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中奖的故事

摸彩​(小说)
被3000万美元的彩票砸中是什么滋味?美国佛罗里达州一个名叫亚伯拉罕的货车司机在经历了人生中这美妙的一刻之后,朋友反目、亲戚翻脸,为了保住自己的奖金,他开始离群索居。直到邂逅一个善解人意的美女记者,他决定将自己的“遭遇”写成自传,以过来人的身份教其他中奖者如何保住奖金,岂料自己的步步为营却正跌入别人精心编织的陷阱……货车司机中头奖,疏远亲朋玩失踪亚伯拉罕·莎士比亚原本是个普通的货车司机,非洲裔的他生活在美国工人阶级聚居的佛罗里达湖区,身边有不少和他一样生活拮据的穷亲戚。2006年11月15日,一张彩票改变了亚伯拉罕的命运。那天,他和同事迈克尔一起开车前往迈阿密送肉制品,途中,迈克尔想去买包烟,亚伯拉罕便顺手将自己口袋里的5美元递给他,让他替自己买张彩票。两天后,令亚伯拉罕眩晕的事情发生了,迈克尔帮他买的那张彩票居然中了“佛罗里达乐透”的头奖,奖金高达3000万美元。当地媒体第一时间报道了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穷酸的货车司机竟然成为了巨额头奖的获得者,还有比这更励志的故事吗?以前那些熟络的亲戚纷纷上门给亚伯拉罕道贺,亚伯拉罕也大方地请他们去当地最好的酒店里搓了一顿。酒足饭饱回到家里,亚伯拉罕意外地发现同事迈克尔正在家门口焦急地等着自己。更令人吃惊的是,迈克尔一看到亚伯拉罕就激动地冲过来揪起他的领口大声质问他:“你偷了我的彩票,那些奖金应该是属于我的!”这句话令亚伯拉罕气不打一出来,当初这张彩票分明是自己花5美元买来的,迈克尔凭什么说是他的?两人就奖金的事情在家门口大吵了一架,迈克尔临走时恶狠狠地对亚伯拉罕说:“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去法院告到你交出彩票为止!”几天后,亚伯拉罕真的收到了一张法院传票,迈克尔不仅把亚伯拉罕告上了法院还召集了不少媒体,他在媒体面前痛斥亚伯拉罕偷彩票的强盗行为,而自己却表现得像个受害者一样。在法庭上,迈克尔也一直坚称那张彩票是自己买的,最后之所以出现在亚伯拉罕手上,是因为亚伯拉罕从自己的上衣口袋把彩票偷走了。六个月后,法院仍然将彩票判给了亚伯拉罕。尽管亚伯拉罕保住了自己的巨额奖金,迈克尔的无耻行为却令他心惊不已,他第一次意识到巨额奖金不仅能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享受,还会带来麻烦。今天是自己的同事迈克尔找他要彩票,明天说不定是自己的哪个亲戚上门找他要钱,亚伯拉罕觉得自己之所以会遭受这样的侮辱,全是因为包围在自己身边的都是穷人。想到这里,亚伯拉罕立刻觉得自己那些寒酸的亲戚个个面目可憎、动机可疑。官司胜诉之后,亚伯拉罕领取了所有奖金,并且一声不吭地搬离了原来的工人区。他想藏起来,彻底摆脱那些随时有可能变成贪婪的恶魔的穷朋友、穷亲戚。他用一部分奖金给自己在佛罗里达的富人区买了一栋豪华别墅,还给自己买了一辆拉风的跑车,接下来,亚伯拉罕就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了。因为不想和以前的同事接触,他早就辞掉了原来开货车的工作,因为怕被穷亲戚纠缠,他甚至换掉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但抛弃了自己的过去之后,亚伯拉罕发现自己并没能进入上流社会。他只是变成了一个没有朋友的有钱人而已。为了打发时间,亚伯拉罕开始把花钱当做最大的消遣。他频繁出入各种高级娱乐场所,和那些一心想傍大款的姑娘们打情骂俏,他发现明码实价的金钱交易才是最令他安心的相处方式。美女勾搭写自传,干柴烈火陷迷情2008年11月的一天晚上,亚伯拉罕照例来到一个市中心的高级酒吧。几杯酒过后,一个漂亮的单身女性主动上前跟亚伯拉罕攀谈起来,没想到,原本只想应付一下的亚伯拉罕却被这个女人深深吸引了。原来,这个女人名叫摩尔,是家财经周刊的记者,经常采访各种商界名流。她知性大方的谈吐令亚伯拉罕心生好感,于是,亚伯拉罕隐晦地提到了自己的经历。他含糊地说自己赚了一笔钱,却因此认识到人性最丑恶的一面。摩尔似乎对亚伯拉罕的遭遇并不意外,她温柔地安慰亚伯拉罕:“我接触过很多富商,因为站在高处,所以再也无法像常人一样拥有一份朴实的感情。我可怜的亚伯,你一定很累吧!”亚伯拉罕的心在摩尔体贴温存的安慰中融化了,他打破自己绝不带陌生女人回家的规矩,破天荒地将摩尔带回了自己的住所。一夜温存后,两人开始了初步的交往。随着时间的推移,亚伯拉罕发现摩尔确实不是一个贪图富贵的女人。她乐观又独立,甚至经常拒绝亚伯拉罕心血来潮送给她的礼物。“亲爱的,如果我需要钻石哄自己开心,我会自己搞定的!”摩尔这样婉拒着亚伯拉罕的好意,令亚伯拉罕对她更加信任。一天,亚伯拉罕打开心扉,告诉摩尔自己真实的身份。听完亚伯拉罕的遭遇之后,摩尔显得非常惊讶,很显然,她对两年前那条“彩票争夺战”的新闻也有些印象。当亚伯拉罕讲到自己被昔日的好朋友诬陷为小偷告上法庭的时候,摩尔竟然伤心地哭了,这令亚伯拉罕内心对她更加感激。没过几天,摩尔就向亚伯拉罕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建议,她希望亚伯拉罕同意自己替他写一本自传,专门教那些一夜暴富的中奖者如何躲避他人对奖金的算计,再提供一些管理奖金的理财方法,不仅可以将迈克尔的丑行公之于众,也能让之后的中奖者免于遭受亚伯拉罕这样的痛苦,亚伯拉罕对摩尔的提议欣然应允。即便如此,亚伯拉罕的防人之心也并没有消失。某次,当摩尔提出由于自传里需要提到一些具体的理财方法,她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亚伯拉罕的理财顾问。这个提议令疑心重的亚伯拉罕立刻拉长了脸,他默不作声地开始用审视地眼光注视着摩尔。面对亚伯拉罕的质疑,摩尔立刻露出受伤的神情。她将没有完成的书稿推到亚伯拉罕面前,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的物品准备离开。临走时她对亚伯拉罕说:“亚伯,如果离开你可以令你相信我对你的真心,我愿意永生不再见你!”之后,摩尔回到了自己的公寓,果然没有再找过亚伯拉罕。摩尔离开后,亚伯拉罕觉得生活又空虚无聊起来。他十分怀念摩尔带给自己的温馨和快乐,他不断回想着摩尔离开时那决绝的眼神,他开始责怪自己是不是错怪了摩尔。一周后,亚伯拉罕主动去公寓找到了摩尔,他向她低头认错,并表示会接受她的建议,让她成为自己的理财顾问,自己的所有资产全权交给她打理。得知自己终于获得亚伯拉罕的完全信任后,摩尔抱着亚伯拉罕兴奋地哭了起来。跌入陷阱惹祸端,头奖堪比催命符一个月后,摩尔不仅完成了亚伯拉罕的自传,甚至通过她聪明的理财头脑替亚伯拉罕在股市上小赚了一笔,亚伯拉罕对她越发信任。然而,一通神秘的电话却令亚伯拉罕好不容易放下的戒备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这天,摩尔正在浴室洗澡,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在呼唤了摩尔几声未果后,亚伯拉罕拿起手机看了看,上面居然显示的是“保密号码”。等摩尔从洗手间出来以后,亚伯拉罕直截了当地问了她关于保密号码的事情,摩尔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她耐心地解释说那是给她提供财经线索的新闻线人,为了保护对方的隐私通常都把线人的号码隐藏。尽管摩尔的一番解释合情合理,但这通电话却成了亚伯拉罕心中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为了彻底打消自己的疑虑,亚伯拉罕偷偷找了一个私家侦探跟踪摩尔,看她平常究竟在跟哪些人接触。然而,私家侦探的调查结果令亚伯拉罕既失望又震惊。因为,据私家侦探调查,摩尔根本就不是什么财经周刊的记者,她常常穿着职业装出门后就直奔佛罗里达湖区,和住在那里的一个中年男子相会。私家侦探还拍下了不少她和那个中年男子热情相拥的亲密照片,而照片中那个中年男子的脸更是深深刺痛了亚伯拉罕,因为这个男人居然是曾经诬赖他偷彩票的同事迈克尔。不仅如此,私家侦探还告诉亚伯拉罕,摩尔在刚刚过去的情节人送给迈克尔一只劳力士手表和一辆价值7。2万美元的跑车。毫无疑问,摩尔花的当然是亚伯拉罕的钱。亚伯拉罕立刻想摩尔这几个月给自己看的财务报表也很有可能是伪造的。他立刻赶到银行,发现账户里已经有整整一半的奖金被转到了其他几个不知名的账户。现在,亚伯拉罕终于知道自己被耍了,他竟然跌进了迈克尔精心构制的陷阱里。亚伯拉罕回到家,不知道阴谋已经败露的摩尔像往常一样笑着迎出来,谁知却被亚伯拉罕一巴掌打蒙在原地。“你的老相好是迈克尔对吧?”亚伯拉罕失控地咆哮着。摩尔知道自己的阴谋已经败露,于是,她一改那种委屈受伤的神情,冷漠地对亚伯拉罕说:“原本想把你的奖金都弄过来再跟你摊牌的,不过现在也好,我可以少受点罪!你银行存款的一半也够我和迈克尔逍遥半辈子的了!再见,我可怜的亚伯!”说完这番话,摩尔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那天夜里,在极度的孤独和绝望中,亚伯拉罕做了一个可怕的决定,他要用自己的双手送那个欺骗自己情感和金钱的女人下地狱。第二天一早,亚伯拉罕就翻窗户溜进了摩尔的公寓。当摩尔发现亚伯拉罕时吓得大声尖叫,亚伯拉罕冲过去死死掐住了她的脖子。但他没有注意到此时摩尔手上其实拿着一把左轮手枪。随着亚伯拉罕手上力道的不断加大,摩尔也扣响了手上的扳机,曾经被誉为“佛罗里达州最幸运的人”的亚伯拉罕倒在了血泊中,结束了大悲大喜的一生。令人唏嘘的是,由于亚伯拉罕长期疏远自己的亲戚朋友,以至于他死后近两年时间里都没有任何人为他的失踪报过案。摩尔和迈克尔将亚伯拉罕的尸体埋在了一处废弃的工地里,直到2012年才被施工建楼的工人们发现遗骸。通过多方调查和DNA比对,最终确定受害人身份是六年前获得巨额奖金的亚伯拉罕。这则消息震惊了整个佛罗里达州,在亚伯拉罕遇害两年后,他的亲友们才得知他的死讯。原本,他们一直以为亚伯拉罕如今正带着巨额奖金过起了富翁一样的好日子呢!警方随后经过调查,发现亚伯拉罕名下包括350万美元和一处房产都被转移到了摩尔和迈克尔一起开的医疗设备公司名下,于是很快将两人锁定为犯罪嫌疑人。面对如山的铁证,两人终于承认了自己设计骗取亚伯拉罕钱财,并将他杀害的事实。2012年12月7日,这对狠毒的情侣在佛罗里达州法院受到审判。
悲哉!一个亿万彩票中奖者之死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但是苏克的两只眼在轮番地跳,他单手握着方向盘,右手揉搓着疲惫的双眼,大概是眼睛太累了。这夜班出租一开就是三年,还真是挺熬人的。苏克靠路边缓行,给他的老婆田暖暖打电话。电子声冷漠地回答,您所呼叫的用户已关机。一连几通都这样。苏克心里的不安逐渐放大,他决定不拉客人了,六点钟就把车驶回了他们租住的单元楼下。其实有很多次了,他很担心一进家门,田暖暖已经消失了。因为她的到来是那么的奇特,活像是从路边捡来的天使。他们虽然老公老婆地叫着,但只是同居的关系。似乎没有买房大家就都不要提婚姻。家里果真空无一人。苏克首先打开衣柜门,田暖暖的衣物满满当当齐齐整整地排列着,苏克放心了一半,她那样爱漂亮不可能离家出走什么都不带的。她去哪了呢?苏克在家里心烦意乱地踱着步,突然发现三年来他对田暖暖所知甚少,他压根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她。他坐倒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空旷的黄土路,车开着开着突然就无处可去了,苏克急得打开调频,只听收音机里一个雄厚的声音报了一串阿拉伯数字:“060……2634”在给他做出指令。“请再说一遍!”苏克请求着。那神秘的声音对着他耳朵又重复了一次,这次震得他耳朵生痛。苏克睁开眼,发现田暖暖在扯他的耳朵呢。他先是一喜,然后又沉下脸责问:“你去哪里了?”田暖暖嘻嘻一笑:“打牌去啦,你又不在家陪我!”“手机都不开的?”田暖暖掏出她的手机一看,才发现没电了。“什么破手机呀,昨天早上才充的电,老公给我换个手机!”苏克瞪着田暖暖,发现她笑得很赖皮也很讨巧,自己一肚子的牵挂和火气都不知如何发作了。“这不是要存钱买房子嘛,要不然怎么娶你呀。”苏克有点无奈地嘀咕。“存到哪辈子才能买得起房子呀?你就存心不想娶我。”田暖暖撅着嘴。苏克生气了:“我开夜班车还不是为了多赚点,一心想给你个交代呢。”田暖暖细细的胳膊搂住苏克,似条柔软的小蛇圈住苏克,她小声唱着“明天我要嫁给你啦,明天我要嫁给你啦……”“老公,我不要你那么累,你不要开夜车了。再说我也需要你陪我。”苏克的脸贴着田暖暖黑黑柔柔的长发将她拥紧,心里面想的是房子啊房子。“你晚上不要出去玩,我会担心,我会不平衡,好吗?”两个人又好好地在一起了,相拥而眠。苏克晚上八点出门准备开夜车时,突然想起早晨那个破碎零星的梦,独独那七个阿拉伯数字是特别清晰的印在脑海里。他又返回家门特意写下号码交代田暖暖明天白天买这注彩票,怕自己回头一睡就忘了。等到此期开奖号码登到报纸上时,苏克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他连看了两遍,一个号不差!头奖!五百万!他激动地喊田暖暖快来看,暖暖的脸色怪异得很。“你不会没买吧?”“我,我忘了。”“你昨天白天干吗去了?”苏克脸色变得很难看。田暖暖像不相信这事儿似的也一遍遍看,还指着数据说有一个人中哦,然后一脸惭愧地望着苏克。苏克很是气恼,可是转瞬又忽然想通了。他笑叹着:“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无论怎样都不是你的。还好,上天把你送到我身边,我有这个礼物好好珍惜就知足了,此生是与彩票无缘了,再不去碰。”但是苏克已经下了决心,不开夜班的士了。因为隐隐地,他感觉到暖暖不那么将自己放在心上了。苏克改为白天守车站的赚钱策略,要跑就跑个远点的够本的。开到第四天,大鱼来啦。三个块头挺大的男人穿得都挺气派,站在一辆出租车跟前,围了十来名的哥,可是大家都只是观望的态度,没人愿意搭载。“我再加二百,一千六,怎样?”苏克琢磨着这三个人的来头,这么急着走,价格又说得这样高,路程又不算太远,会不会是匪徒呢?事实上众的哥面对这么桩生意都是有心没胆。“一千八,我走。”苏克应声,他心里有了主意。“把你们谁的身份证给看下。”三个男人面面相觑,然后中间那个留胡子的说:“不巧,我们出门急没带证件。”“那先把车资付了。”胡子男人听了毫不犹豫立刻数了一叠百元钞递给苏克。苏克将车中的营业款全拿了出来和这笔车资合一块点了一遍当着众人的面交给他熟识的司机小刘:“兄弟帮我拿着,每隔二十分钟给我一次电话。”车在路上跑开了,三名乘客不似在车站口那般拘谨和沉默,他们大笑,高声说话,似乎十分开心,但是言谈之间还是有所掩饰。坐在后座的是胡子和被称之为老三的人,他们中间放着个带拉杆的鼓鼓的蓝色尼龙旅行包,副驾座儿上的人被叫做梁子,不时地回头看着他的同伙傻乐。苏克从后视镜里窥到老三带着一脸促狭的笑拍着那个蓝包:“大哥,你这叫财色兼收呀!”胡子得意地大笑:“老子泡妞这么多年了,也算有回报了。不过咱出的这趟门可是秘密,家里那个压根不晓得。你们没和任何人提吧?”梁子从前座扭过头拍着胸说:“大哥提醒的事,小弟哪会不注意的。放心好了。”老三也说:“这事儿就咱们三个知道,大哥你放一百个心,我们嘴紧着呢。”胡子很宽慰地舒口气:“只要咱们安全到家,你兄弟两个给大哥护这趟镖是要重谢的。我寻思着搞个什么大事业,你们都来给我当二把手。”三个人又乐不可支地商讨干点啥大事业。苏克听了心里跟明镜似的,这大胡子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知从哪个女人身上捞了一笔。那大胡子像看透他心思般对着他后脑勺说:“哥们儿,看你胆大心细,也是聪明人一个。你好好开车,到了家我自有红包再谢你。”苏克立刻打哈哈:“吃的就是这口饭,保证安全送到。我今天也是出门遇贵人,您以后缺司机找我啊。”听他这么油嘴滑舌一接,几个人说话少了几分戒备,一路上倒也聊得热热闹闹,加上隔二十分钟小刘就会打个电话过来问情况,苏克先前的担忧也一点点消散了。唉,管他好人还是混蛋,自己赚到的士费最打紧。老三又问胡子:“大哥,那女人会不会跟上来找麻烦呀?”胡子始终搁在蓝包上的手轻敲了几下指头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找?她上哪找?这个道理你们记住了,跟一夜情的女人永远别动真感情讲真话。”苏克听在耳里,心头的厌恶之情又重了几分,同时暗骂这世上怎有这般又蠢又贱的女子搭上这号邪男人。他把油门又一猛踩,车子飞速前进着。车子拐出高速后驶向一条河堤大道,车上客人们享受着速度兴奋地哇啦哇啦唱起歌。突然间前方道路莫名地一下塌了下去,苏克急踩刹车,但是刚才速度太快了刹不住,车子掼进大坑的中心向右侧翻倒。轰的一声,灰烟升腾,路面完全坍塌了。苏克有片刻的昏迷随即清醒,副驾座位上的人已是头破血流不知是死是活,苏克手足并用从车窗爬了出去,只见自己身处在一个巨坑里,而脚底下不知哪来的水正在迅速上升。苏克第一反应就是赶紧逃命,这时一个嘶哑的声音凄厉地喊着:“救我……”苏克顺声音一看,是后座左边那个留胡子的男人正挣扎着把半个身子从碎玻璃窗往外探。苏克捞住他的左臂拼命往外拽,但是那男人的一条腿被变型的车座压着拉不出来,他的右手还死死拉着那个蓝色旅行包的拉杆。翻涌的地下水正在疯涨,在那么一瞬间,苏克突然改变了主意,这个包在诱惑着他!他松开男人的左臂去夺那个拉杆包,而胡子死也不肯放手,两人角力了一会儿,苏克照着男人的脸上砸了一拳,男人手稍一松劲苏克立马把包抢了出来,他淌着已经到大腿的水抱着包包用尽全身力量攀爬出坑外,再一回头,车已经被泥水淹没。惊魂不定的苏克望着四周,竟是没一辆车在附近,他跌跌撞撞往前面走了会儿,将包藏到路边的树丛里然后去找电话报案。“河堤大道坍塌,一名司机成功逃生,三名乘客罹难。”当天的晚报上刊载着这可怕的交通意外事故。苏克应付完警察、新闻记者以后,偷偷找回那个被藏匿的蓝包。劫后余生同意外横财压得苏克心脏都快碎了,他此刻最想做的就是回到他和田暖暖的小家与她紧紧相拥。家里又是空寂寂的。自己差点就没命了,可田暖暖居然到现在都不知道!苏克寂寞得要发疯。他自己打开蓝包数着那一堆堆钞票,数到天昏地暗,好几百万呀,这么多的钱!苏克点着钞票的时候,那个留胡子的男人的脸一次次浮现在眼前。他杀了他!不,不,我没杀人!苏克为自己辩解着,当时的情形,无论如何也是来不及把那个男人救出来的。是他该死!夜已经很深了,田暖暖还没回来。苏克不禁想起他们的相遇。那是他刚开上出租的时候,深更半夜里一伙流氓在围堵一个女孩,他想都没想,开着车就去撞坏人,把那伙人渣吓跑了。后来他们就在一起了,他既不帅也没钱,可是漂亮的田暖暖却说:“你善良、勇敢、正义,你是我的英雄。”今天自己身上还配拥有这些美好的形容词吗?苏克扯着自己的头发在屋子里一圈圈来回走着,老婆,咱们可以买大屋然后环游世界了,可是你怎么还不回来?他的眼光盯着梳妆镜中自己焦虑的样子,突然注意到镜子边缘插着一张折成方块的白纸。一种不祥的感觉蔓延他全身,苏克打开了那张纸,是田暖暖的字迹:苏克,对不起。你很多夜晚都不在我身边,我很寂寞。就在买过那注彩票的夜里,我和头一晚在牌桌上认识的一个男人发生了一夜情,而那个杂种偷了我的钱包消失了。我不敢告诉你。但没想到那张丢失的彩票居然会中五百万大奖,我想那一定是上天对我冲动做出的惩罚,我不配和你在一起。在经历了这不同寻常的一天后,苏克终于瘫倒在地。
的哥的五百万中奖彩票
有个人,外号叫倔驴。倔驴最爱喝酒。算命的跟他说,他今年财运亨通,逢赌必赢,逢奖必中。倔驴到巷口的小卖部买酒。老板跟他说,新来了一种酒,叫“五里倒”,酒香、不贵,还能抽奖,中奖率20%。一听“奖”字,倔驴当即买了一瓶,拧开以后,瓶盖上果然有“再来一瓶”。倔驴一看,乐了。要说这个中奖几率不算高,居然一买即中。莫非真如那个算命的所说,逢赌必赢,逢奖必中?倔驴不信这个邪,又买了一瓶,果然又是“再来一瓶”。赠品的瓶子跟正品的容量一样,只不过瓶身颜色有点儿差异。他提着四瓶酒,大摇大摆回家了。路上见人就说:“我中奖啦。看看,够我喝一阵子啦。”几天后,儿子来看他,还买了他平时最爱喝的“三里香”。倔驴喝了一口就呸地吐了出来:“什么破酒,味儿不对。”他一溜烟跑去小卖部,买了两瓶“五里倒”,毫无悬念地又中了两瓶。回来的路上,免不了又是一番吹嘘显摆。喝惯了一种酒,再喝别的,怎么都不对味。经常跟他在一起喝酒的酒友们,也都爱上了“五里倒”。小卖部的存货很快倾销一空。再买时,抽奖活动就没了。倔驴跟老板较劲,花一样多的钱,少喝一半酒。他不干。吵着吵着,老板突然指着柜子下层说:“那儿还有一瓶赠品,我送你了。快走吧,我怕了你。”倔驴骂骂咧咧拿起就走,出门时看见个男的正低头进来,看着眼熟。他没理会,走出门口就咕咚咕咚灌了两口酒。屋里,那男人对老板说:“你们这个地方的销路已经打开了,所以抽奖的促销活动没必要继续了。多亏那个酒鬼帮了大忙啊,哈哈。”倔驴突然觉得肚子疼,浑身不得劲,大叫着冲进屋去。男人讪讪地扭过脸。这时,老板娘进来找东西:“看见我那瓶敌敌畏了吗?装‘五里倒’赠品瓶里那个。”所有人都愣住了。老板娘对男人说:“喂,你不是‘五里倒’的业务员吗?听说你还会给人算命?快帮我算算那瓶敌敌畏现在在哪儿?”
你中奖了
最近,肖峰遇到了两件事:一件是不愉快的事――他下岗了;一件是高兴的事――肖峰瞎猫逮了只死耗子,买彩票中了三等奖,得奖金5000元。肖峰很喜欢扎堆聊天,更喜欢去别人家串门,可自从得了那笔奖金后,肖峰就变了,尤其不喜欢别人来他家串门,因为他怕别人找他借钱。于是,从领回奖金的第二天起,肖峰就交代妻子:从今往后,要是外面有人来找,就说我不在家。“要是你在家呢?”妻子问。“在家也不见,你在外面应付着,我躲在里面,等他们走了我再出来。”“那,要是你的朋友来了呢,也不见吗?”“也不见。”“金标呢,他可是你的铁哥们。”“这年头哪还有什么铁哥们?不见!”“那好吧!”妻子答应了。于是,从这以后,除了面对面碰到不得不见外,外面来人,肖峰都让妻子跟人家撒谎,说他不在家,出去了。他自己则躲在门后或者内室里,支起耳朵,等待妻子把来人打发走。这样,过了三个月。且说这天,肖峰吃过早饭后,正准备去人才市场看看,人还没出门,妻子就匆匆忙忙从阳台上跑来把他拦住了:“快,有人来了。”“谁?”“金标。”“看清楚了?”“看清楚了,是冲我们家来的,人已到楼下!”“那好。告诉他,我出去了,不在家!”说完,肖峰又做贼一般躲到室里去了。果然是金标,不一会,就听到他和妻子的对话声了。“嫂子,肖峰呢?”“真不凑巧,他又出去了。”“怎么老不在家?”“嗨唷金标兄弟,肖峰下岗了,他不出去找事做,一家人等着喝西北风啊――你找肖峰有事吗?”“当然有事。我给他找了一份工作,是家私营企业,干老本行,车工,待遇可好了,每月工资1200元,还有奖金。”听到这个喜讯,躲在门后的肖峰高兴得直想跳。但他这时又不能出去。是啊,刚才妻子已经告诉人家自己不在家,现在出去,那有多尴尬?于是,肖峰决定暂不出去,等金标离去后,再编个理由去他家。半个多小时后,肖峰终于来到金标家。但事情的结果却让肖峰意想不到。“晚了,”金标十分惋惜地说,“这个老板要人要得很急,规定今天上午十点以前必须落实好,我找你几次你都不在家,没办法,我只好介绍同你一起下岗的云涛去了。估计老板对他挺满意,刚才云涛来电话说,这会儿,他正在那边跟老板签合同呢。”肖峰一屁股瘫在了沙发上。
中奖以后
 
共5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