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一个拥抱的故事

他也想学理发师对着树洞说出心中的秘密,鼓足了勇气,对着一棵桂花树说出了自己的秘密:“我喜欢彦老师。”声音很轻,像一阵呓语。五岁时,由于妈妈的疏忽,他烫伤了脸。本来俊美的面目,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从此,他的人生,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他走路低着头,说话低着声,他觉得在同学们的眼里他只是个丑陋的影子。十四岁,他上初一。班上来了个新老师,叫彦妮,是城里下乡支教的大学生。彦老师很美,说话温柔,看学生的时候,满是笑意。学生都喜欢她,天天围着她,听她说话,听她唱歌。他不敢,远远地看着彦老师被其他人包围着,像个公主,不,更像个女皇。他羞于自己的丑陋,害怕自己的丑陋,没人时,默默流泪。其实,彦老师早就注意到了他。学生们围着她的时候,她会向站在远处的他招招手,很亲昵地摸摸他的头,像对待其他孩子一样,说:“你叫李小伟,你的字是班上最好的呢。”确实,他的字是班上最好的,也可以说是学校里最好的。他的爸爸是本地最有名的书法家,而他因为自身的缺陷,很少和同龄人一起四处玩闹。他喜欢静静地磨墨,铺纸,润笔,然后在宣纸上写上几行大字或几行小楷,秀美典雅。他是全市的书法冠军,然而,他不敢骄傲。人们都说那是上天给他的补偿,没有英俊的容貌,却有一手比容貌更美好的字。可是,他不认可,他宁愿要一个普通的容貌,而不要那些书法才能。彦老师把每天上课之前的板书任务交给了他。他的粉笔字也好,线条流畅,钩划清晰。彦妮老师第一次竟看呆了,迟迟不在黑板上写字,最后,她兴奋地把粉笔扔到讲台上说:“小伟啊,你的字比我写得好啊,你是我的老师了。”同学们哄地笑了起来,他的脸红了,脸上的伤疤泛出了油光。真是个奇怪的老师。他想。少年的心从未如此不安过。他越来越喜欢看到彦老师,脑海里总有她的身影。在自己的素描手册上,他用铅笔描啊描,长长的头发,亮亮的黑眼睛,浅浅的酒窝,竟画出了一个彦妮老师。他的心咯噔一下,脸不觉间如火般烧了起来,赶紧用橡皮擦干净了。他把自己吓坏了。他为自己时时冒出的念头感到可耻。他像一只迷失在原野上的小动物,茫茫然,不知该往哪里去了。他感到自己变了。无法面对彦老师的笑容,他恨自己到了极点。他的头低得更厉害了。一天傍晚,他一个人在学校的花园里,想起童话里那个知道国王长着驴耳朵的理发师。他也想学理发师对着树洞说出心中的秘密,鼓足了勇气,对着一棵桂花树说出了自己的秘密:“我喜欢彦老师。”声音很轻,像一阵呓语。时间过得很快,彦妮老师支教的时间到了,她还要回学校学习一年。临别时,彦妮老师在班上办了个钢笔书法比赛,内容自定,奖品是一个精美的笔记本。他花了一个晚上,写了一首《春江花月夜》,那是他最满意的作品。他想好了,这幅钢笔字要送给彦妮老师做个纪念。果然,他的《春江花月夜》成了当之无愧的第一名。彦妮老师当着全班面把笔记本奖给获得前三名的三位同学。最后,彦老师像想起什么说:“做为对第一名的奖励,允许他和老师拥抱一下。”教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多少年之后,他成了本省最知名的书法家,虽然相貌丑陋,却给人清新爽朗的感觉。他的杰出气质,冲淡了容貌的不足。只有他自己知道,是老师用一个拥抱悄悄打消了少年不切实际的幻想,又暗暗地保护了男孩脆弱的自尊。
不仅仅是一个拥抱
当一双细小而粗糙的手伸到我的面前时,我愣了一下。这个姑娘不过十七八岁,却显出一副颓唐的神情。在我在意识里,这简直就是乞丐。对于乞丐,我始终抱有一颗怜悯的心。可今天,我摸来摸去,把全身的衣袋都搜了几遍,仍没有找到一点能施舍的东西。我有些不好意思了,姑娘那呆滞和充满恳求的眼睛正盯着我。姑娘的脸煞白、偏瘦,没有点血色,与那些病人差不多。我知道此时姑娘一定很饿,可我却怕她说出“我饿”这两个字来。——对于她的任何请求,我似乎都无能为力。“我——没带钱。”说着,我把头耷了下去。“不,先生,我不需要钱。”她的这句话让我怔了许久。乞丐不要钱?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和遇到。我不惊头问:“那你需要什么?”“不,先生,是你需要一个拥抱。”我需要拥抱?不,不,就连父母我也不曾拥抱过,怎么会需要一个陌生人的拥抱呢?我想拒绝她,可她的双臂和身体已向我倾斜了过来。这一瞬间,我突然僵住了,久久的立在那。什么?我和一个陌生女子拥抱了?这似乎是梦。可是,我又感觉到一股从未有过的暖流从心里淌过,一切陌生、冷漠、可恶的东西都没有了。她那单薄的身体如同一个暖瓶,好像我早就需要她的这一个拥抱一样。我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心里充满了感激,而她却显得是那样的轻松,脸上浮起了笑容。我想,她现在一定忘记了饿。我问:“你不工作吗?”这就是我的工作。“我有些疑惑了,说:”可是你这个工作是没有任何报酬的哩,难道你就不用吃饭了?“”不,钱对我来说并不重要。这个社会太多的冷漠与残酷,如果我这一个简简单单的拥抱能唤醒人的良知,消除冷漠,那就是我的最大快乐。“”可是,你就那么相信自己的工作吗?“”嗯。“她点了点头。姑娘笑了,笑得是那样甜。我突然发现,其实姑娘是那样的漂亮,不是乞丐,更不是疯子,而一位天使,一位为人民服务的圣洁天使。我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姑娘要走了。我站在原地默默地注视着她,许久不肯离去。此时我不再像先前那样用同情的眼光看她,她的行为,她那助人为乐的精神足以让我敬佩。我知道,她还要去为人民为社会释放自己的温暖和为自己的快乐而奋斗。其实,人一生追求的并不是金钱,而是快乐。金钱不能代替或换取快乐,快乐是通过无私的奉献才能获取的。女孩就是快乐中的一个。
一个拥抱
1我的出生有违父亲的意愿,他一心只想生个大胖儿子。我这个丑丫头的到来,让他唉声叹气,让他在朋友中抬不起头来。小时候,我不记得他曾抱过我。深刻的印象中,是他常把邻居家和我一样大的小男孩抱在怀里一阵亲热。我站在他的身后,羡慕地瞪着那个男孩,在他的影子里暗暗流泪。我不知道要如何做,他才会喜欢我。我要求妈妈把我的头发剪得很短,我只穿表哥穿小了的衣服,把自己扮成个假小子。我学着别的男孩,撒着脚丫走路,学他们去爬树、掏鸟窝。我以为只要我像个男孩子,爸爸就会喜欢我。可是,我想错了,他只是摸着我短短的头发说:“你要是个男孩该多好!”低沉的声音中透着深深的失落。我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在他面前无所适从,心里委屈涌动,但我不敢在他面前流露出来。上学后,我事事争第一,把邻居家让他喜欢不已的小男孩远远地甩在后面。我要证明给他看,女孩并不比男孩差。我希望他能够因为我而骄傲,而快乐。2整个小学阶段,我很努力地学习,成绩一直保持在年级前三名。我事事严格要求自己,是老师眼中最乖的学生。所有的努力,无非是想引起他对我的重视,以我为荣。但他从来没有关心过我的学习,更不曾到学校接过我,这些事都是妈妈做的。都说女儿是母亲贴心的小棉袄,我想,这话是有道理的。我的快乐和忧伤只能说给妈妈听。我一直怀疑父亲存在的意义。既然他不爱我,那他生我干吗?很羡慕班上那些被父亲宠爱的女同学,她们说起自己父亲对她们的好时,总是神采飞扬,一脸得意。往往那时,我都是沉默的,我无话可说,只有羡慕的份,那些幸福和快乐,我从不曾享受过。多希望,父亲也能像她们的父亲一样,带我去游乐园,坐过山车,坐摩天轮,那惊险而刺激的游戏只有在父亲的庇护下才能实现:多希望,父亲能够像当初抱邻居家的小男孩一样抱抱我。那拥抱一定很温暖,我渴望了很多年,却从来没有得到过。就算我把全优的成绩单递给他看,他也只是摸着我的头说:“嗯!不错,挺好的。”可我想得到的并不止这些,我站在父亲的身旁没有走开,久久地凝望着他,眼中有泪花闪烁。心中的失落从来没有停止过,在我长到15岁,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时,我知道,我所渴望的父亲的拥抱再也不会实现了。我沮丧,失望,心中充满了对他的愤怒。已经初三了,大家都在埋头苦读,为考上一个好高中而努力,我却没有任何心情读书。成绩好又怎么样?他根本不在乎。当努力的目标注定不能实现后,我以一种极端的方式对抗父亲。我要他后悔,后悔自己不该漠视我的存在。3我交了一个叫“耗子”的男朋友。他长得很帅,但我除了知道他叫“耗子”外,别的一无所知。我喜欢和他玩在一起,喜欢被他关心、呵护的感觉。他长我10岁,是个成熟的男人,他的拥抱很温暖,在他的怀里,我会想起父亲。我贪恋他温暖的怀抱,贪恋着被他牵着手走在人群里的心动,那种被捧在手掌心上的感觉,让我骄傲得像个公主,而心底却在快乐的同时也会有隐隐的痛。我知道自己逃课出来陪他泡网吧并不好,但我身陷其中不想自拔。大家都在为中考努力准备,我却越来越没有心思读书。作业不做了,书也看不进去,坐在教室里,想的是如何逃出去找他玩。考试成绩一次比一次差,引起了老师的注意。她发现我不仅逃课去网吧玩,还从同学那里了解到我交了个“不三不四”的男朋友,于是,打电话请来了我的父亲。那是记忆中,父亲第一次因为我的事到学校来。一进办公室的门,他就急急地说:“我女儿的成绩不是一向都挺好吗?她应该是最让人放心的孩子呀。”老师没说话,只是把我最近几次考试的卷子递给他。大片的题目都没有做,能及格吗?“你是不会做,还是故意不做?”父亲抬头问我。我淡淡地瞟了他一眼,扭转头,把下巴抬得高高的,一脸不在乎。转头的瞬间,我注意到了他脸上的愠色和眼中的怒火。“你是故意的,为什么?你说——”他终是被我的态度激怒了,大声呵斥。我不管不顾地大声疾呼:“是,我是故意的,我就是要气你。从小到大,你关心过我吗?在乎过我的成绩吗?就因为我是一个女孩,你从来都漠视我的存在。你宁愿把邻居家的小男孩抱在怀里,逗他玩,也不愿意给我一个拥抱。15年了,你给过我多少属于你的父爱?我就像个只有娘没有爹的孩子,可我也需要父爱,也希望自己的父亲能够像别人的父亲一样爱自己的女儿。”说出了隐藏在心底15年的心声后,我如释重负。我看见父亲的眼圈泛红,眼中噙着泪。我慢慢地低下头,任泪水倾泻,哭得畅快淋漓。父亲也会难过,那他爱我吗?我暗自思忖。父亲望着我,一把把我揽进他的怀里,哽咽着说:“对不起!我以为女孩子自己会长大,不用当父亲的操心。以前,我确实对你关心不够,但爸爸爱你……”虽然是迟到了15年的拥抱,但偎依在父亲的怀里,我还是满心欢喜。4父亲去找了“耗子”谈话,要他离开我。其实我和“耗子”之间并没有什么,一直以来,都是我在纠缠他,是我贪恋他的关爱,他的怀抱。我的生活渐渐恢复平静,我再也没有逃过课。父亲每天放学后都会骑着摩托车来接我,他的人、他的车挤在校门口一大排大大小小的汽车中,显得格外寒酸。但我一点也不觉得丢人,我昂着头,兴高采烈地向父亲跑去。他真的带我去坐摩天轮了,还有海盗船、碰碰车。我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像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一直紧握着父亲的手,一步也不放开,惊吓时就把头藏在他怀里。多少次出现在梦中的情形终于实现。坐在摩天轮上,体验着风驰电掣的超速度,感受着传自父亲手的温度,我幸福得流泪。其实父亲也是爱我的,只是他的爱不够细腻,曾经让我无法感知。父亲的手很大,握着,我的心就会踏实和安宁。母亲告诉我,父亲在我上小学时就失去工作了,每天都得早早地上街去载客。摩的司机很辛苦,刮风下雨、严寒酷暑都得坚持在街上跑,为的只是多载几趟客,多挣几块钱补贴家用。他不让母亲告诉我,怕我心里有负担,他也不到学校接我,怕同学知道后看不起我。父亲确实想生个儿子,但我出生后,他一样宝贝着。有一次,我半夜生病,他冒着大雨连夜把我送去医院,他整夜地抱着我,怕一放下,我就会惊醒过来。我的病好后,他却病倒了,还在医院挂瓶……他的爱太含蓄了,他并不知道要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以为只要供我吃好、穿好就可以了。我优异的学习成绩一直是他的骄傲,他觉得我是个懂事的、让人放心的孩子,不用管着,自己就能茁壮成长。他把所有的精力都用来挣钱,他要在我考上大学前,攒够那些费用……母亲还说,这天下少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爱的方式千万种,但其实质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希望孩子学好,能够有好的未来,以后过得幸福快乐,而父母就是尽自己的能力,努力地为孩子创造条件……5我的基础扎实,经过几个月的强化复习,我的成绩再次跃居年级前三名。中考前,我被保送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消息公布出来的那天晚上,母亲特意买了酒,炒了一桌子菜为我祝贺。父亲那个晚上破天荒地没再出去载客,他喝了酒,喝了很多的酒,或许是高兴吧,他居然喝醉了,一直在笑,一直在说话。他说:“我的丫头真是个争气的孩子呀!男孩有什么好?连高中都考不上,我的丫头才是好样的,爸爸以你为荣呀。爸爸以前对不起你,冷落你了,你不要恨我,其实爸爸也和妈妈一样爱你的,你是最懂事的孩子了……”父亲说着说着,突然抱着我泪流满面。在父亲温暖的怀里,听着他率真的话语,我感受到了如潮般汹涌的父爱。
一个拥抱的距离
毕业那天,男女同学礼节性地开始拥抱。一个一个,女生们轮流投入男生的怀抱,没人在意谁拥抱了谁,女生与女生也互相拥抱。连平时最木讷的女生也不例外。何阳作为班上的团支部书记,一向很得人缘,他大方地敞开怀抱,每个女生都笑嘻嘻地一改往日矜持投入他的怀抱。轮到陈雪时,她反射性地跳开了,同时对何阳摇摇手说:对不起,我就不用了。何阳一脸纳闷地看着她。旁边的女生对她说:没事的,只是礼节性地抱抱,又不会怎么样的。别那么封建嘛。陈雪依然不同意,弄得何阳颇为尴尬。别的男生打趣说:看来我们的何支书魅力不够啊,要不我来试试。说着,走上前准备去抱陈雪,陈雪照样逃开了。直到晚会结束,陈雪一直没回教室。同学们都在互相祝福着,喝着各自的酒。想到明天便要各奔东西,大家都沉浸在浓浓的伤感中,没人过多地留意陈雪。离开学校后,大家忙着找工作,忙着谈恋爱,忙着结婚生子。那天晚上的小插曲被尘封在往事中。多年以后,何阳的事业搞得风生水起,还叫来昔日的几个男生跟着他一起干。男生中有人说起,陈雪也在这个城市,一个女生在外生存挺不容易的,要不叫上她一起干吧。终于,何阳再次看到了陈雪,和学生时代相比没有什么区别。男生中有人悄悄地跟何阳讲,同学里只有她和何阳还没有结婚,要不凑成—对算了。何阳笑笑没说什么。陈雪看到何阳,仍跟学生时代一样,叫他何支书,除了工作,其他时间便很少彼此联系。那天,他们谈成一笔不小的生意,大家起哄叫何阳请客。喝完酒后,大家到卡拉OK厅,唱起年少时的歌,大家的眼睛都酸酸的。不知是谁,想到了那晚的拥抱。有个男生忽然开口:陈雪,我那晚好像没有拥抱你。于是,几个男生忽然齐开口:真的,我们都没有拥抱过你。为什么连个拥抱也不给啊?有人开玩笑地建议:要不,今晚大家都补上吧。陈雪忽然红了脸,看了看在座的男生和何阳,只能开他们的玩笑:我可不敢,怕被你们老婆在醋坛子淹死。何阳伸出手去:来吧,我还没老婆呢,补上我们上次的那个拥抱吧。只是一个礼节性的拥抱嘛,怕什么?陈雪淡淡地笑笑说:还是算了吧,我们下次再拥抱吧。何阳也笑笑:那就不勉强了。那晚之后,陈雪离开了何阳所在的公司,自己一个人去了另一个城市。同学会的时候,陈雪也没有出现。只是大家偶尔通过QQ上的留言和签名,猜测她的近况。有人说她结了婚;有人说她又离婚了;有人说她仍待在原来的城市;有人说她出了国。同学们再次见到陈雪,是在何阳的葬礼上。在仪式上,陈雪哭得稀里哗啦的,比任何一个女生哭得伤心。那份伤心,所有同学都被震动了,那似乎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伤心。同学们都怀疑,陈雪和何阳之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何阳的父母也带着满脸的狐疑。陈雪没有解释什么,同学们也不好问什么。仪式结束后,照旧各奔东西。当同学们都接受了何阳的离去,唯有陈雪谈起他时仍带着淡淡的伤感:他走得太早啦,才30岁啊,那是我们的同学啊,还没有结婚生子呢!渐渐地,我也怀疑起陈雪对何阳的感情来,陈雪在电话那头哀伤地说:其实我是非常不甘心,为什么当初不给他一个拥抱呢?大家看我那天哭得那样伤心,以为我非常爱他,其实我们还来不及发生什么。他走得太早了。那时的我太自卑了,因为我有狐臭,所以害怕与人走得太近。我恍然大悟,挂上电话的那一刻泪流不止。这是真实的故事,故事里的人便是我的同学。
今生欠你一个拥抱
 
共4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