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自由的眺望的故事

流火的夏季。燥热的黄昏。万里无云。期盼的东南风还没有来。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待不是无聊,等待是期望。杨森吃完晚饭,洗了凉水澡,还是觉得心里烦闷,不是无聊,其实也不复杂。城市的夏天很难熬,年年如此,杨森心里很清楚这一点。杨森心里盼望着月亮、星星赶紧出来注视他。月朗星稀,小桥流水,蝉鸣蛙噪,绿茵成行,晚风习习,那是多么惬意的享受啊。杨森心里其实每天都想着到汊河去纳凉避暑,也知道给老板打工下班时间自己说了不算数,好在加班的时候不多,失望也不多。汊河柳树很多,杨树很多,河的两岸都是绿树红花,绿草如席,河水清澈,可以洗澡,可以观鱼的欢畅,月亮出来后,凉风拂面,能够解烦忧,挺好的。骑自行车半个小时就可以到汊河,十点左右回到出租屋,再洗个澡,就可以舒舒服服地睡觉了。挺美的。杨森将山寨版的永久牌自行车擦拭干净,回屋换上刚洗过的白衬衣,深灰色短裤,深褐色沙滩鞋。在镜子面前仔细地梳理了头发。把近视眼镜镜片也仔细地擦拭干净,几乎一尘不染。OK,出发。杨森唱着刀郎的《冲动的惩罚》,不紧不慢地骑车向着美丽的汊河进发。杨森看到汊河两岸很多人在吃烧烤,烟雾缭绕,在河里洗澡的人也不少,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周末,心里稍微有些失落,但转瞬即逝。杨森其实很想在河里洗澡,他不喜欢穿着泳衣洗澡,总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儿,非常想裸泳,就像一条鱼一样自由地游动,那该多美呀。他知道这样的想法也只能是想法而已。杨森刚把马扎子打开坐下来,眼睛还没有离开远处那个穿着红色泳衣的女孩,就在这时,手机里传来了梆子的敲打声,短信息来了。他不想看短信,怕短信影响自己的好心情。戴上耳机,调频,交通音乐台,熟悉的声音响起来,喜欢的音乐优雅地飘过来。刚听了一首歌,梆子声再次响起来。他怕耽误工作上的事情,只好打开短信看看到底是谁啥事。你在哪里?为什么不回短信?我真的那么让你觉得讨厌吗?我想你了,见信即回。一小片乌云游历过来,无法回避,挥之不去。过去的女友对他还心存幻想,总是天真地认为可以再续前缘,没有房子没有票子的他得不到女友父母的认可,两情相悦在现实社会里不堪一击。他不想再看第一条短信,不用看内容,也能猜得出来,淡淡的烦恼如烟如雾地弥漫开来。杨森不想回复短信,爱情是两个人的自由,既然情缘已尽就没有必要藕断丝连啊,算了,不回复。他毫不迟疑地将手机卡通讯功能关闭了。喜欢的音乐再次响起来,习习的晚风吹动他的头发,凉爽的感觉真好啊。月亮很大很圆,皎洁明亮。杨森突然想到是不是八月十五了,随即就笑了,现在刚刚进入阳历七月,离中秋节还早着呢。一处心情,两种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梢,却上心头。他突然想到了这样的词句。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白发如雪,年迈的父母那期待的眼神猛然间让他芒刺在背。都说三十而立,如今却无法成家立业,活得有些窝囊,大学毕业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的人生归宿,每个月拿着三千多一点的工资,不管怎么乐观地宽慰自己,事实往往还是令人有些失望。有时候就觉得有些纠结,是不是真的慢慢地磨损了当初的热情和动力?美好的音乐离自己越来越遥远,变得遥不可及,烦闷就像潮水一样慢慢地朝着他涌过来。这时,非常熟悉的《常回家看看》的旋律送过来,父母为了唯一的儿子还在不辞辛苦地劳作着,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恩深似海,将来怎么才能报答呀。心底柔软的酸楚慢慢地浮上来,无法遏制,从指缝间荡漾开来。爸爸,妈妈,儿子想你们啦,真想现在就回到你们的身边,离开这喧嚣繁华的都市回到生我养我的美丽山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与世无争,日子悄悄地从我的眼前流走,应该同样不会留下遗憾啊。杨森苦笑着摇了摇头,责怪着无端的自寻烦恼。此时,一大片乌云遮住了月亮的笑脸。响亮的蝉鸣,动听的蛙鸣,有些刺耳起来。杨森翻来覆去地抠着指甲里的污迹,眼睛盯着路灯下不停飞舞的飞虫,眼前的幻影重重,恍惚间好像在梦中游走。耳边一声呼唤,吓了杨森一跳,脑袋稍微有点迷糊。小哥,你寂寞吗?姐姐可以陪你聊天,可以陪你做爱,一次100块,包夜300块……杨森猛地跳起来,厉声骂道:滚蛋!有多远滚多远!操你妈的!浓妆艳抹的女子吓得落荒而逃,像一个废弃的塑料袋被狂风吹走了。杨森突然觉得自己受了侮辱,一股无名火从心底里蹭蹭地往上窜,目光散乱游离,无法控制落点。马扎子狂乱地砸向脚下这座桥的栏杆,飞溅的木屑有些疯狂。周围的人吃惊地注视着他疯狂的举动,没有人敢说什么。杨森三下五除二扯下衬衣短裤,纵身从桥上跳进河里,温凉的河水抚慰着他的肌肤,拼命地朝前游去,远去的自由慢慢地回到了渴望的身心……
自由的眺望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