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不理解的故事

崔博士这个人我不理解,他差不多两米高,瘦长得可怕,却是博士。按理讲,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足够的智慧与能量读完博士?可人家是奇人,就是中央派下来的博士,来到我们这里当县长。去年他在广州市当一个区长的助理。崔博士来了不久,就召集我们在一个农家乐开会。崔博士高高的站在那里,四面都围着开会的人,在争先恐后与他说话。偏我们四川人都是矮子,这个对比十分分明,像一棵松树上拴着一群黄牛吧。我向来没有围在领导身边争着说话的习惯,所以我独自一个人,站在偏僻处,看一棵小花树,上面的紫色花简直美极了,让我感觉到美妙的诗意。大慨一个多小时后,崔博士身边没了人,他来到了我的身边。他说,看花哪!我对他笑笑,嗯。崔博士看了我许久,说,我很欣赏你。我有些奇怪,问,为什么?刚才我身边不是有许多人吗?嗯。不过我没有那些习惯围着领导。你知道我看他们,像看见什么?我不知道。每个人的感觉不同,我不想自作聪明去想像你博学的大脑。好。我看见他们的背,仿佛都是弯曲着向我的。不就是我手里管着一大笔可以支配的钱吗?不然他们的背能在我面前弯曲?你的感觉的确奇怪。而且我觉得他们的眼睛中,老实说是我十分不喜欢的媚笑。大家有求于你,不是媚笑还应该是冷笑?我们俩人都大笑了起来。博士说,你与他们明显不同。我问,我与他们不同在哪里?你并不是有意的在一边显摆一种矜持,以引起我的注意。我完全没有这种爱好,也没有这种能力与资格,你是博士耶。那么你感觉我为什么会在一边,在这里?从你的眼神里,我看见一种怡然自得的神态。这说明你是真实的、自然的在欣赏你眼前的花树。我说,博士,既然你洞察力如此厉害,达到如此高的水平,让我非常佩服你,那么现在请你让开好一点好吗?崔博士说,好的。不过为什么?我说,你亭亭玉立的身躯挡住了清风,让我欣赏的这棵小花树不能婀娜多姿。
博士,请让开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