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雨中的故事

失踪68小时的贾晓涵,终于在当地人称为北河的河道中被发现。7月24日下午,两位帮忙寻找孩子的老人,在陀头桥和石楼桥之前的河岸边,找到了贾晓涵的遗体。距离这个19岁女孩失踪的时间,已经3天了。在这3天里,房山区每一条街道上先是被山洪卷来的淤泥覆盖,又被辗作黄尘,跟在疾驶而过的车辆后面,漫天飞舞,似乎是在为这场灾难中的死难者举行一场特别的葬仪。暑期工的第一天7月21日,是贾晓涵在一家古玩公司打暑期工的第一天。这个面目清秀、人见人爱的女孩子,却时运多舛。贾晓涵5岁时,父母离异,由父亲贾东辉抚养。一年后,奶奶患尿毒症离世,从这时起,姑姑贾丽媛几乎成了贾晓涵的妈妈,她看着贾晓涵从一个孩童长成大姑娘,两人的感情日深。对别人提起时,贾丽媛总是用“我们家孩子”来指代贾晓涵。在贾丽媛眼里,贾晓涵是个乖巧、聪明的女孩子。“每次来我家,晓涵都会抢着干这干那,说话特别熨贴暖人。”贾丽媛说。贾晓涵读书好,上小学时,被评为北京市优秀三好学生。上初中后,父亲要到离家很远的大兴去当驾校教练,每周只能回一次房山,缺少家人照顾的晓涵学习成绩也不再出色,但她仍是家人们眼中懂事的孩子。贾东辉说,贾晓涵上初中时就会炒菜了,拿手菜是西红柿炒鸡蛋、炒土豆丝。在贾晓涵的“闺蜜”刘静妍眼中,贾晓涵虽成长于单亲家庭,却非常开朗,“不管跟谁相处,总能很快打成一片”,是一群伙伴中的“开心果”。“她的眼睛是眯眯眼,笑起来特别好看。”晓涵高中毕业,去年考上了北京市经贸高级技术学校的幼教专业,再开学,就要开始实习,之后,就可以自食其力了。贾东辉还记得,不久前,贾晓涵见他为家里的开支发愁,还贴心地劝解说,“爸爸你别犯愁了,您不能干了不是还有我吗,明年我就实习了,能挣钱了。”或许,正是为了解决爸爸的难处,这个暑假一开始,她就找了这份在古玩公司的临时工作,以贴补家用。7月21日一大早,她穿着一件背带短裤清清爽爽出了门,乘公交车去邻镇阎村上班。上午10时许,天色瞬间昏暗,倾盆大雨席卷了整个房山区。也许是对这场大雨感到一些惶恐,贾晓涵的好朋友张思雨有些担心她,数次打电话给她,却无人接听。下午,贾晓涵回了短信:“正在上班,不方便接私人电话。”张思雨明白,“晓涵上班第一天,她要好好表现,给同事留个好印象。”雨从上午一直下到下午6时许,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贾东辉的朋友、家住古楼镇的李洁(应受访者要求,化名)放心不下,也给晓涵打电话,告诉她要开车去接她回家,李洁11岁的女儿琪琪要求“跟妈妈一起接姐姐”,贾晓涵和琪琪也是相处得非常亲密的小姐妹。母女俩就这样出发了,接到晓涵后,又一起往古楼镇李洁家里赶。走到下坡子村桥头时,李洁猛地踩住刹车。她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原来熟悉的道路、小桥面已经完全被横流的雨水覆盖,根本无法分清哪里是路,哪里是桥。这时,熟悉路况的贾晓涵说,她知道有条小路可以回家,李洁无计可施,便听从贾晓涵的建议,将车开往贾晓涵指示的小道。大水退去后李浩才知道,这条小道在北河边上,紧邻河道,洪水来时,是最先被淹没的地方。“快来救救我们,车被水淹了”事后回想,李洁只记得当时很慌张,一心只想着快些从这暴雨中回到温暖的家里去,丝毫没有想到,水中行车的种种危险。然而,就在她们在暴雨中,借着昏暗的车灯,从雨刷器勉强扫出的一点缝隙里,艰难地辨认家的方向时,最坏的状况发生了。6时10分左右,雨水漫进排气管,车熄火了,脚下也很快涌进了积水。李洁、贾晓涵都掏出手机向最有可能前来施救的朋友打电话。贾东辉在40公里外的驾校接到女儿打来的电话,他回忆说,晓涵在电话里的声音极其恐慌,她哭喊着:“爸爸,快来救我们,车快被水淹没了,救命啊!”贾东辉无法立即赶到现场,只能告诉女儿要冷静,先拨打110。他问清了被困的地点,又请下坡子村的朋友前去施援。6时20分左右,姑姑贾丽媛也接到晓涵的电话:“救命,快来救救我们,车被水淹了!”她们打电话的工夫,水已经迅速地涨了起来。石楼史上本是水源富足之地,号称有“大石河、周口店河、马刨泉河三条河流在境内蜿蜒穿绕”,然而事实上,由于地下水被大量开采,房山区的地下水位剧烈下降,河流断流:泉眼干涸,贾晓涵和李洁此时正处在被当地人称作的“北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几乎没有水,仅有几近干涸的河道。然而这场罕见的短时间强降雨,却引发了山洪和泥石流,洪水从山上携带着树枝、垃圾、上游倒塌的房屋和冲下来的牲畜,一路奔腾而下,一瞬间就将河道涌满,伴着暴雨呼啸而过。事后,多位村民回忆,洪流持续的时间大约有十几分钟,然而却极为迅猛,河水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几乎一眨眼就漫了一人多高。贾晓涵、李洁和琪琪,不幸就在水势最强的这十几分钟,被困在了山洪泄下来的河道里。打电话求救后,李洁决定先自救。她奋力将贾晓涵和琪琪托到车顶,然后自己将半个身子跨出车窗,半个身子留在车内,她以这种奇怪的姿势,和车顶的两个女孩子,一起被奔涌下来的洪水裹挟着向下游奔去。贾丽媛接到贾晓涵的电话后,立即打电话给一位开出租车的亲戚,请他去现场救援。贾东辉也在他工作的驾校内,拨通了119,告知石楼镇支楼村附近有车辆遇险。二人之后又都回拨贾晓涵的电话,想告诉她再坚持下,已经有人去救她了。电话中传来的声音是: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二人获救7月21日晚7时20分左右,贾东辉在下坡子村的朋友接到电话后立即赶到现场,却只见一辆汽车的白色车顶,但隔着一条汹涌的水道,根本无法靠近。他们努力在黑暗中辨认,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影。不久,一辆警车也赶到了现场,站在水边上查看了一会儿,没有找到呼救的人,便匆匆离开了。女儿有难,贾东辉虽然在大兴还是想方设法在当晚10时许,赶回了房山。他赶到事发的下坡子村河道,那一股把女儿冲走的汹涌的洪流已经渐渐平息,水势正在慢慢下降,女儿曾经乘坐的白色雪铁龙汽车已被河水冲出河道,车尾斜倚在一棵倾倒的大树上。贾晓涵、李洁、琪琪三人仍没有踪迹,贾东辉的眼前只有茫茫黑夜中一眼望不到头的洪水。几乎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被他发动起来寻找,沿着几乎平溢的河道边上,艰难地辨认水面上漂浮的一切物体。支楼村支书李强也带了一些人来帮忙寻找。支楼村的情况虽不乐观,但还算幸运。那十几分钟的山洪从上游突然涌下时,支书立刻通知几十户家住低洼处的村民马上转移,“带上存折赶紧走,别的就不要管了。”他对村民说。支书在村里地势较高的地方开了一个纸带厂,厂房的一面墙还加固过,村民们就顺着梯子爬到厂房顶上躲过了大水。水势稍退,胆子大些的村民带着手电到村子附近的河道边看看有没有人需要施救,用灯一照,河面上全是猪啊鸡啊,他们知道,它们都来自附近养殖场。等贾东辉回到石楼镇下坡子村河道边上,焦急无望的时候,几个消防队员出现了。只不过除了安全帽,这些消防队员没有携带任何专业救援设备。贾东辉寻女心切,没有顾及这些消防队员已经跟暴雨洪水奋战了很久,大喊着说,“用安全帽上的一盏灯能救得了谁?”众人沿河一路喊,一路找,终于,在7月22日凌晨2时,最先在一棵树上发现了李浩。李洁是最先被从车边上冲走的。她一直在湍急的水流里挣扎,突然胳膊碰到一棵树,便紧紧抱住,幸运的是,她又在水里捞起一卷胶带,于是就用胶带把自己缠在了树上。两个小时后,下游数公里外的另一棵小树上,众人又发现了琪琪,此时,这个年仅11岁的小姑娘已经紧紧抱着这棵树,在水里泡了10个小时。琪琪受到了严重的惊吓,淋雨后又发了高烧,被蚊虫叮得浑身都是小红疙瘩,所幸,除此之外,没有大碍。三人之中的两个居然都神奇得救,第三个或许也会有好运?众人心中燃起了希望。让孩子漂漂亮亮地走几个小时后,天亮了,是个少见的朗日蓝天,但贾晓涵仍没有任何消息。贾光辉此时已经对女儿生还逐渐失去了希望,宿命论在他的脑海中占了上风,“三个人遇险,上天已经让两个人重获平安,它总要留下一个。”或许是为了安慰他,有人猜测,也许晓涵闹别扭,获救后跑到哪里躲起来了。贾东辉摇头:“我和女儿关系很好,事发前根本没有闹过别扭。”甚至还有人说,或许和男朋友“私奔”了。贾东辉不知道贾晓涵有一个名叫张骏的男友。刘静妍回忆说:“张骏对贾晓涵特别好,晓涵也常常说起,我们总是替她感到高兴。”7月22日,张骏从朋友处得知贾晓涵被洪水冲走的消息后,在河边上找了整整一天。虽然生还的希望非常渺茫,但搜救没有停止。贾东辉和贾丽媛几乎发动了所有亲朋好友,沿着出事的河道一遍遍搜寻,不论生或死,他们需要有一个确定的答案。贾东辉的几个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都放下手头的工作,有的请了年假,有的暂停了自己的生意,来帮忙搜救。会游泳的就下水去捞,不会游泳的就追着河水一路搜索,几天来,他们最远走到了河北涿州。河水每退下一点,这些人就把曾经寻找过的地方再找一遍,生怕前一次漏掉了什么。石楼桥、陀头桥之间的1公里长的河道,他们在短短3天里搜寻了数十遍。拨打119的次数达到“3位数”,仍没有盼来专业搜救队伍后,贾东辉从韩城河镇的公园里借了两条游玩用的“鸭子船”,又租来一条橡皮船,两套救生衣,聊作打捞搜索的工具。希望曾一度出现。7月23日上午,T坡子村河道中发现一具年轻的女性遇难者遗体,尸体已经变形,经过艰难的辨认,大家一致确认,“这不是贾晓涵”。又失望又失落,贾东辉已经精疲力竭。他脸色乌青地坐在堂屋的椅子上,他的朋友们围坐在屋里,谁都没有说话,空气中只有电风扇吹出的呜呜风声。‘堂屋一侧放着贾晓涵睡的小床。贾东辉站起身,却忘了趿上拖鞋,他就赤脚走到里屋,抱出女儿最喜欢的玩具熊,放在小床上。玩具熊很大,几乎占满整个床。7月24日上午,贾晓涵失踪第三天后,贾东辉终于盼来了房山区城关消防中队的一班专业救援人员。消防兵分两路,一路在没颈的河水中拿木棍探寻,一路持抓钩,把被洪水冲积到岸边的杂物拨开,在一切可能埋住遇难者的地方展开搜寻。贾晓涵的表哥王志远,两位闺蜜,也都在微博上求援,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寻找贾晓涵的队伍。7月24日下午l时许,两位老人搜寻到石楼桥和陀头桥中间的河道时,在岸边发现一只女性的胳膊露在泥沙外面。根据衣着和左眉梢上的一颗痣,贾东辉和贾丽媛辨认出,这就是“我们家的孩子”。结果和预料的一样,但仅存的一丝侥幸的希望也终被证实是虚幻的,贾东辉和贾丽媛当着众人忍不住大放悲声。孩子的遗体送到房山区法医鉴定中心,“失踪者”需要在这里变更为“遇难者”。贾丽媛委托刘静妍为贾晓涵去买一套好看的连衣裙。“以前家里穷,晓涵不舍得花钱买衣服。现在,要穿得漂漂亮亮入土。”因为一场暴雨,19岁的贾晓涵,在她去打暑期工的第一天后,再也没回到家。据官方统计,这次暴雨共有77名罹难者。
暴雨中消失的女孩儿
小时候,他随父兄在椰风蕉雨中流汗挨饿,在田间地头胼手胝足地劳作。那时,他便有一个超凡的梦想:他想当作家,想坐在家中写字,别人给他寄钱。父亲劝他别做白日梦了,好好干活儿吧。他不听,依旧做着自己的梦。17岁那年他真的发表了几篇作品。在明确自己的志向后,他说:“我非常确定我要什么,我无论如何都要写作,我把写作当作繁重学业最好的安慰剂。”考上新闻专科学校电影专业后,他只去上自己喜欢的编辑导演课。由于他17岁便有作品问世,他以为他可以像作家一样写作,然后收到源源不断的稿费。不过由于知识的欠缺以及生活阅历的贫乏,加之思维狭窄,他这时写的很多东西不是被委婉地拒绝,就是杳无音信。这使他很沮丧,觉得自己怀才不遇,整日满腹牢骚。有一段时间,他怀疑起了自己的梦想及能力,甚至想放弃写作。但是,他不忍辜负杨教授的关爱与期望,最重要的是:梦想就这样放弃了吗?>一天,他实在受不了这种失落,就走进了杨教授的办公室。杨教授见他神情沮丧,情绪低落,就知道他有话说。杨教授给他倒了一杯水,就沉默着,等待着。他犹豫了一会儿后,就把自己的苦闷与烦恼一下子都说了出来。杨教授没有出言安慰,也没有告诉他该怎么办,而是说起了一种植物。杨教授说,有一种毛竹,在它一生的最初五年里,你几乎观察不到它的生长,即使生存环境十分适宜也是如此。但是,只要五年一过,它就会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开始以每天两英尺(1英尺约合0.3米)的速度迅速生长,并在六个星期内长到190英尺的高度。稍作停顿,杨教授又说,当然,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魔法的,毛竹的快速生长所依赖的是它那长达几英里的根系。其实,早先看上去默默无闻的它一直都在壮大自己的根系,它用五年的时间积蓄了能量,武装了自己,最终创造了自己的神话。>听后,他若有所思。从那一天后,他开始大量阅读,学习毛竹把自己的根系伸向那更深更肥沃的土壤,同时,他静下心来学习理论技巧,更加深入地观察生活,感受生活。但是,他并没有减少写作,反而每天坚持笔耕3000字,只是很少再去投稿而已。几年后,他写出了第一本书《莲花开落》,接着,他还写出了《春火》《大地勇士》等小有名气的几十部剧本。后来,这些书在其散文的巨大光环下反而鲜为人知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把触角伸向了宗教哲学情怀,将东方散文美学智慧融入宗教哲学情怀,他创作的散文清新,有韵味。30岁前,他得遍了台湾所有文学大奖,成了台湾著名的畅销书作家。>他的名字叫做林清玄。后来,人们问起他的成长经验时,他总爱说:“做一棵有魔法的毛竹。”
有魔法的毛竹
小的时候,她就喜欢在下雨的时候,打着小花伞跑出去踩雨,躲在房檐下,伸出手接着雨滴,她可以静静的站在外面一整天。她是个极其安静的女孩,有着自己的幻想,她喜欢看《白雪公主》的故事,她曾梦想着她被骑着白马的王子吻醒,拉着她的手。。。她的爱情注定发生在雨季,南方的天是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下班后,她举着花伞走出单位,还向小时候一样,伸出手,望向天空。“小孟,下雨了,我送你回家吧”经理的车停在她身边“哦,没关系,我坐公交车回去很方便”说完她打起伞走了她扭过头去,看见经理的车开远了,她又回到了原地,不多会,她看到他从大楼里走了出来,她轻轻的走过去:“送我回家吧”他看了一眼外面的雨,从她手里接过她的伞,拉着她的手走进了雨中。他是大楼里的保安,曾在流氓的手里救过她,他的身手很敏捷,就在那一刻她喜欢上他。他知道她的心,她曾找同事帮忙跟他提过,可他婉拒了,他说他来自一个小镇,不敢有什么想法,面对她热情的目光,他处处躲闪着。其实他也喜欢她,他知道自己不配得到她的爱,在老家时认识了一些狐朋狗友,年轻气盛,因为盗窃,被劳教一年,在劳教期间他拼命的改造,拼命的忘记过去,等他出来后,他离开家乡,来到了这座城市。她并不知道他的底细,也不知道他喜欢她,她只想对他好一些,一个人出门在外,没什么朋友,很孤单。他知道她喜欢下雨的时候,偷偷的观察过她,每次看到她时,他心里总是很平静,她站多久,他就偷看她多久。他买了一把很漂亮的淡绿色带有小花图案的雨伞送给她,悄悄放在她的办公桌前。当她看见那把雨伞是,她问遍了她所有认识的人,所有人都摇头说不知道,她突然想到他,飞快跑到保安室去找他,他同事说他请假回老家了,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一个月后他突然在一个下雨天出现在她面前,不说话的望着她,她低着头:“我就知道你会出现在我面前,我对自己说过,我会等到你”他伸出了一只手。。。。
雨中情
她和公司的老板吵了架,气呼呼地走在雨中,高跟鞋敲在石板路上,溅起了水花,像极了此刻她的心情。而他,来自冰城哈尔滨,刚刚大学毕业,是来扬州觅一份工作。踌躇满志的他,四五天过去了,竟然无一收获,高昂的心顷刻间下沉,满心满脸的沮丧,一个人流浪在街头。她手中把玩的那枚一元硬币,突然脱了手,叮叮当当滚落在他的脚下。他弯下腰,捡起了硬币递到她的面前,说,“嗨,怎么这么不小心,是不是钱多得花不了了。”这时她却呵呵地笑了,不是因为他给她捡起了硬币,而是因为,他刚才弯腰时一辆摩托车溅了他一脸的泥巴。就这样,他们相逢并且相爱。她带着他游览扬州城,古朴的扬州让他迷恋。她也异常开心,快乐得像一只飞翔的小鸟。然而,扬州也只是他的驿站。一天,他跟她说,“我要去深圳发展了,在那里才能证明自己。”她哭了,紧紧地拥着他问,“什么时候回来,还回来吗?”他抚着她的长发,吻着她的前额,有大颗的眼泪落在她的脸上,说,“一年之后就会回来。”她说,“我会等你的。”她给了他曾经捡起过的那枚硬币,他攥在手里,出了汗。他离开后,她便买了一个储钱罐,从离开的第一天,她便每天向里面丢一枚一元的硬币来表达对他的思念和爱。他没跟她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也不曾联系过她。她很失望,但是依然坚信,一年之后他会回来。周围的同事都劝她,忘记这段感情吧,这样的情爱实在不值得留恋和珍惜。可是,傻傻的她,还是每天都向储钱罐里丢一枚一元的硬币。就这样过了一年,她一直这样等他回来。在她丢进第365枚硬币的时候,她终于接到了他的电话:“我回来了。”她兴奋得落了泪。见面的时候,她兴奋地说,“你可回来了,我等了你整整365天。”说着,她便拿出了储钱罐说,“从你走的第一天我就开始每天丢进去,我始终坚信第365枚硬币丢进去的那天你就会回来。”她摔碎了储钱罐,硬币散了一地。她一枚一枚放在他的掌心,他突然就落了泪。他手捧着硬币,多得都往下掉,他知道她对他的爱就像手中的硬币多得都往下掉了。他把她抱在怀里,深情地说,“丫头,我不会再离开你了。”其实,她不知道,当初他去深圳其实是不想再回来了,而且他在深圳发展得很好,一位老板的女儿看上了他。这次回来是要向她说明白,并且告别的。可是,当他看到这365枚硬币的时候,他决定不走了。365枚硬币,一枚一枚是情和爱,只有她才能给他。
365枚硬币,一枚一枚是情和
 
共4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