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高跟鞋的故事

假如你想让傻瓜撞墙,只需来一场撞墙比赛;假如你想让女人上当,只需把它说成是一种时尚。朋友问,第一个穿上高跟鞋的人是谁?她一定是当时世界上最时髦的女人。事实上,第一个穿高跟鞋的人,是个男人,还是个国王。法国的路易十四国王,身高仅5英尺3英寸。这位别名叫“太阳国王”的家伙,个头不大,心思却不小。他的统治时间超过欧洲任何一个国王——从1643年到1715年。他率领法国军队与欧洲的几乎所有国家打了四场大仗。他建造了一座闪闪发亮的行宫和花园,名叫凡尔赛宫。然而,如此辉煌的成就,也不能满足他爆棚的虚荣心。对于自己的身高,路易十四始终耿耿于怀。他很想以高大炫目的形象接受世人的膜拜。这种小个子男人,不缺乏的是鬼点子。他找到了好办法,戴一顶高耸的假发,穿一双软木做的5英寸高跟鞋,通过这样的作弊手段,足可与高他一头的家伙一争高低。为了使那些高个子们敬畏自卑,他鞋子上的装饰画是法军战斗胜利的场面。当然,这些胜利都是他带领取得的。那时,凡尔赛宫豢养着许多年轻貌美的宫女,她们耐不住宫廷生活的寂寞单调,常常溜出宫外玩耍。有人向路易十四献计,倘若能想出点子,使她们行动不便,她们就不能轻易出宫了。路易十四认为这主意十分靠谱。他授命鞋匠设计一种刁钻古怪的鞋子,以整治那些喜欢溜之大吉的宫女。当时,法国舞台上的悲剧演员穿的是一种全高型的戏剧鞋,鞋匠从这里得到启发,创作出了后边高高翘起的高跟鞋。想必路易十四见到有史以来第一双高跟鞋的雏形之时,心里会有一种变态的兴奋吧。毫无疑问,这简直就是一件残酷的刑具,可以让那群不守规矩的小蹄子彻底歇菜。当宫女们看到这些形状奇怪的高跟鞋时,吓得叫苦连天,推托不迭。怎奈王命难违,最后只得哭丧着脸穿起了高跟鞋。你不得不赞叹女人们那超乎寻常的柔韧性与适应性,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后,宫女们即便穿着这件刑具也能行走自如。当然,不能和以前来去如风相比,但是也不会举步维艰,蹒跚不前。况且,她们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惊喜,高跟鞋可以使她们更加富于女性的魅力。与这个惊喜相比,那点痛苦简直不值一提,她们愿意为此付出更昂贵的代价。你可以想象,高跟鞋以比瘟疫传播猛烈十倍的速度向欧洲蔓延,最终一统世界。伟大的路易十四没有想到,这是他最漂亮的一次征服,他的军队到不了的地方,他的高跟鞋却能占领。他让女人们又爱又恨,因为女人们对于高跟鞋的态度也是爱恨交加。我听到一个辛苦的小白领抱怨:“为什么女人就要承受穿高跟鞋的痛苦,而男人就不需要,这该死的高跟鞋,我真宁愿把它脱了赤脚走路。谁是发明高跟鞋的人?我真想杀了他!”我懒洋洋地说:“除非你坐上时光穿梭机,回到17世纪的法国,把路易十四干掉。不过,你应该咨询一下其他女人的意见,她们未必希望你这样做。”起码,玛丽莲·梦露不会赞同这个刺杀计划。她说过:“那个发明高跟鞋的人,不管是谁,我想女人们都欠他一份情。”
谁发明了高跟鞋
这天是罗文女友安雅的生日,为了讨安雅的欢心,罗文答应送安雅一件生日礼物。哪知从银行取完钱,搭公交车去商场的时候,钱却被扒手偷了去。罗文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没了钱拿什么去买礼物?直到傍晚,罗文才忐忑不安地往家里走,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向安雅解释。刚走到自家楼道口,只见一个人匆匆忙忙地从楼道下来,神色慌张地将一个塑料袋放在不远处的垃圾筒旁,那个人放下后还不停地东张西望,似乎唯恐被人瞧见。罗文躲在暗影处,不觉有些好奇,这个人罗文认识,是住在他家对门的何曼丽。何曼丽是一个人住,不过有时罗文会看到对门常有一个男人来敲门,当时罗文心想,何曼丽八成是哪个富商包养的情妇。等何曼丽离开后,罗文走到垃圾筒旁,打开了塑料袋,里面竟然是一双红色高跟鞋。罗文拿在手里端详,这双高跟鞋还是新的,看样子并没有穿过,只是颜色红得炫目,有点像鲜血浸染过一般。是看高跟鞋的颜色或尺寸不合适才扔掉的吧?罗文突然灵机一动,何不暂且把这双高跟鞋作为礼物,也好度过眼下这个难关。罗文把高跟鞋重新装好回了家,毕竟是做贼心虚,当他把高跟鞋交给安雅时,显得异常紧张。幸好安雅一眼就喜欢上了这双高跟鞋,穿在脚上左看右看,问罗文是在哪儿买的,罗文胡诌了一个商场,安雅只顾着试高跟鞋,没有再继续追问,罗文终于长吁了一口气。第二天安雅就穿着高跟鞋去上班,鞋跟落在地面会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听起来十分悦耳。中午罗文接安雅下班,回到家门口,恰巧何曼丽准备出门,她看到安雅穿的高跟鞋,脸色蓦地变得苍白,惊恐地睁大眼睛。罗文害怕高跟鞋的事被何曼丽说破,尴尬地笑了笑,赶紧把安雅推进了门。吃完饭,因为安雅有午睡的习惯,罗文感到百无聊赖,想去外面透透气。罗文走在街上,不知怎地,耳边总会隐隐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像是就在身后,可每次他转过身,后面都没有人,罗文不禁暗感奇怪。不知不觉罗文走进了一条僻静的小巷,突然,他看见前面拐角处有两个女人在厮打。罗文急忙跑过去,是何曼丽和一个身材跟她差不多的女人,由于这个女人是背对着罗文,罗文看不到女人的面目。此时,女人手里多了一把亮闪闪的匕首,透着寒光朝何曼丽刺去。罗文吓得惊叫一声,女人听到声音,迅速地一闪身很快就消失了。何曼丽抚着胸口,惊魂未定地喘着气。罗文诧异地问:“发生了什么事?”何曼丽没有说话,低头去捡落在地上的皮包。罗文瞧见何曼丽雪白的胳膊上留下了几道血痕,又关心地问:“你没事吧?”何曼丽抬起头,脸色刹那间变得冰冷,眼睛里闪烁着一丝恨意。望着何曼丽的眼神,罗文不由得一怔,难道仅仅为了一双高跟鞋,何曼丽就把他视作仇人?这也太小心眼了吧?况且刚才自己还救了她一命。罗文正想得出神,何曼丽一声不响地离开了。罗文回到家,安雅已经上班去了,他猛地发现茶几上放着一把匕首,上面还有一些淡淡的血迹。罗文心里一惊,家里并没有这样一把匕首啊!联想到小巷口的那场打斗,难怪那个女人听到他的声音会跑,莫非是安雅?想到这里,罗文马上又摇了摇头,这根本不可能,安雅和何曼丽之间没有什么交往,更谈不上深仇大恨,大概是自己太紧张胡思乱想吧。过了几天,安雅告诉罗文公司派她去外地出差,接着收拾了一些简单行李就走了。因为安雅不在家,晚上罗文看了会儿电视就上床睡觉了。迷糊中罗文恍惚听到客厅传来一阵“咚咚”的脚步声,像是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罗文暗想:难道是安雅回来了?他下了床,疑惑地走到客厅,借着从窗户透进来的月光,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低垂着头,脚上穿着那双红色的高跟鞋。罗文一惊,小声地问:“安雅,是你吗?”女人闻言慢慢地抬起头,脸色一片惨白,竟然是何曼丽!罗文不禁吓得倒退几步,颤抖着问:“你……你怎么进来的?”何曼丽露出一个异常诡异的笑容,甩了甩头发,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罗文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拧开了墙壁上的开关,客厅里灯光大亮,此时哪里有什么何曼丽的影子?罗文使劲拍了拍脑袋,刚才看到的是幻觉吗?罗文定了定神,沙发下的地板上却清晰地摆着那双红色高跟鞋。自己明明把高跟鞋放进了鞋柜里,怎么会在这里呢?整整一夜,罗文都没有合眼,他开始后悔贪便宜把高跟鞋拿回来,这双红色高跟鞋总是隐隐透着一丝血腥味。第二天下班,罗文被几个同事邀约喝酒打牌,回家时已是深夜。罗文正准备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楼道一阵阴风吹过,他听到隔壁何曼丽家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罗文一激灵,探着脑袋一瞧,门内黑咕隆咚,何曼丽像不在家。罗文仔细一想,看情形只怕是遭遇了小偷,他急忙冲了进去。刚走了几步,罗文感觉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跌倒了,他挣扎着爬起来,发现手上湿漉漉的。罗文把手凑到眼前一瞧,整个人几乎惊呆了,只见手上满是鲜血!罗文再朝地上看,何曼丽睁大了一双惊恐的眼睛躺着一动不动,胸口插着一把匕首,汩汩鲜血直往外冒。罗文怕自己是在做梦,狠狠地咬了咬舌尖,一阵剧痛袭遍全身。罗文不禁惊叫一声,踉踉跄跄地向外跑,直跑到楼下方才停住。何曼丽被人杀了,该怎么办?罗文的冷汗不由自主往下掉,酒也醒了大半。对,赶快报警!罗文慌乱地掏出手机报了警。几分钟之后警察来了,罗文带领警察冲上楼,奇怪的是何曼丽家的房门却闭上了。罗文正欲向警察说明情况,房门突然打开了,何曼丽睡眼惺忪地站在门口,疑惑地问:“有什么事吗?”罗文的脸“唰”的一下全白了,这根本不可能,自己刚才还看到何曼丽倒在血泊中。他一把拨开何曼丽,地板上整洁干净,看不到丝毫血迹,自己的手也在刹那间变得白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罗文只觉得整个人快崩溃了。由于报假案,罗文被警察批评教育了一番,其实警察说什么罗文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的脑袋已经一片空白。回到家,罗文打开鞋柜,那双红色高跟鞋却不翼而飞。一个念头迅速地从罗文脑中闪过,从他拿来这双红色高跟鞋开始,怪异的事情接踵而来,似乎与这双红色高跟鞋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还有何曼丽的死而复生,到底是什么玄机?为了探明真相,罗文决定去何曼丽家暗中调查。罗文家的阳台与何曼丽家的阳台只隔着一扇窗户,罗文找来一根绳索,一头系在自己腰际,一头绑在栏杆上,小心翼翼地攀爬了过去。阳台上的门并没有关,罗文侧耳一听,里面静悄悄的。罗文犹豫了一下,壮着胆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整个房子听不到任何声响,好像何曼丽不在家,可不久之前带警察来的时候,何曼丽还出现在门口,罗文越想越觉得匪夷所思。卧室里床单下撩起一角引起了罗文的注意,里面似乎匍匐着一个物体,罗文不敢开灯,抖索着摸出随身携带的打火机。打火机“噌”的一声点燃了,罗文定睛一看,是何曼丽的尸体,胸口上仍旧插着那把匕首。罗文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打火机也从手里掉了下来。何曼丽果然已经死了,那么给警察开门的又是谁呢?这时,背后传来“咚咚”高跟鞋的声音,罗文惊慌地扭过头。月影中一个女人穿着那双红色高跟鞋,长发飘飘,露出异常诡异的笑容,居然是安雅!安雅转过身,那张脸又顿时变成了何曼丽,罗文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昏了过去。等罗文醒来时,发现躺在自家的床上,浑身软绵绵的,提不起丝毫力气。旁边安雅正冷冷地看着他,手里握着那把鲜血淋漓的匕首。罗文想起身逃跑,但他的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一动也不能动。罗文只得拼命蜷缩着身体,畏惧地说:“你究竟是安雅还是何曼丽?”安雅似乎在看着一头待宰的羔羊,脸上满是残酷的狞笑:“我既是安雅又是何曼丽。”罗文不相信地说:“安雅决不是你这种人,你把安雅怎么样了?”安雅伸出舌头舔了舔匕首上的鲜血,缓缓地说:“你说的不错,安雅只是我临时借的躯壳。”罗文仍不解地问:“那你为什么要杀死自己?”“杀死自己?哈哈……”安雅怪笑着,“我忘了告诉你,我有个双胞胎妹妹叫何曼芳,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半个月前,我和她一起设计害死了包养我的富商,并弄到一大笔钱,没想到我妹妹动了贪心。一天晚上,我在试刚买的高跟鞋时,她却用这把匕首狠狠地刺入了我的胸口,我的血流得到处都是。这双高跟鞋本来是白色的,是我的血浸染到上面才变成了像血一样的红色。”罗文听得毛骨悚然,安雅接着说:“何曼芳杀死我后,把我的一切物品都扔了,当然包括这双高跟鞋,然后她就用我的身份继续生活。幸亏你把这双高跟鞋捡了回去,穿在安雅的脚上,这样我的灵魂藉着高跟鞋侵入到安雅的身体,我变成了安雅,开始了复仇计划。”听到这里,罗文恍然大悟,难怪何曼芳乍见安雅穿着高跟鞋会那么恐惧,还有在小巷口与何曼芳斗的就是侵入安雅身体的何曼丽,而何曼芳见到他时的那种恨意,则是因为何曼芳以为是安雅要杀她的缘故。安雅叹了口气,残酷地说:“好了,我以后还能用安雅的身份继续生活,至于你,知道得太多,自然不能留在世上了。”说着,安雅举起匕首向罗文刺去。罗文绝望地闭上眼睛。突然,他听到高跟鞋的鞋跟“啪”的断裂声,安雅跌倒在地。罗文感觉自己能动,立即跳下床往门外冲去。这时,耳边却听到一阵呻吟声,罗文不由得转过身,安雅挣扎着又站了起来。罗文挥舞着双手说:“你别过来!”安雅的脸一片迷茫,喃喃地说:“罗文,我怎么会躺在这里?”她发现手里还握着一把带血的匕首,尖叫一声,“血……”罗文看到安雅穿在脚上的高跟鞋慢慢变成白色,惊喜地说:“你真是安雅!”罗文激动地跑过去,一把将安雅抱入怀中,他知道随着高跟鞋那种恐怖的颜色褪去,这段如噩梦般的经历也终于结束了。
血色高跟鞋
车祸后,我的双腿就没了,穿不了高跟鞋,也当不了“妖精”。琴盒里躺着云杉木小提琴的碎片,是爸爸买给我的。我砸了琴,云杉木的碎片飘落了一地,琴弦还连着两头。妈妈默默地把碎片拾进琴盒说,不如在家教学生吧。不久,我意外地收到了快递,竟是一把小提琴。红木的琴身稍一撩拨,就迫不及待流出音符;红木围成的共鸣箱,像音乐魔盒闪着熠熠的光,让我兴奋。我开始在家教琴。“请问,这是望老师家吗?”这是在叫我,一个眉目清秀的男生,局促地站在门口,“我叫李非鱼,想跟您学琴,听说您教琴教得很好。”我问:“你以前学过吗?”“学过,基本的乐理我懂。”“那好吧,你家住得远吗?”我担心他哪天离开时,找的借口会是离家太远。“不远,我就住在那儿。”他兴奋地指指对面的楼房。李非鱼有天赋,小提琴在他手上弹来近乎完美,我教得很轻松,他领悟得很快,让我有成就感。他是我教过的最有天赋的也是惟一有天赋的学生。时间变得畅快起来,我们谈着、笑着,他说他周围的人和事,我嘴上表示不屑,心里却喜欢听他说这说那。和他在一起我没有负担,不用顾虑他打量的目光,在他眼中,我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没有变过,所以从容。我开始期待每个周日。可是,他很久都没有来了。是病了吗?我决定去对面楼房看看。“你找谁?”他家对门的阿姨问我。“我找李非鱼。”“听他妈说病情加重了,很久都没有回来了。”“我是他的小提琴老师。”“这么年轻的老师?他自己就是小提琴老师啊,他得过好多奖呢。”“啊!是吗?”我太意外了。“真不知怎么感谢小鱼,送了琴,还去当学生。”从李非鱼的家里竟传出妈妈的声音!“别这么说,这是小鱼的心愿。他从小就喜欢你们家梓儿,他在医院恰好看到梓儿发生了车祸,梓儿摔了琴,不然,就是逼着他,他也不会去的。小鱼现在脑癌没有办法治了,到了晚期!”大概是李妈妈的声音。我懵了,是脑癌!李非鱼虚弱地躺着,癌细胞在他头上肆虐疯长。他怎么不告诉我?我强忍着自己不要哭,腿被锯掉那天我也没有哭啊。李非鱼你就是个大傻瓜!我拼命地跑到医院,问李非鱼:“你还愿意当我的学生吗?”“怕是当不成了吧。”他眼里分明留着遗憾。“你不当我的学生,我就砸了你送的琴!”“别砸!那我就当,一辈子。”他笑了,笑得很灿烂。我躲到屋外,眼泪簌地往下掉。李非鱼终究没能躲过这个冬天。每个周日下午,我都会用他送我的琴拉首曲子送给他,也送给自己。这把琴成了我生命里的“能量源”,每当生活变幻时,它支撑着我坚强,为我续航。
能量源
朋友问,第一个穿上高跟鞋的人是谁?她一定是当时世界上最时髦的女人。事实上,第一个穿高跟鞋的人,是个男人,还是个国王。法国的路易十四国王,身高仅5英尺3英寸。这位别名叫“太阳王”的家伙,个头不大,心思不小。他的统治时间超过欧洲任何一个国王—从1643年到1715年。他率领法国军队与欧洲的几乎所有国家打了4场大仗。他建造了一座闪闪发亮的行宫和花园,名叫凡尔赛宫。然而,如此辉煌的成就,也不能满足他爆棚的虚荣心。对于自己的身高,路易十四始终耿耿于怀。他很想以高大炫目的形象接受世人的膜拜。这种小个子男人,不缺乏的是鬼点子。他找到了好办法,戴一顶高耸的假发,穿一双软木做的5英寸高跟鞋,通过这样的作弊手段,足可与高他一头的家伙一争高低。为了使那些高个子们敬畏自卑,他鞋子上的装饰画是法军战斗胜利的场面。当然,这些胜利都是他带领取得的。那时,凡尔赛宫豢养着许多年轻貌美的宫女,她们耐不住宫廷生活的寂寞单调,常常溜出宫外玩耍。有人向路易十四献计,倘若能想出点子,使她们行动不便,她们就不能轻易出宫了。路易十四认为这主意十分靠谱。他授命鞋匠设计一种刁钻古怪的鞋子,以整治那些喜欢溜之大吉的宫女。当时,法国舞台上的悲剧演员穿的是一种全高型的戏剧鞋,鞋匠从这里得到启发,创作出了后边高高翘起的高跟鞋。想必路易十四见到有史以来第一双高跟鞋的雏形之时,心里会有一种变态的兴奋吧。毫无疑问,这简直就是一件残酷的刑具,可以让那群不守规矩的小蹄子彻底歇菜。当宫女们看到这些形状奇怪的高跟鞋,吓得叫苦连天,推托不迭。怎奈王命难违,最后只得哭丧着脸穿起了高跟鞋。你不得不赞叹女人们那超乎寻常的柔韧性与适应性,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后,宫女们即便穿着这件刑具也能行走自如。当然,不能和以前来去如风相比,但是也不会举步维艰,蹒跚不前。况且,她们发现一样巨大的惊喜,高跟鞋可以使她们更加富于女性的魅力。与这个惊喜相比,那点子痛苦简直可以不值一提,她们愿意为此付出更昂贵的代价。假如你想让傻瓜撞墙,只需来一场撞墙比赛;假如你想让女人上当,只需把它说成是一种时尚。你可以想象,高跟鞋以比瘟疫传播猛烈十倍的速度向欧洲蔓延,最终一统世界。伟大的路易十四没有想到,这是他最漂亮的一次征服,他的军队到不了的地方,他的高跟鞋却能占领。他让女人们又爱又恨,因为女人们对于高跟鞋的态度也是爱恨交加。我听到一个辛苦的小白领抱怨:“为什么女人就要承受穿高跟鞋的痛苦,而男人就不需要,这该死的高跟鞋,我真宁愿把它脱了赤脚走路。谁是发明高跟鞋的人?我真想杀了他!”我懒洋洋地说:“除非你坐上时光穿梭机,回到17世纪的法国,把路易十四干掉。不过,你应该咨询一下其他女人的意见,她们未必希望你这样做。”起码,玛丽莲·梦露不会赞同这个刺杀计划。她说过:“那个发明高跟鞋的人,不管是谁,我想女人们都欠他一份情。”
那个发明高跟鞋的男人
他什么都好,是的,他就是她心目中所要的完美情人,有才情、幽默、开朗,把爱她当成终生的事业。他说,有了你,我这一辈子就有理想有追求了。他还说过,你是我的爱情偏方,看到你,所有的忧愁和烦恼就什么都没有了。可是,唯一的遗憾是,他的个子矮,比她还矮。这让她无法接受。她想,怎么能喜欢一个个子矮的男人呢?她的自尊心受不了,再说,别人会说什么呢?她周围有的是高大英俊的男人,她不缺乏追求者,她斗争过很长时间,也和别的男人去约会,那些男人比他都要高,但给她的感觉却那样一般。她不爱他们。是的,爱情是很奇怪的东西,当它来了时,你只对这一个人有感觉,其他的人再也进不来了。人的心是一所房子,只能把钥匙交给一个人。有时她想,如果他再高一点多好啊,只要再高那么一点点,他就是她心目中十全十美的那个男人。那时他们初识不久,她心中始终存着这个遗憾。有一次他带她出去玩,她猛然发现,他好像是高了。是的,和她站在一起很般配,看着顺眼多了。但他们越走她发现越不对劲,他走得很慢,一个劲站住歇着,然后看着她笑,再走。你怎么了?她问。我脚疼。他说。为什么啊?她不解。我穿了增高鞋。他说。她蹲在地上笑起来,笑得喘不上来气了。怪不得呢,怪不得他显得高了一块呢。突然,她又一阵微微的心酸,是啊,如果不是为了她,他一个大男人,穿什么增高鞋啊。她心里感动极了,对他说,以后别穿了,脚多难受啊。那时,她就下定了决心,就跟定他了,这一生,这一世,一个肯为自己穿增高鞋的男人应该是很爱她吧。接着是公司的Party,她穿了五厘米的高跟鞋闪亮登场,她的美丽和气质让她成为全场的焦点。她也看到了他,他还是那样矮,在人群中差点儿被淹没。很多男人想请她跳舞,她拒绝了他们,然后走到了他面前,接着,她做了一个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动作,她脱掉了高跟鞋,然后弯下身说,能跟你跳个舞吗?她的手里,有一双高跟鞋。所有人都看着他们。他的眼里闪现出动人的光芒,那是因了爱情而发出的光芒!她偷偷靠近他说,你能为我穿增高鞋,我就能为你脱掉高跟鞋。大家为他们鼓起了掌。那天,他们跳了一支又一支,因了她的宠爱,他成了舞会的王子,成为了男人们嫉妒的对象。她说,以后,和你在一起,我会穿平底鞋。他说,没事,你穿高跟鞋我会更自信,别的男人会更嫉妒我,他们会说,看,这么矮的男人找了这么高个的女友!你说是不是?她听了就笑了。是的,她没有爱错人,自始至终,他是自信的。正因为自信,他才得到了她的爱,她喜欢这样有自信的男人,而穿上那双增高鞋,是为了讨自己的欢心而已。那个脱掉高跟鞋的舞会结束没多久,他们结婚了。婚礼上,有人说,新娘子个子好高啊。他就得意地说,为了下一代,我一定要找个高个的媳妇。怎么样,能耐不小吧?他是抱着自己的新娘上的楼。在上楼的时候她问,下一辈子我们换换角色吧。他说,不,我还愿意再追你,因为爱上一个喜欢的女人是男人最大的幸福!
脱了高跟鞋和你跳舞
她和公司的老板吵了架,气呼呼地走在雨中,高跟鞋敲在石板路上,溅起了水花,像极了此刻她的心情。而他,来自冰城哈尔滨,刚刚大学毕业,是来扬州觅一份工作。踌躇满志的他,四五天过去了,竟然无一收获,高昂的心顷刻间下沉,满心满脸的沮丧,一个人流浪在街头。她手中把玩的那枚一元硬币,突然脱了手,叮叮当当滚落在他的脚下。他弯下腰,捡起了硬币递到她的面前,说,“嗨,怎么这么不小心,是不是钱多得花不了了。”这时她却呵呵地笑了,不是因为他给她捡起了硬币,而是因为,他刚才弯腰时一辆摩托车溅了他一脸的泥巴。就这样,他们相逢并且相爱。她带着他游览扬州城,古朴的扬州让他迷恋。她也异常开心,快乐得像一只飞翔的小鸟。然而,扬州也只是他的驿站。一天,他跟她说,“我要去深圳发展了,在那里才能证明自己。”她哭了,紧紧地拥着他问,“什么时候回来,还回来吗?”他抚着她的长发,吻着她的前额,有大颗的眼泪落在她的脸上,说,“一年之后就会回来。”她说,“我会等你的。”她给了他曾经捡起过的那枚硬币,他攥在手里,出了汗。他离开后,她便买了一个储钱罐,从离开的第一天,她便每天向里面丢一枚一元的硬币来表达对他的思念和爱。他没跟她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也不曾联系过她。她很失望,但是依然坚信,一年之后他会回来。周围的同事都劝她,忘记这段感情吧,这样的情爱实在不值得留恋和珍惜。可是,傻傻的她,还是每天都向储钱罐里丢一枚一元的硬币。就这样过了一年,她一直这样等他回来。在她丢进第365枚硬币的时候,她终于接到了他的电话:“我回来了。”她兴奋得落了泪。见面的时候,她兴奋地说,“你可回来了,我等了你整整365天。”说着,她便拿出了储钱罐说,“从你走的第一天我就开始每天丢进去,我始终坚信第365枚硬币丢进去的那天你就会回来。”她摔碎了储钱罐,硬币散了一地。她一枚一枚放在他的掌心,他突然就落了泪。他手捧着硬币,多得都往下掉,他知道她对他的爱就像手中的硬币多得都往下掉了。他把她抱在怀里,深情地说,“丫头,我不会再离开你了。”其实,她不知道,当初他去深圳其实是不想再回来了,而且他在深圳发展得很好,一位老板的女儿看上了他。这次回来是要向她说明白,并且告别的。可是,当他看到这365枚硬币的时候,他决定不走了。365枚硬币,一枚一枚是情和爱,只有她才能给他。
365枚硬币,一枚一枚是情和
 
共6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