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导演的故事

青年导演朱青阳是著名演员朱时茂之子。因为朱青阳小时候身体弱,朱时茂对儿子宠爱有加,并在儿子8岁时将他送往美国。然而随着儿子年龄的增长,尤其是梦想成为一名导演并进入纽约大学电影制作专业就读后,朱时茂转而成了“严父”,常常教导儿子一定要自立,绝不要顶着父母的光环。朱青阳没有辜负老爸的期望。在校期间,他导演的《太阳女神》获得好莱坞电影节最佳学生短片奖。学成回国后,朱青阳在老爸的支持下开始筹拍第一部长片电影《谍·莲花》。提及儿子,朱时茂的脸上满溢幸福,他说:“对于这样一个一心扑在导演事业上的儿子,我心甘情愿投资,即便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为儿子找自信:考试达到60分就好儿子朱青阳出生那年,朱时茂已38岁,年近不惑终于有了孩子,他对儿子宠爱有加。朱青阳小时候体质很差,频繁感冒之后,又患上了严重的哮喘。哮喘病一旦发作,夜里常常会剧烈咳嗽,甚至会咳得喘不过气来。为了儿子的病,1999年,朱时茂听从朋友的建议,决心把年仅8岁的儿子送到美国。一家三口从此开始了两地分居的生活,朱青阳和妈妈在美国,朱时茂留在国内。令朱时茂感到欣慰的是,到美国后,或许是环境和气候的作用,朱青阳的病很快好起来。但遥远的空间距离,对于爱子心切的朱时茂来说,是一件极痛苦的事情。朱时茂每天都会给儿子打电话,除了了解他的生活情况,还会喋喋不休地教儿子如何学会保护自己。渐渐地,朱青阳开始习惯于事无巨细地将生活中的事情通通向老爸汇报,甚至内心的苦恼,也毫无保留地向老爸倾诉。父子亲情不仅没有因为空间距离而疏离,反而更加亲密。刚去美国时,朱青阳几乎连一句英语都不会说,根本没法参加学校的考试。随着时间推移,他的英语水平渐渐有所提高,但几乎每一次考试都不及格,这让他备受打击。在电话里感受到儿子沮丧、低落的情绪,朱时茂明白儿子小小年纪便去国外学习和生活,还需要更多的时间适应。他决定从提升儿子的自信心开始,于是安慰儿子:“没事,儿子,你考试达到60分就可以了。”妻子责怪他惯儿子,朱时茂却有自己的理由:“我也希望儿子考高分,但这需要过程。如果一个人连起码的自信心都没有,考高分又有什么用呢?”老爸的宽松政策并没有让朱青阳放松自己,相反却给他的内心注入一股无形的力量。他一边努力学习英语,一边积极参加校内的各种俱乐部,不仅成绩很快提升了,空手道、跆拳道也练得非常出色,并有幸成为学校武术俱乐部里的老师。朱时茂欣喜地感受着儿子成长路上点点滴滴的进步和变化。尽管工作很忙碌,他每年都要抽出时间飞往美国一两次去看儿子。那是一家三口最幸福甜蜜的时刻。但相见时难别亦难,每一次别离,一家人都难舍难分。有一次,朱时茂觉得自己实在无法迈开离去的步伐。那时朱青阳10岁,紧紧地抱着他的腰不肯松,并问:“爸爸,你能不能改机票?”朱时茂告诉儿子,机票不能改。“那你晚走一会儿不行吗?飞机快起飞的时候你再走,行吗?”看着儿子天真的小脸,朱时茂说:“不行,国际航班要提前两个小时到。”“要是飞机晚点了呢?飞机晚点了你能不能回来?”儿子眨巴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将小小的身体紧紧地贴着他。那一刻,朱时茂只觉鼻子发酸,他强忍住泪水告诉儿子:“自己回去的工作都已经安排好了。”儿子这才极不情愿地猛然放开他。朱时茂拿着行李出门,坐上了车,朱青阳大喊:“爸爸,飞机晚点了你就回来!”朱时茂透过车窗,连声应着“好好好”,泪水禁不住汹涌而出。能不能独立做片,关键在于你做了多少努力从小经常看老爸演的电影,家庭环境的熏陶使得朱青阳渐渐迷上了电影,并梦想长大后成为一名导演,拍自己喜欢的电影。高中毕业时,朱青阳毅然决定报考电影学院。对于儿子的选择,朱时茂和妻子竭力支持。虽然在美国,报考大学可以填报多个志愿,但朱青阳却孤注一掷地只报了一所学校——在美国排名第一的纽约大学电影学院。朱时茂劝儿子再报一所学校,以便多一种选择,否则万一没有被纽约大学录取,就得再等上1年才能重新报考。等待录取的日子里,朱时茂心急如焚,但乐观的朱青阳却并不着急,还劝老爸:“我还没有接到拒绝证,你为什么就认为我不会被录取呢?”儿子满满的自信让朱时茂的心瞬间放松下来。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儿子果真如愿以偿地收到了录取通知书。作为备受观众喜爱的小品大腕,朱时茂曾多次荣登春晚舞台,和陈佩斯搭档的小品在春晚舞台上创造了一部又一部的经典。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一直在导演方面很有想法的朱时茂发现,相对于时间短、演员少的小品,电影有更多可以发挥的空间,能够将故事讲得更加丰满,很多不能在小品中抖出的包袱在电影里都能实现。于是,朱时茂渐渐将事业的重心由台前转到幕后,尝试拍摄影视剧。朱青阳小时候身体状况欠佳,朱时茂对儿子可谓溺爱,但随着儿子年龄的增长及健康状况的好转,他成了一名“严父”。他常常不厌其烦地教导儿子:作为一个男孩子,自立才是最可贵的,绝不要顶着父母的光环。走入社会后能否自立,关键在于现在做了多少努力。朱青阳进入大学学习导演专业后,朱时茂惊喜地发现,他和儿子之间的共同语言陡然增加。纽约和北京的时差是12个小时,因为朱青阳多半时间都在上课,每隔几天,朱时茂都要在上午10点左右给儿子打电话。在纽约,那时正是晚上10点钟左右。询问儿子的学习情况,他现在计划拍什么,父子俩也会聊聊电影镜头、背景音乐等与拍电影相关的问题。而每次去美国看儿子,朱时茂更是会找来许多在国内看不到的影片,宅在家里一遍遍地看,继而将自己的想法与心得同儿子分享。和所有“星二代”一样,一旦进入演艺圈,或多或少都会顶着“以父之名”的压力。对此,朱时茂告诫儿子,并不是每一个从电影学院出来的学生都能导电影,即便学的就是导演专业,也并不意味着能完成摄制组的组织工作。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努力。对于老爸的忠告,朱青阳虚心听取并付诸行动。从大二开始,他积极参加各种社团,去演里面不起眼的小角色,哪怕是做道具也好,先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做起。经过长时间的酝酿,2010年夏,朱时茂第一次当导演,拍摄自己的电影处女作《戒烟不戒酒》。凭着多年的好人缘,他轻而易举地邀请了众多大腕好友加盟。当时,已经在纽约电影学院读了1年的朱青阳正好放暑假回来了,朱时茂觉得这是对儿子进行“身教”的大好时机,就把儿子带在身边,并让他饰演了一个小角色。他对儿子的要求是即便只是饰演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也要认认真真地去演。在演艺圈,朱时茂人缘好是众所周知的。作为导演,他在剧组也很随和,甚至从没有对任何人发过脾气。吃饭时,他会贴心地询问每个人的喜好,让餐桌上应有尽有。在他看来,只有大家在一起相处得融洽、愉快,各个部门的人才能将“功能”调到最佳状态,并为工作付出最大的热情。小时候内心一直就很崇拜老爸的朱青阳,如今又亲眼目睹了老爸作为导演的魅力,对老爸愈加佩服。那个暑假,对于朱青阳来说收获颇丰。老爸在剧组的一举一动都深深地影响着他,他暗暗发誓,要努力成为老爸那样的导演。回到学校,他变得更加活跃,牢牢抓住每一个可以锻炼自己的机会,尝试着作为导演、摄影师、剧本监制、执行制片人等角色,参与校内外大大小小的制作团队,把自己的每一天都安排得满满当当。丰富的幕后基础工作使得他开始崭露头角,成为同学之中的佼佼者。临近大学毕业时,老师要求同学们拍摄一部短片,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得拍摄机会。在拍摄前,老师要仔细审查每个人的方案,只有方案有亮点,老师才会同意拍摄。朱青阳内心很清楚,这个影片对自己是何等重要,它将是自己踏入社会的一个契机,更是通往以后拍摄长片的基石。他要穷尽所有智慧把自己4年里所学全部在这个片子里体现出来。为此,他花了很多时间绞尽脑汁地设计拍摄方案,最终顺利通过老师的审查。对于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朱青阳万分珍惜。那些日子里,他忙得根本没有时间睡觉,租器材,联系灯光、摄影,还要安排群众演员……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自己亲历亲为。剧组完全由学生组建起来,而且不付费用。对于一个没有任何拍摄经验的在校学生来说,这无疑是巨大的挑战。果不其然,拍摄当天,朱青阳好不容易将器材运到拍摄场地,并与负责那条路段的警察协调好,因为邀请了40多个充当群众演员的同学,需要警察把一条路全部封上才能拍摄。不料还没开始拍摄,有一个同学因为言语不当冒犯了那名警察,警察当即拒不配合。为了顺利完成拍摄,朱青阳只好走上前去,一个劲儿地跟警察赔不是,边说边往警察手里塞热气腾腾的咖啡和小零食,警察紧绷的脸终于松弛下来,拍摄工作得以顺利进行。得知儿子的拍摄经历,电话另一端的朱时茂忍不住夸赞:“儿子!你是好样的!”投资儿子的事业,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朱青阳没有辜负老爸的期望,他导演的《太阳女神》在众多毕业作品中脱颖而出,不仅赢得了全校师生的一致好评,还一举斩获洛杉矶好莱坞电影节“最佳学生短片奖”。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荣誉。他迫不及待地将这一消息告诉了老爸。朱时茂在为儿子高兴的同时,心头顿时涌起一个父亲由衷的骄傲和自豪。他满怀激动地夸赞道:“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儿子,老爸知道你有这一天!”而当他静静地坐下来,欣赏着儿子拍摄的电影,他更是难掩内心的激动,儿子成长的每一步,瞬间都历历在目,从当初那个哮喘发作时需要安慰的小男孩,一步步成长为一个出色的小伙子。如今,他甚至可以安然地坐下来,细细地欣赏、慢慢地品味儿子拍摄的每一个镜头。朱青阳毕业时,朱时茂特地飞往美国,赶去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期间,朱青阳偶尔会亲自下厨露一手,给老爸做正宗的西餐。第一次吃到儿子做的饭,朱时茂兴奋的心情无法言喻,尽管吃到嘴里,并不是非常可口,他仍忍不住啧啧称赞:“好吃!好吃!”朱青阳还不时带老爸去不同的餐厅品尝美食。知道老爸最喜欢吃牛排,他会细心地把自己盘子里的牛排切一块递给老爸:“爸爸,你尝尝这个,我这个很好吃。”那一刻,朱时茂暗自感慨,儿子真的长大了,懂事了,知道通过寻常小事体味爱。他知道,在儿子看来,或许只是他自己觉得好吃,希望和老爸一起分享。但这个小小的举动却让他的心温情荡漾,因为儿子是实实在在地把他装在了心里。朱青阳长得阳光帅气,又多才多艺,喜欢他的女孩自然不在少数。在学校里,常常有女孩主动对他表示好感。但因为太忙,他根本没有时间谈恋爱。一次,朱时茂推开书房的门,见儿子正坐在那里愁眉不展。朱时茂仔细询问才得知,原来,儿子收到一个女孩写的情书,这让他有些为难。朱时茂当即给儿子支招:既然自己不可能和人家在一起,就要跟人家说清楚,千万不要耽误和伤害人家。在儿子的婚姻问题上,他和妻子的观点出奇一致:儿子能找一个和他自己有共同语言的女孩就可以了。作为父母,他们衷心希望儿子将来能有一个稳定的家庭,从而可以安心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事业中去。2013年夏,从美国留学归来,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便向朱青阳抛出了橄榄枝。因为之前看了他的毕业作品后,频道负责人认定他是一个颇具潜力的导演,相信他能拍出好的作品来。作为央视电影频道“青年导演扶持计划”的一员,2013年秋,朱青阳获得电影频道的资助,开始筹拍第一部长片电影《谍·莲花》。这部电影还有一部分资金来自老爸。对此,朱时茂坦言:“儿子回国之后,将全部精力都放在了电影上,对于这样一个儿子,我是愿意投资的。只要是他用在事业上,无论多少钱,即便是倾家荡产我都愿意出。”2014年初,《谍·莲花》正式开机。看着刚刚23岁的儿子手执导筒,朱时茂满脸洋溢着幸福,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虽然是影片的制片人,并受儿子之邀在片中饰演了一个军官的角色,但除了有自己的戏份之外,朱时茂很少插手儿子的事,尤其是影片艺术上的事情,将更多的空间留给儿子,让他自己去施展与锤炼。自从朱青阳上大学后,那是父子俩待在一起最长的日子,他们像一对无话不谈的密友。因为都有做导演的经历,同在剧组的父子俩会针对拍戏的相关问题进行深入探讨,彼此交流一些电影专业层面的东西。与此同时,对于刚刚踏上导演之路的儿子,如今已经年届六十的朱时茂也道出自己的肺腑之言:“你将来会经历很多的事情,有人会对你赞不绝口,有人会对你议论纷纷,还有的人会对你不屑一顾。面对各种各样的议论,你只要按照自己选好的路一步步走下去,并把握好一条:认认真真地做人,老老实实地拍戏,这就够了。”如今,由朱青阳导演的惊悚悬疑片《谍·莲花》已顺利杀青,电影上映时间还未确定,让我们翘首以待朱青阳带来更多的惊喜。
朱时茂父子PK当导演
2012年11月22日,李安执导的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热映,影片上映四天便赢得了过亿票房。少年派与孟加拉虎在海上共度两百余天的漂流故事,更是深深震撼、征服了所有观影人的心灵。影片上映前三天,有记者采访李安,解密了他和这部电影背后的故事。原来,这部倾注了李安四年心血的力作,其实是他的一部半自传体电影。这既是少年派如何在绝境下寻求生存的故事,更是李安本人如何寻找勇气,让自己在逆境中坚强活下去的故事。为了点燃生活的希望,少年派饲养了心中的猛虎;而李安,则选择了征服自己的怕水症,为自己展开了别样的潜水人生……“悍妻”也治不好的“恐水症”1954年10月,李安出生在台湾屏东。父亲给他起名“李安”,一来是老家在江西德安,二来他父亲死里逃生来到台湾,所乘坐的轮船就是“永安号”。然而很少人知道,这位“安”公子曾经也有非常不安的时候——直到30岁前,他都极度怕水!怕到什么程度呢?洗脸时,毛巾要拧得干干的;洗澡只能是淋浴,而且每次不能超过五分钟,时间长了会晕眩。老友们都笑话他上辈子是猫投胎的,和水有仇。只有弟弟李岗知道,李安的怕水症是因他而吓出来的。1965年秋天,因父亲工作调动,李安和李岗从花莲转读台南小学。在一片用闽南语交谈的氛围中,只会说国语的李安兄弟俩显得格格不入。一天傍晚,7岁的李岗被群孩子捉住,要把他推进水里,正在到处找弟弟的李安见了,一个箭步冲上来,却被其他孩子抓住手脚,倒提着抛进了小河深处。不会游泳的李安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幸好没过多久,一个路过的行人听到李岗的哭声,把李安捞了起来。从被抛入河中到获救,前后不超过五分钟。然而这五分钟对于10岁的李安来说,无异于一场噩梦。他昏迷、发烧、呕吐,反反复复折腾了两三个月才好,从那以后,李安有了见水就头晕的毛病,打死不上游泳课。1983年,李安和美国伊利诺大学的生物学博士林惠嘉结婚。这位李太太是个性独立的女人,她不介意丈夫成天蛰居在家当家庭主夫,但却相当看不惯李安见了水就像看见老虎一样的怯懦神情。林氏治疗方案的第一招,是从浴缸洗澡开始。她又拖又拉,又哄又劝,还特意穿一身清凉比基尼大施诱惑。谁知道李安一看满浴缸热气腾腾的水,腿就先软了,宁肯蹲在地上耍赖也绝不跨进浴室一步。看到丈夫像个小baby一样既惊恐又无奈的眼神,林惠嘉只好鸣金收兵。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新婚没多久,小两口有了一次回台湾探亲的机会。林惠嘉算好日子,兴致勃勃与李安乘火车到新北市,这一天是新北一年一度的泼水节。成百上千的“湿身”男女把街道挤得水泄不通,认识不认识的都用水枪、水桶热情“招呼”,小两口被浇了一身凉水,林惠嘉哇哇大叫“爽呆了”,回头一看李安,堂堂七尺男儿竟脸泛青灰,缩在墙角瑟瑟发抖。林惠嘉长叹一口气,把他塞进计程车带回家。这之后,什么养金鱼、敷面膜、找心理医生治疗、请算命先生编瞎话恐吓……种种招数都用尽了,李安的怕水症却更加严重,甚至连碗都不敢洗了,把林惠嘉气得直翻白眼。然而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让李安的态度有了180度的大转变,他不但决定要征服自己古怪的“怕水症”,而且还要去学潜水!像腌萝卜一样学会潜水1985年2月,李安的毕业作品《分界线》在纽约大学影展中获得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两个奖项,美国三大经纪公司之一的威廉·莫瑞斯公司的经纪人当场与李安签约,劝他留在美国发展。意气风发的李安没想到,这一签,竟会让他坐了六年的冷板凳!最初的日子里,李安拿着剧本开始跑影片公司,两个礼拜跑了30多家,得到的答复永远都是:修改、等待、再修改、再等待……就这样,半年过去,李安“安”不下去了。他翻来覆去睡不着,仿佛自己就会被无边无际的黑暗给吞噬,那种极度的没安全感简直和溺水一模一样。凌晨3点,被失眠折磨得痛苦不堪的李安翻身下床,给李岗打电话。畅聊中,兄弟俩第一次说到了二十年前的那次溺水:“我在水里独自挣扎了不知多久,水……无处不在地灌进身体……濒死的感觉,我一生都会记得。”李岗沉默片刻说:“有时,人要勉强下自己的。你总要敢于面对某些东西,甚至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其实,它们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可怕……”李岗的话让李安联想起白天一个制作人对他的剧本作出的点评:“李,你太东方,太克制了!做电影要的是疯狂,你不合适!”李安霎时如同醍醐灌顶:为什么他的剧本不受欢迎,就是缺少了一种把人逼到极致的东西!他当即决定尝试一把,他问李岗:“我想学潜水!”李岗大吃一惊:“你疯了!”抱定了决心的李安打开电脑,预订了一月后去马来西亚西巴丹岛的潜水课程。而这当中的一个月,就是李安预留给自己征服“水”的时间。第二天,他搬回了一张超大号的大水床。轻轻一碰,水床就像波涛翻滚的海面,起伏动荡,躺在上面更有一种在海上漂浮的感觉。李安绕着水床走了三圈,鼓足勇气,闭上眼睛往床上一坐,“啊”的一声惊叫,火烧火燎般地弹了开来。等到林惠嘉下班回家,看到李安奄奄一息地匍匐在一张陌生的大水床上,不禁又好笑又心疼,这书呆子是哪来的毅力,把自己往死里整!一个月后,战胜了水床和浴缸的李安独身一人出现在了西巴丹潜水学校。潜水教练马修是个不苟言笑的黑瘦小伙子,给李安发完厚厚六本PADI潜水教材后,没作任何交代。李安的潜水第一课就像是腌萝卜,被丢进又咸又苦的海水里浸泡。他在池子里吐得上气不接下气,马修却视若无睹,只有瞄到李安呛水了,才一伸手把他捞起来,清理好海水池,又把“萝卜”丢进“坑”里。泡了三天,李安脱了层皮,又红又痛,然而更惨烈的训练还在后面:乘船出海。在快艇上乘风破浪的快感放在李安身上,那就是折磨。他双手死死抓住船舷不放,整个人完全是晕死状态。马修有时叫他:“嘿,醒醒!”李安配合地抬一下头,马修便又放心地继续掌舵。
大导演李安:战胜恐惧的潜水人
中国姑娘赵婧婷和德国小伙子丹尼尔的婚礼上,赵婧婷的前男友也特地从美国赶来送上了祝福。赵婧婷眼中充满了泪水,她紧紧地偎依在丹尼尔身边,这一次她不会再让幸福跑掉了。她爱丹尼尔,也由衷感谢他。如果不是丹尼尔,她此刻可能还是一个“疯子”……感情遭重创,漂亮女白领变成了“疯子”今年26岁的赵婧婷,父亲赵强和母亲李艳都是普通工人。虽然是家中独女,但聪明、漂亮的赵婧婷自小学起成绩就一直十分优。2006年夏天,她在当年的高考中顺利被吉林大学车辆工程专业录取。大学毕业后,赵婧婷成功进入位于沈阳市大东区一家国际知名品牌汽车公司工作。高挑、漂亮的赵婧婷进公司不久,就吸引了众多男同事的目光,德籍工程师丹尼尔就是其中之一。丹尼尔比赵婧婷大5岁,出生在德国巴伐利亚州,早年毕业于著名的慕尼黑大学,2009年受总部派遣来中国工作,还是单身。因为工作的关系,两人平时接触较多。后来,赵婧婷发现:每逢晚上公司要加班,丹尼尔总会事先悄悄准备好两份宵夜,一份给她,一份留给自己……一天下班后,同事都走光了,办公室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这时,丹尼尔突然像变魔术一般,从身后取出一束红玫瑰,然后单膝跪在了赵婧婷面前,深情地说:“婧婷,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深深地喜欢上了你。请你接受我的爱吧!”猝不及防的赵婧婷,一时有些手足无措,愣了半晌,才结结巴巴地说:“对……对不起,丹尼尔!我已经有……有男朋友了。”激情燃烧的火焰,在丹尼尔的眸子里渐渐退去。赵婧婷口中的男友叫卢晓彬,是她的大学同学。当时,赵婧婷他们班上只有她和卢晓彬两个沈阳籍的学生。卢晓彬家境殷实,其父是一家房产公司的老总,母亲是名医生。卢晓彬人长得高大帅气,口才出众,是诸多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不过,他对漂亮、文静的赵婧婷情有独钟,接着向她展开了狂热的追求,说她就是自己梦中苦苦寻觅的“白雪公主”。后来,“王子”和“公主”走到了一起,成了让人羡慕的一对“璧人”。大学毕业后,卢晓彬尊重父母意愿赴美留学,赵婧婷则留在了国内。他们分别时约定,等卢晓彬学成回国,两人就结婚……丹尼尔知道这些后,心中既痛苦又失落。他向公司递交了辞职申请,然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2012年,放寒假的卢晓彬回国陪父母一起过年。可两人这次重逢,却将赵婧婷推进痛苦的深渊。男友回来那天,赵婧婷专程跑到机场去接,却没见到人。后来她才知道,卢晓彬坐父亲的车回了家。第二天下午,赵婧婷才在一家咖啡厅见到了朝思夜想的男友。分别了这么久,卢晓彬的态度居然十分冷淡。他与赵婧婷闲聊了几句之后,就起身要走,并告诉她,两人以后不必再见面了。不明就里的赵婧婷问为什么,卢晓彬欲言又止,转身拂袖而去。难道说,男友变心了?赵婧婷不敢想下去。两天后,在卢晓彬家里,她才终于知道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卢晓彬在上大学之前,在家乡就有一位初恋女友,两人是中学同学。初恋女友的父亲是政府机关的一位局长,在父辈们看来,两人不仅青梅竹马,而且两家又是门当户对。后来,尽管去不同的城市念大学,两人一直保持着往来。身在异乡的卢晓彬一个人感到寂寞,才又找了赵婧婷做女朋友,脚踩两只船。在他的潜意识里,初恋女友才是“正妻”,虽然他也很喜欢赵婧婷,但那终究不过是排遣寂寞的一种“消遣”而已……当然这一切,赵婧婷一直蒙在鼓里。大学毕业后,卢晓彬与初恋女友一起双双赴美留学。而这次回来,两人就是奉了父母之命回国结婚的……想要托付终身的恋人,居然是个大骗子,前后整整欺骗了自己5年的感情!赵婧婷只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离开卢家,天上正下着大雪,她脚步踉跄地走在大街上,深一脚浅一脚,漫无目的。也不知走了多久,后来一头栽倒在了雪地里……在医院里,赵婧婷整整昏迷了一天一夜。醒来后,她先是嚎啕大哭,然后变得暴怒异常。赵婧婷的妈妈李艳给女儿端来饭菜,赵婧婷却猛地一挥手,把餐盘打翻了,还冲她吼道:“骗子,滚!”并狠狠打了母亲李艳几个耳光……赵婧婷的爸爸赵强吓坏了,忙去找医生。经检初步诊断,赵婧婷得的是“癫狂病”。医生建议他们带女儿去专业的精神科治疗,并解释说,这种病以躁狂状态与抑郁状态交替出现为基本特点。表现为时而情绪高涨,动作增多,甚至兴奋躁动,打人毁物等;时而情绪低落,手脚迟钝,睡眠障碍,甚至有自杀倾向。躁狂与抑郁状态间歇交替发生,而缓解期精神状态正常……当赵强获悉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心中悲愤不已,他当场嚷着要去找卢晓彬拼命,被众人拦住了。无可奈何的夫妻俩,只好一路“押”着女儿回了家。好男人归来,就算再难也要让你康复在家的日子,赵婧婷每天平均要犯病三四次。每次犯病,她要么口吐白沫,浑身抽搐;要么狂躁无比,摔烂房间中的每样东西。有时犯了病,她还常常跑出去,在小区里见到人上去就打……焦头烂额的赵强夫妇为此没少给人家道歉、赔偿医疗费。为了给女儿治病,焦头烂额的赵强夫妇带着赵婧婷四处求医,几乎花尽了家中全部的积蓄,但她的病情没有丝毫好转。后来,为了防止她发了狂再出去伤人,赵强狠心地把女儿锁在自己房间,吃喝拉撒全在里面。看着因失去自由狂叫乱抓的女儿,他感到绝望了……20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