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缘分不停留的故事

认识李欣是在同学陈子阳地家里,那天张文涛去找陈子阳借书,陈子阳不在,说是随姐姐去车站接人。他便陪其父下棋,陈父棋瘾特大,不知不觉下到吃饭时,陈母热情好客且烧地一手好菜,极力挽留他留下一起吃饭。正在推让时,陈家的门便开了,陈子阳身背一个女式旅行包,手里提着一袋水果,他的姐姐跟随其后,手里却紧攥着一个女孩子的手,那女孩子身材高挑眉目清秀,一件宽宽大大的红色体恤罩在蓝色牛仔裤。虽简单随意,却是显的清新青春,她笑便似春花,令人赏心悦目。陈家父母脸放异彩,完全看出脸上写着的对她地喜爱和热情,陈母亲切地拉着女孩子的手叫她李欣。那李欣就落落大方自自然然地与陈家父母问侯了一番,大家就洗手吃饭了。席间,陈父一口一个丫头地称呼着李欣,给她夹菜倒水,问长问短,看的出陈家父母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陈欣。陈父说“丫头,跑到广东这些年,想不想吃俺山东的煎饼啦?”李欣说“想啊,要不,我咋打电话叫大娘给俺准备呢?”陈母说“喜欢就多吃点,喜欢吃咱就不走了,就让恁大爷托人把工作安排好,不去广东啦!”李欣自己也似乎没把自己当外人,她说“哎呀,我早就去够了,想回来,可是没合适的事做,听说大爷帮我安排了事做,这不就急着回来嘛,如果合适就不走了,反正父母整天唠叨着嫌广东远!”陈子阳对着父亲与李欣的对话,充耳不闻,自顾自地狼吞虎咽。张文涛看着陈子阳的吃相,再看看陈家其他成员的表现,好象悟出了其中的玄妙。他忍不住狡黠地冲他微笑,陈子阳恰与他的眼光交叉,脸上立刻就闪笑一下,脚却在桌下狠狠地踢他一脚,二人忍住笑,匆匆忙忙吃光碗里的饭离桌,跑到陈子阳的屋子里,关起房门哈哈大笑一通。从陈子阳口中得知,那李欣果真是父母和姐姐看中的女孩,因为和姐姐陈云是同学,李欣曾因复读高三时借住他们家,与陈家的关系是很相熟的,就一直保持着互相走动的关系,这种关系一直维持到陈子阳上完大学之后,陈家父母觉得这层关系可以再递进一些。但陈子阳是有女朋友的,陈家父母知道,陈子阳的姐姐也知道,陈云还见过那个叫叶露的朋友。但陈家的人觉得李欣能做陈家的媳妇却不是女朋友,而此时陈子阳需要的是女朋友而不是媳妇。所以对这桩赶鸭子上树的相亲是无动于衷的,他的心里只有叶露,那个爱撒娇,一笑就有些矫情的女孩子,可是他喜欢,他觉的会撒娇的女孩才是女孩。而这个正正经经,待人做事波澜不惊的淑女形象的李欣,和叶露相比俨然是个事故老成八面逢缘的大女人了。陈子阳和叶露在一起的时候,叶露会撒娇,一惊一咋地惊叫喊“哇,脚面上好象有个毛毛虫耶!”说罢就很惊吓状地扑到陈子阳怀抱。如果换上李欣的话,就算真有个毛毛虫在脚上,或许她也会很怕,但她会面不改色心不跳地不动声色地干净利落地自己处理了。叶露永远需要人去照顾,而李欣永远会照顾别人。这些,陈子阳知道,但他的心里只有叶露,他心里的天平还是倾向叶露。尽管他知道李欣有着叶露永远也达不到的实惠优点,但是他不动心,因为心里有爱。精灵古怪的叶露在他心里添的满满的,他容不下多余的一份爱,他知道自己心的容量。饭后,陈家父母找陈子阳陪着李欣说话。迫于家中的压力和对客人的礼貌,他受苦受难地走出自己的房间,陪李欣在客厅里坐着,李欣对着客厅尴尬地出神,陈子阳对着电视泛起的雪花心猿意马地发楞。张文涛却坐在陈子阳的卧室的窗口,看一页书再歪头看一眼客厅里静坐的两尊神,愉快地偷着乐。他觉得陈子阳看电视的姿式和神态很可爱,李欣的眼神在心神不定地游离天花板的样子很是抒情,所以他笑,笑得极纯洁,没有一丝儿幸灾乐祸。他只是觉得陈子阳的家人一厢情愿的主张,带给陈子阳的是尴尬和强迫而无奈的苦楚。这次的相亲是以失败而告终的,陈父懊悔痛惜不堪,陈母甚至流泪,觉得错过了李欣再也找不到好过她的女孩子了,而陈子阳的姐姐却是预言,终有一天他会后悔莫及的……所有的话,对陈子阳而言,只是过耳吹风,他并非觉得李欣不够好,只是他的心里先种着了一个叫叶露的女孩。谁来骂他指责他,他都是无所谓,他是无愧于爱情的,他将是坦然自若地坦坦荡荡地搂抱着他的那个叶露。出人意料的是,李欣并没有把这桩相亲失败的事,当一回事儿。她还一如从前那样与陈家保持着原来的关系,没有丝毫的抱怨和为难,依然拉着陈子阳的姐姐的手,乐此不疲地逛节或者购物,累了就一起回来吃饭休息。见了陈子阳还是一如从前那样亲切自然,只是嘴里多了“小弟”两个字,其实她也只是大他两岁。陈家人见陈子阳顽固不化,好事难成,只好作罢。但陈云却是个极热心的姑娘,见自己弟弟不愿意,不由分说要把李欣介绍给张文涛。李欣对着张文涛一米八零的个子,以及他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外形和举止似乎很有好感,陈子阳也喜出望外,想尽办法去搓和,说如果成了就喊他姐夫了。张文涛好意难却,只好顺其自然,答应着先相处着相互了解一段日子再定。张文涛心里尴尬,他目睹了她与陈子阳相亲的全过程,怕不成了,陈子阳反过来笑他。李欣也尴尬,看张文涛似乎对自己还不及陈家热情,渐觉自己是被踢的皮球,有推销不出的味道,也不主动前去理会他。他觉得她或许看不上自己,她和陈子阳打招呼的亲切远胜过自己的,怕弄个无趣,也不敢主动去约她,所以他们一直也没有竖立起来交往的关系。陈子阳和叶露的爱情关系是吵吵闹闹一路颠簸,不知是谁受不了谁了,终是劳燕分飞。他想起李欣,但没有理由主动找她,当初那样拒绝人家一点情面也不留,现在再去找人家,万一人家拒绝自己,怎么收场?何况她大概和张文涛相处着,怎么好横刀夺爱?李欣知道陈子阳与叶露关系破除了后,很是欣喜了一段日子,他等着他能主动来找自己,但渐渐地她的心就凉了,因为她去陈家时,她看见他在有意识地躲着自己,原来人家就是没有叶露也是看不上自己啊!算了,他的家还是少去吧,免得人家说自己死乞白赖地主动送上门去。张文涛想,现在陈子阳与叶露的爱情结束了,再回来找李欣是天经地义的事。自己千万不要再从中搀和,到时搅乱浑水了,连同学朋友都做不成了,躲为上策!陈子阳的家人也不清楚李欣和张文涛的关系进展到何种情况了,但见人家李欣见陈子阳与叶露分手,家里也不常来了,大概怕张文涛嫌疑她吧?哎!终于有一天,陈子阳知道李欣并没把张文涛当男朋友。张文涛并没和李欣相处,他喜出望外,决定情人节送花。终于有一天,张文涛知道了陈子阳和女朋友分手后一直没和李欣交往,李欣还一直躲着陈子阳,他大喜过望,决定情人节表情。终于,情人节如期而至,陈子阳买了一大把玫瑰,鼓起勇气敲开了李欣单身宿舍的门。终于在情人节的早晨,张文涛穿戴一新,手捧鲜花兴致勃勃地来约李欣去野外郊游。陈子阳看见张文涛觉得很尴尬,张文涛看见陈子阳就表现的很不自然。二人同时说“你好”但声音都低到只有自己能听到。李欣的门终是开了,她笑吟吟地站在他们中间,不同的是手里却牵着相貌英俊的一个男青年,李欣介绍说他已经是她法定意义上的丈夫了,他们在情人节拿了结婚登记证。她极快地抽出两张填好的请柬,一张是陈子阳的,一张是张文涛的,她说她希望他们都能来喝她的喜酒,她想得到他们最真诚的祝福!他愣了,他懵了,手里的玫瑰散落一地,他们终于明白“原来缘分是不能停留的!”
缘分不停留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