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1979年的故事

1979年9月,入伍不到一年的他跟随部队来到新疆天山深处,加入到了修筑天山独库公路的大会战中。那一年,他20岁。1980年4月8日,一个他永生难忘的日子。那天,正在深山里紧张劳作的他们被暴风雪围困,狂风很快就把他们与外界联络的电话线给扯断了。他们一行几个人奉命到山上去给部队送信。那天,与他一起同行的还有另外三名战士,带队的是他们刚成为预备党员七天的班长郑林书。为能顺利完成任务,他们轻装上阵,只带了一支防备野狼的枪和30发子弹,还有二十多个馒头。他们原本想以最快的速度最少的时间到达山上的筑路工地,谁料天有不测风云,才出发不久,原本就恶劣的天气变得更加无常。肆虐的狂风裹着大团的雪花从高处俯冲下来,气温骤然下降,最低气温竟然达到零下三十多度。在海拔3000米的高山上,他们踩着脚下厚厚的雪,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缓慢前行。那样的恶劣天气,再加上上山时带的给养不足,大家的体力消耗得很快,没多久,就个个筋疲力尽了。4月12日下午6时,他们已在风雪中艰难跋涉了四天,筑路部队的工地,却连影子也没看到。严寒,疲惫,饥饿,如同三个张着血盆大口的恶魔一齐张牙舞爪朝他们扑来。有人撑不住,要倒下,又被身边的战友强行拉起来。他们都很清楚,这时候倒下去,就再也起不来了。带来的给养,只剩下班长郑林书包里的最后一个馒头了。推来让去,那个馒头,却是谁也不肯吃,谁都知道那个馒头的分量——吃了它,也许就有了生还的希望。“我和罗强是共产党员,陈卫星是老兵,你是新兵,年龄最小,馒头你吃!这是命令,你必须无条件服从!”争论到最后,班长郑林书发了火。那个冰冷的馒头,最后就到了他的手里。他就着雪花与泪水,一口一口将那个馒头咽了下去……班长郑林书没能撑过那天晚上。临终前,班长拉着他的手说:“我死后,就把我葬在附近的山上,让我永远看护着部队和战友……”班长倒下了,副班长罗强继续带队前行。不久,副班长也倒下了,只剩下他与另外一名战士在风雪中蹒跚前行……那天夜里,他们两个人被严重冻伤,也倒了下去,所幸被附近的哈萨克牧民发现救起。之后,他在医院度过了四年漫长的时光。那场风雪,给他的身心都留下了永远的创伤。它夺走了他的健康,也夺走了他最亲爱的战友。1984年,他作为一名二等甲级残疾军人复员回到老家,当地政府给他安排了不错的工作,家中父母也操持着为他娶妻生子。他的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可他的心事也一天天重了起来。他想起了倒在天山深处的战友,想起老班长郑林书临终前的嘱咐,他太想回去看看自己的老战友了。当他把自己重回天山为老战友守墓的想法告诉家人时,遭到了家人的一致反对。家人都认为他疯了——放着这么好的小日子不过,要跑到那么艰苦离家那么远的地方去受苦。可当家人听他含泪讲了那些生死风雪夜的经历时,所有的人都沉默了。妻子默默地收拾行装,她说她会陪他一起去,跟他一起陪着他那些长眠地下的战友,一生一世。就在离班长墓地最近的山坡上,他们盖了三间房,又陆陆续续在周围开出了二十多亩荒地,种上各种庄稼,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劳作的间隙,他会到老班长的坟前,拔一下坟茔上的草,默默地坐在墓前抽一支烟,同老班长说一会儿话。时间一晃,他的满头青丝就被染成了白发。二十多年的光阴,一生最好的光阴,他都交给了那片沉默的土地。可他不悔,不寂寞,因为在不远处的山坡上,老班长在陪着他,他也在陪着老班长。2007年,经过多方努力,他将班长郑林书和副班长罗强的遗骨,从新源县移到新扩建的尼勒克县乔尔玛筑路解放军指战员烈士陵园安葬,还担任了那里的管理员。他激动地说:“从此以后,我不仅可以和班长在一起,还可终生守护着为修筑天山独库公路而牺牲的战友们了!”他是一名普通的退伍老兵,名叫陈俊贵。同是1979年,2月17日,在我国南部边疆的某次军事行动中,刚刚入伍一个多月的他就跟着部队一起开往前线。那次,与他一同前往的还有一位与他同连队同乡的战友李保良。在前方阵地隆隆的炮火声中,年纪稍长的李保良镇静而大声地对他说:“谁有啥了相互帮助点,负伤了帮助包扎包扎,万一谁牺牲了,另一个人一定要把他的遗骸带回老家。”他记住了那个生死约定,却没有料到,死神会那么迫不及待地把他的战友带走。3月11日,在他们所镇守的高地上,战友李保良是一班的重机枪手,处在阵地最前沿,他是另一个班的副机枪手,位置稍稍靠后。战斗打响,敌方阵地上飞下来的一枚火箭弹落在李保良的身边,李保良牺牲了。之后,因为种种原因,李保良的遗体没有及时转移到后方,而是就地进行了处理。当他听到这个消息时,已撤离回国,无法再回去寻找战友的遗体,这成了他心底一个永远的痛。三十年过去了,而今的他已年近半百,头发灰白。可要把战友遗骸送回老家的愿望却日渐一日地强烈。从2009年春天开始,他走上了艰辛漫长的寻找之路。民政厅,烈士陵园,从河南到湖北,他一路打工赚些路费一路打听寻找。厚厚的黑皮日记本上,记着密密麻麻的线索:“2009年4月16日,到河南省民政厅打听部队老兵的情况”、“5月14日,拜访指导员赵得宽和战友刘汉军”、“10月1日,去武汉寻找许平”……如今的他,还在寻找战友遗骸的路上,不同的是,他不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越来越多的人听说了他和老战友的约定,都加入到这个搜寻大军中来。他说:我最大的心愿是找到李保良的遗骸,并带回家乡,安葬在烈士陵园内,让为国捐躯者有一个安身之处。他也是一名退伍老兵,名叫郭益民。两名退伍老兵,一个在天山的风雪中接受过最严酷的生死洗礼,一个在南疆的隆隆炮火中与死神那么近地对峙。退伍后,也是一个在南一个在北,从事着完全不同的职业。从地域空间上来讲,他们的人生,并没有任何交集。可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老兵,一个让我们多少人念来眼含热泪的名字。老兵,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多少新兵成了老兵,而多少老兵成了长眠地下的英魂。新兵踩着老兵走过的血路,扛着老兵手上的大旗,慢慢地也走成了老兵。时光荏苒,岁月可以无情地漂白老兵的青春黑发,却漂不去老兵胸膛里跳动的那颗赤诚的心。老兵情怀,在战争年代,是支撑起我们民族的脊梁,在和平时代,仍然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精魂。他是一名普通的退伍老兵,名叫陈俊贵。同是1979年,2月17日,在我国南部边疆的某次军事行动中,刚刚入伍一个多月的他就跟着部队一起开往前线。那次,与他一同前往的还有一位与他同连队同乡的战友李保良。在前方阵地隆隆的炮火声中,年纪稍长的李保良镇静而大声地对他说:“谁有啥了相互帮助点,负伤了帮助包扎包扎,万一谁牺牲了,另一个人一定要把他的遗骸带回老家。”他记住了那个生死约定,却没有料到,死神会那么迫不及待地把他的战友带走。3月11日,在他们所镇守的高地上,战友李保良是一班的重机枪手,处在阵地最前沿,他是另一个班的副机枪手,位置稍稍靠后。战斗打响,敌方阵地上飞下来的一枚火箭弹落在李保良的身边,李保良牺牲了。之后,因为种种原因,李保良的遗体没有及时转移到后方,而是就地进行了处理。当他听到这个消息时,已撤离回国,无法再回去寻找战友的遗体,这成了他心底一个永远的痛。三十年过去了,而今的他已年近半百,头发灰白。可要把战友遗骸送回老家的愿望却日渐一日地强烈。从2009年春天开始,他走上了艰辛漫长的寻找之路。民政厅,烈士陵园,从河南到湖北,他一路打工赚些路费一路打听寻找。厚厚的黑皮日记本上,记着密密麻麻的线索:“2009年4月16日,到河南省民政厅打听部队老兵的情况”、“5月14日,拜访指导员赵得宽和战友刘汉军”、“10月1日,去武汉寻找许平”……如今的他,还在寻找战友遗骸的路上,不同的是,他不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越来越多的人听说了他和老战友的约定,都加入到这个搜寻大军中来。他说:我最大的心愿是找到李保良的遗骸,并带回家乡,安葬在烈士陵园内,让为国捐躯者有一个安身之处。他也是一名退伍老兵,名叫郭益民。两名退伍老兵,一个在天山的风雪中接受过最严酷的生死洗礼,一个在南疆的隆隆炮火中与死神那么近地对峙。退伍后,也是一个在南一个在北,从事着完全不同的职业。从地域空间上来讲,他们的人生,并没有任何交集。可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老兵,一个让我们多少人念来眼含热泪的名字。老兵,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多少新兵成了老兵,而多少老兵成了长眠地下的英魂。新兵踩着老兵走过的血路,扛着老兵手上的大旗,慢慢地也走成了老兵。时光荏苒,岁月可以无情地漂白老兵的青春黑发,却漂不去老兵胸膛里跳动的那颗赤诚的心。老兵情怀,在战争年代,是支撑起我们民族的脊梁,在和平时代,仍然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精魂。
老兵情怀
1979年冬天,我离开了复杂的电影圈,到美国进修。与其说是进修,不如说是疗伤。在美国一年半,我拍了一部港片《爱杀》。1981年夏回到台湾,文艺片已不再受欢迎,代之而起的是新艺城式的喜剧片。英俊小生也没以前那么受欢迎,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喜剧演员、硬底子演员、谐星,就算是文艺片的女生也要大展拳脚扮凶狠手辣状。我这个素来演爱情文艺大悲剧的演员,竟然也要戴起眼罩扮独眼龙,穿着高筒靴拿着长枪,一脸冷漠,学人家打打杀杀的。回到台湾的3年时间,我拍了14部戏。接触的工作人员很复杂,这些人也跟我在电影里一样,也在私下上演着真实人生的刀枪拳脚江湖片。在拍《慧眼识英雄》的第一天,现场出现一位笑容腼腆、个子矮小的男士,我和他攀谈了几句,觉得这个人很有趣。后来听说他是黑社会老大、是×老板,想找我拍戏。我看他腼腆像个好人,帮他拍了几部戏。他算是个讲道义的黑帮人士,并没有让我吃亏。台湾的交通很乱,有一次他坐我的车,旁边的车不守交通规则,我破口大骂,他反倒被我吓了一跳。又有一次大伙儿吃完晚饭,他建议我到狄斯角夜总会听歌,我虽然想去看看,但又担心那种场合会很乱,他腼腆地笑着说:“最乱的就在你身边,你还有什么好怕的?”说得也是。回台拍的几部戏,票房成绩都不错,于是我又成了抢手的演员。这对我来说却并不是件好事。许多黑社会老大都找上了门,我实在不想接他们的戏,却怎么推也推不掉。他们出手豪爽,而且所有条件都肯接受,如果不接的话,就等于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有一晚,一个黑道人士,背着一个旅行袋,里面装满了现款,250万台币堆满了我客厅的咖啡桌。等他走后,我拿到卧室,放进小保险箱里,却怎么都不能全部塞进去,只好拿出一部分放在抽屉里,等到隔天存入银行。朋友知道后为我捏了一把冷汗,说我太大胆了。我想也是,那时全家人都在美国,只有我一个人在台北,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可怎么得了……———警察局对面,拍戏空当,我回我的小白车后座休息,秘书叶琳几次提醒我不要开后车厢。我觉得奇怪,没事我干吗开后车厢?原来制片在后面放了很多手枪。———夜里,有一位制片开车载我和秘书叶琳到台中拍戏,要等到天亮才开始拍,拍完我的部分再接我到其他现场。因为太累了,倒在后座就呼呼大睡,忽然“嘭”的一声,大家吓了一跳,叶琳和制片转头看我,原来我滚到坐椅下了。我瞧见叶琳的脸色非常难看,说了声:“我没事!”又继续睡觉。到了天亮,下了车,叶琳在我耳边轻声告诉我为什么她脸色难看,因为她在前座的坐椅下摸到一把枪。———天刚亮,我和尔冬升拍完夜戏,很累,经过田埂,看到一辆奔驰车陷在稻田里,许多人在想办法把它弄上来,我瞄了一眼也懒得理。片场小弟说那车是来接我们的,尔冬升马上钻进我的车,说他宁愿坐我的小破车也不愿意坐他们的奔驰车。在车上,尔冬升说,站在奔驰车旁那个男的,脸上表情冷冷的,眼神很凶。听说他叫×××,我按谐音给他取了个外号叫“螺丝起子”。———拍戏现场,化妆时间,有一位黑帮小弟,试探性地问我:“跑路的话,你会不会借钱给我?”我假装不知道什么叫跑路,旁边的人帮忙解释,我灵机一动:“呸!呸!呸!不要讲这种不吉利的话。”后来尔冬升跟我咬耳朵:“我刚才很替你紧张,不知道你会怎么说。还好你答得机智!”———我们在椰如餐厅拍时装打斗片,一进餐厅就感觉气氛怪怪的,有一位强壮高大、头发鬈鬈、脸上有刀疤的男子,站在化妆桌旁,化妆师拉我到一边,告诉我他是我的贴身保镖,外号叫“小玫瑰”。真逗笑,这样的外形居然叫小玫瑰,我偏叫他“刀疤小玫瑰”。我们在餐厅门口拍摄,刀疤小玫瑰就坐在对面小巴上。拍到放枪的戏,枪声很响,说时迟那时快,突然对面巴士跳出一个人用枪指着我们这个方向,反倒把我们吓了一大跳,原来小玫瑰以为这边有枪战。弄得我们啼笑皆非,却又忍着不敢笑。———在阳明山拍夜戏,山上来了两个制片人。听说他们都带着武士刀,还以为会有血淋淋的事发生,幸好最后皆大欢喜。原来他们3部戏每天都分到8个小时。一天才24小时,那就表示我几天都别想睡觉。那个时候我一心想离开台湾这个是非圈,到香港发展。正好1984年导演林岭东请我到香港拍《君子好逑》,我一口答应了。从此以后,香港片约一部接一部,我就在香港待下了,现在已是名副其实的香港人。回想起当年黑社会在我身边的日子,能够全身而退,真是上天保佑。———在阳明山拍夜戏,山上来了两个制片人。听说他们都带着武士刀,还以为会有血淋淋的事发生,幸好最后皆大欢喜。原来他们3部戏每天都分到8个小时。一天才24小时,那就表示我几天都别想睡觉。那个时候我一心想离开台湾这个是非圈,到香港发展。正好1984年导演林岭东请我到香港拍《君子好逑》,我一口答应了。从此以后,香港片约一部接一部,我就在香港待下了,现在已是名副其实的香港人。回想起当年黑社会在我身边的日子,能够全身而退,真是上天保佑。
黑社会就在我身边
并不很久的以前,也就在1979年到1980年,课堂在哥伦比亚大学,两个政治科学系大一的新生,课堂上总是无精打采。一个是来自夏威夷的黑人,惯于占据教室右后方的角落,戴一顶足以遮住脸部的阔帽,常常呵欠连天,伏案寻梦;另一个是来自台湾的华裔,喜欢窝在教室左后方的一隅,听得无趣,也索性呼呼大睡。台湾来的男孩叫李开复,此君并非厌学,而是对政治科学越来越隔膜,如此蹉跎到大二下,终于快刀斩乱麻,转系,改学自己感兴趣的计算机。兴趣是什么?美式的教育认为,兴趣就意味着天赋。李开复在计算机系如鱼得水,左右逢源,两年后毕业,成绩居于全系之冠。26岁的李开复功成名就,当上卡内基梅隆大学最年轻的副教授。1990年秋,苹果公司的一个邀请电话让李开复顿悟。那电话说:“开复,你是想一辈子写一堆像废纸一样的学术论文呢,还是要来真正地改变世界?”“让世界因你而不同”,这是李开复埋在心头多年的梦想,如今,被苹果公司的召唤点燃了。李开复旋即作出回应,走出象牙塔,加盟“改变世界”的大军。苹果岁月,李开复领受从纸上谈兵转入实战的无穷乐趣;在市场的硝烟炮火中,他的想象力和爆发力发挥到极致,地位也相应得到大幅度擢升,1995年,33岁的李开复出任苹果公司的副总裁。但是他不满足,仍然要跳槽,因为硅谷的另一家公司SGI发出了更有蛊惑力的邀请。1996年7月,李开复从这山跳去了那山。奈何它是一家硬件公司,开复的长处却在软件,这就等于在篮球场上跑马,任是千里马,也撒不开四蹄。日甚一日,李开复萌生了去意。对于下一个选择,他立下两条标准:一是做软件,二是去中国。机会来了。比尔•盖茨创立的微软王国要把触角伸向中国,李开复成为它的不二人选;时间:1998年金秋;职务:微软中国研究院院长。微软只是启用了一个人,就“旁若无世界”地开进了中国。李开复只是“追随我心”,就一跃成为微软王国的副总裁。在你我想来,这该是李开复的最后一站。在微软占据高位,与比尔•盖茨亲密共事,坐拥财富和风光,人生至此,夫复何求?李开复不是这么想,他后来回忆:“从1998年到2005年,我在微软公司服务了整整7年。在总部工作的最后一段日子,我倍感煎熬。在一个庞大的体系里,我的声音已经无法发出,对于产品的方向与想法,总部鲜有人倾听,我如同一部庞大机器上的零件,在中规中矩、没有任何发挥空间的环境下运行着。这是一个随时随地都可以被替换的光鲜零件。那种价值的缺失感以及精神上的落寞占据了我的内心。”仍旧要“追随我心”,微软既然已无成长空间,那就脚底抹油———走吧!他相中了Google,但是微软不干了。微软和李开复、Google对簿公堂。2005年7月至9月,李开复经历了人生前所未有的危机,同事翻脸无情,朋友落井下石,谣言恶毒中伤,官司打得昏天黑地。如果官司再往下打,胜利者、失败者都将伤筋动骨,两月后,微软撤诉,李开复胜出,筋已伤,骨犹全,经历这番情感世界的浩劫,他的心智更为成熟,步履更为矫健。四年后的2008,当李开复接管面临挑战的韩国团队和迅速成长的东南亚市场,他清醒地意识到,管理更多的人马,不是自己的所爱,他渴望从无到有的创新,而不是经营一个巨无霸。于是,李开复又一次选择潇洒地离去。如今,李开复正在按照他本人的意愿,在神州大地进行“创新工场”试验。他会成功吗?我想这是毫无疑义的,也是次要又次要的,那么,最最主要的一点是什么呢?诚如他自己所言:“人生在世时间非常短,如果你总是不敢做想做的事情,那么一生过去了,你留下来的只有悔恨,只有懊恼,在生命终结时,却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活过。”李开复的速写到此为止,回头再说哥大课堂上另一个爱打瞌睡的同学,就是那个喜欢戴一顶大帽子的黑人,此君后来的成就,比李开复更显赫。他是谁?说出来可能让你意外,他就是现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由这两个人想起老祖宗的一个典故:两千多年前,宰予白天睡觉,他的老师孔子看到了,责骂说:“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与予与何诛!”翻译成白话,就是“该死该死”,简直要把宰予生吞下肚。所幸美国老师搬用的不是孔子的公式,他们没有把昼寝者从课堂拎出去,甚而开除学籍。如此,才有了今日的李开复,才有了今日的奥巴马。李开复的速写到此为止,回头再说哥大课堂上另一个爱打瞌睡的同学,就是那个喜欢戴一顶大帽子的黑人,此君后来的成就,比李开复更显赫。他是谁?说出来可能让你意外,他就是现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由这两个人想起老祖宗的一个典故:两千多年前,宰予白天睡觉,他的老师孔子看到了,责骂说:“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与予与何诛!”翻译成白话,就是“该死该死”,简直要把宰予生吞下肚。所幸美国老师搬用的不是孔子的公式,他们没有把昼寝者从课堂拎出去,甚而开除学籍。如此,才有了今日的李开复,才有了今日的奥巴马。
两个上课打瞌睡的男孩
1979年,16岁的伊万斯是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一名大一学生,并在学生会担任职务。正当他憧憬美好未来时,他却时常感到脑袋阵阵刺疼。开始他以为是休息不好,也就没当一回事,终于有一天,他晕倒在课堂上。经医生诊断,他脑部长了一个鸡蛋大小的瘤子,需要立即手术。手术痊愈后,他重新返回学校。差一年就要毕业时,一次上体育课,伊万斯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重重摔倒在地,并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医生说,他患了癫痫症,是手术后遗症。伊万斯的癫痫症时好时坏,让他不能正常学习,他只好于1981年辍学。他先在当地一家钢厂找了份统计工作,干了不到两年,钢厂便于1983年破产关门,他也失去了工作。这年,伊万斯刚满20岁。按照英国有关规定,像伊万斯这样的病患者,完全可以靠政府提供的福利过日子,但他不甘心就这样浑浑噩噩地打发时光,他发誓绝不虚度余生,一定要再找份工作做。伊万斯万万没有想到,从此他踏上了一条漫漫求职路。他先找了几个驾驶员的工作,但人家一听他患有癫痫病,都予以婉拒。于是他调整了思路,不再去找驾驭机器设备的相关工作,而把目光投向了相对轻松的岗位。然而,简历一次次投出后,等到的总是失望。好多朋友劝他,以后投简历时,不要再提自己患有癫痫病,否则很难如愿。但他说:“如果我隐瞒了病症,即使暂时找到一份工作,我也心感不安,做人应该诚实。我想,只要坚持,总有一份工作适合我。”其间,伊万斯先后申请了包括教学、会计、文秘等工作,都以失败告终。但他不灰心,依然四处奔波。为适应新形势,他边求职边充电。自己究竟上了多少个培训班,拿下了多少个证书,他已经记不清了,但他仍是屡屡碰壁。虽然他有时会感到精疲力竭,也曾打退堂鼓,但一想到自己的誓言,又重整旗鼓披挂上阵了。转眼20年过去了,伊万斯已到了不惑之年。然而,他不仅工作依然没有着落,找女朋友的事也耽误了。熟识的人和他开玩笑:“你现在可以什么都不做,就专给那些年轻的求职者做引导员,每次收取他们一定的费用,就能发大财,说不定还会遇上意中人呢。”每当听到这样的玩笑话,伊万斯总会淡然一笑,继续做自己的事。他始终相信,只要坚持,愿望总有一天会实现。他找到当年给他做脑瘤手术的那家医院,一边在那里担任志愿者,一边继续从报刊上寻找招聘信息。医生和护士都被他的执著所感动,纷纷为他提供有关信息,更增强了他的信心。又是6年过去了,2010年6月,伊万斯在投了360多份简历后,终于得到一家养老院的回复,同意聘任他为看护助理。此时,伊万斯已经46岁,找工作的时间更是长达27年,成为英国历史上找工作时间最长的人。问起伊万斯此刻的心情,他感触颇深:“当这家养老院告诉我,我已经得到看护助理的工作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请求他们再说一遍,放下电话时我依然半信半疑。我虽然经历了许多挫折,但我从未停止尝试。我知道,坐下来靠吃福利过日子很容易,但我不希望虚度余生。我相信,只要不断地找,不管多少年,有朝一日我一定能找到一份工作。现在终于有了回报,这不仅提升了我的信心,更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既然认准了一件事,就要勇于坚持做下去,最后的赢家肯定就是你!”
找工作时间最长的人
1979年,16岁的伊万斯是英国曼彻斯特大学一名大一学生,并在学生会担任职务。正当他憧憬美好未来时,却感到脑子阵阵刺疼,开始以为是休息不好,也就没当回事,后来终于有一天晕倒在课堂上。经医生诊断,他脑部长了一个鸡蛋大小的瘤子,需要立即手术。手术痊愈后,他重新返回学校。差一年就要毕业时,一次上体育课,没有任何前兆,伊万斯猛然重重摔倒在地,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医生说,他患了癫痫症,是手术后遗症。伊万斯的癫痫症时好时犯,已不能正常学习,只好于1981年辍学。他先在当地一家钢厂找了份统计工作,干了不到两年,钢厂便于1983年破产关门,他便失去了工作。这年,伊万斯刚满20岁。按照英国有关规定,像伊万斯这样的病患者,完全可以靠政府提供的福利过日子,但他不甘心就这样浑浑噩噩打发时光,发誓绝不虚度余生,一定要再找份工作做。伊万斯万万不会想到,从此他踏上了一条漫漫寻职路。他先找了几个驾驶员的职位,人家一听他患有癫痫病,都予以婉拒。他调整了思路,不再去找驾驭机器设备的相关工作,把目光瞄准了相对轻松的岗位。然而,一次次简历投出后,等到的总是失望。好多朋友劝他,以后投简历时,不要再提自己患有癫痫病,否则很难如愿。但他说:“如果我隐瞒了病症,即使暂时找到一份工作,我也心感不安,做人应该诚实。我想,只要坚持,总有一份工作适合我。”其间,伊万斯先后申请了包括教学、会计、文秘等工作,都以失败告终。他不灰心,依然四处奔波。为适应新形势,他边求职边充电,究竟上了多少个培训班,拿下了多少个证书,他已经记不清,而面对的仍是屡屡碰壁。他虽然有时会感到精疲力竭,也曾打过退堂鼓,但一想到自己的誓言,又重整旗鼓披挂上阵了。转眼20年过去了,伊万斯已由当年的毛头小伙进入不惑之年。然而,不仅工作依然没有着落,也耽误了找女朋友。熟悉的人和他开玩笑:“你现在可以什么都不做,就专给那些年轻的求职者做引导员,每次收取他们一定的费用,就能发大财,说不定还会遇上意中人呢。”每听到这样的玩笑话,伊万斯总会坦然一笑,继续做自己的事。他始终相信,只要坚持,愿望总有一天会实现。他找到当时给他做脑瘤手术的那家医院,一边在那里担任志愿者,一边继续从报刊上寻找招聘信息。医生和护士都被他的执著所感动,纷纷为他提供有关信息,更使他增强了信心。又是6年过去了,刚进入2010年6月份,伊万斯在投了360多份简历后,终于得到一家养老院的回复,同意招聘他担任一名看护助理,并于当月21日走马上任。此时,伊万斯已经46岁,找工作的时间更是长达27年,成为英国历史上找工作时间最长的人。问起伊万斯此刻的心情,他感触颇深:“当这家养老院告诉我,我已经得到看护助理的工作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请求他们再说一遍,放下电话时我依然半信半疑。我虽然经历了许多挫折,但我从未停止尝试。我知道,坐下来靠吃福利过日子很容易,但我不希望虚度余生。我相信,只要不断地找,不管多少年,有朝一日我一定能找到一份工作。现在终于有了回报,这不仅提高了我的信心,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既然认准了一件事,就勇于坚持做下去,最后的赢家肯定就是你!”
不管多少年
1979年,16岁的伊万斯是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一名大一学生,并在学生会担任职务。正当他憧憬美好未来时,却感到脑子阵阵刺疼,开始以为是休息不好,也就没当回事,后来终于有一天晕倒在课堂上。经医生诊断,他脑部长了一个鸡蛋大小的瘤子,需要立即手术。手术痊愈后,他重新返回学校。差一年就要毕业时,一次上体育课,伊万斯在没有任何前兆下,猛然重重摔倒在地,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医生说,他患了癫痫症,是手术后遗症。伊万斯的癫痫症时好时犯,已不能正常学习,只好于1981年辍学。他先在当地一家钢厂找了份统计工作,干了不到两年,钢厂便于1983年破产关门,他便失去了工作。这年,伊万斯刚满20岁。按照英国有关规定,像伊万斯这样的病患者,完全可以靠政府提供的福利过日子,但他不甘心就这样浑浑噩噩打发时光,发誓绝不虚度余生,一定要再找份工作做。伊万斯万万不会想到,从此他踏上了一条漫漫寻职路。他先找了几个驾驶员的职位,人家一听他患有癫痫病,都予以婉拒。他调整了思路,不再去找驾驭机器设备的相关工作,把目光瞄准了相对轻松的岗位。然而,一次次简历投出后,等到的总是失望。好多朋友劝他,以后投简历时,不要再提自己患有癫痫病,否则很难如愿。但他说:“如果我隐瞒了病症,即使暂时找到一份工作,我也心感不安,做人应该诚实。我想,只要坚持,总有一份工作适合我。”其间,伊万斯先后申请了包括教学、会计、文秘等工作,都以失败告终。他不灰心,依然四处奔波。为适应新形势,他边求职边充电,究竟上了多少个培训班,拿下了多少个证书,他已经记不清,而面对的仍是屡屡碰壁。他虽然有时会感到精疲力竭,也曾打过退堂鼓,但一想到自己的誓言,又重整旗鼓披挂上阵了。转眼20年过去了,伊万斯已由当年的毛头小伙进入了不惑之年。然而,不仅工作依然没有着落,也耽误了找女朋友。熟悉的人和他开玩笑:“你现在可以什么都不做,就专给那些年轻的求职者做引导员,每次收取他们一定的费用,就能发大财,说不定还会遇上意中人呢。”每听到这样的玩笑话,伊万斯总会坦然一笑,继续自己的事。他始终相信,只要坚持,愿望总有一天会实现。他找到当时给他做脑瘤手术的那家医院,一边在那里担任志愿者,一边继续从报刊上寻找招聘信息。医生和护士都被他的执著所感动,纷纷为他提供有关信息,更使他增加了信心。又是6年过去了,刚进入2010年6月份,伊万斯在投了360多份简历后,终于得到一家养老院的回复,同意招聘他担任一名看护助理,并于当月21日走马上任。此时,伊万斯已经46岁,找工作的时间更是长达27年,成为英国历史上找工作时间最长的人。问起伊万斯此刻的心情,他感触颇深:“当这家养老院告诉我,我已经得到看护助理的工作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请求他们再说一遍,放下电话时我依然半信半疑。我虽然经历了许多挫折,但我从未停止尝试。我知道,坐下来靠吃福利过日子很容易,但我不希望虚度余生。我相信,只要不断地找,不管多少年,有朝一日我一定能找到一份工作。现在终于有了回报,这不仅提高了我的信心,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既然认准了一件事,就勇于坚持做下去,最后的赢家肯定就是你!”
认准了一件事就勇于坚持做下去
她从小把番茄当水果,冷水一冲就下口。他看了心疼,别吃得这么生猛,噎着。她给个白眼,乌鸦嘴,是不是嫌我不淑女?他笑,这样的淑女打灯笼难找。下班回来,床头柜上两碗相扣,里面的番茄是他洗好用开水烫过剥了皮的,她不喜欢,烫了的味道有些走样。他过来哄,这样卫生,乖,我陪你。她吃一个,很勉强。他将余下的吃光,撑得直打嗝,她鬼脸相对,活该。久了渐渐适应,不剥皮反而难以下咽。他们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可她却总少了一份牵心挂肺的感觉。只是习惯他的宠,像吃瓜果蔬菜一样理所当然。初秋,他被派往外地。他的电话很勤,还写信,洋洋洒洒地述说思念,不厌其烦地嘱咐生活细节,她接电话不回信。寒冬,她给他回了第一也是最后一封信。为一个调来不久的男子,有她一见钟情的简约深沉。他急急赶回,风尘仆仆推开她的门,惊动拥吻的人。她匆匆嫁了自己。婚后,丈夫的本性让她有些措手无及,简约基于木讷,深沉源于冷漠。她安慰自己,只要全心全意体贴,慢慢会好的,她用心渐渐摸透了丈夫的喜好。比如他爱吃苹果,她便天天削皮,插上牙签,看着他风卷残云。丈夫却从不关心她之所爱,无论饮食或其它。春的芬芳过去,夏姗姗来迟。市场上还是暖棚里的番茄。她却馋了。晚上,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看《为您服务》,主持正教巧剥番茄皮。丈夫进来,换了中央5套。她轻轻央,让我看完好吗?他轻哂,番茄皮也值得做节目?话音未落,她闪身进了卧室,黑暗中泪流满面。抚着已微微隆起的腹部,想起之前并不久远的一天,相扣的碗,碗中余温未尽的去皮番茄。她终于明白世上送玫瑰的男人很多,愿意为她剥番茄皮的或许只有一个。原来爱情的本质沉淀到底,不过是一个剥皮的番茄。
番茄皮
 
共7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