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默默的故事

生长在非洲荒漠地带的依米花,默默无闻,少有人注意过它。许多旅人以为它只是一株草而已。但是,它会在一生中的某个清晨突然绽放出美丽的花朵。那是无比绚丽的一朵花,似乎要占尽人世间所有色彩一样。它的花瓣儿呈莲叶状儿,每瓣自成一色:红、白、黄、蓝,与非洲大地上空的毒日争艳。但是,它的花期很短,最多只有两天。两天后它就会随着母株一起枯萎,开花意味着它的生命的终结。在非洲的荒漠地带,植物的生长需要水分,而开花的植物对水分的需求更大。非洲一般植物都有庞大的根系采水,以供自身的水分需求。但是依米花没有根系,它只有惟一的一条主根,孤独地蜿蜒盘曲着钻入地底深处,寻找有水的地方。那需要幸运和顽强努力,一株依米花往往需要四至五年的时间在干燥的沙漠里寻找水源,然后一点点积聚养分,在完成蓓蕾所需要的全部养分后,它开花了!所以在它最美丽的时候,它因耗尽了自己的所有的养分而凋零。用五年的时间为开一朵花努力,这是何等顽强而心酸的事情。假若依米花生长在水草丰沃的地方,它将会美丽一辈子的,偏偏,它的家乡在荒漠。这个世界上,万物都有灿烂一回的时候,这是上苍赐给万物的权利。人要比依米花智慧和理性,人想灿烂一回的理想要比依米花更强烈。但我们却往往没有一生都不屈不挠和努力,在遭遇困难和阻挠的时候,往往接受环境给予自己安排的命运。人生的道路有几十年,但像依米花那样地勇往直前的岁月真的太少了。用一生定要美丽一次的心情去努力和坚持,每个人都会比现在做得更好!
一生定要美丽一次
我不太会说话,所以只能用文字表达我的情绪:经理你说你们客房缺人,工程部加上我就是5个了,由于缺人就让我去顶夜班是吗?为什么是我不是别人?就因为我是新手?难道你们不怕我像前天算漏两间房导致财务损失过大?我只是想在工程部学点东西然后独当一面单干。好吧,既然当初工程部人满了你们怎么把我叫过去人跟他们?现在你们这缺人就把我调回来,然后你们客房人什么时候满了再把我踢回去?把我当球一样踢来踢去?没办法,谁叫我没本事让你们对我刮目相看,那晚我查房的时候看到一个床头灯坏了,开关凹进去了,我实践的机会来了,我就赶紧从13楼一口气跑下5楼去拿工具然后再跑上来,结果服务员把门关了,我求她把门帮我打开下,我想自己动手修好它们,可服务员就是不相信我,一个机会也不给。工程部的经理说要想尽快独当一面就必须自己动手,我这不想动手不靠师傅的帮忙想自己实践下么?你们为什么连个机会都不给?那是前几天的事了,我至今仍然记得你们不相信我的那个眼神。扯远了,如果当初我木有来这里,你们缺人了,你们是不是也要去工程部拉个人去顶夜班?我还有很多不懂,我只是想早点独当一面而已,现在我在工程部学到的一点皮毛又忘光了,等你们客房的人休假回来不要我了然后再次把我踢回工程部去,我又再次学工程部的东西,像我这种没有任何根骨的人学习起来比普通人慢2倍,又要2个星期才能独当一面,又要装孙子一样又要把所有的委屈藏起来默默的让孙经理骂!这样反复循环下去,我永远也学不会工程部这边的东西。
把所有的委屈藏起来默默的让经
他姓周,原本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文员,业余时间喜欢上了绘画。有人作画,是为了出名捞利,他画画则纯粹是自娱自乐。为了这个爱好,他几近痴迷,把所有闲余都耗在上面,还经常自费到各地画院进行深造,四处拜名师潜心学艺,专攻中国画,尤喜画石榴。苦心人天不负,经过数十年的揣摩钻研,练笔实践,他的绘画技艺突飞猛进,达到了一种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妙境界。他以墨取韵,所画的石榴珠圆玉润,饱满丰厚,浆水欲滴,生机勃勃。枝叶和果实用墨清新,色泽淡雅而沉着,古朴雄健,笔端似有神助而恣意挥洒。一时声名鹊起,继而名声大噪,人称“周石榴”,与北方大家“王石榴”齐名,享有“北王南周”美誉。人们纷纷以手中有他的画而引以为豪,登门求画邀画者络绎不绝。他是一个古道热肠之人,认为他人向自己索画,就是看得起自己。当年学艺路上,也没有少受众人相扶,所以他每求必应,不要任何报酬,且每幅画都专心致志地创作,枚枚石榴巧夺天工,幅幅画作堪称精品。人们现场看他挥毫作画,自觉备受重视,皆欢天喜地抱画而去,他也在作画过程中与人谈笑自若,挥洒自如,沉醉其中,享受着人生的乐趣。他的画作开始被人收藏,甚至流传到国外,价格也开始不断攀升,有着很高的市价。有人告诉他,你的画值钱了,再无偿地赠予他人太亏,要学会卖画挣钱。他笑笑不以为然,说自己画画就是为了寻找一个乐子,在给予和分享中得到幸福,若要只是为了挣钱,当初就不会学这个。然而,儿女们对他的埋怨不断,责怪他这么多年为绘画花费了大量心血代价,让家人跟着吃了许多苦,却不能为家人带来切实的利益和好处,简直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他的大儿子甚至把他关在室内,限制了他的自由,对前来索画者明码标价,每幅画均按画幅尺寸收取费用,当起了父亲的经纪人。画家被孤立隔绝,不能再跟前来索画的人见面,也不能在谈笑风生中完成画作。所有的一切,都被儿子代理,而他所能做的,就是根据客人的要求提供画品,成为一台会画画的机器。家中的日子果然渐渐好转起来,而他却不再被人尊为“画家”,而是被人轻蔑地称之为胡同里那个画石榴卖石榴的“画匠”。他精神很快消沉低落,整天委靡不振,以酒买醉。因为缺少激情,创作时没有丝毫灵感,画出来的石榴呆板僵硬,不再鲜活灵动,了无生趣。人们指责他敷衍应付,画技大失水准,买他的画,还不如买街头地摊上的拙劣印刷品。自此,画家声誉大跌。终于有一天,当家人打开他的画室时,发现他已经双目紧闭,触电自杀了。保持旺盛的创作激情,在创作过程中享受人生的乐趣,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的全部精神支柱和生命源泉所在。扼杀了他的创作激情和创作乐趣,也就等于扼杀了他的生命。其实,从他儿子开始逼他卖画那天开始,他的艺术生命已经终结,他的自然生命之花也很快凋落了。
画家之死
默默是我初中三年里最为要好的好友,我的朋友并不多,至少他是真心待我。这么些年来,有很多人曾在我的身边徘徊着,无论他们出于什么目的。这让我觉的很是荣幸,至少有很多人曾在我的身边停留过。我是一个很固执也很注重感觉地人,如果没有感觉,我会觉得这份友谊也是不会长久地。如果没有感觉,即使在一起也不会无话不说。chapter2默默并不高,只有一米七左右,他的外表很纯,清秀的五官配上干净清晰的面庞,笑起来就像蓝天白云般无忧无虑。他是一个很善良的人,据说心地善良的孩子都很容易受伤。默默也是一个孤独的人,喜欢一个人安静地听歌或是看一本书,再或者是逛一逛繁华喧嚣的夜市。我不喜欢一个人过生活,所以他的一切在最初都足以成为吸引我想要了解的原因。那时候的我觉得,人都是害怕孤单的,在我心中,他一直都是孤单的。chapter3,默默和我一样都是住宿生,严格来说,他的家离学校并不是很远,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那时的我很羡慕那些每天晚上都可以回家的同学,因为可以看见夜的星空,如果说美丽的苍穹可以给我求生勇气的话,那么夜的星空就会引起我无限的遐想。在流星从头顶上划过绝望的黑暗、在天使从星光上渐次走过。没有人喜欢日复一日的生活在被复制的时间里,而住宿恰恰就是最好的诠释。在一次上课的时候我趴在桌子上翻来覆去终于忍不住好奇问了他,他沉默良久后说他在很多时候不喜欢一个人走在漫长地街道,不想听见深夜冰冷的风卷绕着树叶发出沙沙冽冽地声音,不想看见那些公路旁一条条幽深黑暗无限延伸不知尽头的巷道。即使路灯明亮,即使皓月当空。这会使他感到难过并且惊慌失措。chapter4默默仍然喜欢木小兮,除了我,没有其他人知道。他很喜欢很喜欢她,即使他们已经分手了一个月。默默的床和我的并列在一起,我们都一样喜欢每天晚上听着歌儿安然入眠。那天夜里十一点左右的场景让我在很多年已后还是会轻易想起,他趴在床上,用手拍了拍正在听歌的我,认真地说,阿哲,我又想她了,我拿下耳机,抬起头,我看见他那双忧伤凝视我的眼睛,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心底。整个宿舍静悄悄的,像久亡后安静的灵堂。夜的冷风正用力钻进窗户粘黏在身上,使人感到一阵接着一阵的悲伤。我裹了裹被子,不知是因为风儿还是因为他的话,突然间很难过。透过窗,我看见夜空里异常明亮的星光低吟诉说着入世的哀伤,就像此刻默默那双忧伤凝视我的眼睛。我没有说话。我想去找她,默默接着说道。我知道默默已经很久没有和她讲话了,诺大的校园每天都乎有各式各样的人擦肩而过,陌生的、熟悉的、面善的…毫无例外,他们都善于伪装的戴着面具,有的甚至戴了厚厚几层。就像小兮,披着厚厚地一层铠甲,带着厚重的面具,还是天赋惊艳的表演者,让默默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我曾以为我和她分手后还是能做成朋友的,所以每次见到她我都会努力地向她露出最温暖的笑,可是她却总是对我视而不见,这会让我在夜深人静地夜里想起她的时候忽然间就泪流满面,我无法忍受这种陌生的距离感,我仍喜欢他,所以,我要去找她。默默顿了顿,坚定的说道。人总是喜欢对已失去美好东西而念念不忘,于是就出现了许多缅怀往昔的词语,可笑的是在他们蕃然悔悟却发现为时已晚,已再也回不到曾前,我知道默默仍然深陷于当初和小兮在一起时的幸福记忆当中。哪怕是好久好久以后的现在。他现在的状态让我感到分外的担心,我不想让他伤的更深。就像学校里那个坐落在大门口张手拥抱着不能企及的远方的少女雕像。凝视着无边无际的天空。就像蜉蝣在云端的思念,就像落叶飘落、凋零。默默第二天还是去找了她,我看到他们对坐在操场的绿草坪上,默默安静地在讲着些什么?而小兮,则是一副很无所谓的态度。学校的广播室里正播放着梁静茹的《问》,我抬头看了看天,天空中荡漾着彷徨伤感的过往。不着痕迹,是傍晚,黄昏吹着软软的风,飘动的头发恍惚着眼前的世界。红色的阳光有些衰落,安静的照在他们身上,让我产生一种美好安详的错觉。小兮还是我记忆中模样,长长地披肩发,带着耳机。一只塞在耳洞里,一只挂在肩上。我没有过去,只是来到了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准备坐下,到的时候,我看见默默拿出一封折叠好的书信递给了小兮。小兮没有拒绝的收下了,然后有些诡异的冲我笑了笑,而默默则是一直背对着我向小兮讲着话,很明显,小兮并没有对他的话很是在意,我瞪了她一眼,她立刻认真地听了起来,当然,这微妙的变化默默并没有发现。我坐下后,就平伸面朝天空躺下了下来,静下心,我开始想象默默平淡而又伤感的声音、微微急促。我闭上眼,又睁开眼。然后回忆像水里的倒影晃晃悠悠、支离破碎。默默临走的时候看到了我在他的身后,有些愣神。他没有说话,而是用很复杂的眼神看着我,我闭上眼睛,不敢看他。直到他离去。chapter4,我不知道小兮和他说了些什么,也许他已经全部知道了。我没有说话。再后来,小兮把我约到操场,把默默给她的那一封信拿给我看,我才知道他当时有多么的伤心,或者说是绝望。他在信上写到:小兮,我们最终还是分开了不是吗?分开了这么久,我们终究还是陌生了,不是吗?我不知道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让你现在如此地讨厌我,世界那么大,我能遇见你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我无法适应没有你得日子。就像你以前那么、那么的依恋我一样。我现在很害怕安静,因为安静了我会控制不住自己胡思乱想。我记得你曾说过,一个人如果不能打破心的禁锢,即使拥有整个天空,也找不到自由的感觉。是啊!我们都自由了,再也不需要想念着一个人了。再也不会为了一些琐事矛盾了,再也不会为了明明已经知道的结局用心动情的演下去了。别人都说痛苦的记忆可以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慢慢变淡,可它在我心里却总是在深夜悄悄蔓延上心头。不知道是否有些走火入魔,不知道那些虚幻的景象是否还会从梦境深处一遍又一遍的呼唤我。是什么让我不敢再追寻一份爱情,是害怕自己不够研究还是贪婪地期待未来有更好地。又是什么让我大胆的执着和等待一份可能永远不会归来的爱情,是命中注定的至爱作祟,还是自私的舍不得自己青葱的岁月,呵呵,我还记得在你提出分手的那天孤冷与失落袭来时的感觉,仿若所有的一切都如风卷残云的消逝。也许时隔多年,当我再次想起你得时候,那些光景仍是我们记忆中那般美好。是啊!是对是错都已经走过。希望那时的你已不再是固执地你,而我,也不再是流浪的我。你还记得吗?你说你为我哭泣了很多很多次,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补偿你,我会把你为我流的眼泪加倍还给你。最后,祝你幸福。默默。chapter5,天空有些阴霾,我松开手,那封信随风打着旋儿飘向了远方。此时,默默已经离开我一个多月了。他走了,不会再回来了。或许离开就已经不会再回来,或许回来了,还是注定了要离开,再回首,我看见流光在时空间隙里不断远走,一切如梦,看似无痕,却挥之不去。在我的身边,是小兮搂着我的胳膊阳光的笑声。而我,就像学校门口的那座少女雕像一样抬起头,张开了我的双手,拥抱着远方。。。
要有多大的勇气,才可以重新变
 
共4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