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老父的故事

2012年1月24日(大年初二)凌晨1点半左右,素有“台州一姐”之称的女模特陈明月,酒后驾驶一辆敞篷红色宝马车,在浙江台州闹市区追尾一辆出租车,发生严重车祸,致使被撞出租车司机不幸身亡。此事很快成为当地爆炸性新闻,人们纷纷猜测,这个开宝马的26岁女模特,到底是官二代、富二代,还是被达官贵人包养的二奶?正当网友们为陈明月的身份争论不休时,在离案发现场45公里的一个小山村里,一位花甲老农正心急如焚。他就是肇事女模特的父亲陈选产。2012年3月28日,陈明月因犯交通肇事罪,被台州市椒江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并被判令向受害方赔偿81万元。日前,本刊特约记者专程赶赴陈明月的农村老家,面对面采访了其父陈选产……保安父亲的烦恼:穷家小女一心想当名模1984年11月15日,陈明月出生在浙江省台州市三门县小雄镇南岙陈村一个贫寒农家,她是家里的第3个女儿。陈明月从小性格活泼,爱唱爱跳。读小学时,她就是学校有名的文艺积极分子,任何文艺演出都少不了她。与此同时,她开始追星,床头贴满了各种影视明星的海报,并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变成大明星。2002年夏,陈明月高考落第。此时的她已经出落成一位身材修长、面容清秀的大姑娘。陈选产希望她去老家村头的合资鞋厂上班,但陈明月不甘心当一个工作辛苦、收入低的打工妹。无奈之下,陈选产只好拿出多年积攒下来的5万元钱,让陈明月和二姐陈杜鹃一起,到台州市城区开了一家小服装店。当时,陈选产为了贴补家用,来到台州市椒江区新华达模具厂当保安。他经常在空闲时跑到女儿的小店里看看,他发现,陈明月很少待在店铺里。陈杜鹃告诉他,陈明月报了一个模特培训班,每天晚上都去参加培训,有时白天也丢下生意不管,跑去参加业余模特的走秀活动。陈杜鹃叹着气说:“明月从小就想当明星,她说,她是不甘心一辈子守着小店做生意的。”2004年春节前的一天下午,轮休的陈选产再次来到店里,只见顾客盈门,却只有陈杜鹃在接待顾客,一个人忙得团团转。原来,陈明月又去参加一家新开张商场的走秀了。傍晚,陈明月才回到店里。陈选产阴沉着脸,批评她不务正业,陈明月却振振有词:“开小店能赚多少钱啊?当模特既能赚大钱,又光鲜体面。”她旋转了一下高挑的身体,得意地说:“爸,您看,我有1.73米,这么好的身材不去当模特,那真是‘资源浪费’啊!”陈选产语重心长地劝道:“你就老老实实做点小生意吧!模特不是穷家小户的孩子能做的!”陈明月却不以为然,“我有这个条件,为什么不做?”陈选产再想劝她,她也不愿听了。此后,陈明月依旧我行我素,继续频繁地参加各种模特培训、走秀活动。为此,父女俩发生过数次口角,但谁也说服不了谁。2005年4月的一天,陈杜鹃告诉父亲,陈明月已经报名参加了“黄金搭档杯”第六届CCTV模特电视大赛,即将去杭州参加分赛区初赛。陈选产听了,马上打电话给陈明月,要她“别到处折腾了”。陈明月却告诉父亲,一旦成为名模,就可以挣大钱,还能结识“上流社会”的有钱人,进而嫁入豪门。她说:“我这些年一直在关注娱乐新闻,嫁入豪门的女明星数不胜数。我必须抓住机会,彻底改变命运!”女儿的一番话,让陈选产十分震惊:没想到,出身贫寒农家的女儿竟有如此“大志”!可普天之下,哪个当父母的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有个好归宿,过上幸福富裕的生活?因此,尽管陈选产觉得女儿做的事情有些不靠谱,但他也不再表示强烈反对。随后,在陈明月的一再恳求之下,陈杜鹃将开店辛辛苦苦赚来的6万元全都拿了出来,给妹妹作为参赛的置装费和活动经费。此后的几个月里,陈明月一路过关斩将。见女儿第一次参赛就如此顺利,陈选产颇为惊喜,他的老乡、同事得知此事后,纷纷向他祝贺,称赞他女儿有出息。这让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同时也一改当初的态度,在心里默默为女儿加油。2005年7月底的一天,陈选产正在厂里值班,陈明月突然跑来找他,笑嘻嘻地说:“爸,你帮我办点事情吧。”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一叠手机卡,“用这些手机卡帮我发短信投票。”原来,陈明月已经闯入了模特电视大赛杭州分赛区的前20名。8月下旬,她即将赴杭州参加决赛。决赛时,参赛选手们不仅要在场内进行激烈的角逐,还要比拼场外的人气,看谁获得的短信投票多。因此,她买了很多手机卡号,委托亲朋好友们帮忙投票。陈明月兴奋地对父亲说:“我已经胜利在望了!”女儿的激动感染了陈选产,此后几天,极少开口求人的他拿着一叠手机卡号,碰到熟人、同事,就递上一张,满脸堆笑地央求人家给电视台发短信,支持陈明月。派发完那些手机卡号后,他还另买1000元手机卡号,继续发。2005年8月下旬,陈明月赴杭州参加决赛。令人遗憾的是,决赛评出“女模组十佳”,而她位居第13名。失望至极的她禁不住号啕大哭……得知女儿落败,陈选产难免有些失望,但他很快反省自己,不该抱有脱离实际的幻想。于是,他劝女儿道:“你还是安安心心做生意吧!我们穷人家的孩子,必须脚踏实地地过日子!”陈明月擦了一把眼泪,倔强地说:“爸,我不认命!总有一天,我会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陈选产见女儿如此固执,只好叹一口气,摇着头走了……农家女惊变“台州一姐”老父几分欢喜几分忧2007年初,陈选产因为高血压频繁发作,只好辞掉保安的工作回到老家,帮妻子种田。那些年,村里的乡亲们都相继盖起了四五层的小洋楼,而陈家依旧住着破旧的小木屋。邻居们时常对陈选产夫妇开玩笑道:“听说你小女儿在城里当模特,几时衣锦还乡,给你们盖栋别墅呀!”陈选产觉得很没面子,和老伴一商量,拿出积攒了大半辈子的10万元,谎称是女儿给的,然后又向亲友借了一些钱,盖起了一栋两层高的小楼房。
“台州一姐”独家专访:嚣张名
孙子溺亡外公成了戴罪之人田传成是川东达州人,50年代当兵去了朝鲜,成了一名抗美援朝的志愿军人。十多年前从外贸公司退休,妻子周蔓容是位退休护士,夫妇俩育有一儿一女。长子田建在达州钢铁总公司开小车,女儿田莉梅在一家保险公司任业务主管,其夫程永强是达州电信公司的一名工程技术人员,夫妻俩工作繁忙,便将儿子程星交由外公外婆照看。2006年6月29日下午2点,7岁的程星吵着让外公带自己去舅舅居住的五一花园小区游泳池游泳。本来说好当天下午由爸爸程永强带去游泳的,可到了时间,仍不见他身影,程星吵闹不休,田传成便给女儿打电话,问她怎么办?田莉梅结婚近5年一直不见怀孕,小俩口几乎把全国大大小小的不孕不育医院都跑遍了,后来做了人工试管婴儿,到32岁才生下这个宝贝儿子,对儿子的安全问题相当小心。她让父亲一定等着丈夫,因为程星刚学会游泳不久,田传成只得又给女婿打电话,结果手机关机。禁不住外孙的苦求和吵闹,田传成带着程星来到游泳池,将外孙交给救生员看管后,自己便去买票。在售票口,凡事喜欢较真的他为游泳池工作人员上门推销时说游泳票只需15元,现在却变成20元的欺骗行为交涉了十多分钟,待他买好票走进泳池找外孙时,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位救生员解释说,他见游泳池内有人违规跳水,便跑过去管教,回来没看到孩子,还以为老人已领走了。不一会儿,就听见游泳池内有人尖叫起来:“天啊!池底下躺着一个孩子……”救生员闻讯跳下水,将昏迷不醒的孩子捞起来,田传成定眼一看,正是宝贝外孙程星。救生员在对程星做过简单的控水急救后,见情况不妙,当即叫了救护车将他送到市中心医院抢救。路上,七十多岁高龄的外公急得心脏病发作,倒在地上不醒人事,医生将他和外孙一起推进了急救室。等他醒来时小外孙仍在抢救,田传成急忙通知家人。周蔓容和女儿风急火燎地奔到医院,还没等她们缓过神,医生将一张病危通知书递给田莉梅签字,田莉梅感觉如天塌了一般,冲到父亲面前叫道:“谁叫你带程星去游泳的!你赔我儿子呀……”本就十分悔疚和悲痛的田传成被女儿一阵埋怨,顿时四肢发软,血压升高,瘫倒在地……幸好医生救治及时,田传成不久就缓过劲来,他握着老伴的手,痛心疾首。程永强因公司临时召开一个紧急会议而关闭了手机,直到下午4点才接到消息,便急匆匆地赶到医院。不久,程星的爷爷奶奶也赶来了,两家亲人抱头痛哭……痛失爱子老父唤不回悲情女儿心然而,7岁的程星终究没有挺过这一关,在重症监护室抢救一周后,于7月6日早晨,因肺水肿引发多器官衰竭不幸死亡。当周蔓容扶着颤巍巍的田传成赶到时,程星的遗体已准备运去太平间,哭得死去活来的田莉梅看见父亲后,疯了一般冲过去抓住他的衣领,使劲摇晃叫喊:“都怪你害人,赔我儿子!你赔我儿子啊!”田传成老泪纵横,任凭女儿推搡怒骂……处理完程星的后事,五一花园物业公司最终付给程永强夫妇42万元赔偿,但再多的钱都弥补不了夫妻俩内心巨大的伤痛。半年后,田莉梅向程永强提出,她不想面对父亲,想买房搬走。2007年10月初,夫妇俩花了50万元买了一套三房二厅的电梯房。然而,程永强却无法摆脱失子之痛,整天无精打彩,后来他干脆辞去工作,开始在麻将桌上消磨内心的痛苦。而田莉梅整天以泪洗面,情绪极度低沉。看到女儿女婿沉沦痛苦、自暴自弃,田传成心急如焚,多次前往女儿的新居劝解,可田莉梅只要看到父亲就火冒三丈,而程永强连正眼都不看老岳父一眼!尽管如此,田传成老俩口还是不停上门说服,但每次都是抱着希望而来,最后伤心而去。为了惩罚父亲,在程星去世一周年之际,田莉梅向父母提出了三个条件:一、断绝父女关系;二、她要父亲赔偿20万;三、市内的那套老宅归她所有。田传成万万没想到女儿会无情地提出断绝父女关系,痛心不已的他想拒绝却又无力拒绝;而对于女儿提出的20万元赔偿,田传成二话没说表示同意;但对女儿提出的第三个条件,他却无法同意,原来,自已所住的老宅是单位分的福利房,这套房子现价值一百多万,田传成夫妇原准备百年之后留给儿子、孙子的,女儿左一个赔偿,右一个赔偿,他都认了,可还有什么理由再占有原本属于哥哥的房子呢?“你不同意我的条件,就赔我儿子,你赔不出儿子,就为我儿子殉死!”在与父母谈判时,田莉梅一时歇斯底里,竟说出了如此决绝的话,不仅如此,她还抓住父亲的领口把他往窗口拖。周蔓容连忙报警,才暂时化解了这场矛盾。为了平息女儿的怒火,田传成于2007年11月初将20万元打到了女儿的账户上,可沉迷于赌博的程永强几个月就将10万元输光了,田莉梅苦口婆心地劝丈夫不要再这么赌下去,可程永强彻底绝望,万般愧疚的田莉梅也很迁就他,任他我行我素。2008年10月,程永强向田莉梅提出离婚。田莉梅泪水无声地流满了一脸。几年来,她忍辱负重,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抓住丈夫,只为保全曾经的家。自儿子死后,她与娘家断绝了一切来往,可现在这个家也要被无情地拆散了。家散夫离将她推入痛苦的深渊2008年11月初,田莉梅与丈夫协议离婚,房子归田莉梅所有,因程永强目前无房可住,暂由他居住,田莉梅住回娘家。田莉梅打的如意算盘是,父母住在一套商品房里,哥哥一家也另买了房,市内那套老宅也空着,她可以搬过去独住。可当她跑到老宅时,却发现房子已被父母出租了。田莉梅气呼呼地要求回市内老宅居住,田传成坚决不答应,田莉梅哭天抢地。想到女儿命运多舛,田传成决定让女儿与他们一起住。周蔓容好说歹说,终于说服女儿。自田莉梅和父母一块住的那几年里,两位老人像伺候公主一般伺候女儿,满心希望她能早日从痛苦中走出来。但田莉梅并不领情,她在家里除了和母亲说上几句话外,对父亲基本冷眼相待,每每脾气不顺时,就将儿子之死拿出来吼一顿父亲。可怜田传成一直为外孙的死而背负着沉沉的心债,再加上女儿时时的刺激,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周蔓容万般无奈,哭求女儿道:“女儿啊,你要照顾照顾爸爸的身体,他活不了几年了,你就不能原谅他?他毕竟是你爸爸,不是仇人啊!”田传成也掏心掏肺地对女儿说道:“爸爸是有罪,你想怎么对爸爸,爸爸都没意见,可你妈妈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她更经不起你这样折腾啊。”“今天这种局面都是你害的,你还好意思说我……”田莉梅怒火中烧,又与父亲争吵起来。田传成被刺激得心脏病复发,被紧急送往医院。那天,当看着满头白发的老父被急救车抬走,满脸憔悴的母亲哭着追在后面的场景,田莉梅内心也痛苦不堪,她在心里无数次对自己呐喊:“爸爸,我也不想这样,可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2013年3月12日,已是81岁高龄的田传成在和女儿又一次为市内老宅的归属问题大吵之后,再也承受不了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他在老伴的陪同下,找到达州市心理咨询中心秦萍主任,求她调解他们与女儿长达8年的矛盾。秦萍在仔细听完田传成的遭遇后,当即通知田莉梅来调解。田莉梅一到,就提出只要让她搬到老宅住,她和父母的矛盾就会缓解。田传成却认为,女儿拥有一套目前价值80多万元的房子,却让其前夫居住,她真正目的就是想与哥哥抢房产,以达到报复父亲的目的。父亲是有错,但她哥哥是无辜的,她这么做对她哥哥不公平。父亲一针见血的话令田莉梅低下了头,秦主任也批评了她这种行为。田莉梅当场痛哭失声。田传成哽咽着悄悄恳求秦主任救救他的女儿,因为问题不在房子,他早就做通了儿子媳妇的工作,将来会把市内的老宅给女儿的。问题在于女儿始终无法从痛苦中走出来。作为一个老军人,他经历了许多人生磨难,但从没倒下去,唯有女儿的问题像座山一样压得他快撑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待两老百年之后,女儿可能就真成了孤家寡人,没人管她了。秦主任在仔细分析了田传成父女现状后建议说,必须让田莉梅重新再爱,让爱抚平她心灵的创伤。田传成为难地说,让女儿再重组一个家,这些事他老伴都做了,但女儿十分抗拒。秦主任直言不讳地说:“这事只能暗中进行,表面上要不动声色,顺其自然。”末了,她真诚地建议道:“你就把女儿当成一个尚未出嫁,还不明事理的少女吧,顾全她的自尊,体谅她的情绪,像呵护宝贝一样再呵护她一次。另外,你也不用再背负那个沉重的包袱,外孙的死你是有责任,但那是个意外,你无法左右,不要再用一颗负罪的心去迁就纵容女儿,记住,你是给她生命的人,养育之恩远大于你的失误,抱着一颗平常爱女心去帮她吧,否则你累她也累……”秦主任这一席话说到田传成的心坎上,令他豁然开朗。爱是良药驱散八年心灵的雾霾从2013年五一节后,田传成和老伴便开始私下张罗帮女儿物色合适的对象,这样忙碌了近几个月,却一无所获。不久,田传成的老部下孙浩得知他在帮女儿四处征婚后,热心快肠地介绍说:“我们楼下有个邻居叫陆洪国,年近50岁,是政府机关的公务员,多年前妻子病故,怕女儿受委屈,一直没有再娶。去年他女儿考上高中住校了,我听他女儿提起过想给老爸介绍对象。”田传成非常心动,一再拜托孙浩帮忙牵线。然而,两天后孙浩打来电话说陆先生有顾虑,田传成不甘心,硬是让孙浩带着亲自去拜访陆洪国,并带了厚厚几本女儿从小到大的影集。他不顾初次见面,将影集一页页翻给陆洪国看,并一股脑地把自己和女儿的遭遇以及目前的处境和盘托出。说到动情处,田传成忍不住老泪纵横:“你看我女儿从小到大既乖巧又漂亮,都是我害她成了今天这样。不把女儿安顿好,让她有个好归宿,我老俩口死不瞑目啊!陆先生,凭一个父亲的直觉,觉得你和我女儿有缘,希望你能帮帮我。”听完老人声泪俱下的讲述,陆洪国感慨不已,答应从朋友开始做起。最后他们商量决定,由田传成出资租下市内老宅邻居的房屋让陆先生暂住,然后让女儿搬回市内老宅,之后由陆洪国想办法自然而然地开始交往。第二天,孙浩主动找到陆洪国的女儿陆丽丽,委婉地试探她对于父亲再婚的想法。陆丽丽很赞同。于是,孙浩将田传成老人的拜托及安排如实告诉了她,善良的女儿一口答应帮助田爷爷撮合爸爸和那位伤心的田阿姨。待一切办妥之后,田传成将市内老宅的钥匙交到女儿手中。田莉梅搬家的那一天,父母怕她又发脾气,不敢相送,所以她独自叫了一辆车。在老宅门口,看到田莉梅大包小包气喘吁吁地搬着行李,早已搬过来的陆洪国父女主动上前帮忙,这让田莉梅很是感激,三个人由此熟悉起来。此后,只要有机会,陆洪国父女就主动找田莉梅攀谈。特别是陆丽丽,有事没事,她都喜欢去田阿姨家串门,邀她一起逛街、吃饭,找机会撮合她和爸爸见面交流。在女儿的感染下,陆洪国也慢慢对田莉梅产生了好感,而田莉梅在她的带动下,性格越来越开朗。2014年春节,在女儿的鼓动下,陆洪国终于向田莉梅表白。田莉梅虽然也对这个和蔼的男人有好感,但长达8年的自我封闭,让她不敢轻易接受这份感情,不过她也没有直接拒绝。当田传成夫妇得知一切后,愁锁了8年的双眉终于开始舒展。为了加速他们感情的进展,田传成决定暗中出资请他们去旅游。2014年五一前夕,陆丽丽当着田莉梅的面对爸爸说:“爸爸,从小到大你一直那么疼我,这次让我孝敬您一回,我想用自己的私房钱请你去旅游。田阿姨,我想请你陪我和爸爸一起去,希望你给我爸爸一个面子,也给我一个孝敬爸爸的机会。”听了女儿的一番话,两人都不忍拒绝。最后,三人决定去云南香格里拉旅游。香格里拉纯净的天空和漫山遍野的花香,渐渐洗去了田莉梅心头的阴影,她的脸上浮现出难得的笑容。陆丽丽一手拉着爸爸,一手拉着田莉梅,深情地说:“爸爸,小时候,我不懂事,遇到有人给你介绍女朋友我就使坏,害得你孤苦这么多年。我知道田阿姨也是个伤心人,但更是个善良人,爸爸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待她。”说完,她又转向田莉梅,撒娇般地恳求道:“田阿姨,我爸爸是个好人,也非常喜欢你,你就敞开心扉接纳他吧,这样我就有妈妈了,我好想有你这样一个妈妈呀……”田莉梅再也忍不住了,“妈妈”这久违的字眼刺痛了她的神经,但也勾起了她尘封已久的柔情和母爱,她一把搂住陆丽丽,喃喃地说道:“阿姨答应你,阿姨也想做个好妈妈……”陆丽丽喜极而泣,伸手搂过爸爸,三个人在花丛中哭过之后灿烂地笑了……回程中,陆丽丽凑在田莉梅身边悄悄说:“阿姨,其实这次旅游主意不是我出的,我也只是借花献佛。”说完,她将田爷爷的苦心和盘托出。田莉梅惊呆了,脸上的泪水肆意横流。一旁的陆洪国一把握住田莉梅的手,动情地说:“你爸是我见过的最沧桑最悲情但又最坚强的老人,他为了你恨不得把心掏出来,原谅他吧!那事不是他的错,你不能惩罚他一辈子。”田莉梅坚定地点了点头……5月7日,在达州河市机场,田莉梅看到满头白发的父母翘首企望时,奔过去抱住了他们,含着泪花激动地喊了一声8年来未曾喊出的“爸爸”。她哽咽道:“爸,原谅女儿的不孝,谢谢您为我做的一切,女儿知错了,以后我会和洪国一起孝敬您,把欠您和妈妈的情都补回来……”老父亲将女儿紧紧搂在胸前,似乎搂住了一个失而复得的宝贝,久久不愿松开。
重喊爸爸,沧桑的老父亲迎来亲
进入老年的父亲越来越有温度了,他频繁地组织家庭聚会。以前,他是特别小气的一个人,现在,花起钱来毫不吝惜。有一次,他喝了一点小酒,竟说:“我这一辈子,活得太用力、太费劲、太坚硬,如果可以换一种活法,我一定不会这么累,这么苦,也不会让你们这么不开心。以后,我要做个温暖的老人,希望可以活得久一点,健康一点。”2009年3月,父亲在体检中查出甲状腺瘤,非常紧张。我告诉他,这只是一个小手术,我的同事十多年前就做过这类手术,一切都很好,没有任何后遗症。他仍然怕,说:“我不想死,我想再活20年,好好地照顾你们。”我说:“放心吧,再活30年、50年都没问题。”父亲喜欢我在身边照顾他。我要喂他喝汤的时候,母亲说:“他的手没事,可以自己喝。”父亲说:“一边去,我手疼。”2009年的年底,爷爷奶奶都因病离开了我们,一家人悲恸欲绝。父亲是长子,要安排后事,一直忙个不停,看他步履蹒跚还算坚强,我们就稍微放心了。除夕,父亲像往年一样去爷爷奶奶住的老院子。他在老院子坐到半夜,知道再也等不到爷爷奶奶,撕心裂肺地痛哭起来:“我没娘了,没有娘了呀……”谁也没想到,他这一哭竟然哭到脑血管迸裂,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年,意识全无。妈妈每天守在他的床前,陪他说话。我们姐弟三人推掉一切工作外的事情,尽可能多陪他。一年后,父亲奇迹般地苏醒,他虚脱得像刚出生的婴儿,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们说:“你奶奶这个人很了不起,她虽然没文化,但她养育了5个儿子,盖了5套房子,娶了5个儿媳妇,十里八乡都夸她是最通情理的老太太。我脾气再坏,做再多错事,她都会包容我。以后,再也没有一个人像她那么爱我了。”我哭着拭去父亲满脸的泪水,紧紧握住他的手说:“你还有妈妈,有我们姐弟三人,我们会像奶奶那样去爱你。”父亲哽咽着说:“我再也不能失去你们了。”父亲脾气大、嗓门大是出了名的,谁也没料到,60岁以后的他会温顺得像只小绵羊。他是那么迫不及待地要改变自己,似乎对那些已经逝去的岁月追悔莫及。一个周日,父亲说请家人去石门山玩。大家玩得高兴的时候,我伸过手去挎父亲的胳膊,这一举动让父亲笑得眉毛都弯了。唉,这个老头,这么老了才解一点风情。渐解风情的老头,在我们眼里越来越可爱。我们喊他“老头子”,他也不生气,笑嘻嘻地说:“你们这些小麻雀,要经常回来看看老头子呦。”我们答应着,但仍旧以自己的事情为主,有空才回家看看他,他总是站在大门口望眼欲穿地等着我们。有一段时日,我实在太忙,将近两个月没有回家。老头实在忍不住,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能回家吃饭。我俏皮地说了一句:“你如果想我的话,我就回去吃。”“我天天想你,你天天都回来吗?”他在那头说。我放下电话,想起来,这是父亲第一次说想我……
老父亲渐解风情
一年多没有回家了,孩子放假了,怎么都得回去一趟,家中的老父亲已八十多岁了。买好了东西,领着女儿,兴奋地踏上了回家的征程,一路风尘,一路劳顿,终于回到了我那熟悉的故乡。一进家门,随着女儿一声“爷爷”的叫喊,父亲仍然象往日一样,急急忙忙迎了出来,一看他老人家,身体还好,我的心踏实了好多。这时,哥嫂都来了,大家互相之间问寒问暖,父亲笑容满面,拉着孩子的手问这问那,但,我却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放——父亲的话明显的前言不搭后语,有些问话显然带着他年轻时的[欣赏雨季爱情故事网]生活条件还是比农村好一些,不说别的,就北方冬天的冷,在农村就是对老人的一大威胁。面对父亲,我思绪万千。这些年,我总是以工作忙,女儿需要人照顾为理由,一次次地取消了回家的计划,虽然工作渐渐有了头绪,女儿也渐渐长大了,可我却失去了许多和父亲相聚的日子,总以为,机会会很多,总想有时间的话要完整的听听父亲讲述他的过去,我们这个家族的历史,现在看来这已是不可能的了。如今的父亲,脑子在一天天地退化,以往的一切,已渐渐从父亲的记忆中消退,这个世界好象离他越来越远,他常常一个人说着莫明其妙的话,沉津在别人无法理解的他自己的世界中,他的行为已像一个二岁的孩子一样,所不同的是,孩子会常常笑,而我的老父亲却很少有笑声,只有不断的叹息声,叫人听了无比辛酸的叹息声,我想这可能是因为悲苦的事情在人的记忆中具有更长的生命力吧。这样发展下去,也许有一天,父亲会连自己的儿女也不认识。难道,上帝让人一无所知地来到这个世界上来,还要一无所知地回去,那么,这一生的竟争角逐还有什么价值?人生中还有什么不能释然面对?
孤独的老父亲
今年的冬天来的虽然迟缓,但对于七十多岁的老父亲来说还是异常的寒冷,加上农村没有取暖设备;因此,刚一入冬,我就把老父亲接到了城里,城里的家里送了暖气,我回老家接父亲的时候老父亲非常高兴,忙着收拾东西,然后,我们一起吃了中午饭,下午便回到了城里。把父亲接来后,我和儿子加上老父亲我们祖孙三代倒也其乐融融,父亲在老家的时候我在公司里就餐,父亲来了以后,我每天一日三餐把老父亲伺候的很是高兴,我倒也觉得很是充实,公司有应酬时,我提前回家给父亲做好饭盛好放在餐桌上,和父亲告知一声我就去应酬了,临走的时候老父亲总是交代一句“少喝点酒”,每当我听到这句听起来很普通的话的时候,心里总有一种感动和幸福的感觉。和父亲一起生活的日子很是快乐,儿子工作忙,难得在家里吃顿饭,父亲是教师,我们爷两每天晚上吃过饭就探讨一下四大名著,谈孔子,谈论语,谈得最多的就是《红楼梦了》,我虽然看过几遍《红楼梦》,但对这部名著的了解也是一知半解,可聆听老父亲对《红楼梦》的见解我才知道红楼梦的深奥所在。老父亲还时常给我背诵并讲解我非常讨厌的古文,比如说《论语》,《大学》,《中庸》里面的经典句子,还有《朱子治家格言》等等,每到这个时候,我怕扫了老人的兴总是一边看着电视上画面一边心不在焉的听他讲解。讲解完,老人还一脸的不高兴。老父亲牙齿不好,我就变着法子给他老人家改善生活,转眼间一个多月过去了,突然接到总部通知,要我去南方开会;妻子出差不在家,我只好给住在同一城市的弟弟打电话让父亲去他那里住一段时间,当天晚上弟弟就把老父亲接到他家里,我也就理所当然的一起陪同,和弟弟交代了一下老父亲的饮食起居,我又告诉老父亲我开会回来再把你接回去,然后回到了的家里。送走老父亲我心情异常不安,不是我对弟弟一家的孝心持怀疑态度,而是因为弟弟家的房子是新买的,没有通暖气,再加上弟弟病后造成的偏盲,照顾老父亲有点不方便;其实我看得出来,老父亲不愿意离开我家的原因也是如此,两个妹妹住在另外一个城市,可是我没有更好的办法,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作为七十高龄的老人,晚年的时候他们对儿女没有更高的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温饱,老年人怕冷,对于他们来讲冬天有一个温暖的地方足矣。父亲在老家的时候很是孤寂,由于母亲去世得早,再加上我们兄妹几个都有各自的工作,老父亲一直孤独的生活,终日与烟酒为伴;当初母亲离世的时候我们年龄还小,没有过多的考虑老人的问题,现在想起来着实对不起父亲,二十年了,委屈老人家了。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我们做儿女的不能再让老人家感到孤独了,我尽量让他老人家生活得温暖,安心、舒服。说到这里我突然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在心里,不能忘却的记忆又回到了我的眼前……那是二十多年前深冬的一个傍晚,我在离家二十多里地的县城上高中,当时正处在期末考试中,天正下着鹅毛大雪,我正在教室里上自习,突然听到班主任叫我,我跟着班主任走出教室,站在教室门口,我看到了一幕这样的情景:雪白的地面上站着一个雪白的中年人,身后背着一个雪白的鼓囊囊的袋子;我顿时感到很愕然,我正在发呆的时候,班主任说,“xxx,你父亲给你送干粮来了”,我赶紧走到跟前,仔细一看正是我的父亲,他的身后还有那辆破旧的自行车。我赶紧从父亲身上接过盛有干粮的袋子,父亲又从自行车筐里拿出一瓶炒好的咸菜说:“到期末考试了,别耽误你复习,我就给你送来了,考试结束再回家吧。”又从棉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五元钱,递给了我。和父亲告了别,看到父亲慢慢的消失在茫茫的雪夜里,在他的身后留下了长长的父爱和殷殷期盼。我一股热泪流了出来,然后转身回到了教室……有一种爱,像山一样挺拔;有一颗心,叫父子连心;有一份情,比大海深邃;父亲啊,是你用父爱载着我走过春秋冬夏,爱的风景里有你的酸甜苦辣;您慈祥的眼睛,望着我从幼稚走向成熟;爱的气息里有你的关怀备至,儿时在您的背上长大,年少有您的谆谆教诲,到中年了还时常听到你老人家不厌其烦的叮嘱……现在,每当我和老父亲相对而饮的时候,我的眼里时常含着泪花,有一种幸福在心里荡漾,因为我对父亲爱得深沉……这就是我那异样的心情!有一种爱,像山一样挺拔;有一颗心,叫父子连心;有一份情,比大海深邃;父亲啊,是你用父爱载着我走过春秋冬夏,爱的风景里有你的酸甜苦辣;您慈祥的眼睛,望着我从幼稚走向成熟;爱的气息里有你的关怀备至,儿时在您的背上长大,年少有您的谆谆教诲,到中年了还时常听到你老人家不厌其烦的叮嘱……现在,每当我和老父亲相对而饮的时候,我的眼里时常含着泪花,有一种幸福在心里荡漾,因为我对父亲爱得深沉……这就是我那异样的心情!
异样的心情
一直劝老父关掉小店,因为既赚不了几个钱又辛苦得要命。老父只是笑笑,把小店挪了地方,仍继续开着。腊月二十八下午,一个中年汉子跑进小店,满头大汗地掏出一块钱,郑重地递给父亲:“实在对不起,欠了这么久!我刚讨回工钱,谁知您的店搬走了,我足足问了八个人才找到这儿。”那一块钱,是前几天的两块面包钱。当时这个汉子饿得走不动路,请求赊两块面包。父亲看他满头满脸的水泥灰迹,可怜他,两块面包权当白送,想不到他竟那么郑重地记着,真让人感动。后来我偶然得知,为了还这一块钱,那个汉子不仅问了八个人,还耽误了中午的汽车,票价近两百,晚上还要住旅店,又花掉几十。我不再劝父亲关掉小店,因为那些高贵的灵魂遇到困难时,小店至少能提供两块面包。
一块钱的坚定
 
共6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