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上门的故事

家有乖乖女苏琼是正宗的郑州姑娘,生得娇俏可人。2001年7月,她从河南省内一所师范院校毕业后,成了一名中学教师。这一年她22岁,正是适婚年龄,家庭条件也不错,所以,给她介绍对象的人络绎不绝。她的父母都在郑州铁路系统工作,父亲苏同海是一名普通铁路职工,母亲张秀枝系一所铁路小学退休教师,苏琼是老两口的独生女儿,掌上明珠。从苏琼懂事起,父母便有意识地教育苏琼:在这个世界上,父母是最爱你的人,除了父母之外,都是外人。你的心要和父母在一起,将来我们老了,没有能力了,可不能做没有良心的事情啊!在父母刻意的教导下,苏琼表现得对父母言听计从,什么事情都想着爸妈。现在苏琼到了婚嫁年龄,苏同海不失时机地教育女儿,现在社会离婚率很高,男人大都靠不住,找对象一定要找老实、听话,婚后还得忠于我们家的男人。父亲的一席话说得苏琼频频点头。苏琼是地道的郑州人,条件不错。所以,几年间,先后有几个男孩和苏琼处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可每当苏琼抛出“婚后必须无条件地孝敬我父母,并且不能有任何怨言”的要求时,那些男孩都选择了知难而退,一个个机会从苏琼身边溜走了。转眼间,苏琼已是27岁的老姑娘了,苏同海和老伴有些急了,到处求人为女儿介绍对象。上门女婿婚后无条件孝敬我父母2006年8月,苏同海的一位老同事给苏琼介始了一个叫李泉良的小伙子,李泉良是豫西卢氏县人,1999年前从兰州铁道学院毕业后,应聘到郑州铁路局工程公司,从技术员干起,一直干到了工程师的位置。因为家里姊妹较多,父母体弱多病,李泉良挣来的钱大都贴补了家里。所以,他在婚姻方面一直高不成,低不就,转眼间年近而立,还是单身一人。经过媒人的牵线,李泉良和苏琼开始了接触,并频频约会。恋爱期间,李泉良像公主一样捧着苏琼。他觉得自己要钱没钱,要房没房,像苏琼这样的郑州姑娘能嫁给他,算是他的福气了。所以,当苏琼提出“婚后要无条件孝敬我的父母,不得有任何怨言”的要求后,李泉良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按苏琼的要求,李泉良从不多的积蓄中拿出一部分钱来,为未来的岳父母买了一台柜式空调、一台高配置电脑,并扯上了宽带,好让苏琼的父母在网上打发时光。尽管花这些钱李泉良有些不情愿,但为了讨苏琼的欢心,也只能忍痛出血了。按照苏同海夫妇的打算,他们本想让女儿和李泉良结婚后,和他们老两口住在一起。可李泉良觉得“上门女婿”这种事情好说不好听,传到老家后,会惹家乡人笑话。于是,他极力鼓动苏琼在离她父母不远处的一个商品住宅小区,贷款买套二房一厅的小户型,说离你爸妈家近,有个大事小情也好照应,而和你爸妈住在一起多不方便。苏琼没有主见,便和父母商量。苏同海不满地说:“小李这孩子看来很有心计,你们买房也可以,但房本的名字要写成我或者你妈的名字,将来万一他有了外心,这房子还是我们老苏家的!”苏琼同意了。当苏琼把父亲的意见说给李泉良听时,李泉良很不乐意。苏琼顿时耍起脾气来:“你有什么不高兴的?爸妈辛辛苦苦把我拉扯大,又把我嫁给你,难道还图你的房子?将来爸妈不在了,房子不还是我们俩的,你要不愿意也行,哪你找别人结婚去吧!”看到苏琼动了怒,想想她说得也在理,再说没结婚就为房子的事闹别扭,很伤感情。李泉良只得同意了苏琼的建议。接着,苏琼陪着李泉良到他看中的那家住宅小区订下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并到银行办了按揭手续。房子到手后,李泉良请人把它装修一新,随后两人确定了婚期。天上掉下的奖金2007年国庆节期间,苏琼和李泉良举行了结婚典礼,正式开始了婚姻生活。李泉良本以为婚后可以喘口气,集中精力还房贷,可妻子还要他每月给岳父、母300元块钱的“孝敬钱”。李泉良很不情愿,苏琼抢白他说:“怎么,把我追到手,就想做白眼狼了,别忘了你答应过无条件孝敬我爸妈的!”这话说得李泉良哑口无言,心里的疙瘩却越憋越大。2008年6月,在苏琼身上,发生了一件让她和父母欣喜若狂的事情。原来,苏琼上班后,受好友李意珊的影响,一直都在买着彩票。虽然几年来只中过最多500元的小奖,可她一直没有放弃过。2008年6月底,苏琼所带的毕业班在郑州市中招考试中获得了优异成绩。作为班主任的她获得了学校5000元的重奖。按惯例,每当有喜事降临,苏琼都要多买几张彩票。那天下班后,她一下子买了50多元的福利彩票。买过彩票后,苏琼顺路先回了娘家报喜,并把那5000元奖金交由父母保管,苏同海夫妇高兴得眉开眼笑。好事成双,获得学校重奖后的第三天,苏琼去一直光顾的那家彩票店买彩票,捎带看上期中奖号码。还没走进去,她便看到店外面的玻璃上贴着大红喜报,上面写着“本店喜中二等奖一注,奖金19。8万元!”苏琼掏出上期买的一沓彩票,突然,一组让她狂喜的数字跃入眼帘:不错,正是喜报上公布的数字。啊!我中奖了!苏琼掩饰住内心的狂喜,买了几注彩票后,便跑回了娘家,向爸妈报告了自己中奖的消息。苏同海夫妇欣喜若狂,一家三口高兴过后,苏同海像想起什么似的,对女儿说:“小琼啊!获奖的事情就别给小李说了,我们悄悄领来就是了,这笔钱是咱老苏家的!”苏琼对爸爸的话欣然同意。他们过后悄悄到福彩中心兑了奖,并把这笔巨款分两笔存到了建设银行,户名写的分别是苏同海、张秀枝。那段日子,苏同海老两口心里美滋滋的。他们觉得这闺女没有白养,真是嫁出去女儿,嫁不走女儿的心啊!妥善处理好中奖奖金后,苏琼悄悄请林意珊吃了顿西餐,让好友分享自己的快乐,并再三叮嘱李意珊替她保守秘密,千万不能传到李泉良的耳朵里。2008年7月中旬,苏琼发现自己一向准时的例假没有来,买来测孕试纸一试,发现自己怀孕了,便告诉了丈夫。李泉良很兴奋,自此更加用心地照顾着妻子。8月初,李泉良正在工地上忙活,突然接到大哥从老家打来的电话。大哥的儿子今年参加高考过了二本线,被西安一所高校录取,但一年6000多元的学杂费用让大哥犯了难,大哥恳求弟弟能帮着筹些钱,让孩子顺利入学。回到家里,李泉良和妻子商量资助侄子上大学的事情。苏琼一听很不满地说:“咱们还着房贷,来年又要生孩子,处处都得花钱,哪能拿出多余的钱来呀!”李泉良哀求妻子说:“话是这样说,可作为亲叔叔,大哥当年又资助过我,不拿钱是说不过去的,你就‘批’点钱吧!”苏琼提出只能出500元钱,经过李泉良苦求,又加了500元钱。李泉良觉得这1000元钱拿不出手,只好又向同事借了2000元,凑够3000元给大哥汇了过去。没想到,当苏琼把给丈夫侄子1000元钱的事情给父母说后,苏同海夫妇很是不满。他们当着苏琼的面数落李泉良只顾老家,不为这个小家着想,这样下去,女儿跟着他会受委屈的。老两口的话让李泉良很是寒心,他本想反唇相讥,但想到妻子正在怀孕期间,怕惹她生气,忍了再忍才没有发火。工程师自残泄愤防范、算计的婚姻要它作甚!2008年9月5日,李泉良又接到大哥从老家打来的电话,大哥带着哭腔对他说,父亲这段时间瘦得很厉害,饭也吃不下,前天带他到三门峡一家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诊断父亲患了胰腺癌,需要做手术,你赶紧回来一趟吧!挂了电话,李泉良赶忙回到家里,把父亲患绝症的事情说给苏琼听,说父亲马上要做手术,他得带些钱赶紧回去。看李泉良又伸手向她要钱,苏琼很不情愿地嘟哝了一句:“嫁给农村人事情就是多!”李泉良忍住没有还嘴,苏琼随后到卧室取来2000元钱,递了过去。李泉良嫌少,苏琼又走进卧室拿了1000元,丢到茶几上,说:“就这么多了,再想多拿只好卖房了!”李泉良拿着苏琼给的3000元钱回到了三门峡。他和大哥张罗着给父亲做了手术。手术后,主治医生告诉李泉良,他父亲的病已进入晚期,病人的生命只能按月来计算了。医生的话让李泉良很是沉重,由于工作较忙,三天后,他不得不回到了郑州。大哥送他上车前,为难地说:“咱爸这病从入院到出院得15000多块钱,你还得筹些钱汇过来!”李泉良满口应承下来。回到家里,苏琼看着神情凝重的丈夫,连句安慰的话居然都没有,李泉良感到很寒心。李泉良没有再开口向苏琼要钱,他背着妻子借遍了同学、好友,又凑了5000多元钱汇给了大哥,心里这才算有所安慰。李泉良的父亲年事已高,禁不住化疗、放疗的折磨。从医院回到家里不到三个月,连水都喝不进去了,很快,老人油尽灯枯,走到了生命的终点。2009年元旦前,李泉良办完父亲的丧事,从老家回到了郑州。父亲的病使他又一次经受了心理上的折磨,他的情绪也愈发地沉郁。接下来的一个双休日的午后,李泉良在卧室午休,似醒非醒之间,他听到妻子在客厅和另一个女人聊天。卧室的门虚掩着,他仔细听了听,原来是妻子的好友李意珊来家里了,两人正压低声音聊得起劲儿。李泉良隐隐约约觉得两人的聊天内容与自己有关,便留了心。只听李意珊说:“是啊!嫁个农村老公事情是很多,但在你公公生病这件事上,你也该多拿点些钱来表示一下啊!再说,你不是有彩票中奖的20万块钱放在你爸妈那里吗?拿出一些来又伤不了元气!”听了这话,李泉良顿时警惕起来。只听苏琼“嘘”了一声,似乎是怕卧室里的他听到。她接着压低声音说:“我爸妈说了,那笔钱谁都不能动,将来一旦李泉良有外心了,还可以做我的养老钱!”这时,只听李意珊说:“这样做,对你老公多不公平呀!都一家人了,还这样防着人家!”——妻子接下来的话让卧室里的李泉良肺都要气炸了,苏琼仍一副不以为然的口吻:“爸爸说了,丈夫只是比较亲近的外人,除了爹妈谁都不能相信!”只听李意珊叹了口气。李泉良克制住内心的怒火,好不容易等到李意珊告辞离开,他三两步蹿到客厅,照着苏琼脸上就是一巴掌,吼道:“你这个狠心的女人,彩票中奖的事情为啥不告诉我,我老爸患绝症你都不舍得拿点钱出来,我连外人都不如,这样的日子过下去还有什么意思!”苏琼捂住火辣辣的脸,看到丈夫那双瞪得血红的眼睛,心里有些怕了。但她仍硬着头皮说:“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什么彩票中奖,我不明白你说什么!”看到妻子还在撒谎,李泉良气血上涌,上前狠狠推了她一把,咬着牙骂道:“你他妈的还嘴硬,你们聊天我都听到了,老子瞎眼娶了你这个认钱不认人的女人!”李泉良气头上的力气奇大,苏琼竟被她一掌推翻在地,恰好地板上有个小凳子,她一下趴在了小凳子上,隆起的肚子把凳子挤压得翻倒在地,看着苏琼痛得龇牙咧嘴的样子,李泉良想到了妻子肚里的孩子,想去救又拉不下面子,可内心积蓄已久的怒火又无处发泄,他吼叫着跑到厨房,抓起菜刀,对准自己的手指砍了下去——苏琼听到厨房里一声惨叫,她挣扎着爬起来,看到了眼前这血腥的一幕,不由惊呆了。清醒过来后,她赶紧拨打了120。救护车及时赶来,把李泉良和受了惊吓的苏琼拉到了附近的医院。经过一番抢救,李泉良斩断的手指通过断指再植手术被植活了,而苏琼因为肚子受外力挤压,加上受了惊吓,肚子里的孩子最终没能保住。得知苏琼流产的消息,李泉良痛苦之余,他对这桩没有信任可言、只有防范和算计的婚姻心如死灰,他已坚定了离婚的决心。2009年5月初,已离婚两个多月的李泉良仍然没有从那桩伤痕累累的婚姻中走出来,他幽幽地对笔者说:“现在想来,这桩婚姻自始至终都没有给我愉悦感,岳父母的褊狭、自私及苏琼对父母的一味顺从,都使我受到了很大伤害。婚姻是靠夫妻双方的信任、理解来维持的,一旦掺杂了功利,就会变得脆弱不堪,相信我会找到自己的幸福的!”
上门女婿的悲哀:算计的婚姻要
东江湖边的新媳妇头回上门,婆婆都要塞给一个大红包。在村里的女人们看来,红包里的票子多少,除了看得出媳妇的身价,还能预示未来的富贵。大伟妈正为这事犯愁。大伟安慰说:“妈,这红包要不就算了吧!”“怎么能算了?”大伟妈瞪眼嗔怪起来,“这是规矩,坏了规矩,妈抬不起头,你媳妇往后也直不起腰杆。”“妈,萍萍又不是看我们家发财了才想嫁给我。”“妹子心肠好,更不能亏了人家。凤凰进了鸡笼,本来就委屈了几分,往后还能让她再受气?”村里人都晓得,萍萍在东江湖当导游,游客都喊她“名嘴”,其实她除了嘴巴子抹了蜂蜜似的,那脸蛋也姣好,城里剧团的名旦也赛不过她。村里人便说,大伟是前辈子修来的福,这辈子才找上了这个好妹子。大伟妈也听到背后有人嚼舌头:这么俊的妹子嫁进这个外面还有好几张借款条子的家,真是委屈了。这也难怪,大伟父亲一病七八年,留下的只是好几笔欠款。于是,大伟妈再借钱,沾亲带故的人家都支支吾吾。明天,萍萍就要上门了,大伟妈跺了几下脚,丢了魂一样地望着东江湖。她想,要是这湖里翘嘴巴鱼能托起几叠票子来该多好啊。“妈,这规矩不见得那么灵验。你不是说,你上门时也接过我奶奶的一个好大的红包,怎么我们家还那么穷呢?”大伟开导说。大伟妈叹了一口气,说:“其实,那里头掺假了。”“掺假?”大伟妈点点头,无可奈何地说:“那时候,你奶奶家也挺穷,钱也借不到。没法子,你奶奶买了一张大红纸,晚上偷偷把它剪成票子大小,与几张票子包在一张红纸里,就成了一个厚实的大红包。”大伟一愣。“当妈的这回不能像你奶奶那样掺假。正儿八经的票子,才有踏踏实实的富贵。”说完,大伟妈又是一声轻叹。第二天,邻居女人叽叽喳喳地聚在大伟家门口,要看新媳妇上门。“她嫂,给多大的红包?”大伟妈说:“一万六千八。大伟他二舅说的,这叫一路发,一辈子发。”人家不相信,挤眉弄眼地说:“看看你手里拿的红包,薄薄的,怕没几张吧?”“还拿票子?”大伟妈扬了扬手上的红包,几分得意地说,“里面是存折。蛮方便的,媳妇想用就去取。”“哟,还真时髦!”邻居女人露出了羡慕的神色。鞭炮声中,穿红戴绿的萍萍过来了。大伟妈迎上去,见面就把红包往萍萍怀里送。谁晓得萍萍左手一挡,右手随即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塞给大伟妈。邻居女人一怔。大伟妈也呆住了。萍萍说:“这里面装的是几张你往日的借条。”“我的借条?”“我替你还了。”萍萍一笑。大伟妈的眼里一下子涌出泪水,颤抖抖地说:“萍萍,这怎么行呢?不能坏了规矩!”“媳妇孝敬婆婆才是最不能坏的规矩。”一下子,周围响起了掌声。这掌声使大伟高兴万分,他忙不迭地对萍萍说:“萍萍,你听听,这掌声就是你的身价。”掌声中,大伟妈把萍萍给的红包掏出来,连同自己的那个红包,猛地一把撕碎了。“妈,你把存折也撕了?”大伟惊呼。邻居女人也一惊。“这不是什么存折,”大伟妈又狠劲地撕了几下,“是我写给萍萍的欠条,一万六千八。欠条是算钱的,打官司她也说得赢。我打算上码头捡垃圾补这份情,哪晓得我娶回一个东江湖最好的媳妇!”“妈――”萍萍甜甜地喊了一声。“哎!”大伟妈拈起袖子揩了一下泪水,长长地应了一声。邻居女人也笑了。
身价
如何在数以万计的求职者中脱颖而出,是每一位应届毕业生都非常关心的问题。有学生求职事例体现,在求职过程若能主动出击,往往能收到出奇制胜的效果。主动出击打好心态基础来自广州大学中文系的小肖是今年的应届毕业生。低年级时小肖就加入了校新闻中心,可校内的新闻工作体验没让他过足“记者”瘾。大四实习阶段,小肖计划到媒体实习。但自己不是新闻专业的学生,没办法参与新闻系与媒体单位协议的实习活动,怎么才能实现愿望呢?小肖左思右想,想到了一条“曲线救国”的路线:主动找到校新闻中心宣传科负责人开出介绍信,登门到某报社采编部门提出意向。报社对小肖的“不请自来”颇感惊讶,但小肖没有因为报社主任的多番提问而怯步,镇定地道出实习意愿,还“秀”出在学校新闻中心的“得意之作”。最终,主动积极的态度打动了报社主任,小肖的愿望实现了。而这次主动出击的顺利通过,为小肖日后的求职心态奠定基础。求职遇难题主动闯关结束实习之后,小肖开始转战求职。由于专业方向是师范类中文系,因此在职位选择方面倾向于院校语文老师。在一场师范类专场招聘会上,小肖被一所省重点中学的招聘条件吸引住了,但招聘条件标明,只招收“211工程”院校毕业生。这可让许多前来招聘的应届毕业生打起了“退堂鼓”。尽管自己的院校不符合要求,小肖还是决定试试看。一轮等候下来,当小肖把个人简历递到面试官跟前,面试官劈头一句:“对不起,你不是‘211工程’院校毕业的,请回吧。”小肖并没有被这句话吓住,他对面试官回应:“211工程院校也有学生卖猪肉,非211工程院校也能出网站ceo,毕业院校并不是唯一评价个人能力的考察因素。”听到这镇定自若的回答,面试官对小肖有了不一样的看法,于是让这个小伙子开始了个人介绍。小肖把握机会,简练有序地介绍了自己,闯入下一轮复试阶段。虽然最后没有被录用,小肖对自己的表现仍感到非常满意。上门“单挑”求职告捷小肖在多场招聘会上发现,招聘会的每一个摊位前,总能排出过百人的求职队伍,粗略计算下来一天内一家用人单位的求职人数就有千来人。与其被动“群殴”,不如主动“单挑”!小肖有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想法:何不亲自拿简历去用人单位主动求职呢?于是,小肖带上个人简历,登门到一家招聘文秘宣传的单位,找到人力资源部负责人主动谈及就业意向。小肖主动的求职方式,给人力资源部负责人以深刻的印象:招聘会上接到五百多份简历,仅有小肖是亲自上门投档的!通过调研,用人单位决定给小肖发出文秘宣传职位的唯一一份offer!至此,小肖积极主动的求职方式获得成功。主动出击小提点:务必参加各大招聘会,亲身了解目前用人单位的招聘需求以及市场动向。参加招聘会的面试过程后,应主动与用人单位取得联络,询问面试后续情况。多次招聘面试都不见成效后,应好好总结经验,并在充分准备下尝试亲自到用人单位展示个人风采。
毕业生求职上门“单挑”成功
地里的西瓜成片地熟了,一天收购西瓜的主子上门来收购,老婆赶集去了,二柱一个人在家,收购的价钱是先前定好了的。二柱这次破例作了回主,卖了!老婆晚上才回来,一家人面对西瓜丰收后的喜悦自不在言。老婆说,人家看你二柱傻乎乎的,你今天不会被收瓜的主子弄了称(少了斤两)?。哪知二柱说今天卖西瓜他聪明了一下。快说是啷个聪明的呢?二柱昂起头自豪地说,今天装西瓜的筐本来只有十斤多一点,我跟那主儿说有十五斤。一共称了二十筐,这不我们就多卖了一百斤的西瓜的钱吗?老婆一听,顿时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两眉一竖,一脸阴云密布,肺都差点气炸了。好你个死二柱,二佰五,你憨透顶了。她欲哭无泪。二柱的头脑确实不灵光。挨了一阵数落之后,怎么也没想通是怎么回事。但他记牢了下次称重除皮应该少除一些为好。不久,二柱家的肥猪卖了,老婆要二柱上街买些猪崽回来。他一到市场便相中了一筐油光毛亮的猪崽。一看便知对方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少了些弯弯肠子。并且对方说这装猪崽的筐本来有九斤,我给你少算一点,算五斤好了。二柱一想,好呀!谢谢,谢谢!想起上回多算了就挨骂,这回老婆该表扬我了。哪知高高兴兴地回家,又挨了一顿臭骂。老婆哭着闹着要离婚,说这日子没法过了。这咋又错了?让二柱很是摸不着头脑。不要让我做这道题,我脑袋转不过这个弯。老婆郑重其事地告诉二柱,不要耍小聪明想占便宜,该多少就多少,永远没错!-
便宜
我们科的宋涵征千辛万苦,终于赢得了美女刘悦的芳心,刘悦要带他上门去。但刘悦先放出话来:她是个乖乖女,很听从父母的意见。要是宋涵征过不了她父母那一关,这万里长征就不用再走了。这一下子,就把宋涵征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看到宋涵征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悲催模样,我们几个老女婿就有些不忍心了,把他拉到一旁,给他传授经验。老孙说:“头一次上门去,带的礼物最重要。不在乎轻重,关键是人家喜不喜欢。你偷偷问问刘悦,看她爸喜欢什么酒什么烟,她妈妈喜欢什么点心什么茶,她哥哥有什么爱好,她嫂子喜欢什么化妆品,她侄子喜欢什么玩具,爱看什么动画片。”宋涵征吓出了一身冷汗,忙着记下来说:“我真没想到啊,还有这么大学问。买不对路子,白花了钱,还不招人待见,那不白瞎啦。”大陈忙着说:“买东西虽然重要,但也不是最重要的。相女婿,最主要的还是看你的形象。从哪儿看呢,一个是礼貌,一个是举止。举止要端庄,礼貌要恰当。面上的礼貌你有了,但咱们这个地方有些特殊的礼貌,你知道不?跟女方的父亲,一定要叫伯父,跟女方的母亲,一定要叫伯母,表示尊重。”宋涵征捂着嘴巴说:“哥呀,你要不说,我哪知道还有这么多事儿?我以为就是叫叔叔阿姨呢。记住了,记住了,伯父,伯母,伯父,伯母。”他转向了我:“魏哥,你也是个老女婿了,当初也曾成功地征服了你的岳父岳母,给咱传授点儿成功经验呗。”我问他:“买礼物和举止都很重要,但你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吗?”他迷惑地摇了摇头。老孙和大陈也都迷茫地看着我。我卖了一下关子,这才说:“最重要的,是人品。人家嫁闺女,闺女要跟着你过一辈子,钱财权力都是身外之物,只有人品好的人,才能对他们的闺女好,所以这才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怎么看人品呢,短时间内,就得看你的亲和力了。你第一次上门去,最怕的就是没话题,双方都很尴尬,搞成了问答式的,就更是索然无味,也显得你这个人太刻板无趣,那就要失分了。我给你的建议是,多看看笑话,讲给他们听,就能活跃气氛了,还显出你诙谐幽默。”宋涵征拍着手说:“这个建议好。我最没有幽默细胞了。多看几个段子,给他们讲讲,逗他们都笑了,就掩藏起我这个缺点了。”他跑回电脑前,就按照我们的建议做起了功课。周六,宋涵准时上门了。晚上,我给他打电话,想问问他结果,其实也是想让他感激我一下,但他却没接电话。周日,我又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他也没回,再给他打电话,他居然关机了。这小子,不会是乐不思蜀了吧?周一一早,我们见到宋涵征蔫头耷拉脑的,整个一个衰衰哥,不用问也知道,他“应聘”失败了,忙着问他是怎么回事儿。他清了清嗓子,然后说,他听从了我们的建议,进行了认真的准备,从效果上看,还是非常成功了。周六那天上午,他准时来到了刘悦家。刘悦家对他上门很重视,全部家庭成员都在家中迎候了,包括刘悦的父母、哥嫂,还有她那个十多岁的侄子。寒暄过后,他先拿出了买给各位的礼物。那些礼物都是刘悦帮着他挑选的,虽然不是很贵,但遵从了那个“最爱”原则,果然博得了大家的喜欢,看他的眼神儿马上就亲近了些。宋涵征还谨记着大陈的教诲,一会儿一个“伯父”,一会儿一个“伯母”,叫得两位老人很开心。他觉得该拿出杀手锏了,看到刘悦的小侄子乖乖地坐在一旁,眼珠儿一转,就讲出了他昨天看到的特好笑的那个段子:有天中午,我到一位朋友家作客,朋友的儿子恰好放学回来,一进门就对朋友说:“爸爸,老师让你带我去吃炸鸡腿。”我和朋友都很诧异,不明白老师怎么会说这样的话。朋友就问他儿子:“老师为什么叫我带你去吃炸鸡腿呀?你怕是自己想吃,故意这么说的吧?”他儿子说:“爸爸,我没骗你,老师真的这么说的,她还写在我的本子上了。”说着话,他儿子就从书包里拿出作文本,翻开给朋友看,我也凑过去看。原来是他儿子写的作文,其中有一段话是描写枇杷的:暖和的四月,枇杷成熟了,一颗颗金黄色的大枇杷就好像一个个炸鸡腿,看到它,想着香喷喷的炸鸡腿,我忍不住口水直流……老师在后面写了评语:虽然对枇杷的形象描写得有点儿离题,但比喻很生动。好久没吃炸鸡腿了吧?建议你爸带你去吃一回。笑话说完,宋涵征就笑起来。他笑到一半儿,这才感觉出不对劲儿,因为满屋的人只有他一个人在笑,那几个人都面面相觑。他还没明白过味儿来,刘爸爸就站起身来,招手叫过了他的孙子,冷冷地说:“走,跟爷爷下楼去遛遛。”那孩子冲他做了个鬼脸,就跟刘爸爸下楼去了。刘悦的哥哥嫂子站起身来,干巴巴地笑笑说:“我们还有点事要办,先走一步。你坐,你坐啊。”不等他回话,就走了。刘妈妈无奈地看了看他,重重地叹了口气,也站起身来说:“老姐妹们等着我去扭秧歌呢。你坐,你坐吧。”说完,居然也走了。现在,房里就剩了宋涵征和刘悦两个人。他不解地看着刘悦,奇怪地问道:“他们怎么都走啦?”刘悦无奈地一摊手说:“他们不便用手投票,就用脚投票啦。”宋涵征忙着问道:“我做错了什么?”刘悦淡淡地说:“你也没做错什么,只是讲错了一个笑话。你那个笑话,就是我侄子的故事。那篇作文就是他的杰作。那个笑话是他们班主任写的,发到了网上。为这,我爸还找过他们学校,她特别郑重地给我们赔礼道歉了,还删除了她的帖子。只因为已经被很多网站转载了,才没有办法彻底删除。”宋涵征忙着辩白说:“我不知道啊。”刘悦不再跟他说什么,就把他送出了门。晚上,刘悦给他发来一条短信,说全家人都不同意他们继续来往,因为他不经过调查研究就敢乱发言,太缺少务实精神,极度不可信任。这种男人,很不靠谱儿。她不能不听家里人的意见,所以就决定跟他断绝来往。宋涵征十分委屈地看着我:“哥,你说,这是我的错吗?”
准女婿上门
 
共5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