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丰富的故事

一个23岁的女孩子,除了有着丰富的想象力之外,与别人相比没有什么不同,平常的父母,平常的相貌,上的也是平常的大学。大学的宽松环境让她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想象,她的脑海中常会出现童话中的情景:穿着白衣裙的美丽姑娘、蔚蓝的天空、绿绿的草地,当然,还有巫婆和魔鬼……他们之间有着许多离奇的故事,她常常动手把这些想法写下来,并且乐此不疲。在大学里,她爱上了一个男孩,他的举止和言谈真的和童话里一样,他是她想象中的“白马王子”,她很爱他。但是,他却受不了她的脑海中那荒唐的不切实际的想法。她会在约会的时候,突然给他讲述一个刚刚想到的童话,他烦透了这样的远离人间烟火的故事。他对她说:“你已经23岁了,但你看来永远都长不大。”他弃她而去。失恋的打击并没有停止她的梦想和写作。25岁那年,她带着一些淡淡的忧伤和改变生活环境的想法,来到了她向往的具有浪漫色彩的葡萄牙。在那里,她很快找到了一份英语教师的工作,业余时间继续写她的童话。一位青年记者很快走进了她的生活,青年记者幽默、风趣而且才华横溢。她爱上了他,并且很快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但她的奇思异想还是让他苦不堪言,他开始和其他姑娘来往。不久,他们的婚姻走到了尽头,他留给她一个女儿。她经受了生命中最沉重的一击。祸不单行的是离婚不久,她又被学校解聘了,无法在葡萄牙立足的她只得回到了自己的故乡,靠领取社会救济金和亲友的资助生活。但她还是没有停止她的写作,现在她的要求很低,只是把这些童话故事讲给女儿听。有一次,她在英格兰乘地铁,她坐在冰冷的椅子上等晚点的地铁到来,一个人物造型突然涌上心头。回到家,她铺开稿纸,多年的生活阅历让她的灵感和创作热情一发不可收拾。她的长篇童话《哈利・波特》问世了,并不看好这本书的出版商出版了这本书,没想到,一上市就畅销全国,达到了数百万之巨,所有人都为此感到吃惊。她叫乔安娜・凯瑟琳・罗琳,她被评为“英国在职妇女收入榜”之首,被美国著名的《福布斯》杂志列入“100名全球最有权力名人”,名列第25位。每个人都会有想象,但想象最终总被岁月无情的夺去,只留下苍白而又简单的色彩。在这个世俗而又讲求直接的物质社会中,人们总是认为想象与成功之间的距离遥不可及。其实并不是如此,成功与失败的分水岭其实就是能否把自己的想象坚持到底。
想象人生
我还没有开始生活,就已经经历了死亡。在我出生前三年,我的哥哥在七岁时死于脑膜炎,这使得妈妈悲痛欲绝。哥哥的早熟、天才、善良和俊朗曾带给她无数快乐,他的夭折对母亲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她始终没有从悲伤中走出来。父母的痛苦只有通过我的出生才得以减轻。可他们的不幸仍然渗透到他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在母亲的子宫里,我就已经感觉到了他们的痛苦。我的胚胎浮游在忧郁的胎盘里,他们的抑郁寡欢从未离开过我,这既是一种创伤——它带来了一种感情疏远,也带来了一种我不如他的意识。因此,我所有的努力就是要赢回我生命的权利。我首要的选择就是不断挑衅,以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和兴趣。哥哥活了七年,我觉得他是一个天才,一个我人生的标准。父母爱哥哥,但并不宠他,父母对我却是溺爱无度。自我出生的那一天起,父亲给予我过分慷慨的爱。于是,我只有通过妄想,也就是骄傲的自我吹捧,才得以消除不断的自我质疑,学会通过填补他人情感真空来过自己的生活。我一生下来就具有双重身份,有一个多余的哥哥,我必须先杀死他,才能拥有我自己的位置和死亡的权利。一天下午,在菲格拉斯的玛利亚兄弟会员小学,我走下石梯,要去操场玩,突然有种冲动想从楼梯上跳下来,不过当时没能这么做。但第二天,我跳了下去,摔在了底层的楼梯上,鼻青脸肿,老师和同学们都非常惊讶,被我的行为吓坏了。我引起的震惊几乎让我忘记了疼痛,大家都来关心我,所有人都在注意我。几天之后,我又做了同样的事情,这次跌倒时我大声地喊,结果所有的目光都投向我。我又跳了几次,在同学们的担心中我自己的恐惧完全消失了。每一次我走下楼梯的时候,全班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一个人身上,就好像我正在做礼拜。我在一片寂静,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死一般的寂静中走着,吸引他们的注意直到最后一刻。我的人格重生了。我从中得到的奖赏远比造成的麻烦要多。我会经常一时兴起,从墙上跳下去,仿佛要冒最大的危险才能抚慰心灵的焦虑。我甚至成了一个技艺高超的跳跃者。我觉得每一次跳下去,青草、绿树、鲜花似乎都离我更近了,让我对现实有了更深层的认识。跳过之后,我感觉轻快多了,我可以正常地和存在的事物分享一切,可以“听见”我的感觉。我在同伴面前往下跳,让他们产生和我一样甚至比我还大的忧虑,在他们眼中,我获得了尊严,我的行为成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首先,我可以品味我的绝望。从另一方面来讲,我无法知晓反而会使我更加快乐,我的恐惧使我胆大妄为,蔑视一切。死亡的刺痛赋予了我的生命和热情以一种新的特性。我的灵魂靠摧毁它的成分养活,并且在它的对立面中找到了最大的快感。弱点变成了我的强势,我的矛盾丰富了我的人生。
弱点变成了我的强势,我的矛盾
刚进台里,一个经验丰富的记者对我说:“实习,最重要的是弄清楚这个职业需要什么,自己要学什么,弄清了这两个问题,你实习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当记者是我从小的梦想,那时只是觉得拿着话筒在镜头前讲话,让无数的人听到自己的声音是件很威风和荣耀的事,大一些才略微理解记者的内涵,无冕之王,群众喉舌,于是更加向往这个职业。大学我选择了新闻专业,记得第一堂专业课上,年轻的老师说:“记者是奔波劳累的命,但是帮助世人认清事实是极大的欣慰,你体会到这一点才会有激情去从事这个行业。”我当时不由得坐直了身子,很有一种使命感似的――要做一名帮助世人认清事实的记者。浑浑噩噩在大学过了一年,对枯燥的新闻导论之类的理论知识实在提不起兴趣。熬到暑假,家里通过一些关系为我取得一个去当地电视台实习的名额,让我在实践中培养兴趣。刚进台里,一个经验丰富的记者对我说:“实习,最重要的是弄清楚这个职业需要什么,自己要学什么,弄清了这两个问题,你实习的目的也就达到了。”我怀着满心的好奇和欢喜期待跟随记者们一块出去跑新闻。第一次出去是随两个较年长的记者,目的地是县城里一个闹水灾的村庄。由于台里用车紧张,我们自己搭面的去,中间还要转坐小巴,那段路很崎岖,我们一路颠簸着到达采访地,花了两个多小时。然后摄像记者开始拍素材,文字记者四处了解灾情,采访村干部和受灾村民。我则屁颠屁颠地跟在旁边递递话筒,提摄像包,做一些记录。开始还意兴盎然,过了大半天就只觉得又饿又累,加上天气燥热,浑身不舒服,到返程时已近黄昏了。回到家,我直嚷:“第一天实习就累得够呛!”然后倒在沙发上不想动弹了,心里却在打着小九九:“下次可要留心点不去这种地方了。”由于大部分的采访任务是提前安排好写在办公室的小黑板上,第二天我特意看了一下,大多又是派到灾区的,只有燕姐是被派到市里的税务局。我打定主意:“今天就跟燕姐出去。”于是在所有人准备出发时,我跟燕姐搭讪:“今天带我去学习学习吧。”燕姐很爽快地答应了。果然,这次出访格外轻松,不仅不用晒太阳,还被招待在冷气室里吃水果喝冷饮,只听燕姐在向局领导了解税收情况,同行的摄像师很快便采好了需要的镜头。中午还在一家豪华酒楼享受了一顿昂贵的佳肴。局领导真是面面俱到,最后还专程派车送我们回台里,好不惬意。我暗自得意于自己的“英明”:“想想另外几个实习生现在一定在叫苦不迭吧。”燕姐告诉我,她这两个月都在做关于税务的专题,是一个带广告宣传性质的系列报道,所以总得往税务局跑。我一喜,脱口而出:“那好啊,我以后都跟你混啦!实习结束,已经和我很熟的燕姐在我的实习鉴定表上写上几句诸如“实习期间工作认真,勤奋好学”之类的套话,我竟心安理得地把它揣在包里。不久后的一次编辑课上,老师让我们去机房做实践操作。一个同学跑来请教我关于非线性编辑的一个基础问题:“你实习的时候应该早接触过这机器了吧,指导一下我啦。”我懵了,憋了半天只能说:“我……也不知道。”别说这机器了,就是小摄像机我还没把握能操作呀。我想起那位资深记者对我说的话:实习,最重要的是弄清楚这个职业需要什么,自己要学什么。这个职业需要什么?我要学什么?我会什么?一连串的问号如小锤子般叩击着我的脑门。我恍然,任何一个问题我都无法对自己交付一个答案,我什么都没弄明白,还妄自得意,整个实习我一无所获,导致这个结果的是我的无知,懒惰和毫无眼光。机会落在有心人的手里才会有其意义,而我心不在焉的态度使眼前这个难得的锻炼机会落得一文不值。只希望现在的醒悟将那颗麻木无知的种子从我心里彻底地剔除。(文/麦秸儿)
第一次实习我收获为零
我有57双帆布球鞋。这是我最丰富的收藏。大学毕业时去公司应聘,作正装打扮。站在七厘米的高跟鞋上我产生高原反应,每一步走得气屏心虚,还是刚进门就狠狠崴了一下栽将下来。考官中一位好心援手,用憋笑憋到颤抖的声音问候,我一骨碌爬起来落荒而逃。57双球鞋,正在穿的不过半数。已经穿旧磨破的,舍不得扔掉,就好好地放进纸盒用胶带粘住再贴上标签。尚留着中学时第一双黑色球鞋,就是因为这双再普通不过的鞋子,使我陷入对CONVERSE帆布球鞋疯狂的迷恋中。有朋友从国外带的,款式新颖,是限量版。喜欢在鞋子上动手脚,穿上亮点珠片的CONVERSE总该有女人味;镶上皮毛边效果特棒,豪华得紧;换彩色鞋带,别几个别针;夏天来了,挖几个小洞好风凉;把高帮鞋剪作低帮,再来个左右不对称,看来甚是朋克;把低帮鞋花花绿绿接成高帮,明星穿去打歌都可以。有时候,一双一双拿到阳台上晒太阳,蹲在57双球鞋面前看它们伸着舌头,新新旧旧高高矮矮煞是好看。回忆穿某双的时候遭遇罕见大雨,穿某双去参加高考,又穿某双结束初恋。似水流年,呼啸而过。表姐要请我吃火锅,千叮咛万嘱咐要我打扮淑女,勿穿球鞋。吃火锅而已,哪来许多规矩?用大脚趾想也知道相亲。我家女人个个貌美,就怕我嫁不出去,隔几日便安排一场,我总是欣然赴宴。赶到饭店,表姐盯住我脚上的球鞋,脸色难看到想要把我丢进锅里涮。昨天刚改好的一双,穿出来秀一下有何不妥。我视而不见,坦然落座。对面已坐定一位先生,剑眉星目,灼灼地盯着我。我微笑致意,却听他哇哈一下大笑出声,吓得我赶紧望向表姐。对面也知道自己失态,急忙拱手,忍不住嘴角上扬,指着我说去年你是否去我公司面试,刚进门就摔倒,头也不回就跑掉——原来这件糗遇东窗事发,真是邪门儿,刚好是当年扶起我的那位仁兄。表姐的眉目越发狰狞,在桌子下面拧我大腿。我不甘示弱反拧回去,还不是她那双贵得要死高到无限的鞋肇事。青年才俊忍笑收声,在我和表姐脸上来回浏览,似乎看得有趣,被我横眉立目瞪回去。席间他二人言谈甚欢,我埋头大快朵颐。表姐大概不抱希望,不再偷袭。手机响,他接起,流利伦敦音脱口而出。表姐抽空看我一眼,那哀怨的眼神意味明显:这么好的人才,偏被你浪费机会。他挂断手机,连声道歉,我却瞅到他的手机是最新款的彩屏内置摄像头,停筷,在餐巾上擦擦手伸出道,借你手机给我看看行不行?我觉得我的声音很动听,表姐还心有余而力不足地在用眼角瞪我。好在对面的人很是随和,立刻把手机奉上。我打开来将摄像头对准我的豪华球鞋“咔咔”拍了两张。果然是最高像素,连我缀上去的水钻长耳环都拍得一清二楚。手机又响,吓我一跳。赶紧双手奉还。手刚伸到火锅上空,煮沸的汤汁恰好飞出一点溅在我手腕上。烫得我龇牙咧嘴,手一抖,手机不偏不倚直直落入锅中。只听见那二人大声惊呼,红色的辣椒汤高高溅起,洒我一身。我顾不得那许多,抄起一边的漏勺将手机捞了上来。只见那价值不菲的银白色手机伴着一根青菜无数花椒大料,淋淋漓漓狼狈无比地躺在勺子里。在我执意坚持下,得以把火锅里的手机打包回家,第二天我跑遍手机专卖店十余家,在店员好奇的目光下打开一次性饭盒展示那可怜的手机。众人乐不可支,而我被很遗憾地摇头告知,没有办法,重新买一个吧!市价七千多。我可怜巴巴站在马路上打通手机主人的办公室电话,悻悻问可否拖延一阵?他不以为然,都说不要你赔,你偏折腾一天。吃饭了没有?那你等我。我低头看脚上的球鞋,还是走得我脚板抽筋。贴着公车广告牌蹲下,无意识地抓自己的鞋带,扯开,又系上。脑子里混混沌沌地思忖着:假如卖掉那些限量版CONVERSE……一辆小车在我面前刷地停住,他微笑摇手要我上车。我站起身,迈步走过去。一举足,只觉得脚下绊到什么,重心不稳,直挺挺吧唧一声趴在了马路上。周围站着等车的几个人都被我骇了一跳,他忙不迭从车里跳出来抢救。我回神之后只觉得羞愤无极,恨不能捶地大哭。怎地这般邪门儿,又摔一次?
57双帆布球鞋
 
共4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