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素以的故事

从前魏地有个人,素以博学多识而著称。很多奇物古玩,据说只要他看一眼就能知道是什么朝代的什么器具,并且解说得头头是道,大家都很佩服他,他自己也常常引以为自豪。一天,他去河边散步,不小心踢到一件硬东西,把脚也碰痛了。他恨恨地一边揉脚一边四下张望,原来是一件铜器。他顿时忘了脚疼,拾起来细细察看。这件铜器的形状像一个酒杯,两边还各有一个孔,上面刻的花纹光彩夺口,俨然是一件珍稀的古董。魏人得了这样的宝贝非常高兴,决定大宴宾客庆贺一番。他摆下酒席,请来了众多亲朋好友,对大家说:“我最近得到一个夏商时期的器物,现在拿出来让大伙儿赏玩赏玩。”于是他小心地将那铜器取出,斟满了酒,敬献给各位宾客。大家看了又看,摸了又摸,都装出懂行的样子交口称赞不已,恭喜主人得了一件宝物。可是宾主欢饮还不到一轮,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有个从仇山来的人一见到魏人用来盛酒的铜器,就惊愕地问:“你从什么地方得到的这东西?这是一个铜护裆,是角抵的人用来保护生殖器的。”这一来,举座哗然,魏人羞愧万分,立刻把铜器扔了,不敢再看一眼。无独有偶。楚邱地方有个文人,其博学多识的名声并不亚于魏人。一天,他得了一个形状像马的古物,造得十分精致,颈毛与尾巴俱全,只是背部有个洞。楚邱文人怎么也想不出它究竟是干什么用的,就到处打听,可是问遍了街坊远近许多人,都没一个人认识这是什么东西。只有一个号称见多识广、学识渊博的人听到消息后找上门来,研究了一番这古物,然后慢条斯理地说:“古代有牺牛形状的酒杯,也有大象形状的酒杯,这个东西大概是马形酒杯吧?”楚邱文人一听大喜,把它装进匣子收藏起来,每当设宴款待贵客时,就拿出来盛酒。有一次,仇山人偶然经过这个楚邱文人家,看到他用这个东西盛酒,便惊愕地说:“你从什么地方得到的这个东西?这是尿壶呀,也就是那些贵妇人所说的‘兽子’,怎么可以用来作酒杯呢?”楚邱文人听了这话,脸噌地一下红到了耳朵根,羞惭得恨不得立刻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赶紧把那古物扔得远远的,像魏人一样不敢再看。世上的人为此全都嘲笑他。明明不学无术,却偏要装作博学多识的人,最终只能自欺欺人,出尽洋相。
假博学出洋相
素以诚实著称的林肯为了在1860年获得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提名,使用了伪造入场券、不让对手的支持者入场、对选举人封官许愿等办法,最终如愿以偿。据说他的许愿,在当选总统后倒真的兑现了。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预定于1860年5月16日在芝加哥市召开。芝加哥已成为当时美国勇敢进取的发展象征,是19世纪中叶美国五大城市之一。1850年该市人口为2.9万,1855年增至8万,1860年达到10.9万,这就标志着美国西北部资本主义的飞速发展,工人队伍不断壮大,已经形成了一支独立而强大的政治力量。西北部各州的居民大都是自耕农,外国移民中有不少是德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家。他们不像华尔街的绅士们和波士顿的教徒们那样容易被气势汹汹的南方奴隶主吓住,而是敢于同他们斗争。1860年5月16日这一天,火车载着4万名乘客和500名代表来到这座千里草原的货物集散地和交通枢纽站,参加预定的大会。为大会兴建的“伟格卫姆”大厦是一幢木结构建筑物,可容纳一万人。大厦内外装饰一新,气派非凡。为营造竞选气氛,林肯的朋友们着实卖了点劲儿。“林肯竞选总部”就设在“特雷芒特”大厦的三楼。这家芝加哥最高级旅馆的整个三层楼是由戴维斯包下的,包金300美元。林肯总部设有竞选班子办公室,这个班子里有宣传鼓动员、游说人、辩护士、谋士和拉拉队员等。林肯总部的接待室里,竞选班子为每个代表和重要来宾准备好了雪茄烟、葡萄酒、白兰地和威士忌等名烟佳酿,共花费321美元,这笔钱是由林肯的两位好友哈奇和拉蒙自掏腰包的。这两人有时把代表们请来总部进行私下密谈,有时则对大批代表讲话,敦促他们投林肯一票。印制大会入场券的印刷厂,拉蒙也专程去过,为的是伪造入场券,好让支持林肯的群众第二天能够混入会场,占据整个大厅,使西华德的拉拉队无插足之地。因为从纽约州来了近千人的拉拉队,专门为西华德呐喊助威,其中包括著名的重量级拳击冠军托姆·海尔在内的一帮人也赶来了。西牮德竞选总部设在里士满大厦,也在全力以赴地为争夺“总统”候选人而顽强拼搏。所以在“伟格卫姆”大厦四周,人群熙熙攘攘,拥挤不堪。外面的人比大厦里面的人多得多,他们都在为本州的候选人助选。身穿鲜艳时装的游行队伍在铜管乐队的伴奏下,在大街上堂而皇之地行进,还高呼口号,为候选人助威。1000多家酒吧顾客满座,人们都在尽情寻乐、喧嚣不已。从外地涌向芝加哥的4万名客人中,有一大半人在一刻不停地为亚伯拉罕·林肯高声喊叫,“拥护老亚伯,拥护劈栅栏木条的候选人”的呐喊声此起彼伏,终日不停。他们有的是基于道义,有的是给名酒醉红了眼,都在为林肯助选,为林肯这一派的人鼓气。5月17日下午,大会在一片欢呼声中通过了共和党的政治纲领。紧接着,支持西华德的代表就想一鼓作气,要求就候选人立即投票,因为他们坚信自己的候选人能在当天下午得到提名。但由于当时的票数记录纸还没有准备好,大会主席乔治·阿什蒙提出休会的动议,并得到大多数代表的口头表决赞成。于是,大会得以暂时休会。林肯的支持者于是抓紧这一决战关头,进行了通宵达旦的紧张活动,达成了一些重要的秘密交易。其中之一是林肯的朋友给宾夕法尼亚州、印第安纳州和俄亥俄州的代表团领袖们许愿:如果林肯当选,他们将可以进入内阁。当时林肯已回到斯普林菲尔德。行前他曾对他的竞选经理人交代过:“我没有授权你去搞政治交易,我将来也不承认这种交易。”但封官许愿的事还是出台了。后来,从当选到就职这段期间,林肯任命的内阁成员中,就有宾夕法尼亚州、印第安纳州和俄亥俄州的领导人,实现了他的竞选经理人当初所许下的政治诺言。尽管许多人提醒林肯说,这些人作为政治家还不够格,还不足以辅佐他去解决政府所面临的问题,但他还是那样做了。在大会的最后一天,西华德和林肯双方助选人的斗争已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原来,早在代表大会处理例行公事的头两天(即5月16日和17日)里,西华德的支持者们因得到芝加哥竞选经理人的许可而得以自由出入会场。林肯的支持者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于是便出现了伪造入场券的事。林肯的支持者们招募了一百名大嗓门的男女,让他们全都挤进了会场,把所有的座位和能立足的地方全都占满为止。这样,从纽约州来的几百名为西华德助威的人都无法挤进去,被迫在会场外徘徊,急得直跺脚。不仅如此,林肯的支持者们还专门雇了两位“特大嗓门”:一个是芝加哥的艾姆斯医生,据说在风平浪静的时日,他的喊声可以从密歇根湖的一边清晰地传到大陆;另一个是从奥塔瓦请来的大喉咙,他能发出洪钟般的大吼。坐在主席台上的伯顿·库克会前曾给这两个“特大嗓门”约定:只要他一掏出手帕,这两个大喉咙便带头起哄,其他一百人即随声附和,一齐响应,跟着两位领头人吼叫不停,给整个会场制造一边倒的轰动效应。5月18日,大会举行了提名和投票。提名发言者一律用简单句式表达。当贾德代表发言说“我代表伊利诺伊州代表团,要求提名本州的亚伯拉罕·林肯为美国‘总统’候选人”时,主席台上的库克掏出了他的手帕。这时,那些专门请来呐喊助威的人顿时声嘶力竭地喊叫起来,恍如山崩地裂。林肯的好友、第八巡回法庭律师伦纳德-斯威特后来写道:“五千人从座位上一蹦而起,其中有不少是妇女,发狂的吼声一如全城晚祷巨钟发出的震耳轰鸣。即便上千汽笛鸣放,数百铜锣齐响,也大概会被这种震耳欲聋的声浪所淹没。”投票结果揭晓:第一轮投票的情况是,支持纽约州参议员威廉·亨利·西华德为“总统”候选人的代表占了优势,共得173,5票,林肯获得102票,票数在他们以下的还有其他几位候选人;第二轮投票的情况是,林肯的票数一跃而为181票,西华德则为184.5票,直到第三轮投票时,林肯才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在465张选票中,林肯独占231.5票,而西华德则降到180票。至此,到最后一轮投票时,林肯距离当选“总统”候选人尚差1.5票,这时俄亥俄州的卡特要把本州的4票改投给林肯,其他代表也宣布改投林肯的票。当检票员计票时,济济一堂的万人会场顿时鸦雀无声,大厅内不时传出铅笔写字的唰唰声和拍发电报的嘀嗒声。来自全美的900名记者都捏紧了手中的笔,准备随时记下主席团宣布的点票结果。主席正式宣布计票结果:465张选票中,有364票是投给获票最多的候选人——伊利诺伊州的亚伯拉罕·林肯。当主席最后讲到林肯“被选为你们的美国‘总统’候选人”时,各州代表团团长随即起立,鼓掌表示赞成这一提名。此时此刻,喧嚣声、叫喊声早已消失,代之而起的是拥抱、接吻、啜泣、欢笑,大厦内外一片欢腾。乐队高奏凯歌、钟声不断、汽笛齐鸣、炮声隆隆,汇成为一支支高亢的交响乐曲,在空中经久回荡。在大会的最后一天,西华德和林肯双方助选人的斗争已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原来,早在代表大会处理例行公事的头两天(即5月16日和17日)里,西华德的支持者们因得到芝加哥竞选经理人的许可而得以自由出入会场。林肯的支持者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于是便出现了伪造入场券的事。林肯的支持者们招募了一百名大嗓门的男女,让他们全都挤进了会场,把所有的座位和能立足的地方全都占满为止。这样,从纽约州来的几百名为西华德助威的人都无法挤进去,被迫在会场外徘徊,急得直跺脚。不仅如此,林肯的支持者们还专门雇了两位“特大嗓门”:一个是芝加哥的艾姆斯医生,据说在风平浪静的时日,他的喊声可以从密歇根湖的一边清晰地传到大陆;另一个是从奥塔瓦请来的大喉咙,他能发出洪钟般的大吼。坐在主席台上的伯顿·库克会前曾给这两个“特大嗓门”约定:只要他一掏出手帕,这两个大喉咙便带头起哄,其他一百人即随声附和,一齐响应,跟着两位领头人吼叫不停,给整个会场制造一边倒的轰动效应。5月18日,大会举行了提名和投票。提名发言者一律用简单句式表达。当贾德代表发言说“我代表伊利诺伊州代表团,要求提名本州的亚伯拉罕·林肯为美国‘总统’候选人”时,主席台上的库克掏出了他的手帕。这时,那些专门请来呐喊助威的人顿时声嘶力竭地喊叫起来,恍如山崩地裂。林肯的好友、第八巡回法庭律师伦纳德-斯威特后来写道:“五千人从座位上一蹦而起,其中有不少是妇女,发狂的吼声一如全城晚祷巨钟发出的震耳轰鸣。即便上千汽笛鸣放,数百铜锣齐响,也大概会被这种震耳欲聋的声浪所淹没。”投票结果揭晓:第一轮投票的情况是,支持纽约州参议员威廉·亨利·西华德为“总统”候选人的代表占了优势,共得173,5票,林肯获得102票,票数在他们以下的还有其他几位候选人;第二轮投票的情况是,林肯的票数一跃而为181票,西华德则为184.5票,直到第三轮投票时,林肯才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在465张选票中,林肯独占231.5票,而西华德则降到180票。至此,到最后一轮投票时,林肯距离当选“总统”候选人尚差1.5票,这时俄亥俄州的卡特要把本州的4票改投给林肯,其他代表也宣布改投林肯的票。当检票员计票时,济济一堂的万人会场顿时鸦雀无声,大厅内不时传出铅笔写字的唰唰声和拍发电报的嘀嗒声。来自全美的900名记者都捏紧了手中的笔,准备随时记下主席团宣布的点票结果。主席正式宣布计票结果:465张选票中,有364票是投给获票最多的候选人——伊利诺伊州的亚伯拉罕·林肯。当主席最后讲到林肯“被选为你们的美国‘总统’候选人”时,各州代表团团长随即起立,鼓掌表示赞成这一提名。此时此刻,喧嚣声、叫喊声早已消失,代之而起的是拥抱、接吻、啜泣、欢笑,大厦内外一片欢腾。乐队高奏凯歌、钟声不断、汽笛齐鸣、炮声隆隆,汇成为一支支高亢的交响乐曲,在空中经久回荡。
林肯舞弊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