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两厢的故事

1我驾驶着一辆两厢富康,灵巧的打着方向,穿行在车流如织的三环路上。这是下班的高峰期。一天开了四个会,写了两份会议纪要,一份工作计划。工作的第三个年头,所有的积蓄换来了这辆小车。虚荣么?我用的是自己的积蓄。车子驶入了中关村边上的小区,房子是80年代建造了,绿色的爬墙虎覆盖了水泥外墙,有一些破败。但是,租金不菲。租金是由两个人分担的,我和自己的男朋友。这种异性合租的模式,在现在的年轻人中,是不鲜见的。当然,经济上并没有一五一十的划分,如果出去吃饭,当然是他买单。谁说男女是平等的?推门进去,宏伟已经先到家了,一张口就指责我令他久等。他的脾气越来越大,想必心中的不满也越积越多吧。我们住在一起,抱怨比较多的是宏伟。我记起早上出门的时候他在身后的声音。“喂,你又穿这件粉红的裙子了,花枝招展的,难怪女上司不喜欢你”,待我出门之时,他又在身后叫,“你看看你的鞋根,都坏了”。即将发生争执,一看时候不早,我摔门而去。难道要我检讨,是是是。他们同居三年,磨尽了我的意气。这也许就是同居的坏处吧,未来充满变数,可是心态上已经开始疲惫。略微收拾停当,一起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聚餐,地点在必胜客。主要是宏伟的一帮大学同学,以及各自的女朋友。我自告奋勇的去装沙拉,我装的又快,又多,又好看。席间大伙都在,笑话真是精彩。小虎的女朋友金丽是从上海投奔他来的网友。我刚刚去香港出了趟公差,金丽曾经托我买了五张sk-Ⅱ的面膜。她当即掏钱出来,一定要货钱两清。数了数钞票,差两块零头。我摆摆手,“算了算了”。“不行,”她从钱包中摸出一张彩票,“拿去,面值两元。”我骇笑,这就是上海人的作风吧。没办法,只能收下了。我自己是从来不买彩票的,因为从来不认为自己运气好。从小,我就不是个爱出风头的女孩子,虽然我长的清秀可人。如果有两个女孩一同出现,我也一定会以“第二女主角”的姿态定位自己。2周末的早上,可以睡一个懒觉。睁开眼来,宏伟已经在厨房里煮好了一锅白粥,加上超市买来的榄菜。心中有一些感动,我幸福的叹了口气。小小的客厅里摆放了一个兼做餐桌的茶几,慵懒的把腿搭上去,用遥控器随意的打开了电视。我很少看电视,除了早上上班前的新闻节目。画面跳转到了图文频道,分贝突然变高。“本期的中奖号码是——”,电光火石之间,她回忆起来了金丽给的那张纸片,末位的数字是一样的。急忙找出来确认,是的,号码完全一样。也就是说,我已经是500万元人民币的得主了。还没有回过神来,宏伟从卧室中拖出了一个旅行包,”发什么呆,我先走了,晚上记着关掉煤气阀。”我想起来了,他一早说过周末两天的kickoff。我抬头望了他一眼,他看上去盛气凌人,脸上是习惯的不耐烦的表情。他看上去那么不顺眼,我发现自己的眼光挑剔了,是钱在作怪么?一瞬间,我决定了,暂时不告诉他。心中的激动无法平抑,我梳洗了一下,套上一条样式简单的牛仔裤。漫无目的的冲出了家门,去哪里呢?不自觉的步入了一间百货公司,这里客人很少,汇集了本城的顶级名牌,一间间的专卖店装修的如广寒宫一般。“辞职,一定要辞职”,我握了一下拳头,又松开了,中了大奖,谁敢派我不是。自己的上司是个女的,我交上去的报告,她如姨太太做旗袍,是非改不可的。然后所有的功劳都归于自己,一有闪失,统统推向我。人家说自己升职无望的时候,头上有一个玻璃天花板。我则认为自己顶着一堵钢筋混凝土天花板。徘徊了半天,才来了一个店员懒懒的招呼我。不能怪人家势利,我从头到脚都是从雅秀洮来的假CK。不是我不爱奢华,条件达不到,我宁愿朴素到底,而不愿半调子讲究。客人的经济状况,店员小姐锐利的鼻子一下子就能闻出来了。买了一条皮带,500元,还有同色的皮鞋,2000元。这两个小物件,已经超过了月薪的半数。3心中突然闪过一丝阴影,如果去兑奖,一定会曝光,金丽会来争夺彩票的归属吧?我掏出自己的手机,给公司的法律顾问许凯打一个电话。他们在同一层办公,在茶水间说过几句闲话,算是有一点交情。不过,这算不上什么,许凯好像和每个过得去的女孩子都有交情,最喜欢打听别人的出身背景。他是那种自认为有女人缘的男人,总是一副“人不风流枉少年”的态度。如果得到未来岳家的帮趁,可以少去奋斗10多年吧。顾不上唐突,急急拨出了许凯的号码。许凯听了事情的原委,当即打车过来,两人在商场下面的星巴克碰面。许凯一见面就风趣的问候我,开口讲了一个笑话。然后才切入正题,询问我金丽交与我彩票的细节。“不怕不怕”,他的逻辑是,即使有人证明金丽给过我彩票,也无人注意号码。所以,不能证明金丽给我的是中奖的那一张。我本能的觉得不妥,这是让我去抵赖。许凯搭在我座椅靠背的手,移到了我的肩上。“不要想太多了,周一就去兑奖,这两天我陪你散散心吧。”我微笑,太小看自己了,他一定把自己当成没有见过市面的小家女,一点手段就会乖乖上当。公司里那些有来头的女孩子不会给许凯的,我一样不会给。想到这里,我吓一跳,自己本不是工于心计的人,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奸诈?4周一早起来到公司,准备辞职。一到工位上,就接到了上司陈小姐的电话,“我在你的报告中的附件中发现了一个错别字,你是干什么吃的?”。“咦,难道公司你开的?我是你养活的?”,这是我第一次顶撞她。我撇了一下嘴,并没有生气,且慢请辞,本小姐倒是要奉陪一下。照例,上午是部门例会。到了会议室,才发现,今天有一个主管的副总裁参加,主题是我负责的一个项目论证。难怪一早那个责难的电话,是要陈小姐压一压我的的气焰,防止我过度表现吧。汇报进度的时候,陈小姐的声线放的极之妩媚,和副总裁对视的时候,目光又谦逊,又有无穷含义。陈小姐的月薪,不过刚刚过万,这样的辛苦,实属不易啊,我感叹。终于轮到我说话了,我把项目的不足,决策的失误,可能引发的风险,一五一十的合盘托出。有500万兜低,怕什么。全场鸦雀无声了好几分钟,我象皇帝新装中的说出实情的孩子。副总裁开口了,这个项目从此由我全权负责,直接象他本人汇报。为了管理方便,我即刻调入业务发展部。陈小姐的嘴巴张开,又合拢。啊,这倒是我从来不敢奢望的,回到工位上,想了一下,从电脑中删除了那封没有完稿的辞职信。5今天提前下班,为了避开许凯的纠缠,我决定回家取彩票,自己单独去兑奖。回到家里,发现房间清理过了,对了,宏伟今天上午结束郊区的kickoff,返回了家里。明明记得彩票放在梳妆台的闹钟下面,怎么不见了?近乎疯狂的寻找了一番,还是不见踪影。强迫自己静下来,联络宏伟,问他有没有发现。“我收拾房间,你还不领情?那些没用的成年破纸片,我上午回家统统给你扔掉了”。他的口气,仍然那么盛气凌人。他不是我的理想伴侣。你这么厌烦我,那么,我离开你。啊,原来是黄粱一梦,那500万,终究不属于我。我跌坐在地板上,觉得浑身都没有了力气。一共72小时,幸亏还不算太久。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放到富康的后备箱里,临出门时,把房门钥匙放在了门厅的地毯下面。我想好了回答宏伟的话,“同居不是适合女孩子的生活方式,原谅我”。不自觉的想起梅格瑞恩在电影《隔世情缘》中说过的一句话,“Ileftmybesttimeonyou.”,泪水悄无声息的滑下了两腮。车子开到了表姐的楼下,我按响了门铃。看到我的样子,表姐一下子就知道了,脸上挂出了一副我早就说过的表情。她帮我把箱子抬进门,“我早告诉过你,他不适合你”。“我明白了”,我点点头。“那么,是谁启发了你?”,表姐追问道。我想一想,“是一张彩票”。
中了一张彩票之后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