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苦涩的故事

大二女生爱上大自己12岁的男教师2003年秋天,20岁的刘雪纯已是大二的学生。在落叶纷飞的日子里,刘雪纯的大学老师郭伟民走进了她的感情生活。郭伟民的年龄比刘雪纯整整大了一轮,他教的是高等数学,刘雪纯被他的渊博知识深深吸引。每次上数学课,刘雪纯总是早早来到教室,占下第一排的“黄金位置”。每到下课,她也成了郭伟民办公室的常客。对于这个娇俏可爱、学习刻苦的学生,郭伟民也是满心喜欢。两人虽是师生,但郭伟民更多时候是把刘雪纯当成妹妹般地疼爱,而刘雪纯也对这个体贴的哥哥信赖有加。随着时间的延续,两人渐渐陷入一场甜蜜加苦涩的师生恋。2005年,当刘雪纯大学本科毕业时,她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和郭伟民结婚。谁知,当刘雪纯把这一决定告诉父母时,他们却都不满意。她的父亲大声吼道:“你才多大,还没踏上社会,懂什么男女感情,这不明摆着是被他骗了吗?”母亲则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叹息道:“他是你老师,又比你大10多岁,你不怕别人说闲话吗?人言可畏啊,将来你们不会幸福的。”然而,性格倔强的刘雪纯认为自己已到了法定的结婚年龄,完全有自主婚姻的权利,虽说恋爱的事告诉父母晚了些,但也不是大问题啊。因此,刘雪纯对父母的反对保持了缄默,并偷偷为婚礼做准备。她的父母使出了最后的“撒手锏”:“如果你坚持嫁他,我们就断绝关系!”刘雪纯则决绝地表示:“我已经不能丢弃那份感情,请你们原谅我的固执。”可是,当刘雪纯收拾衣物正准备离家时,母亲扑上前夺下她手中的东西,求她不要走,父亲却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在10多分钟的僵持沉默后,父亲轻轻叹了口气,说:“罢了,你决定的事情就按你的心思做吧,希望你不要后悔。”几天后,刘雪纯和郭伟民去民政局办理了结婚登记。在双方亲友的见证下,两人举办了一个简朴而又温馨的婚礼。有女儿后她以找回被追的感觉为由要求与丈夫假离婚结婚后,刘雪纯欣慰自己选择了一个能干的丈夫。郭伟民不但学识渊博,而且还是个颇有经济头脑的商人。在业余时间,郭伟民经营着一家小公司,凭借他的聪明和勤劳,结婚前他已买了3套房子。为了证明自己对爱情的忠贞,郭伟民将其中一套房主写上了岳父母的名字,另一套写了刘雪纯的名字。“小雪,我要用实际行动让你父母放心,让他们知道你嫁了一个好人。”郭伟民搂着妻子说道。与丈夫事业上的蒸蒸日上不同,刘雪纯毕业后,并未选择立即工作,而是想继续考研。对于妻子的选择,郭伟民举双手赞成,并为她四处奔走挑选导师。刘雪纯也没有辜负丈夫的苦心,她顺利考取了本校的研究生。读研后不久,刘雪纯就生下漂亮可爱的女儿甜甜。产后数月,她便又重新回到课堂,继续研究生的学习。为了让刘雪纯的学习没有后顾之忧,郭伟民承担起了照料家庭的全部重任。初为人父的他,一有时间便守护在女儿的摇篮前。同时,郭伟民将岳父母接到家中,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其乐融融。只是,这样的日子在不知不觉中起了波澜。夫妻俩时常为了一点小事发生争执,两人之间的距离在不断摩擦中渐行渐远。每天单调的学校和家庭两点一线的生活,让生性活泼的刘雪纯逐渐感到厌倦,她开始以各种理由晚归,滞留在学校。面对夫妻间的隔阂,郭伟民虽有心弥补,但却不知道从何入手。终于有一天,刘雪纯向郭伟民“摊牌”:“伟民,这几年来我们的生活像一潭死水,我已经没有了爱的感觉。”郭伟民心乱如麻:“那怎么办呢?小雪,我怎么才能帮你找回爱的感觉呢?”“伟民,我们离婚吧,你再来追求我一次,让我重新找回爱的感觉。”刘雪纯的建议让郭伟民有些发懵。“离婚?!可是,甜甜怎么办?”“我们其实是假离婚,还是生活在一起的,我只是想再享受一次被你追求的感觉,你就答应我吧!”听着刘雪纯如此恳切的话语,看着妻子确实青春年少,正是做梦的年龄,郭伟民实在不忍逆了妻子的意思,最终同意了她这个看似荒唐的决定。2008年3月,郭伟民和刘雪纯走进了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人民法院,要求离婚。按照两人在起诉前签订的离婚协议,家庭的所有财产均协议分割。郭伟民购买的3处房产,两套给了刘雪纯和她的父母。女儿甜甜由刘雪纯抚养,郭伟民每月支付800元抚养费。而家中所欠债务以及房屋的银行贷款,则均由郭伟民一人承担。看到这个“不平等”条约,法官也对这起离婚官司有些怀疑。法官善意地提醒郭伟民:“你这次离婚考虑清楚了吗?对处理财产的方式有没有异议?”郭伟民低头沉默了好久,叹了口气:“我想清楚了,我同意离婚。”看到当事人双方都想要离婚,法官也只得同意了他们的诉请。在拿到了确认离婚的民事调解书后,刘雪纯笑容灿烂地挽着郭伟民走出了法庭。几番诉讼给他们的爱情奏响挽歌就在郭伟民和刘雪纯刚离婚后几天,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从那一刻起,郭伟民才知道妻子的执意离婚其实大有隐情。那是一个周末的晚上,刘雪纯正在卫生间洗澡,郭伟民则陪甜甜玩游戏。突然,刘雪纯包里手机响起,郭伟民便顺手打开了皮包。就在翻找手机时,郭伟民发现包里有一张自费病历卡。“小雪是不是生病了?”郭伟民立即翻看病历,一下让他错愕得有如晴天霹雳。原来,刘雪纯前几天去医院做了流产手术,而胎儿只有8个星期大。但郭伟民清楚地记得,8个星期前,自己去外地整整培训了1个月,很明显,孩子的爸爸并不是自己。郭伟民感到血液一下子冲到了脑门,他一把抓住刚刚从浴室出来的刘雪纯,将病历狠狠地摔在她面前,问:“这个孩子究竟是谁的?”刘雪纯惊讶地从地上捡起了病历,但她很快镇静下来,说:“孩子的父亲是谁你管不着。别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说完,刘雪纯头也不回地去了娘家。看着尚不解世事、天真可爱的女儿,想着与刘雪纯刻骨铭心的过去,郭伟民不甘心自己的真情付诸东流。于是,他来到岳父母家接妻子,刘雪纯却避而不见。此时岳父说:“郭伟民,你和小雪已经离婚,就不要再来纠缠。”郭伟民问:“你们早就知道小雪出轨了,所谓离婚就是一个骗局,是不是?”“有些事情糊涂点更好,感情是两个人的,强求不来。”岳父说得有些意味深长。郭伟民始终没能接回妻子。又过了2个月,就在郭伟民思考着如何挽救这个破碎的家庭时,法院执行庭的法官找上门来。原来,刘雪纯以两个月没有收到甜甜的抚养费为由,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面对法官,郭伟民不得不交出1600元。“明明是我一直抚养照料女儿,为什么还要付给她女儿的抚养费呢?”郭伟民心有不甘。与此同时,学校里有关刘雪纯的风言风语也陆续传进郭伟民的耳朵:“刘雪纯一直对外称自己单身”,“刘雪纯有了新男朋友”,“经常有名车来学校接刘雪纯”……郭伟民觉得刘雪纯离自己越来越远,于是向法院提出变更女儿抚养权的请求。诉状递交后不久,躲了郭伟民几个月的刘雪纯突然出现在他面前。“郭伟民,请你不要抢走甜甜的抚养权。”刘雪纯泪眼婆娑地求他。“小雪,你回来吧,过去的不愉快我们都忘记吧。”郭伟民心中又燃起了一丝希望。“不可能了,就算我对不起你。”刘雪纯坚决地摇了摇头。看到郭伟民还在对是否争取抚养权犹豫不决之际,刘雪纯撂下了狠话:“郭伟民,如果你一定要争抚养权,那甜甜就给你,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见她了。”说完,她便转身离去。刘雪纯决绝的态度,让郭伟民既愤怒又恐惧,他害怕刘雪纯真的与女儿断绝了关系。考虑再三,郭伟民终于选择在开庭前递交了撤诉申请。又过了8个月,执行法官第二次找到郭伟民,要求执行抚养费。这时,他才明白挽救家庭只是自己一厢情愿。于是,郭伟民一纸诉状将刘雪纯再次推上了法院的被告席,要求法院变更甜甜的抚养权,并要求刘雪纯每月给付抚养费。2009年年初,这对曾经山盟海誓的夫妻又一次对簿公堂。经过法院调解,两人最终达成了一致意见:甜甜的抚养权变更为郭伟民;刘雪纯因为目前没有经济来源,暂不承担抚养费。从曾经令人羡慕的情侣变为对簿公堂的怨偶,这样的落差是郭伟民和刘雪纯都不曾想到的。笔者发稿前,又一次拨通了郭伟民的手机,他惆怅地告诉笔者,甜甜早就会叫妈妈了,可是刘雪纯再也没有来看过她……(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一场由甜蜜变苦涩的师生恋
一对眯缝眼,一脸坏笑。站在舞台上就不停地耍贫逗乐,他就是央视出镜率最高的主持人之一毕福剑。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在他的笑容背后,有着不为人知的苦涩心结,那就是他的女儿娇娇。幸福婚姻却以分手告终1996年7月,毕福剑的女儿娇娇降生。当时,毕福剑正处于事业的攀爬期。1997年秋,毕福剑自己创意、策划了后来成为央视收视王牌的栏目《梦想剧场》,观众们喜欢上了这个脸黑、搞怪、乡音重、一脸坏笑的主持人。因忙于事业,毕福剑忽略了同样忙碌的妻子。妻子从事新闻摄影工作,多次获得摄影大奖,比当时默默无闻的毕福剑名气大得多。可婚后,特别是有女儿后,她常常四处奔波拍完照片后还得赶紧回家照顾女儿。长期的两头忙碌,让妻子身心疲惫。2002年,毕福剑的母亲因支气管扩张突发而病逝。父亲受到打击,也突患脑血栓。造成半身不遂、瘫痪在床。毕福剑在录制节目之外还要惦记父亲,更加难以顾及妻女。2003年秋天,娇娇患肺炎住院,当时毕福剑正在外地拍摄节目,不能赶回来。那次,女儿住院打了10天的吊针,等毕福剑回到北京时,一直害怕打针的娇娇已经对打吊针没有任何恐惧心理了。在医院衣不解带照顾女儿10多天的妻子却崩溃了。在娇娇出院后的一天,妻子平静地对毕福剑说道:“老毕,我们离婚吧。”裂痕已经无法弥补,一周后。毕福剑和妻子协议离婚,女儿娇娇由妻子抚养。不久后,前妻告诉他:自己和女儿正在办签证,很快就要去加拿大定居。百余封越洋信伴女儿成长2004年5月的一天,娇娇要随妈妈飞往加拿大。一大早,毕福剑将母女俩送到机场。车停在候机厅外,窗外下起小雨,毕福剑从后备箱里拿出一把伞,特意交给女儿:“这把伞是爷爷给爸买的,爸一直带到了北京。你也带上,以后看到它,就想那是爸爸在给你遮风挡雨。”一个月后。毕福剑正在老家安排父亲治疗的事情。娇娇突然打来电话:“老爸,你为什么要送我把破伞,大家都笑话我,我不想再上学了!”说着,她竟哇哇地哭了起来。前妻接过电话告诉毕福剑:到加拿大后,因为语言不通没法与人交流,娇娇变得越来越不喜欢说话,性格也变得任性执拗……今天下雨了,娇娇带着老毕送她的黑伞上学,而别的小朋友都是彩色的小洋伞,她的伞受到了大家嘲笑,本来就情绪低落的她更不想去学校了。那晚又下起了雨,毕福剑住在大连父亲的家里,他想起自己送给女儿的那把黑伞。当年,毕福剑家里贫困,学校离家很远,每次上学最怕遇上雨天。冷不丁半路下起大雨,他就会被浇成落汤鸡。那时,他特别想要一把伞。有一回,放学的路上,他又淋了雨。回到家就病倒了,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对父亲说:“要是有把伞就好了!”父亲一字一句地回答他:“咱们一定买一把!”几天后,父亲用他一个月的烟钱买了一把伞。后来,毕福剑考上北京广播学院读书时,父亲特意给他送了一把黑色的伞,说:“爸爸不能陪你去北京,就让这把伞为你遮风挡雨吧。”因为父亲的这句话,毕福剑一直留着那把伞。娇娇走时。他又把黑伞送给了女儿。娇娇还小,她能理解自己的心思吗?于是,毕福剑在邮件里写下了这些他从不曾对女儿讲过的成长故事,让前妻念给女儿听。没想到女儿听妈妈念完信后,大受感动,竟打电话过来告诉毕福剑,她要把这封信收藏。从那以后,毕福剑坚持给娇娇写邮件。为了让女儿了解自己的生活。不论出差还是上班。他总是随身带着相机。每到一处。他都会拍下当地的风土人情,或自己碰到的趣事,配上一些介绍文字和感想,发邮件给女儿。女儿回信的字数渐渐多了起来,除了讲述自己的心情和想法,有时也提起学校的生活。一次,毕福剑到山区录制节目。农村贫困小孩的生活状态,让他非常感慨。那一刻,手头没有电脑,他就找出一支笔。伏在小桌上给女儿写了一封信。希望衣食无忧的女儿。能知道这些与她同龄人的经历,能在生活中选择坚强。不久,娇娇主动给毕福剑寄了一封信,里面竟是她记了一周的日记。看着女儿记下来的喜怒哀乐,毕福剑非常开心。在一年多时间里,毕福剑写给女儿的信就达100多封,他们一起交流生活的乐趣,对学习、校外活动、风土人情的看法。通过女儿的回信,毕福剑感觉孩子在一天天成长,变得快乐。2006年元旦,毕福剑收到了女儿给他寄来的一张新年卡片,上面写道:“老爸,我很骄傲我是你的女儿,不是因为你是主持人,而是你帮我得到了A+。嘿嘿!”原来,女儿在学校里写了一篇关于他们家祖孙三代用伞的故事。文章末尾写道:“我家那把有些破旧了的黑布伞,伴随着我的爸爸走南闯北。当我离开中国时,爸爸把它送给了我。虽然它的样子落伍,但我却舍不得扔掉它。因为它是我们祖孙三代爱的延续!”女儿的骄傲:我老爸是毕福剑2007年8月,在毕福剑的盼望中,一娇娇从加拿大飞回中国看望他。老毕仔细看着已经11岁的女儿,越看越高兴。他推掉了一切应酬来陪伴女儿。娇娇非常调皮。早晨赖在床上要爸爸过来拉她才肯下床。看着毕福剑在厨房里忙得不可开交准备饭菜,娇娇有时就突然冲上去,双脚离地紧紧缠着父亲。被女儿抱着的老毕,有时竟有些鼻酸。一次,毕福剑刚弄好饭菜,娇娇突然来了一句:“毕福剑,你辛苦了!”并对他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毕福剑忍俊不禁,他问女儿:“为什么不叫我爸爸,而叫我的名字呀?”女儿振振有词:“这有什么关系。我和玛丽是好朋友,我一直叫她名字的,我和老爸是好朋友,为什么就不能够叫你的名字呢?”一天,毕福剑陪着娇娇玩,她蹿上蹿下,玩得非常高兴。看她表演欲望这么强烈,毕福剑试探地问:“有胆子上节目现场去露一手吗?”没想到女儿回答,“我是毕福剑的女儿,怕什么!”在那一期的《星光大道》中,毕福剑把娇娇带到了节目录制现场。娇娇表现十分活跃,她跑到舞台上载歌载舞,还把父亲拉到台上,靠着眼神默契地和他做搭档,一老一少,珠联璧合,引发现场的阵阵喝彩声。2008年的1月16日是毕福剑的生日,娇娇从加拿大给他寄来了一份礼物——一把小洋伞,贺卡上写着:“老爸,这是我特意给你挑选的礼物,希望它也能给你遮风挡雨。”后来,前妻给他打电话。说娇娇为了用自己赚的钱给爸爸买这个礼物,每天放学后拉着小车在邻居家的垃圾箱里搜寻瓶子,装满一箱就拉到垃圾站去卖,直到赚够了钱才买了这把小洋伞。看着美丽的洋伞,毕福剑内心一阵暖流在涌动。他突然觉得,是女儿让他感悟到了生命的价值,他感谢女儿。不久,娇娇主动给毕福剑寄了一封信,里面竟是她记了一周的日记。看着女儿记下来的喜怒哀乐,毕福剑非常开心。在一年多时间里,毕福剑写给女儿的信就达100多封,他们一起交流生活的乐趣,对学习、校外活动、风土人情的看法。通过女儿的回信,毕福剑感觉孩子在一天天成长,变得快乐。2006年元旦,毕福剑收到了女儿给他寄来的一张新年卡片,上面写道:“老爸,我很骄傲我是你的女儿,不是因为你是主持人,而是你帮我得到了A+。嘿嘿!”原来,女儿在学校里写了一篇关于他们家祖孙三代用伞的故事。文章末尾写道:“我家那把有些破旧了的黑布伞,伴随着我的爸爸走南闯北。当我离开中国时,爸爸把它送给了我。虽然它的样子落伍,但我却舍不得扔掉它。因为它是我们祖孙三代爱的延续!”女儿的骄傲:我老爸是毕福剑2007年8月,在毕福剑的盼望中,一娇娇从加拿大飞回中国看望他。老毕仔细看着已经11岁的女儿,越看越高兴。他推掉了一切应酬来陪伴女儿。娇娇非常调皮。早晨赖在床上要爸爸过来拉她才肯下床。看着毕福剑在厨房里忙得不可开交准备饭菜,娇娇有时就突然冲上去,双脚离地紧紧缠着父亲。被女儿抱着的老毕,有时竟有些鼻酸。一次,毕福剑刚弄好饭菜,娇娇突然来了一句:“毕福剑,你辛苦了!”并对他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毕福剑忍俊不禁,他问女儿:“为什么不叫我爸爸,而叫我的名字呀?”女儿振振有词:“这有什么关系。我和玛丽是好朋友,我一直叫她名字的,我和老爸是好朋友,为什么就不能够叫你的名字呢?”一天,毕福剑陪着娇娇玩,她蹿上蹿下,玩得非常高兴。看她表演欲望这么强烈,毕福剑试探地问:“有胆子上节目现场去露一手吗?”没想到女儿回答,“我是毕福剑的女儿,怕什么!”在那一期的《星光大道》中,毕福剑把娇娇带到了节目录制现场。娇娇表现十分活跃,她跑到舞台上载歌载舞,还把父亲拉到台上,靠着眼神默契地和他做搭档,一老一少,珠联璧合,引发现场的阵阵喝彩声。2008年的1月16日是毕福剑的生日,娇娇从加拿大给他寄来了一份礼物——一把小洋伞,贺卡上写着:“老爸,这是我特意给你挑选的礼物,希望它也能给你遮风挡雨。”后来,前妻给他打电话。说娇娇为了用自己赚的钱给爸爸买这个礼物,每天放学后拉着小车在邻居家的垃圾箱里搜寻瓶子,装满一箱就拉到垃圾站去卖,直到赚够了钱才买了这把小洋伞。看着美丽的洋伞,毕福剑内心一阵暖流在涌动。他突然觉得,是女儿让他感悟到了生命的价值,他感谢女儿。
毕福剑的苦涩心结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