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作业的故事

我上初中的时候,是个规规矩矩、言语不多的学生,内心自视甚高,表面愤世嫉俗。因为我长得不好看,又特别胖,还特别凶狠,因此没有人追我。但,有一天,奇迹发生了。我同桌,一个外号叫“小猪精”的家伙鬼鬼祟祟地告诉我:五班的“大叫驴”(一个嗓门巨大的男生)喜欢我。这个消息犹如晴空霹雳,震荡了我年少的内心。我们年级分五个班,二班是数学班(学习尖子班),剩下的四个班是普通班,我在四班。上体育课的时候,男女生是分开的,一、二、三班同性学生一起上体育课,四、五班的一起上。我们班的浑小子跟五班的那帮可熟了,所以,我深深地相信了这个传闻。每天出早操、课间操的时候,免不了警惕地多看“大叫驴”两眼,越看越觉得他形迹可疑,不像个好人,似乎对我不怀好意。这令我忧心忡忡,每天都躲着他走,就连最爱玩的丢沙包都提不起兴趣了。说起丢沙包,我之所以喜爱这项运动,完全是因为可以变相地打人。我亲手缝制过一个特大号沙包,里面装上了足足半斤多绿豆,拿到学校给大伙看,他们纷纷惊为天包,不敢用。别人的沙包被我砸漏了好几个,我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而且砸沙包使出了扔手榴弹的劲儿,“大叫驴”总是自告奋勇地前来当靶子,我也不客气,砸得此人“哎哟哎哟”地叫唤。在知道他喜欢我之前,他还配当人体沙袋,知道他喜欢我之后,他就什么都不配了!因为他思想肮脏,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这一条,就得下地狱,挨油煎——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那天,下了课间操,“大叫驴”从后边追上来拍我的肩膀,问:“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我心里大为吃惊,今天是我爸爸妈妈结婚纪念日啊,难道他为了追求我已经把情报工作做到这个地步了?我恶狠狠地说:“跟你有什么关系,那是我们家的事!“大叫驴”愣住了,我走出20多米,听见他在后头喊:“美国的尼克松总统死了!今天出殡!”一个星期二的中午,“大叫驴”又打来电话,说在校门口的塑像边等我。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一个男生突然约一个女生出来,那还能有什么事儿?我匆忙赶到校门口。果不其然,这傻小子还等在那儿。一看见我,他眉开眼笑地迎上来:“哎,那小……”“你不要说,听我说,就一句。”“啊?哦,你说你说。”“我要说的是: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已经没有希望了,请你不要打扰我,如果你继续对我有所企图,我们俩连朋友都做不成,你知道吗?”听了这样的话,“大叫驴”呆呆地站在原地,眼神呆滞,脸上红云乱飞。过了半天,他才讪讪地说道:“那你也能听我说一句吗?就一句。”我无比冷静地把手抱在胸前:“好,你说。不过我希望你能给我们双方都留下一些余地。”“大叫驴”苦着脸说:“真的,我是来借数学作业的。”后来我忘了我是怎样回到家的……当年的“大叫驴”后来尾随我到新西兰,变成了我的先生Leon。现在,他常常敲门进屋,我问他:“有什么事儿吗?”他诡异地一笑,说:“别误会,我是来借数学作业的。”
别误会,我是来借数学作业的
刚刚批改完学生作业,我正准备带着儿子出门去散散步,手机却突然响起来了,是王雁的父亲王大民打来的电话。王大民在电话中焦急地问我:“林老师,你知道王雁去哪了吗?怎么到现在都还没回家啊。”“什么,王雁还没回家?”我吓了一跳,“以前有过这种现象吗?”“没有啊。王雁放学后每天都按时回家做作业,然后才下楼去玩。今天早上走的时候,还跟我要了二十元钱。哪知道到现在都还没回家呢,这孩子该不会出什么事吧?”王大民在电话那头显得非常焦急。“王师傅,别着急,王雁是个乖孩子,不会有什么事的。”我安慰着王大民,让他先到学校去看看,估计王雁在学校里辅导同学什么的。王雁是我们班上的学习委员,不仅学习很棒,做事也比较成熟,一般是不会给我惹什么乱子的。但是,我心里仍然有点忐忑不安。安顿好儿子,我也匆匆忙忙地往学校赶。刚刚走到半路,我的手机又响了。我心里一阵窃喜,估计是王大民找女儿了。谁知一接电话,却是另外一个学生家长李知平打来的。李知平是我们这个小城的建筑老板,他儿子李小阳是我们班出了名的调皮大王,所有的科任老师对他都有点头痛,这小子上课老是坐不住,不是东张西望就是捉弄同学。不过,这小家伙却有一副侠义心肠,喜欢帮助同学,前两天还因为邻班的一个学生欺负我们班的小个子而跟人家干了一架。李知平焦急地说,李小阳到现在也没回家,是不是林老师把他留在学校补课了。“补课?没这回事。”我的心里打了一个激灵,顿生一种不祥的预感。我心急如焚地赶到学校,王大民夫妇和李知平夫妇已经等在了大门口,大家在学校里找了一遍,根本没有看到一个学生的影子。然后,我们一起分析孩子们可能去哪里了。我说:“亲戚朋友家你们问过了吗,孩子们要好的同学家你们问过了吗?”他们都说,问过了,没有。然后都一脸期待地看着我。李知平的媳妇不住地擦眼睛,嘴里不停地叼念着:“这孩子,会跑哪去啊?”我安慰他们别着急,再好好地想想,看看孩子们还有可能去哪些地方。其实我的心里比他们还着急,更担心孩子们出什么事。但现在这话我不敢说出来,怕影响他们的情绪。毕竟谁都不愿意往坏处想。李知平想了想,说:“他们会不会到网吧去上网啊?”上网?这话触动了我的敏感神经。因为,学生进网吧是学校严禁的。这段时间,学生中间在私下里好象流行一种叫CS的网络游戏,莫非这些家伙真的到网吧玩去了?但说李小阳去玩游戏,倒是有可能的,他家本来就有电脑嘛;要说王雁也跟着去上网,好象又不大可信,这小姑娘一向中规中矩的。经过分析,大家一致认为还是到网吧去找一找比较妥当。于是,我和李知平夫妇一组,王大明夫妇一组,大家分头行动。小城不大,网吧也不多,我们几乎找遍了小城所有的网吧,也没有看到一个孩子的身影。从最后一家网吧走出来,李知平媳妇“哇”地一声就哭出来了。我把疲惫的身子靠在一棵大树上,无力地对李知平说:“李总,不要担搁了,报警吧。”李知平一脸的悲戚,沉重地点了点头:“看来也只有这样了。”一听说要报警,李知平媳妇哭得更厉害了。李知平拿出手机,正要拨110,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我们三个一下子来了精神,李知平媳妇赶忙止住了哭声,竖着耳朵听李知平接电话。“喂,阳阳吗?真是阳阳啊?”李知平握着电话的手因为激动而颤抖起来,声音都有点变了调。“什么,什么,让老爸过来给你买单?你……”李知平的脸色由高兴、激动而转向了愤怒。李知平媳妇赶紧在一旁插话:“看你那个鸟样,心疼钱还是心疼儿子啊?买单就买单,儿子平安就好呗。赶紧问问他们在哪啊。”李知平这才回过神来,腾出一只手来向媳妇竖了竖大姆指。挂了电话,李知平长吁了一口气:“这小子在明阳大酒店请客呢。对了,王雁也在那,走,叫上老王一起过去。”来到明阳大酒店,服务员把我们带到了“聚义厅”雅间。推开房门,我惊讶地发现这一屋子的八位同学全是我们班的学生,最高级别的“首长”就是学习委员王雁。看来,这是一次小小的同学聚会,而东道主就是李小阳。更令我惊讶的是,这学期才从农村转来的许菊花也在中间。看见我进来,孩子们都有点惊慌失措了。王雁轻轻叫了一声:“林老师好。”然后,整个房间里都鸦雀无声了。我强压住心中的怒火,笑着说:“同学们今晚聚会,怎么也不请林老师参加啊?”孩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缩着脖子,低着头不说话,许菊花把头几乎要埋到了桌子下面。李小阳屁颠屁颠地跑过来给我抬凳子,嘿嘿地干笑着说:“林老师,你这不是都来了吗?”我在李小阳的头上轻轻地敲了两下,算是对他的警告。然后我说:“同学们,我可不是来吃饭的,时间不早了,我是来请你们早点回家的呢。大家吃好了吗?吃好了请赶快回家,明天还要上课呢。”同学们站起来收拾各自的东西,王雁悄悄地将一个大纸包塞给了许菊花。我一转身,看见了墙角里有一个精美的生日蛋糕包装盒。李小阳说:“林老师,天晚了,让我爸送送同学们吧。”我回过头用征询的眼光看了李知平。李知平憨厚地笑着点了点头。我说:“那好,其它同学先回家去。王雁和李小阳留一下,老师有话要说。”房间里只剩下了王大民一家人、李知平媳妇、李小阳和我。我把王雁和李小阳叫到面前,心里的火就开始往上窜:“看看,你们今天都干了些什么?小小年纪也学起社会上的那一套来了,过个生日也要请客吃饭?吃完饭再叫家长来买单?不回家也不告诉家长一声,害得家长们到处来找……你们说,这象话不象话?你们有没有替父母考虑过?”王雁和李小阳低着头一言不发。“李小阳,你不觉得你这生日过得也太奢侈浪费了?”我气咻咻地说。“林老师,今天不是李小阳过生日。”王雁轻声说,“今天,是许菊花同学的生日。”我象被敲了一记闷棍,懵了:既然是许菊花同学的生日,那你李小阳操的哪门子心啊?吃完饭还好意思打电话叫你老爸来买单?我迷惑不解看着他们。在我的严加追问和盘查下,王雁和李小阳原原本本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原来,大伙儿是集体为许菊花过生日呢。许菊花的父母去了新疆打工,留下许菊花和奶奶在老家种地、上学。年前奶奶因病去世了,许菊花就被托付给了在城里卖菜的大伯,转到了我们学校。——这我知道,我曾叮呤王雁多辅导许菊花的作业。同学们看着许菊花在校园里怯生生的、闷闷不乐的样子,都想帮助她。前几天,市报上连续刊登了几组关注留守儿童的文章,更激发了大家要帮助许菊花的热情。大家一商量,决定先给许菊花好好地过一个生日,让她感受到同学们的温暖,早点融进五一班这个大集体,于是凑起零花钱和压岁钱给她买了生日蛋糕,还买了一件连衣裙作为生日礼物。李小阳拍着胸脯要请大家吃顿饭,他说明阳大酒店是他老爸经常请客的地方,他和老爸经常来这吃饭,和这里的服务员基本上都混成了熟脸,大不了吃完饭后叫老爸来买单……我的眼眶湿润了,心里有一种实实在在的感动。我抬头看了看王大民夫妇和李知平的媳妇,他们也正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我想了想,说:“这样吧,星期五下午不是有班会课吗?这周的班会课就由你们两个来策划和主持吧,主题就是:五一班,我们温暖的家。你们看怎么样?”王雁和李小阳相视一笑,点了点头。李小阳依旧不改他那调皮捣蛋的本性,一挥拳头一跳八丈高,痛痛快快地高喊了一声:“也!”
孩子,请你回家
肖炎是香江学院的心理学教授,这天,他走进教室,把手机放在讲台上,对同学们说:“今天我给大家布置一道特别的作业,请同学们每人给自己的母亲打一个亲情电话,你们只需要在电话里对母亲说:‘妈,我爱您!请您原谅孩儿以往的不孝。’就行了。”这算哪门子作业呀?同学们顿时面面相觑。别看他们平时对恋人一点儿也不吝惜说“爱”字,可是对父母还真从来没有这么直白地表达过,对自己的爸爸妈妈还要说这些吗?那多——拗口、露骨呀!肖炎看到许多学生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禁不住一阵心酸。他的这个创意源于一则报道:一位年逾半百的母亲为了女儿能喝上一口新鲜的鸡汤,不顾体弱路遥,一路用体温暖着鸡汤,乘车千里迢迢送到女儿就读的大学。肖炎想:如此博大的母爱不知能换来女儿怎样的回报?他觉得现在的青年人太需要补上感恩这一课了。1号吴玲玲上来,她犹豫着拨了母亲的号码:“妈,是我呀。”吴玲玲说着,偷眼瞧了瞧肖教授。肖炎盯着她,鼓励地冲她点点头。“妈,我——我——”吴玲玲张着嘴,却说不出下文,以往与母亲通电话不是要钱就是让她为自己做事,现在却要说这样没来由的话,太难以启齿了。吴玲玲吭哧了半晌儿,可急坏了那边的母亲,同学们都听到了吴玲玲母亲焦急的声音:“孩子,你怎么不说话?有什么事吗?快对妈说呀。”吴玲玲被催得没法儿,一咬牙,对着话筒快速地叫道:“妈,我爱你,原谅孩儿以往的不孝吧。”说完,赶紧挂机,红着脸回到座位上。同学们依次上来,在肖炎的逼视下,勉强地完成着这道特殊的作业。肖教授很失望,因为他没听到一位同学对母亲的感恩是发自内心的,全部是在匆忙甚至是慌乱中敷衍了事。轮到28号杨力,他拿起手机,嘴巴甜甜地说:“妈,我永远爱您,您是儿子最亲爱的人……”肖炎听了,心头倏然一热,可他仔细一看,发现杨力竟在偷偷向下面眨着眼,一脸得意。肖炎一下子反应过来,他夺过手机,果然见手机还没有拨号。肖炎的心脏猛地一疼,像被利刃划了一刀,难道母爱也可以游戏?在教授愤怒的目光下,杨力只得急急地拨通母亲的电话,匆匆地说道:“妈,儿子错了。”说过发觉不对,赶忙又加了句:“我爱你。”下课了,同学们都长舒了口气,肖教授的心却越发沉重。看来补课任重道远呀!第二天,校园里忽然来了七八位同学的父母,他们行色匆匆,一进校园就急急地向门卫询问自己的孩子出了啥事。门卫莫名其妙。这时同学们都在教室里自修,等不及的家长们又拥到教室外面,焦急地往里张望。杨力发现了自己的母亲,吴玲玲也看到了她的妈妈……他们惊讶地走出教室,父母呼啦一下围上来,拉着自己的孩子左看右瞧,连声问道:“孩子,你怎么啦?可千万别做傻事,妈不能没有你呀!”听着父母一声声担忧的呼唤,望着他们脸上旅途颠簸的倦色,同学们都呆了。吴玲玲忽然抽泣起来,她紧紧地搂着母亲,泪流满面地哭道:“妈,对不起。女儿爱您!请您原谅孩儿以往的不孝吧!”
特别的作业
驱车从千里之外的省城赶回老家。“我母亲得了什么病?严重吗?”他急切地问主治大夫。大夫看看他说:“胃癌晚期。老人的时间不多了……”杨帆顿时泪如泉涌。出了诊所,杨帆立即用手机通知副手,从今天起由他全权负责公司事务。杨帆要在母亲最后的日子里陪伴在母亲身边。>父亲早逝,为拉扯他们兄妹四个长大,母亲受尽了千辛万苦。母亲的腹痛是从两年前开始的,杨帆兄妹曾多次要带母亲到省城医院检查,每次母亲都说:“不就是肚子痛吗,检查个啥,吃点药就好了,妈可没那么娇气!”母亲总是这样,生怕拖累儿女,生怕影响儿女们的工作。杨帆开始守在母亲的病床边。母亲每天都要忍受病痛的折磨。杨帆想方设法转移母亲的注意力,减轻母亲的痛苦。他跟母亲聊天儿,给母亲讲一些有趣的事情,用单放机让母亲听戏……有一天,陪母亲闲聊时,母亲忽然笑道:“你兄妹四个都读了大学,你妹妹还到美国读了博士。可妈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得,竟然也过了一辈子。想想真是好笑……”杨帆脑海里立刻跳出一个念头,就对母亲说:“妈,我现在教你认字写字吧!”妈笑了:“教我认字?我都快进棺材的人了,还能学会?”>“你能,妈。认字写字很简单的。”杨帆就找出一张报纸,教母亲认字……>他手指着一则新闻标题上的一个字,读:“大。”母亲微笑着念:“大。”他手指着另一个字:“小。”母亲微笑着念:“小。”>病房里所有的人都向这一对母子投来了惊讶、羡慕和赞许的目光。>隔了几天,杨帆还专门买了一个生字本,一枝铅笔,手把手地教母亲写字。母亲写的字歪歪斜斜,可是看起来很祥和,很温馨。当然,母亲每天最多只能学会几个最简单的字。可是母亲饶有兴趣地让杨帆教她写他们兄妹四人的名字,写那几个字时,都是满脸灿烂的笑容,不像一个身染绝症的人了。一个月后的一个深夜,母亲突然走了。那个深夜,杨帆太累了,趴在母亲的床边打了个盹儿,醒来时,母亲已悄然走了。>母亲是面带微笑走的。母亲靠在床边,左手拿着生字本,右手握着铅笔。泪眼朦胧的杨帆看到,母亲的生字本上歪歪斜斜地写着这样一些汉字:杨帆杨剑杨静杨玲爱你们。“爱”字前边,母亲涂了好几个黑疙瘩。母亲最终没有学会写“我”字。
母亲的作业
一个小学生在认真地做作业。这是一系列加、减、乘、除的四则应用计算题,难度相当大,特别那几个繁分数题,计算起来太繁杂。他额头上不知不觉地渗出细雨般的汗珠来了。正在这个时候,不知从什么地方来了一个微型机器人,手里提着火柴盒般的一台小箱子,一跳一蹦地来到小学生跟前,细声细气地冲着问:“朋友,你在演算吗?”“嗯,是——”小学生抬头看了看,立刻又低着头专心做作业了。他不愿分散注意力,爱理不理地嘟嚷一声了事。“你计算遇到了困难了吗?”“唔,有点儿——”小学生不想回答,可又回答了。“那么,”细声细气的声音紧接着响起来。“我给你带来一台计算机了。”“做什么?”小学生的声音显然很不高兴。“没什么,我是来帮助你的。”细声细气的声音倒是很和气,仿佛在赔不是似的。小学生还是怒气冲冲地:“怎么帮助?帮助什么?……”“这个你也知道,”细声细气的声音马上搭上碴儿了,“你何必苦思苦索啊,按几下我带来的计算机就得了。它帮助你,一下子把所有的题目全都计算出来了,而且正确无误,速度快,很容易。”余怒未息的小学生,粗嗓门说:“不用,我不用计算机!”“你不要我帮助?”机器人很失望地,说话声音也大了点儿。“不,不,”小学生平心静气地说,“我欢迎人家帮助,也接受人家帮助——真诚友谊的帮助,可要在我自己努力的基础上来启发我,帮助我,我仍然要靠自己的力量排除障碍,克服困难的。”机器人只有“是,是,是……”地答应着。“要不,帮助反而养成了我的依赖的坏习惯和不良的惰性。”小学生摇摇头,“我不愿意,一百个不愿意!我要的是‘自力更生’!”后面四个字说得很响很清楚。机器人吃惊地说:“你,你,你要自己发明创造一台新的计算机?……”“嘻嘻!”小学生笑出声来。“计算机本来是人发明的,它作为人的工具、助手,人使用它,用它来工作,但它并不能代替人思考!你知道吗?”机器人细声细气的声音十分软弱无力,低声下气地说:“那么,那么,那么计算机没有什么用处了?”“人能思想,独立自主地思想一切。”小学生说着,指指自己的脑袋瓜,“我先要使用我自己的‘计算机’,然后才能使用你带给我的计算机,不是吗?——不是你来帮助我,而是我来使用你!”机器人被小学生揭去了罩在身上的神秘的面纱,恍然大悟地说:“喔,原来如此:我和计算机都不过按照人指定的程序动作办事,怪不得我只能是主人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自己六神无主地唯命是从!”“哈哈,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我相信依靠我自己不断地努力思考,是能把算术题全计算出来的,将来也能发明创造新的机器人和计算机的。”小学生放大了嗓门说话,但是很有礼貌地一字一顿地说:“亲爱的机器人,再会吧!”
小学生和机器人
一小壮壮的妈妈在检查孩子的作业时,发现一张纸条,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521”。妈妈吃了一惊:这是什么意思啊?她想问一问壮壮,但孩子睡下了,鼻翼间发出轻微的鼾声。孩子已经上五年级了,这一段时间学习成绩下降,是不是和这张纸条有关系?她把纸条拿出来,熄了壮壮房间的灯,打算和丈夫一起破解其中的秘密。二丈夫躺在床上看书。壮壮的妈妈走进来,轻轻地关上房间门。她心神慌乱地把纸条递给丈夫,耳语道:你看,这写得是什么?丈夫心不在焉地看了看,说:考我你?我要连这数字都不认得,还能娶你这当年的高材生?她打断丈夫的玩笑话,一本正经地说:少贫。我问你,纸条上的数字是什么意思?丈夫问:这破纸条,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她回答:在你儿子的作业本里。丈夫听了哈哈大笑起来。她连忙用手捂住丈夫的嘴,低声说:别把儿子吵醒了。丈夫止住笑:我看你《潜伏》电视剧看多了,疑神疑鬼。说不定是孩子记得数学答案呢。她沉思了一会说:也有可能。丈夫见妻子认了,便借题发挥说:像你这样胡乱猜则,我也受不了,就说那一件事,我和同事小霞本来关系正常,你偏说··不等丈夫说完,她就发火了:我怀疑错了吗?那女的为什么对你那么好?丈夫连忙用手去捂妻子的嘴,低声说:你不是说孩子睡了吗?别瞎考虑了,女人三十一枝花,你瞧你,多疑、失眠,头发又白了几根。睡吧,睡吧,我的宝贝。丈夫右胳膊去揽她的腰,用唇去寻她的唇。她挣扎着,竟呜呜地低泣起来:我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你,为了孩子。现在的孩子早熟,不关心他的成长,行吗?那像你,一天到晚不着家,忙忙···她这一哭,还真起效果。丈夫坐起来,与她一起研究起纸条上的数字。两人苦思冥想,最后终于破解,“521”,原来是“我爱你”。“5”和“1”,在网络术语上有我、你的意思。“2”,她把丈夫正看的《红楼梦》翻开,史湘云本来应叫宝玉“二哥哥”,分明称作“爱哥哥”,那“2”不是读“爱”吗?两人还没有来得及分享破解的喜悦,便大惊失色,头皮阵阵发麻。孩子才刚刚过11岁生日,就谈情说爱了,这怎么了得?她越想越怕,决定明天去见老师,查一查这纸条是谁写给孩子的?三壮壮在市实验小学五年级二班读书。他妈妈与他的女班主任李老师,原来在大学是同班同学,所以说话可以直来直去。她将纸条拿给李老师看,让李老师想想,可能是谁的笔迹?李老师仔细地端详了下,说:大概是壮壮的同桌蒋亚丽写的。她问:蒋亚丽是不是一位女同学?李老师回答:是呀。她神秘地点点头说:这就有问题了。她把她和丈夫破解的意思说了一遍。李老师先是一惊,接着笑了笑说,不可能。那蒋亚丽学习上进,还是他们一组的组长,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她说:现在的孩子,不得不防。看在老同学的面子,我求你一件事。李老师说,只要我能办到的。她说:把他俩调开座位。李老师面露难色:这个这个。她说:求你了,为了孩子,也为了你这个班不出问题。李老师最后终于点了头。四不久,壮壮的同桌蒋亚丽被调走了。壮壮的妈妈发现,孩子学习努力了,最近的期中考试成绩,平均提高了好几分,特别是语文竟然得了89分。为此,壮壮的爸爸还奖励孩子100元。壮壮说:我不要。妈妈问:为什么?壮壮回答:给我一百,我不敢花,还不如给我两元实惠。妈妈暗自高兴,亲亲儿子:还是我儿子聪明。晚上,她炫耀地说:怎么样?这回我的“潜伏”工作如何?丈夫说:成效卓著。她问:如何犒劳我呀?丈夫想想:给你买一件时装。她说:俗不俗啊?她一跃而起,不等丈夫回答,就把他压倒在床上。五然而,好事不长。令壮壮妈妈大出意外的是,在星期五晚上,竟在儿子作业本里,又发现一张与上次一模一样的字条,在背面还写着一行字:在老地方等你,不见不散。她惊慌失措,将这件事告诉丈夫。丈夫也摸不清头脑,只是说:再瞧瞧,再瞧瞧。她说:我担心他们会不会是约会?或者···丈夫还是说:再瞧瞧,再瞧瞧。妻子又发火了:都火上房了,还要再瞧什么?这白纸黑字写得很清楚,他们就是去约会。我们那会,不是也写过,什么在老地方等你吗?丈夫挠着脑袋:怪了,这是这么回一事呢?他们两口子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决定,明天悄悄地跟踪儿子的行动,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六第二天,儿子出门时,把奖励他的一百元钱要去。妈妈愣住了,问他:怎么又想起来要那钱了?他神秘地眨了眨眼说:这是军事秘密,再见。说着就一溜烟地跑下楼去。壮壮的妈妈更坚定了自己的推测:不用问,肯定是为约会买什么东西。她要把壮壮唤回来,关在家里,哪里也不准去。丈夫好歹劝住她。两人按昨天的计划,看看结果再说。丈夫开车,尾随着孩子的踪影。壮壮骑着自行车,在人行道上行驶。他哪里会想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会跟在他身后。壮壮来到天香公园,把车子寄托在看车处,便往公园里的假山上跑。他看到他们组的几个同学早到了。组长蒋亚丽对大家说:今天的活动是清洁公园,把在花草里看到的纸等清理出来。今天上午完成任务,大家有没有信心?有!几个同学异口同声的回答。壮壮的声音最大。真巧,壮壮的爸爸妈妈正为找不到壮壮焦急呢,这下,寻着声音,他们看见了自己的儿子。两人惊讶得合不拢嘴,面面相觑。原来他们“不见不散”,是来这里做好事啊!他们虚惊一场,怕惊动孩子,悄悄地回去了。在路上,丈夫对妻子说:咱们差一点错怪儿子了。妻子沉思道:那521是什么意思啊?儿子要一百元干啥呢?丈夫也说不清。妻子说:本来不想直接问,现在只好问问儿子了。七中午,等到儿子回来,他们以准备了一桌饭菜,特别是壮壮爱吃的炸薯条、水煮肉片。壮壮看来是饿极了,说了一声“谢谢”,便狼吞虎咽起来。看到孩子的样子,壮壮妈妈心里一阵心疼。等到孩子吃完饭,回到他的房间,妈妈问他:儿子,你作业本里有一张纸条,是···儿子反问道:您是不是想问,那纸条上写的是什么意思?妈妈喃喃道:今天要钱买了什么东西?壮壮爽快地回答:妈妈,那521,是我们小组的代号。妈妈急问:什么,什么代号?儿子回答:五年级二班第一小组啊。妈妈惊愕:啊哦。那钱?壮壮突然声音低沉地说,今天是全世界艾滋病日,我在电视上看到他们那么痛苦,就以小组的名义在全校募捐,希望能减轻一点···妈妈再也听不下去了,眼泪如泉喷涌而出。她一把揽过儿子,在脸上亲了又亲。为自己错怪儿子的悔恨,也为儿子的长大成人。儿子说:还有呢。妈妈一惊:还有什么?儿子说:521,还是蒋亚丽教给我的一个学习密码。妈妈:真的?壮壮说:要不我的语文成绩能提高这么快嘛。妈妈:快说说。儿子说:521,就是每天读五遍课文,写两遍生字词,每周再复习一遍。妈妈:那要感谢蒋亚丽呀。明天我就去找李老师,再让她和你同位。儿子哈哈大笑说:哦,原来调位,是您在幕后操纵啊。爸爸进来说:儿子比妈妈聪明。一代更比一代强,前浪撞到沙滩上了。妈妈抢白爸爸:你什么时候也不会比我强。三人抱作一团,大笑。
儿子的“521”密码
曾听说——一位工人野外作业时被电击而心脏停止跳动,做人工呼吸无效。在旁的一位医生身边只有一把水果刀,情急之中医生用这把小刀切开他的胸腔,以手折断肋骨数根,将手探入胸腔提动心脏使之恢复跳动,工人“死”而复生。所有的人,尤其是医界人士闻后都惊叹,惊叹之后又很疑惑地说:这个人也许不太懂医,他这么做,难道不怕病人感染吗?应该说,在那种情况下,那个医生绝对伟大,他做出最佳选择,让病人感染。因为只有生命存在才有可能抵御感染,无论是被感染还是抵御感染都使生命更具活力。永不受感染,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生命已不复存在。
“死”而复生
胖胖熊一会儿画一只猫,一会儿画一只狗,没有心思写作业。妈妈生气地说:“你呀,要向稻草人学习。”胖胖熊心里想:“哼,稻草人有什么了不起的!”有一天,胖胖熊拾了一把稻草,往头顶上一放,他决心要做个稻草人。小花狗奇怪地问:“胖胖熊,你在干吗?”胖胖熊翻翻眼睛,不理睬小花狗。小花狗说:“喂,你在等谁?”胖胖熊气呼呼地说:“快走开,稻草人是不说话的。”小花狗明白了,胖胖熊想做稻草人。小花狗找到小黑猫说:“快看哪,胖胖熊要做稻草人,有趣极啦!”小黑猫说:“我来瞧瞧,啊,真可笑,稻草人站在十字路口上!”胖胖熊听见了,咬咬嘴唇,他想:“稻草人是不生气的!”不一会儿,一阵风把胖胖熊的稻草吹掉了。小狐狸说:“稻草人,你的稻草没有啦。”胖胖熊低头朝地上看看,他想:“稻草人是不弯腰的。”后来,十字路口上聚集了好多人,在看傻乎乎的胖胖熊。胖胖熊的妈妈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她也跑来看热闹。她挤进人群,一眼就看见了胖胖熊。胖胖熊的妈妈拉起胖胖熊的胳膊说:“走,快跟我回家去!”胖胖熊不干,他说:“稻草人是不回家的!”妈妈说:“没有稻草,你不算稻草人啦。”胖胖熊这才跟妈妈走了。胖胖熊叹口气说:“哎,做个稻草人真不容易!”
稻草人
 
共8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