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据说的故事

孔子的学生鲁国人宓子贱曾经担任单父的地方官。据说他走出官署都不多,整天弹琴,显得非常悠闲。尽管如此,这里却社会安定,秩序井然,古人赞之为“鸣琴而治”。后来,孔子的另一个弟子巫马期接替了宓子贱。巫马期非常敬业,天还没亮就出门,直到满天星斗才回家,工作辛苦异常。在他的努力下,单父这地方也治理得不错。巫马期实在是太累了,他一比较,就觉得宓子贱轻松得多。为什么会有如此的不同呢?于是就去向宓子贱请教。宓子贱对他说:“是因为我注意用人呀!我是发动大家呀!你整天地忙忙碌碌,什么事都由自己来处理,哪能不劳累呢!我这样做叫作用人,你那样做叫作用力。用力的人当然辛苦,用人的人自然轻松啊!”巫马期听后,获益匪浅。还有一个类似的例子。据《资治通鉴》记载,有一次,唐太宗问大臣房玄龄和萧
用人与用力
杨伯家的一只竹背篓据说有250余年历史了。背篓呈黯黄色,底部用水竹根盘卷起来,纹路挺艺术,左上角有一根黄麻带子,将一处破洞巧妙补绑。杨伯说,那根带子是他爷爷的爷爷套上去的,算了一下,大概也有120多年了。竹背篓在乡里因为经常背粮食、柴禾、牲口,加上风吹雨淋,破损很厉害,一般寿命是3到5年。而杨家的背篓寿命可就长得多了。杨伯家在使用竹背篓方面有祖传家训:不过度。同村其他村民用背篓从地里背红薯回家,一般装70-120斤,杨伯家只装40斤左右。一般村民背猪崽到乡场上去卖要背3~5只,而杨伯家只背2只。有一次,杨家一个媳妇为了将地里的红薯藤一次运回家,装了高高满满一大背篓,被杨家老人痛责:你破了杨家的规矩,从明天开始,这背篓休息二天!那天晚上,杨家的50多口人被招集到一间大房里,听老人训话:背篓也是一条命,你爱惜它,就活得长,不爱惜它就活得短。用它得有个度,人也是这样,吃,不能过度;做,不能过度;玩,也不能过度。我们杨家虽然没出过什么大人物,但却一直是长寿家族。为啥?就因为讲究度。过去和现在的很多病、亡,跟我们家基本不沾边。我的爷爷告诫我一句话,现在传给你们:人世间,很多人虽然聪明,但掌握不了度就不能算聪明。比如,有吃死的,有闲死的,有累死的,有玩死的,有乐死的,有愁死的,有争死的,有怒死的,有气死的,有喜死的……总之,就像这只背篓,只有掌握好使用的度才能有个好寿命啊。在杨家那个大家族:有2人分别活到了100岁、103岁,有11人活到了96岁,有14人活到了89岁,有2个女人60多岁了还生了孩子。如今这只背篓当然不能装东西了,成了杨家的重要文物,供奉在堂屋的一张黑木桌子上。一个家族对哲学和辩证法的理解如此简洁透彻,并一代一代通过一只老背篓往下传家训,传授为人处世的道理,让人敬佩之余也值得我们思索。
背篓里的处世哲学
据说远古以前,太阳掌管着白天的光亮,月亮掌管着夜晚的光亮,世界一年四季每天都光亮如昼。生灵们认为世界一年四季日日总是充满着光亮,不便于劳作与休息,它们吵吵闹闹上告天庭,祈请上帝减少一半的光亮。上帝便召集月亮与太阳,征求它俩的意见。月亮自告奋勇道:“万能的圣主,太阳的光线强,我的光线弱,敬请你保留太阳的光辉,裁减我的光亮。”上帝听从了月亮的建议,收回了月亮的光亮。同时为了表彰月亮的成人之美,上帝要求太阳在每个月十五左右的夜晚为月亮输送最强的光亮,以使世界永存月亮的美好倩影。所以直到如今,我们不仅在每个白天可以享受到太阳光辉的美好,而且在每个月十五左右的夜晚可以尽情享受美妙的月色。成全别人,其实有时也就成全了自己。
成全别人,其实有时也就成全了
古时候有个善于弹琴的乐师名叫瓠(hu)巴,据说在他弹琴的时候,鸟儿能踏着节拍飞舞,鱼儿也会随着韵律跳跃。郑国的师文听说了这件事后,十分向往,于是离家出走,来到鲁国拜师襄为师。师襄手把手地教他调弦定音,可是他的手指十分僵硬,学了3年,竟弹不成一个乐章。师襄无法可想,只好说:“你太缺乏悟性,恐怕很难学会弹琴,你可以回家了。”师文放下琴后,叹了口气,说:“我并不是不能调好弦、定准音,也不是不会弹奏完整的乐章。然而我所关注的并非只是调弦,我所向往的也不仅仅是音调节津。我的真正追求是想用琴声来渲泄我内心复杂而难以表达的情感啊,在我尚不能准确地把握情感,并且用琴声与之相呼应的时候,我暂时还不敢放手去拨弄琴弦。因此,请老师再给我一些时日,看是否能有长进!”果然,在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师文又去拜见他的老师师襄。师襄问:“你的琴现在弹得怎样啦?”师文胸有成竹地说:“稍微摸到了一点门道,请让我试弹一曲吧。”于是,师文开始拨弄琴弦。他首先奏响了属于金音的商弦,使之发出代表8月的南吕乐律,只觉琴声挟着凉爽的秋风拂面,似乎草木都要成熟结果了。面对这金黄收获的秋色,他又拨动了属于木音的角弦,使之发出代表2月的夹钟乐律,随之又好像有温暖的春风在耳畔回荡,顿时引来花红柳绿,好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色。接着,师文奏响了属于水音的羽弦,使之发出代表11月的黄钟乐律,不一会儿,竟使人感到霜雪交加,江河封冻,一派肃杀景象如在眼前。再往下,他叩响了属于火音的征(zhi)弦,使之发出代表5月的蕤(rui)宾乐律,又使人仿佛见到了骄阳似火,坚冰消释。在乐曲将终之际,师文又奏响了五音之首的宫弦,使之与商、角、征、羽四弦产生和鸣,顿时在四周便有南风轻拂,祥云缭绕,恰似甘露从天而降,清泉于地喷涌。这时,早已听得如痴如醉的师襄忍不住双手抚胸,兴奋异常,当面称赞师文说:“你的琴真是演奏得太美妙了!即使是晋国的师旷弹奏的清角之曲,齐国的邹衍吹奏的律管之音,也无法与你这令人着迷的琴声相媲美呀!他们如果能来此地,我想他们一定会带上自己的琴瑟管箫,跟在你的后面当学生哩!”师文学琴的故事说明:学习任何技艺,都不能满足于表面上的简单操作,而要像师文那样花气力,下苦功,深究其理,矢志不渝,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达到得心应手的自由境界,从而取得常人难及的业绩。
师文学琴
A这个春天潮湿透了,据说空气的湿度达到了四度,我住在离海不远的地方,只要用力呼吸,就能闻到海边特有的咸腥味,我一直认为那是海里的鱼思念陆地的味道。江城每每听到这个理论,就说我没脑袋,他说鱼一上岸就会死,所以它不会思念不属于它的地方。我跟他争论,就是因为不是自己的,所以才是好的。他撇撇嘴扔下一句,谬论,就不再搭理我,低头做手上的工作。江城是我的房东,而且是一个好房东。他会在太阳出来的日子敲开我的门,让我抱着被子出去晒,在我生病时,给我做热乎的饭菜,虽然我实在不敢恭维他的手艺,那些菜只能算是用水焖熟而已,一点味道也没有。他辩解,这是粤菜,以清淡号称天下。我很好奇,若真如他所说,粤菜都是这个模样的话,那是如何在四大菜系里站稳脚跟的。我认识江城的时候,他已经供职于一家国内有名的室内建筑公司了,而他本身也是出色的室内设计师,为人诚恳、厚道,除了对设计图纸,对什么都不挑剔。但他对我这个房客却有诸多要求,比如不准移动房内摆设,不准在墙上贴东西,不准带人回来等等。当我第一次带苏志远回来时,江城暴跳如雷:“施小乐,你犯规了!”我不以为然地抬高头说:“苏志远是我男朋友,也不可以么?”江城愣了愣,被问得哑口无言,转身离开时他说:“麻烦你们保持整洁,还有,不要把我的东西弄坏。”苏志远在江城离开后笑着对我说:“你的房东真是个奇怪的人,你干吗偏要租他的房?”我靠在他的胸口说:“因为他是好人。”苏志远随口说:“难道比我还好?”我抬头看他:“你要是肯娶我,那你就是全世界最好的人。”那一瞬,我清楚地看到苏志远的眼神黯淡下去,以及他脸上无法掩饰的为难。B我初一时见到了苏志远,那时他上高三,后来我发现我们所住的两个院子隔着三分钟,四栋高楼的距离。那时候的他,高高瘦瘦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鼻子被眼镜压得看不出高挺的鼻梁。他成绩优秀,高考结束以高分进入上海一所有名的大学就读,毕业后回到家乡的城市仅待了短短半年,就来到了现在这个靠海的城市。为了他,我抛弃了读中央美院的理想,远赴这座城市读了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大学的美术系。我站在这座城市里,浑身的血液都不能自制地沸腾,我以为我十年等待,终要换来一生幸福。可当我站在苏志远公司楼下等了两个小时后,看见一个女人挽着他的胳膊,一脸幸福与他说笑时,我知道我来晚了,晚了整整四年。可是,我对他说,我等了你那么久,我不想放弃。苏志远脱不了俗,这样一个青春美丽的我,轻易就征服了他。他疼我甚于他的妻子,逛街时我的目光在任何物件上停留三秒,他即刻将它买下送给我,我任性的一个电话,他就不辞辛苦开车出现在我的眼前,他说我什么都能给你,除了婚姻。多老的剧情。他告诉我,婚姻不过是一张契约,没有爱它形同虚设,而相爱的人不会在乎那一张纸。对于他的话,我不反驳。因为他比谁都清楚,我有多么渴望那一张在他眼里不值一文的纸,于我而言,它堪比千金。江城劝我,大好年华实在不该浪费在这样一个男人身上,除了苏志远,这世界还有许多好男人。我笑嘻嘻地说,这许多的男人都不是苏志远啊。他摇摇头,我们并肩坐在海边的礁石上,海浪声哗啦啦地响,还有恋人的欢笑。江城望着远方,不说话。他的眼里有闪亮亮的东西。每个人都有他的过去,有些人愿意说出来,有些人宁愿憋在心里,让它烂掉。我想江城是后一种人,所以我不问他。江城告诉我,每次他不开心就喝青柠雪碧,一口气全部喝光,再打着嗝让二氧化碳将心里的不愉快全部带走。他递给我一听青柠雪碧,我朝着大海喊:“让我打一个嗝,然后忘记苏志远!”接着我一口气喝光了雪碧,之后我足足打了十个嗝。那一晚,我睡得无比安稳。春天渐渐被夏日取代,苏志远说他要出差一个月去开会。我打他的电话,不在服务区。我无法安心作画,江城隔三差五敲开我的门,拉着我去海边吹海风,晒太阳。他说我的状态看起来十分不好,他担心我。我走在他的前面,听到他温柔地声音,心很突然地疼了一下。我回头对他灿烂地笑,我说:“江城,我很好,你放心。”江城笑,摸摸我的头。我知道苏志远并没有出差。在华强北商业区,我看见他陪着妻子和小小的儿子逛街,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苏志远只是在躲避炙热的我。人到中年,没有什么比家庭更重要,包括爱情,他害怕我会毁掉他已拥有的一切。他的妻子给我打电话,她说,施小乐,你不会赢。然后在电话里笑,笑着笑着却又哭了起来。她说,你是我的恶梦,我恨你。我在电话另一头缄默,一直以来的负罪感渐渐清晰,啃噬着我纠结的心。C江城约我去吃大排档,我们点了一扎啤酒。那里很热闹,每个人都显得单纯而真实。江城说:“你是我见过最傻的女孩,等待往往不会有结果,何况你,选错了方向。”我说:“江城,爱一个人有错么?”他说:“错就错在,一开始你就爱错了人。”我猛然抬头看着他,叹一口气,喝掉眼前明晃晃的啤酒。那晚,我丑态毕露,醉步蹒跚拽着江城的衣服往回走,走到一半又把晚上吃的饭菜都吐在他雪白的衬衫上,江城说:“施小乐,你这是何必。”然后他把我背在身后,我的泪都流进他的颈窝,他一路自言自语,像在哄一个哭闹的孩子。在那个月光正好的夜晚,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那是苏志远从未给我的。第二天醒来头痛欲裂,江城给我熬了清淡的白粥,放在电饭煲里热着。一听青柠雪碧摆在我的床头柜上,他什么话也没有留。我蓬乱着头发,将雪碧倒进白粥里,混着一口气喝下肚,打了一个嗝后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给苏志远。我说:“苏志远,我错了。原来那么多年,我要的那个人不是你。从此以后不要再互相纠缠了吧。”接着,我那么多年的青春和执著只换回来苏志远如释重负的六个字——谢谢你,施小乐。原来,我于苏志远,不是所爱,而是沉重得怕甩不掉的包袱。整个夏天,我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端了藤椅到阳光明媚的阳台,深深吸一口气,温暖的阳光落到我的脸庞上,知了渐渐不再鸣叫,秋风吹过窗台,就像我的心情渐渐平静。那天,江城在楼下唤我,他说:“施小乐,我们在一起好不好?”我把身子探出阳台,对着他傻呼呼地笑。他说:“你别光笑不说话啊!”我长长地“哦”一声。江城冲上楼,急冲冲地敲我的门。我打开门,他一把抱住我,久久不能说话。D江城,是我在这个城市遇到的第一个男人。2001年,我19岁,在N737的15号车厢,江城睡在03号中铺,而我睡在04号中铺。临睡前,我躺在床上喝牛奶。他轻声对我说,小朋友,晚上喝牛奶会发胖。我扭头对他俏皮一笑说,我不怕。在那狭小的空间里,空气有些闷,带着烟味。我和江城聊天,在火车穿越黑夜时,我告诉江城,我这辈子最大的理想就是嫁给一个叫苏志远的人。江城说,不了解现实的时候,理想只是空想,而且,理想也可以改变的。后来,江城常常出现在我打工的咖啡厅里。每次他都会点一杯青柠雪碧。再后来,我大学毕业要租房,江城说他正好有空房间招租,价格不贵,我便搬了过去。江城用他的等待成全我的等待,知道在我执迷不悟的时候,所有的警告和责备都无法真正听进去,让我自己撞到现实的硬壁,才会知道痛。他说爱就是清楚地知道,对于所爱的人而言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然后把好的留给她。原来,这世间兜兜转转,要找的人不一定就是执拗等待的那个人,就好像至尊宝回到五百年前要找的人是紫霞而不是白晶晶。原来,这青柠雪碧的味道便是爱的味道了。糖的甜蜜,柠檬的酸涩,亮晶晶的透明液体,像一颗从未被污染的心,在最需要的时候,给予最舒适的清凉。
青柠雪碧
据说英国搞了一个“搞笑商品说明书”评选会,有这么几个经典的“文明”入选:某药厂生产的安眠药,药瓶上写着“服用此药会产生困意”;美国航空公司随班机供应的花生米,包装袋上写着“请开袋食用”;一盒沙丁鱼罐头上写着“本品原料选自奥克尼湾湖潮汐渔场出产的上等沙丁鱼,肉质细嫩……注意事项:内装鱼肉”;一只吹风机的使用说明提醒消费者:“请不要在睡眠时使用”;几种品牌的圣诞彩灯上则都注明:“只能在户内或户外使用”……相信每个中国人看完以后都会会心一笑:这些外国商人真是太笨了。可是有个美国老太太在饭店里被咖啡烫了嘴,竟向餐馆主人索赔500万美元,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法院竟支持了这一请求!在这种情况下,侍应生端给你的咖啡杯子印着:“咖啡烫嘴,请小心饮用”,你还会觉得可笑吗?你在睡眠的时候,忘了关手上的吹风机,结果感冒了,第二天就可到法院去起诉厂家。所以,厂家在说明书上标明“请不要在睡眠时使用”是必要的。成熟的市场培育成熟的消费者,成熟的消费者造就成熟的生产商,而成熟的厂家又有力地维护着市场。
笨拙的聪明
某广告公司以高效率、高效益著称业内:据说其选拔人才的方法苛刻而奇特,但至今没有人知道细则,即使那些应聘落选者,对考试经历也是守口如瓶。刚毕业的我,决定去试一次。不料选拔过程很简单:第一轮集合所行应聘人员来公司大会议室,指定―个题目,在规定时间内设计一件作品,然后由专家组评审,当天下午布入围者名单;第二轮考试在第二天下午,与昨天一样,也是指定一个题目,在规定时间内设计一件作品,不过应考者少了许多而已。时间一到,收了卷子,全部送到另一间屋子,请专家组评审。不同的是,公司主考官要求我们等待,并送来午餐。不足两小时,10份作品皆评审完毕。主考官笑眯眯地进来了,司向来重视专家的意见,但作为一种艺术品,你们也为广告设计倾注了自己的灵感与心血,因此,专家的评分只占此轮考试的50%,另―半分数由你们相互评审。人家都有些吃惊,然后便按主考官要求,各自带作品上前台展示一次,另外9人则在下边评分,并写出简略评语。另外9人中,至少有3人的作品令我叹服,我不得不怀着复杂的心情给了他们高分和好的评语,因为我相信:专家的眼光不会比我差,我不能刻意去贬低别人。最终,我入选了,这有点意外;更意外的是,令我叹服的那三个人中,只有一名入选。我简直怀疑专家组以及公司的眼光,但随后总裁与我们的首次谈话令我释然。最后10位考生,都是专家组眼中的佼佼者;而你们之间的相互评审,更能证明自身的能力与素质。庸才看不见别人的才华,情有可原;人才看不见人才,就太狭隘了!我们不仅需要本身具备高素质的人才,更需要那些能彼此欣赏、相互协作、团结共进的人才!
人才惜人才
同仁都很兴奋,因单位调来一位新主管,据说是个能人,专门被派来整顿业务;可是一天天过去,新主管却毫无作为,每天彬彬有礼进办公室,便躲在里面难得出门,那些本来紧张得要死的坏份子,现在反而更猖獗了。「他那是个能人嘛!根本是个老好人,比以前的主管更容易唬!」四个月过去,新主管却发威了--坏份子一律开革,能人则获得晋升。下手之快,断事之准,与四月表现保守的他,简直像是全然换个人。年终聚餐时,新主管在酒过三巡之後致词:「相信大家对我新到任期间的表现,和後来的大刀阔斧,一定感到不解,现在听我说个故事,各位就明白了:「我有位朋友,买了栋带著大院的房子,他一搬进去,就将那院子全面整顿,杂草树一律清除,改种自己新买的花卉,某日原先的屋主往访,进门大吃一惊的问:『那最名贵的牡丹哪里去了?』我这位朋友才发现,他竟然把牡丹当草给铲了。後来他又买了一栋房子,虽然院子更是杂乱,他却是按兵不动,果然冬天以为是杂树的植物,春天里开了繁花;春天以为是野草的,夏天里成了锦蔟;半年都没有动静的小树,秋天居然红了叶。直到暮秋,它才真正认清哪些是无用的植物,而大力铲除,并使所有珍贵的草木得以保存。」说到这儿,主管举起杯来:「让我敬在座的每一位,因为如果这办公室是个花园,你们就都是其间的珍木,珍木不可能一年到头开花结果,只有经过长期的观察才认得出啊!
长期观察
《谁动了我的奶酪》——据说,这一则西方寓言式小品文译成中文并印成小册子后,发行不错。两只小老鼠头脑中的“奶酪”,不过比喻人生发达的机会。由它,我常作如是之想——可谁偷走了我们的爱情呢?我的思绪跨越时空,飞翔到新疆那遥远的地方,联想到一名志愿兵和他的妻子,以及他们的爱情。那兵已经入伍几年了,看上去三十几岁的样子。一张略显瘦的国字脸坚毅而沉静,使人觉得他是一名容易腼腆的兵。兵的工作是铲路。一条几千千米长的沙土路,贯通戈壁。一年四季,在那兵的视野里,没有花,没有树,甚至也见不到一棵绿草。那路大约是一条军路。除了军车,很少有其他车辆过往。兵的工作,是开一辆前有巨铲后有巨碾的车,一天数遍铲那一条几千千米长的路,以使之平坦,没有陷车的路段。他那车的后面还拖了一节有小窗的车厢。天黑了,不管他的车开到哪儿,他就在那车厢里睡。那一节有小窗的车厢是那一名兵的“家”。那兵连同他的车,仿佛被电脑数码锁定在那一条路上了。他下了他的车,也没更好的地方去。他一年四季大多数的日子,不得不在那一条路上、在他的车上度过吧?包括是年的日子,是节的日子。孤寂的一个人,在那条几千千米的路上,在他的铲路车上……他已经属于那一条路七八年了。那一天,一辆军用吉普超过了他的车。吉普停住,下来一名军官,向车上的兵大声说:“×××,你媳妇探望你来了!”兵立刻跳下了他的车,于是一个怀抱男孩臂挽包袱、年纪轻轻的小女子出现在兵的面前。她自然是谈不上漂亮的,却也算得上是个眉目清秀的人儿,一脸的淳朴和贤惠。兵说:“你来了!”乐得合不拢嘴。我想,倘无摄影机拍他们,他肯定会一下子搂住她和孩子没够地亲她吧?而她只轻轻“嗯”了一声,忸怩地抿唇微笑。显然,那是他们盼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终于盼到的幸福时刻。军官放下些饮料、粮油和蔬菜,驾驶吉普转眼远去。当兵和妻子和孩子坐在他的车里后,兵骄傲地对儿子说:“儿子,爸爸可想死你了!咱们也有车,更大更宽敞,而且有空调!坐爸爸的车,开心吗?”儿子说:“开心!”<>>而兵的妻,则目不转睛地,那般深情地端详着她的兵丈夫……两年前,她千里迢迢投奔兵,做了兵的妻子。是一辆军车沿着那一条漫长的路追上了兵的车,将她送到了兵的面前。和她此次来探望兵的情形一样,没有热闹的婚礼,没有任何仪式。兵的车就是他们的“证婚人”,那一节有小窗的后车厢就是他们的“洞房”,而那一个夜晚,就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也不知那一个夜晚的夜空是怎样的,我想,天穹一定显得很高很高,一定有满天的星斗;月亮一定又大又圆。<>>她陪伴了他十几天,就被另一辆军车接走了。<>>而七八百个日日夜夜以后,兵才又见到他的爱妻,同时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儿子……我并不崇尚艰苦,更不荒谬的认为,夫妻长期分离反而更滋润人性。我联想到他们,仅仅是因为,由那兵我常常思考——若说他的工作也是他的“奶酪”的话,那么他显然是不必警惕的。哪里会有谁在意他的人生的一份“奶酪”呢?他不必防着,他的心思,当会更多的牵挂他的娇妻爱子身上吧?而牵挂是守望啊!值得守望的爱,那一定是金不换的爱,更是“奶酪”不换的爱。而对于人,爱如果进水了,所获“奶酪”再大又有何益?我要说的是——人啊,让“奶酪”哲学见鬼去吧!那纯粹是商业的哲学而并非什么人生的好哲学。有一块已属于自己的奶酪,值得为之安心;最主要的,加上一份值得守望且安心的爱,便是不错的人生。爱在最寻常的人生中,往往有最不寻常的诗意。爱沾上了一股子太重的“奶酪”味儿,和好衣服上沾上樟脑味儿一样,其实是晦气之事……<>>/>/>/>/>我要说的是——人啊,让“奶酪”哲学见鬼去吧!那纯粹是商业的哲学而并非什么人生的好哲学。有一块已属于自己的奶酪,值得为之安心;最主要的,加上一份值得守望且安心的爱,便是不错的人生。爱在最寻常的人生中,往往有最不寻常的诗意。爱沾上了一股子太重的“奶酪”味儿,和好衣服上沾上樟脑味儿一样,其实是晦气之事……<>>/>/>/>/>
谁偷走了爱情
据说爱不是你发现的东西,它是你做出来的东西。钟爱的唐娜是我一生中做得最舒心的东西。我们结婚21年,可是我们仍然是新婚夫妇,如果你认为婚姻应该永远的话。一年前,当电话响起,我接电话时,那个声音说:“我是弗里曼医生。你的妻子患了乳腺癌。”他直白的语调不带感情色彩,尽管我可以从他的声调里揣摩出他的心境并不是平淡无奇。他是个和蔼可亲的内科大夫,这不是一个不痛不痒的电话。他和唐娜谈了几分钟,当她挂断电话时,红晕从她的脸上消失了。我们相互搂着,哭了几分钟。她叹了一声,说:“行了。”我看着她,“好的,”我说,“我们得了癌症,我们要应对它。”自那以后的12个月里,唐娜经受了化疗、乳房切除术、骨髓移植、射线疗法。她失去了头发,她失掉了一个乳房,她失去了隐私,她失掉了与明天永远会来的假定相联系的舒适。但是她从未失去尊严和信仰。她从未放弃,从未屈服。我们在她床边的墙上做了一个小型的记号,内容是:“有时主平息风暴,有时他让风暴肆虐疯狂,平静他的孩子。”这个小记号的语言成了我们的圣歌。她做了乳房切除术后回家的那一天,她仔细地照了镜子,然后耸耸肩膀,说:“原来这就是我现在看上去的样子。”她穿上睡衣,上了床。她端详着自己,看见了希望,而我看到了勇气。她在医院里度过了复活节、母亲节。在经历一系列无止境的医疗程序期间,她思绪万千。但是她也收益颇丰。她戴着假发和填塞的乳罩,坐在机动化的轮椅里,出席我们的一个儿子的婚礼,除了新娘,她无疑是那里最容光焕发的女人。她清楚地知道家人和她的邻居爱她的程度,她清楚她在我们所有人的生命中的意义有多重要。我们收到短简、信件、电话以及留在我们门阶上、内有自制的面包和饼干的神秘包裹。唐娜说她没有意识到这么多人关心她。一天夜里,在她的身体严峻的考验的最低点,我坐在椅子上,沐浴在她病房的寂静中。她已经结束四天连续24小时的高剂量化疗。她的免疫系统已经被摧毁,她的光头闪闪发光,她的眼睛呆滞,没有神采,她的体重减轻了30磅,身体被摧垮。她醒了,我将手伸过去,抓住她的手,我轻轻地握住她的手,因为她的皮肤和静脉以及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如同栀子的花瓣一样脆。如果骨髓移植不成功,那将意味着生命即将到达终点。如果移植奏效,她就能康复了。“喂,”我说,“我爱你。”她笑了。“是的,你一定是这样。我敢打赌你会向你所有的女友这样说。”“当然会的,因为你们都是我的女友。”她微笑了,镇定剂又一次发生效应,她又回到睡眠中。10天后,她的骨髓移植成功了,她的身体开始康复了。一位名叫南希的了不起的志愿者来到唐娜的病房看望她,教她如何将水彩画作为康复疗法的一部分。我在房间里,这位女士递给我一支画笔、纸和颜料,以一种纯粹的命令口气说:“画个东西。”于是我将几种颜色轻轻地敷在纸上,我画了一束花,我自称可能是用毕加索的风格画的东西,毕加索可能称之为“立体派艺术家作品”的东西。当唐娜和南希认出它们是水仙,并且认为她们能识别7种水仙时,我受到鼓舞,这是我原来的心愿。我想起40多年前听到的一首古老民谣中的几句抒情诗句,于是我把它们写在这幅画的下面。我是这样写的:我没有高楼大厦,我没有土地,手上也没有纸币声沙拉拉。但是我能向你展示一千座山的早晨,给你一个亲吻和七种水仙花。她把我的画贴到她房间的墙上,仿佛看见了我童年的梦又一次滞留在冰箱门上。只是这个时候,周围才有生命和死亡,爱情和希望。她现在回家了,我们的生活在继续。每天我们时而笑,时而哭,我知道我们依旧相爱甚深。我爱她是基于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所有最好的原因。最后,我爱她是因为在创造我的世界和我的生活方面,她比单枪匹马的我创造得更多。她爱我是基于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所有简单的原因,是因为万籁俱寂的夜晚和阳光明媚的白天,是因为共享的笑声和共同的眼泪,是因为21年的盘中菜、花纹织物和上下班,是因为当她凝视我的眼睛时看见了她自己的前途。还因为一幅7种水仙的画。但是我能向你展示一千座山的早晨,给你一个亲吻和七种水仙花。她把我的画贴到她房间的墙上,仿佛看见了我童年的梦又一次滞留在冰箱门上。只是这个时候,周围才有生命和死亡,爱情和希望。她现在回家了,我们的生活在继续。每天我们时而笑,时而哭,我知道我们依旧相爱甚深。我爱她是基于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所有最好的原因。最后,我爱她是因为在创造我的世界和我的生活方面,她比单枪匹马的我创造得更多。她爱我是基于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所有简单的原因,是因为万籁俱寂的夜晚和阳光明媚的白天,是因为共享的笑声和共同的眼泪,是因为21年的盘中菜、花纹织物和上下班,是因为当她凝视我的眼睛时看见了她自己的前途。还因为一幅7种水仙的画。
一幅7种水仙的画
据说,从前有一个富饶、美丽的国家,那叫兰宁国。国王和王后相亲相爱,但是他们始终没有一个孩子。一天,王后去请求仙女,请求仙女赐予他们一个孩子,仙女给了王后一枚兰花种子,让王后用自己的鲜血当花儿的肥料,把自己的眼珠放在种子上,在冬天时用白雪盖上。国王听后,非常心疼,说:“不行不行,为了一个孩子,王后竟然要忍受那么大的痛苦,我绝不会答应的!”王后说:“如果我没有孩子,国家就没有了继承人,我就勉强一下吧,总之总有一天我要离开人间的。”国王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仙女给了王后一枚种子,王后按仙女说的,挖掉了自己的眼珠,用荆棘刺破了手指,渐渐的,种子开花了,一朵淡紫色的兰花欣然怒放,花芯上坐着一个小人,逐渐变大,长成了一个美丽的姑娘,有白雪一样细嫩、雪白的皮肤,像眼珠一样黑的头发,血一样的嘴唇,长得美丽极了,也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王后,于是随手摘下一片兰花花瓣,在王后身上、眼睛上抹了一下,奇迹出现了,王后的眼睛立刻复明了!王后国王给姑娘取了个名字:兰花。兰花公主15岁那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法力无边的巫师。一天晚上,公主正在天鹅绒床上做着美梦,巫师就用绳子捆着兰花公主,带回了阴森的高塔。公主醒来后,看见丑陋的巫师,非常害怕,但是她还是静下心来,想着自己该怎么逃脱巫师的魔掌。巫师见公主醒来了,恶狠狠地说:“哼哼,兰花公主,如果你嫁给我,我就不来你的国家欺人,怎么样?”公主可不会那么容易罢休呢!她眼珠子一转,假装痛苦地叫:“哎哟,哎哟,我的身体好痛!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巫师很疑惑:“你怎么了?”“哎哟,我天生就是一朵娇嫩的兰花,现在我离开了泥土、雨露和阳光我的生命马上就要枯竭了,啊……”说完,公主
兰花公主
过去每个村都有个神婆,现在也有,据说神通广大,能给人瞧病、看风水,村里的大庙也是她们管着。不瞒各位,我们村就有个这种神人,是我本家一个叫段清水的大伯他娘,今个儿咱专说说她在俺们村的影响力。 在此之前,我先补充个东西,过去每个村都有打麦子的场地,俗称场沿,我们村有南场沿、北场沿,六七十年代分别属于第一生产队和第二生产队,现在麦子都用收割机,场沿也就渐渐不用了,大都被临近的几户人家给种成了菜。好了,闲话不多说,扣入正题。 一天上午,我奶奶到村里的门市部买东西,半路上碰见了村东头的老太太聂兰芳,都说这老姐妹见面分外亲,她俩就捡了个路边的石凳坐下说起话来,还没到半句就扯到神婆了。 聂兰芳说:“段清水他娘忒神了。” 我奶奶就问她:“到底有多神哦?” “听说她都给中央领导看病。” “给谁看?” “邓小平。”聂兰芳小心翼翼地说。 “她怎么去啊?” “坐飞机去。” “坐飞机?”我奶奶不解地问“那从哪里起飞哦?” “唉,这你都不知道,就从咱们以前第二生产队的那个场沿!”
给中央领导看病
 
共1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