌博成性,败光了家业?”二毛脖子一梗,理直气壮地说:“那些家产值几个钱?你怎么不把祖传的聚宝盆分给我啊?”大毛瞪起了牛眼,说话也变得口吃起来:“是谁、谁、谁说我们家有聚宝盆?”二毛指指面前的高高的门楼,阔大的庭院,还有几进房子:“大家瞧瞧,没有聚宝盆,能短短的几年置下这么大的家业?”铁拐李此次下天庭,就是为了聚宝盆而来。原来,玉皇大帝的一个聚宝盆掉落了民间,他怕人们得了它,迷失了善良勤劳的本性,特命铁拐李前来寻访。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铁拐李立刻精神振奋,一时忘了大毛刚才对他慷慨的施舍,在旁边帮腔:“你这位大哥可不仁义,怎么能这样自私贪心!”有人帮着二毛说话,他更来劲儿了:“反正我是无家无业,要么你就把现在的家业给我,要么你就把聚宝盆拿出来。”大毛牙咬下唇,沉闷半晌,这才慢吞吞地说:“这家归你了。”大毛撂下话,头也不回,径直向村头的破庙走去。这下,乐得二毛在大门楼下直蹦,一不小心失去重心,摔倒在地上,惹得左邻右舍哄笑不止。铁拐李可没兴趣看热闹,他拄着拐杖快走,尾随着大毛到了村头的破庙里。他看到大毛跪倒在地上,唉声叹气。“在我面前就别装了。”铁拐李用拐杖敲敲石板,说,“快把聚宝盆交出来吧!”大毛抬起头,满脸狐疑地问:“大哥,你不就是一个乞丐吗?”铁拐李微微一笑,说:“我的小名是乞丐,我的大名是铁拐李。”大毛陡地站起身子,目露凶光:“你是神仙啊?神仙玩死人不偿命啊?全村人都以为我自私,霸占了聚宝盆,我的名声都毁了。”铁拐李听了,一怔,说:“你没聚宝盆?那你干吗……”大毛听了,嚎啕大哭:“二毛是我弟弟,我能不让着他吗?既然你是神仙,为什么你不睁开火眼金睛看看,我院子里到底有没有聚宝盆?”铁拐李摇摇头,无奈地说:“兄弟,火眼金睛是孙猴子的专利,你记岔了。不过,我有破碗。”铁拐李手里的破碗也是一件法器,他把破碗放在地上,碗里竟汪起了水,形成了一面水镜。水镜里出现了大毛家高大的门楼,宽阔的庭院,手舞足蹈的二毛,宽敞的房屋……角角落落照了个遍,也没看到聚宝盆。铁拐李这才信了大毛的话。大毛捶胸顿足,心痛不已:“哎,我的家业又会被这个败家子给输光的。”铁拐李也为刚才鲁莽下结论、诬赖了大毛感到不好意思。他沉吟了一下,看看外面的天色已黑,对大毛说:“也许,你的弟弟还可挽救。”大毛马上止了哭腔,拉着铁拐李的手说:“活神仙,求你施法术救救他吧!”铁拐李点点破碗,破碗变大了好多倍,贴到了墙上,水镜发着光,他们能清楚地看到二毛躺在一片青草地上,打了个滚儿,就像刚睡醒似的。他们还能听到二毛自言自语的声音:“咦,我刚才明明睡在大哥的床上,怎么睡醒一觉就换地方了呢?”这时候,一位头戴黑檐呢帽的绅士走了过来,他摸了摸嘴角的两撇翘胡子,自我介绍说:“你好,我是冒险家敏希豪生,你可能听过我的故事。”二毛跳着脚喊:“我不听什么鬼故事,我只想找回我的财产。”敏希豪生板着面孔,用手中的文明棍戳戳地,说:“我不讲鬼故事,我讲的是冒险故事。而且这些故事是我的亲身经历。你想找回你的财产,我可以帮你。我曾经盗窃过土耳其王室成桶成桶的金币,抢走意大利国王的皇冠……”二毛听了,眼睛都直了,他愿意跟这位绅士去冒险。他们一起捉了几只野鸭子,然后用麻绳把鸭子一个个串了起来,他们坐着这串鸭子飞到了一个王宫,趁着夜深人静偷了几袋子金币,可是回来的时候敏希豪生把二毛从空中推了下去,还出语嘲弄:“你这个傻子,谢谢你让我独吞了这批金币。”二毛掉到了一个池塘里,幸亏他会游泳,爬到了岸上,走进了一片茂密的森林。森林里有一间小破屋,屋子里躺着一个肌肤如雪的美人。二毛喊了几声,美人没醒。二毛走近,推了几把,美人没醒。二毛看到美人睡着了,又那么漂亮,就想占便宜,他看看四周没有人,就俯下身子亲了亲。没想到意外发生了,美人竟然醒了过来,对二毛说:“谁把我吻醒谁就要对我负责,做我的老公,每天给我找吃的。”二毛刚开始还觉得捡了个媳妇挺高兴,可是在森林里很难找到吃的,即使找到了一点儿,也都被美人吃了。二毛从小坐吃等穿,哪里跑过这么多路,干过这么多活。最可怕的是,太阳一落山,美人就会变成干尸,干尸还会跟二毛说话:“请你原谅,我活了2000年了,长成现在这个样子你就凑合着看吧!”二毛趁着一个找食物的机会,又偷偷跑出了大森林,到了大海边。他实在饿坏了,想到海边捉条海鱼吃。他从来没捉过鱼,当然一条也没捉到。他只拾到一只漂流瓶。他打开瓶塞,哇塞,瓶子里冒出来一股青烟,出现了一个凶恶丑陋的大魔鬼,说话声音像打雷:“我被所罗门囚禁了2000年,现在终于出来了。谁救我出来的,我只会恩将仇报。你要一辈子当我的坐骑。”魔鬼说完,两腿夹住二毛的脖子,坐了下来。魔鬼比山还重,压得二毛口吐白沫,魔鬼还幸灾乐祸:“只有你每天驮着我,才能有鱼吃!”水镜外的大毛再也看不下去了,扑通跪倒在铁拐李面前,求铁拐李救二毛。铁拐李念了几句咒语,二毛嗖地一下,从水镜中蹿了出来。破碗也应声掉在地上,水镜消失了。二毛虽然懵懵懂懂捡了命,但是也猜到有仙人点化,他涕泪横流:“大毛,对不起,我不该抢占你的财产。以后,我也一定像你一样,每天早起干活,多挣家业。”铁拐李笑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也该走了。”二毛和大毛一齐问:“大仙去哪里?”铁拐李微微一笑,说:“我要把民间的聚宝盆找回来,带回天庭去。”
铁拐李行善
谁都知道,老虎是森林里的大王,横行霜道,无恶不作,怎么可能让老虎行善呢?小猴子就是这么想的,其他动物都嘲笑他怎么会有这个念头,劝他不要枉费心机,只有他的朋友小松鼠和小兔医生支持他,还说要帮助小猴实现这个愿望,于是他们商量好对策,而且在中午行动。到了中午,老虎的肚子饿得早已开始唱起了响亮的“空城计”,他跑出洞口,去找吃的,小猴子早已在路上散了一些木刺。老虎刚出门就踩到了一根木刺,痛得哇哇直叫,痒死我了,谁来救救我,这时,该小松鼠出场了,老虎刚想向小松鼠求助,小松鼠就假装逃跑,跳到一旁的灌木丛里对小兔说:“该你出场了。”小兔蹦出来,手里提着个药箱,跑到老虎面前装出一副尊敬的样子,说:“老虎大王,你怎么了?”教师抬起脚,强忍着眼泪说:“我被该死的木刺刺伤了,疼死我了!”“我帮你把刺拔掉,然后这药每天涂三次,伤口会慢慢好起来的。”小兔子边拿药边说。“气死我了!”老虎生气地说:“要是被我知道是谁害了我,我非一口吃了它不可。”小兔子一本正经地说:“大王,别急,正因为你要吃他们,他们才这样对你,看见你就逃跑,不敢救你,害怕被吃了,如果你不吃小动物,做个好大王,没人会这样对你,不是更好吗?”老虎点了点头:“好像有点道理,我就听你的吧!”从这以后,老虎到处行善,成了人见人爱的大王,小猴、小松鼠、小兔也成了“森林三大明星”。
让老虎行善
吉普森是美国休斯顿市一名百货公司经理。他心地善良,员工有什么困难,他都极力帮助。克里是百货公司对面街头的一名流浪汉。不知什么原因,二十多岁的他无家可归。克里衣着陈旧,污秽不堪,每晚,只能蜷缩在商场屋檐下。吉普森注意到了克里的窘境,心里溢满同情。一天,他找到克里,把克里请到五星级宾馆,安排他吃了一顿丰盛的酒宴。这些菜肴都是克里第一次见到,他的眼都睁圆了,露出激动的光芒。看着克里狼吞虎咽的样子,吉普森脸上露出欣慰的神色。吉普森还安排克里在五星级宾馆里睡了一晚。在宽大、柔软的席梦思床上,克里翻来覆去,兴奋得一夜睡不着觉。第二天,吉普森送给克里一套崭新的西服,还给了他500美元。克里眼里闪着泪花,千恩万谢地离开了。看着克里的背影,吉普森很高兴,他觉得自己给克里带来了很大的幸福和快乐。然而,从此,吉普森从办公室宽大的玻璃窗看下去,那商场的屋檐下再也见不到克里的影子了。吉普森有种隐隐的、奇怪的失落感,克里流浪去哪里了呢?这天,吉普森突然接到警察局的一个电话,说有个叫克里的人控告了他,要他马上来接受调查。吉普森满腹狐疑,来到了警察局。警官严肃地说:“是你在行善的名义下,诱惑克里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他在偷窃时,被抓住了。我们从他的出租屋里,还搜到了许多赃物。”吉普森急了,他大声申辩:“我好心招待他,他不感恩图报,却反咬一口!”警官说:“请不要激动,你这种行善,表面上是给了克里一种幸福和享受,实际上是在引诱他犯罪,是一种变相的教唆。克里本是个流浪汉,靠社会救济和乞讨维持生活,他本没有什么怨言和想法,这也是他的一种生活方式。而你让他享受了他没有指望过的生活,然后把他推向社会,不管不问了。从此,在克里心里,就有了不切实际的想法,他想天天吃在酒店、住在酒店,穿着体面,口袋里还有大笔钱。可是,这些他无法实现,于是,他走上了偷窃的道路。如果你当时给他创造一个就业的机会,效果也许会好些,使他懂得,财富是要靠劳动得来的。”警官最后义正辞严地说,有一种行善,对他人实际上是一种引诱,行善者想借此机会炫耀财富和生活,这样更能给他人造成严重的心理不平衡。这种行善,实在是一种变相的教唆和犯罪。吉普森愧疚地低下了头,喃喃地说:“我错了,我愿接受法律的公正判决。”为此,美国德克萨斯州专门颁布了一部法律,明确规定:在行善中,如果变相地炫耀,或引诱当事人,也是一种犯罪。行善,是一种心地纯洁的高尚行为,它永远像天上皎洁的月亮,光可鉴人。任何有悖行善的初衷,都是对行善的践踏和亵渎。
行善的诱惑
美国新墨西哥州的富瓦社区有三名流浪汉,他们持有行乞证,并在这个社区生活了13年。1998年11月6日,新墨西哥州政府通过一项法案,对行乞10年以上的乞丐停发行乞证,理由是他们已非常富裕,不再具有行乞资格。于是,三名流浪汉只好离开新墨西哥州前往佛罗里达。富瓦社区的萨姆神父闻知此事,立即表示反对,并致信州政府,要求把三位乞丐重新召回。他说,社区里不能没有乞丐,州政府这种想当然的做法,完全是对善良人的亵渎,是对人性的漠然和不尊重。该法案必须进行修改。起初,大家都以为萨姆神父是出于对弱者的同情,因为在上帝眼里,人是无贵贱之分的,无论是富人还是乞丐都是上帝的子民。可当《基督教科学缄言报》就此事采访萨姆神父时,却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萨姆神父说:40年来,我曾在富瓦等六个社区担任神父,这六个社区的人口和富裕程度都差不多,可是其中有一个社区找我解决心灵问题的人最少,来教堂忏悔的人也不如其他社区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难道是这儿的人不够虔诚吗?有一段时间,我非常困惑。后来我发现,原来这个社区有一家孤儿收养中心,那儿有五名孤儿,正是这五名孤儿给他们带来了福音,因为孤儿唤起了他们的善行,孤儿使他们有了行善的地方。而经常行善的人,心灵是不会出现问题的,再说心灵出现问题的人去行善,心灵也会得到慰藉。富瓦社区的三名流浪汉,也是富瓦社区的福音。现在把他们赶走了,富瓦社区的人想通过布施获得心灵安慰和满足的机会也就没有了,作为一名神父,我能接受这样的法案吗?萨姆神父的这段话,后来被刊登在《基督教科学缄言报》上,结果在新墨西哥州引发了一场抗议州政府《11·6法案》的大游行。2000年1月4日,《11·6法案》被取消,三名富瓦社区的流浪汉被警察护送着从佛罗里达返回新墨西哥州。在迎接三名流浪汉归来时,富瓦社区的人全部出动,他们举着标语,喊着口号,欢呼他们的胜利。从当时留下的照片中,我看到这么两幅标语:“花时间去帮助别人,会医治自己的创伤”、“一个小小的善举,可媲美于运动一小时后所得到的舒畅”……当然,还有其他一些语句,被摄影记者弄得七零八碎,已经读不成句了。
人不能没有行善的地方
 
共4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