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准确的故事

亿万富翁米尔顿是个性情古怪的倔老头,住在纽约郊外的一栋豪华别墅里。这天,米尔顿在山上打到一只壮硕的野鹿。他很高兴,决定请几位好朋友来家中聚餐。米尔顿把野鹿交给厨师,吩咐他精心烹饪。然后米尔顿翻开通讯录,准备打电话通知好友们来赴宴。还未拨号,手机铃声先响了起来。电话是米尔顿的老朋友鲍勃打来的。“老伙计,要请我吃鲜美的鹿肉啊?真是太好了!”电话那头的鲍勃乐不可支。米尔顿吃了一惊,困惑地问:“我还没通知,你咋就知道了?!”鲍勃“嘿嘿”一笑,神秘地说:“最近我的大脑产生了特异功能,可预知未来。”米尔顿不相信,认定鲍勃在吹牛。鲍勃却一本正经,坚称自己确实成了预言家。接着他作了解释:不久前自己得了一场重病,连续数周高烧不退。在医生的全力救治下鲍勃的体温总算降了下来,但病愈后他发现自己有了一种特异功能,常常能准确地预见未来。鲍勃的讲述近乎天方夜谭,米尔顿嗤之以鼻。他耸了耸肩,略带嘲讽地说:“亲爱的鲍勃,那你应该去买六合彩,保准能发横财!”鲍勃叹了口气:“彩票的中奖号我无法猜测,但其他方面的预见却屡试不爽。”米尔顿吹了声口哨,笑道:“那可太遗憾了!”听老友语带讥讽,鲍勃生气地说:“你若不相信,到时我证明给你看!”傍晚,米尔顿家的餐厅灯火辉煌,烤鹿肉的香味令人垂涎欲滴。米尔顿和客人们围坐在餐桌旁,大家开怀畅饮大快朵颐。席间,米尔顿把头扭向鲍勃,笑嘻嘻地问:“鲍勃先生,可否为我们展示一下你的特异功能?”鲍勃放下酒杯想了想,冲身后的一个仆人说:“快去把烛台拿来,过一会儿要停电。”米尔顿认为鲍勃在开玩笑,因为这一带好多年没停电了,其他客人也觉得鲍勃的预见不可信,而鲍勃却态度严肃,一定要那仆人把烛台拿来。约摸过了半小时,餐厅里依旧华灯璀璨。米尔顿望着搁在墙角的烛台,不停地冲鲍勃挤眉弄眼。鲍勃神情自若,一副稳操胜券的模样。又过了十几分钟,突然,别墅的灯光一下子全熄灭了!正当大伙儿惊慌失措时,仆人迅速点亮蜡烛,餐厅又恢复了光明。在众人的惊叹声中晚宴继续进行。吃着吃着,鲍勃忽然站起身走到烛台前,一口气吹灭了所有的蜡烛。餐厅重新陷入一片黑暗,人们还没来得及发出惊叫,别墅里所有的灯瞬间又亮了起来。鲍勃转身对大家说:“刚才,本地区的电力系统出了故障,现在已恢复正常。”经历了上述这一幕,大伙儿对鲍勃的特异功能开始刮目相看,米尔顿也不再把鲍勃的预言当作天方夜谭。几天后,米尔顿邀鲍勃去山上打猎。当鲍勃牵着自己的小狗出现时,米尔顿笑得前仰后合。“这小家伙只配看门,带它去打猎可不行!”米尔顿指着鲍勃的狗笑着说。随即,米尔顿吩咐仆人把自己的爱犬哈利牵来。鲍勃撇撇嘴,对米尔顿说:“此刻,哈利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根本到不了猎场。”米尔顿以为鲍勃在生气,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不一会儿,仆人急匆匆赶来报告:“哈利正在拉肚子,现在浑身无力,无法充当猎犬。”米尔顿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鲍勃拍拍米尔顿的肩,笑着说:“别瞧不起我的看门狗,今天它会给我们带来好运气。”鲍勃和米尔顿来到山上,两人打到不少野兔。下山时鲍勃的小狗在草丛中发现了一只皮夹,里面装着现金和信用卡。根据信用卡上的账户资料,米尔顿和鲍勃很快找到了皮夹的失主,他是一位著名演奏家。为了表示感谢,演奏家邀请米尔顿和鲍勃当晚出席他的专场音乐会。音乐会十分精彩,米尔顿听得津津有味。隔了几天,鲍勃又去米尔顿家做客。两人正在书房里聊天,这时米尔顿的秘书杰克进来送文件。当杰克要转身离开时,鲍勃叫住了他。“小伙子,最近几天你千万别开车!”鲍勃语重心长地告诫杰克。杰克困惑地问:“为什么呢?”鲍勃说出了自己的预见:接下来的一个月内如果杰克继续驾车,肯定会发生一起惨烈的车祸。杰克听后不以为然,说自己是个无神论者,对看相算命不感兴趣。米尔顿劝杰克一定要相信鲍勃的忠告,因为他的预言十分准确。杰克置若罔闻,认定鲍勃在故弄玄虚。望着杰克远去的背影,鲍勃叹道:“可怜的孩子,愿上帝拯救他!”米尔顿为杰克的固执感到害怕,暗暗替他捏了一把冷汗。半个月后的一天下午,杰克开车去看一场橄榄球赛。中途他的轿车和一辆货运卡车相撞,杰克身负重伤,被送往医院急救。幸亏抢救及时,杰克死里逃生,总算捡回了一条命。这起车祸发生后,米尔顿对鲍勃佩服得五体投地,对他的预言深信不疑。有一天鲍勃和米尔顿闲聊,谈起了米尔顿控股的菲洛特公司。鲍勃说菲洛特公司不久将倒闭,劝米尔顿尽快把手上的股票抛掉。米尔顿是菲洛特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拥有价值数千万美元的股份。最近菲洛特公司的经营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其股价正一路下跌。米尔顿认为菲洛特公司遇到的困难是暂时的,很快就会走出低谷。但听了鲍勃的话,米尔顿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动摇。米尔顿双眉紧锁,自言自语道:“菲洛特公司的股价创出了历史新低,此时把股票抛出去,我的损失实在太大了……”鲍勃在一旁提醒米尔顿:“菲洛特公司的股价还会进一步下跌,等它破产时,你的损失将更加惨重!”米尔顿浑身一震,惊恐地问:“情况真会这么糟糕吗?”鲍勃点点头,斩钉截铁地回答:“菲洛特公司的破产不可避免,而且近在眼前!”鲍勃的预言百发百中,让人不得不信。米尔顿决定明天就动手,把菲洛特公司的股票全部抛掉。转眼到了圣诞节,一大早米尔顿敲开了鲍勃家的门。刚见面米尔顿就问:“亲爱的鲍勃,你预见到我要来拜访吗?”鲍勃乐呵呵地说:“是的,我已经给你煮好了咖啡,就搁在茶几上。”接着,两个老朋友谈笑风生,手挽手走进了客厅。正要落座时,米尔顿又问:“鲍勃,你再预测一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鲍勃笑着说:“接下来我们会一起喝咖啡。”米尔顿摇摇头:“很遗憾,这回你的预言不准确。”鲍勃正要开口,冷不防下巴上挨了一记重拳,仰面跌倒在地。米尔顿晃着拳头,冲鲍勃咬牙切齿地说:“接下来我要揍你,狠狠地揍你!”好半天鲍勃才清醒过来,擦着嘴角的血结结巴巴地问:“米、米尔顿,你、你为啥打我?”“因为你设圈套骗我,让我损失惨重!”米尔顿一字一顿地说。鲍勃瞪大了眼睛,声音发颤地问:“这、这话从何说起?!”米尔顿朝鲍勃啐了一口:“狗东西,还想装蒜,听我把你的鬼把戏一一戳穿……”接着,米尔顿道出了事情的原委:杰克正在和米尔顿的外甥女谈恋爱,昨晚这对年轻人一起共进晚餐。杰克喝得酩酊大醉,无意中透露了自己参与的一个阴谋,他告诉女友,菲洛特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买通鲍勃,设圈套骗了米尔顿。菲洛特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想重组本企业,为此要全悉收购米尔顿手中的股权,但米尔顿始终不答应。无奈之下第一大股东想了个怪招,他们重金收买鲍勃,让他扮演未卜先知的预言家。鲍勃花钱诱使杰克做内应,掌握了米尔顿的一举一动。米尔顿打到野鹿准备请客,杰克提前通知了鲍勃。鲍勃的表弟在电力部门工作,那晚的停电事故是他人为制造的。米尔顿的爱犬之所以拉肚子,也是杰克在捣鬼。鲍勃预先把皮夹丢在草丛中,皮夹里有小狗爱闻的气味。当然,演奏家也是鲍勃一伙的。最后,鲍勃和杰克共同导演了一场惨烈的车祸……当米尔顿对鲍勃的预言深信不疑后,菲洛特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开始不断打压菲洛特的股价……米尔顿的外甥女对男友的行为很痛心,把听到的内容悄悄告诉了舅舅……说到这儿米尔顿又火冒三丈,一把揪起地上的鲍勃,怒不可遏地问:“人面兽心的家伙,你再预测一下,接着会发生什么事?!”鲍勃吓得面如土色,战战兢兢地说:“接、接着,你、你还会揍我……”米尔顿摇摇头,骂道:“大骗子,你又猜错了,接着你会上法庭,会蹲监狱!”话音刚落,屋外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
准确预言
准确地说,三毛是被她的一位中学老师杀死的。死前的四十多年里,三毛一直生活在一个巨大的阴影里不可自拔。这阴影就像一个打了死结的套,套着她的脖子,怎么也解不开。慢慢地慢慢地就勒紧了……13岁那年,三毛被她的一位中学代数老师怀疑数学考试作弊,受到了体罚。老师用毛笔蘸着墨汁,“蘸得饱饱的,饱得毛笔都胖起来了”,然后把三毛的眼睛画成两个大黑圈,像只熊猫一样。老师一面画一面笑笑地说:“不要怕,一点也不痛也不痒,只是凉凉的而已。”墨汁像黑色的眼泪,顺着三毛的面颊滑下来,她把嘴紧紧地抿着,黑色墨汁滑进她的嘴角漫进嘴里。老师对三毛说:“你转过身去给全班同学看一看。”三毛就这样面对大家在教室的角落里一直站到下课。老师还不肯罢休,要三毛到操场绕一圈再回到教室。三毛这样讲述着当年受到体罚的情景。13岁少女的自尊就在这位老师的一次自以为高明的体罚中被彻底摧毁了。就像刚刚盛开的花朵,突然遭受一阵狂风暴雨的摧残一样。花季的生命,从此留下永远无法修复的黑洞。她成了老师眼中的坏孩子,也成了同学和自己心目中的坏孩子。这个死结永远无法解开。后来的日子,都是在恐惧中度过的。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三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独享孤独的世界。她爱上了美术和文学,尤其是接触了大量的书籍,她把自己“锁进都是书的墙壁”。在孤独中舔吮自己的伤口,用文字为自己的心灵疗伤。无边的孤独,无限的话语,她只能在孤独的世界中自言自语。这世界因此多了一种声音,三毛的声音。说起来应该感谢那位老师,三毛曾经宽容而坦诚地说:“一直到现在,我都认为这个代数老师是第一个改变我的命运的人,我现在很感激她,如果不是她当年对我做的这场体罚,我不会走上今天的路。”谁都不能否认,这是一把充满悖论的双刃剑,既伤害了三毛,又成全了三毛。她的一生就是在伤害与成全的纠缠中,循环往复成一个万劫不复的命运怪圈。准确地说,是在孤独与倾诉中循环。在她倾诉得越多的时候,正是她孤独越深的时候。她每时每刻不得不用梦幻中的诉说来排遣自己的孤独。还有就是流浪。流浪,成了三毛后半生的嗜好和全部。她尤其喜欢人迹罕至和荒无人烟的地方,比如沙漠。在这里,她可以毫不设防地袒露自邑,包括灵魂和肉体。她可以彻底地放飞自己,独自进行着永不停歇的精神翔舞……台湾和大陆的众多读者之所以热捧三毛,正是喜欢那一种忧伤与孤独。孤独是生命的矜持,是傲立于冰山上的雪莲啊!其实,一直以来,三毛都在努力解开坏孩子的死结,但最终还是没能解开。
中学老师杀害了三毛
有一年,我们学校来了一个小个子学生。说得准确些,他该算侏儒。因为他的身高实在比甬道两边的冬青丛高不了多少。站在学生堆里,他就像一株被阳光、和风以及雨露忘掉的小树,在生长上,他落了单,显得孱弱、落寞而又格格不入。他高一,我并不教他。只在急急奔走的学生中,偶尔看到他。他的样子并不差,只是脑袋有点大,但总低着头,脚步琐细地跟在别人后边走,像是有意躲避着什么。他会是一个受伤的男生。因为,我知道,每一个身体有缺陷的孩子,在长大的过程中,都要经历这个世界无数异样的眼光审阅的。那眼光,是锋利的刀子,会一次次割伤他敏感而脆弱的心。本来,这是上天的一个错误,而却要他用一辈子,去面对这个错误带来的冷眼、讥笑与偏见。有一次,我在学校食堂吃饭,学生们大部分已经吃完走了,而他,正在收拾着学生们扔在桌上的餐盘。他麻利地把残羹冷炙倒进旁边的饭桶,然后,再麻利地把一摞摞餐盘收拾到水池边,等待食堂师傅洗涮。他实在不够高,身体陷在整齐排放的餐桌的阵列里,只有硕大的脑袋浮在上面,吃力地张望着餐桌上的情形,他也用这种方式,张望着这个世界。这是学校的安排,还是他自己故意这样做?我默默地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他动作爽利,神情平静,仿佛这件事已经做了很久。直到卖完餐饭的伙计出来收拾,他才静静地走开。回去打听,说学校根本没有安排学生收拾餐具。我的心里,对这个孩子多了一层敬重和仰望。之后,我到了另一个校区,也渐渐地淡忘了他。高考前夕,我和学生们从另一个校区转回来,才重新看到他。我发现,他和同学走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脸上多了阳光,以及这个年龄段该有的青春和灿烂。看来,这两年的时光,他没有蜷缩在自我的心灵里,也没有被世俗的暗流吞没。一定有什么,让他发生了改变,我想。第二天早上,是例行的两校区合在一起的早操。红色的塑胶跑道上,学生们在整齐的“一二一”的号令中,齐刷刷地跑着。我站在翠绿的草地上,欣赏着阳光下充满朝气的孩子们。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跳入我的眼帘,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是他。你知道他在哪里吗?他居然在他所在班体育委员的位置上,他竟然是他们班里的体育委员。我惊呆了!那听惯了的“一二一”的号令,此刻,从他那里传过来,是那么悦耳、高亢和嘹亮。一种莫名的感动充盈在心里,我找到让他的心底充满阳光的原因了。是的,尊重与爱,让他成为了巨人。没有什么不被爱征服,也没有什么不被爱改变。这个世界上,如果一个心灵上的侏儒,最后成长成了巨人,我想,一定有爱,扶携他走完了全程。
巨人的诞生
敌伪时期,我16岁,报考沈阳一所日本人办的中等专业学校。这些学校以教育有方出名。报考的人很多,因此录取也很严。笔试合格之后,还要面试。面试考啥?报考者都不得而知。我跟许多年龄相仿的小青年在外边排队等候,对前边进去出来的人都很关心,总想摸个底,却又不便问,但见有的竟捂着半边脸出来,痛得龇牙咧嘴,不知怎么回事。临到我了,被叫进去。对面坐着个日本人,像神像一样庄严。居中的是一年近五旬的老者,两边是两个中年人。他俩仿佛一文一武,武者留一撮小胡子,颇似日本军人,文者倒也慈眉善目,但不失考试官的威严。我挺胸阔步走到中间站住。“坐下。”胡子命令说。“是。”我挺直腰板坐下。“你为什么想到这儿来上学?”中间的老者发问。“想当公司经理。”因为这是一所培养企业人才的专科学校。“这里是培养雇员的地方。”老者严肃地对我说。“我从雇员干起。”“一定能当经理吗?”“一定能。”“好家伙,野心可不小。”“这不是野心,这是志向。”我反驳了一句。“你知道当经理的条件吗?”老者并未生气,依然平静地问。“知道,熟悉业务,善于应酬,不怕吃苦。”我在一本书上见到过,说主要就这三条。“好!”老者对我的回答可能感到满意,他对旁边两人说。又问了几个问题后,小胡子对我蓦地一声令下:“立正!”“是。”我迅速起立。“向前两步走。”我正步走到他们三位前边,立正站在那里。这时,小胡子站起来,突然,出手重重地抽了我一记耳光!“这是什么滋味?”他问。我因看前边有人捂着脸出去,思想上已有准备,至此灵机一动,用尽全身力气,马上狠狠回敬了他一记耳光,并且挺起胸脯,理直气壮地回答:“就是这个滋味!”“好!”中国老者伸出了大拇指说。出来后,同外边等待面试的人一说,他们抓住我扔起来老高。特别是前边挨了打的,好像也跟着解了恨。发榜时,我名列前茅,被录取了。
最准确的回答
1大公司最大的困扰,就是无法准确测量每个员工的贡献。它会把所有人的贡献平均化。在大公司中,你只要一般性地努力工作,就能得到意料之中的薪水。你不能明显地无能或懒惰,但是谁也没觉得你会把全部精力投入工作。你不能对老板说,我打算十倍努力地工作,请你把我的薪水也增加十倍吧!因为公司已经假定你在全力工作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实际上,公司无法测量你的贡献。2假设有一家公司制造某种消费品,工程师为它做出各种功能,设计师为它设计一个漂亮的外壳,营销人员让顾客相信这是值得拥有的商品。请问如何评价每个人对这个商品销售额的贡献?还有,上一代产品的工作人员,为这个公司树立了质量可靠的形象,请问最新产品的销售额有多少应该归功于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把所有人的贡献一一分解清楚。你想更努力地工作,但是你的工作与其他许多人的工作混杂在一起,这就产生了问题。在大公司中,个人的表现无法单独测量,公司里其他人会拖累你。3销售员是一个例外。他们产生的收入,很容易测量,他们的薪水往往是销售额的一个百分比。如果一个销售员想更努力地工作,他马上就可以这样做,并且自动按比例得到更多的报酬。此外,还有一个职位是可以测量的,那就是高级的管理职位,他们对整家公司的表现负责。高级经理就像销售员一样,不得不用数字证明自己。一个表现糟糕的CEO,不能推托说自己已经尽了全力。如果公司的表现不好,就是他的表现不好。不幸的是,公司不可能对每个人都像销售员那样付薪。销售员是单独工作的,大多数雇员则是集体工作。4大公司就像巨型的古罗马战舰,一千个划船手共同划桨,推动它前进。但是,两个因素使得它快不起来。一个因素是,每个划船手看不到自己更努力划桨有何不同;另一个因素是,一千人的团队使得任何个人的努力都被大大地平均化了。如果你从大船上挑选出十个最优秀的划船手,把他们组成一个团队,这时,十人小船的优势才会真正显示出来。小团队带来的各种额外激励,会在他们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5团队越大,每个人的贡献就越接近于整体的平均值。所以,在不考虑其他因素的情况下,一个非常能干的人待在大公司里,可能对他本人是一件很糟的事情,因为他的表现被其他不能干的人拖累了。当然,许多因素都会产生影响,比如这个人可能不太在乎回报,或者他更喜欢大公司的稳定。但是,一个非常能干而且在乎回报的人,通常在同类人组成的小团队中,会有更出色的表现,自己也会感到更满意。
别为大公司拼命
田起华是给领导开车的,准确的说是给市建设局的一把手孙局长开车的,车牌号是“王”字开头的,你可别小看这个“王”字,外人一看那就是市直机关的车,走到哪里哪里好使。 开着这样的车,只要是在本市范围内,没人敢查你的车,罚你的款,哪怕你超速了,闯红灯了,甚至你撞着人了,那也是轻描淡写。 看来领导就是领导,待遇还就是不一样,可是令田起华不明白的是,有时明明就是自己开着一个空车,领导根本就没在车上,交警见了他开的车,也照样打敬礼,他还真有点消受不了呢! 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自己给领导开车就有功了?这是不是就叫拉大旗扯虎皮呢?”有时田起华他自己也这么想。 其实交警人家是认车不认人,人家怎么会有闲工夫去看看你车里边到底是有人还是没有人呢?敬个礼只是对里边的领导的尊重而已。
敬错礼
 
共6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