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张亮的故事

张亮,生年不详,卒于公元646年,郑州荥阳人(今河南郑州),唐初大臣,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其实小编我对张亮能上凌烟阁图像,表示很好奇,史书有记载:张亮“倜傥有大节,外敦厚而内怀诡诈。”如此评价,怎么都不像是一个功臣的样子。
历史上的张亮是哪个朝代的人?
张亮,生年不详,卒于公元646年,郑州荥阳人(今河南郑州),唐初大臣,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其实小编我对张亮能上凌烟阁图像,表示很好奇,史书有记载:张亮“倜傥有大节,外敦厚而内怀诡诈。”如此评价,怎么都不像是一个功臣的样子。
历史上的张亮是哪个朝代的人?
1。87米的张亮穿着花睡裤、灰色背心,努力把自己蜷成一团在狭小的床上打滚,踢着长腿。耍了会儿赖后他一个鲤鱼打挺,干脆利落地笔直站起来,询问面前的儿子天天:“如果你现在是村长的话,喊完‘集合’后你比较喜欢哪种小孩子?”天天低头嘟囔着:“喜欢听话的。”“现在你理解村长的感受了吧?咱俩试一下,你是张悦轩,我还是你爸爸,”张亮拍拍手,“集合!”天天立马雀跃着跑到面前。这段角色互换的睡前谈话,发生在《爸爸去哪儿》第二期的结尾,被很多观众啧啧称道。1982年出生的模特张亮是五个爸爸里年龄最小的,也是知名度最低的,如果不是这档节目的火爆,相信没太多人认识这个细嘴长眼长着标准东方面孔的帅哥,虽然他贵为国内首席男模,是中国登上米兰时装周的第一人。以至张亮自己都自嘲:“大家都问我是不是火星冒出来的?”节目中,他平等相处的育儿方式在五个爸爸中最受好评,播出四期,他在新浪微博上的粉丝数从11万涨到了220万,连专家都在报纸上一板一眼地肯定:“张亮是一个情商很高的爸爸,在与孩子的相处中,他知道采用什么方式能收获最佳效果。”不能再重复父辈的悲情其实张亮对“父亲”这一角色一无所知。现在想来他很庆幸25岁就做了爸爸,当时他没车、没房,刚从地下室出租屋里搬出来,是真正意义上的“裸婚”。那是他刚入模特行业的第二年,他不知道,名利大门正缓缓开启。当妻子告诉他这个意外的惊喜,他只是出于本能点了头,至于养活这个小生命需要怎样的成本和代价,他想都没想。“如果现在再考虑是否要孩子,我可能会有很多顾虑。”张亮说自己身边的很多朋友年过三十,经济条件已趋成熟,反而更担心无法给予孩子最好的成长条件而犹豫不决。“我当时完全是赶鸭子上架,第一次换尿布都是百度出来的。”张亮懵懵懂懂就成了模特圈里罕见的年轻父亲,身边没有任何朋友可以交流育儿经,他之所以跟儿子成了好哥们儿,恰恰是因为自己当时也不过是个孩子,“我算是跟天天一起成长的。”不过,天天在节目开始的表现并不好,他在五个孩子中最先发难。抵达灵水村后,先是为了要交出iPad大发脾气,又在大家参观要住的房子时站在门口不肯进,百般抱怨“屋子好恶心,好臭”,甚至后来张亮在他鞋上洒了水也要闹腾一番。张亮倒是对儿子的洁癖表示理解,“这些房子在农村已经废弃三四十年了,而且我们住的那所好像在抗战时期被烧过,还有那么一股子味道。要知道在外面他想去洗手间的话,我一定要把车停在一个星级酒店,马路边那种公共的卫生间,他是决不肯进去的。”天天算是有点遗传他儿时的少爷脾气。在15岁之前,张亮是个衣食无忧的北京少爷,家在房山,父亲开煤矿,母亲专职操持家务。1997年时,他每个月已经有三千块的零花钱,比很多上班族的工资还高。富裕生活的终结几乎是一夜之间,父亲重病住院,每天住院费上千,不到三年就耗尽了家里全部积蓄。张亮的教育方式几乎跟父亲背道而驰。像每个典型的80后一样,他的父母因为年代原因并没怎么读书——母亲只读到小学二年级,他们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学校教育上,希望孩子能好好读书,出人头地,所谓的家庭教育不过是严厉配合而已。他有个孪生姐姐一直同班,不幸的是,姐姐每次考班级前三名,他是倒数三名。在以成绩为孩子一切衡量标准的九十年代,从小到大,他都生活在姐姐的阴影之下。有次考试,姐姐考了100分,他只得了20多分,心想回去一定要挨骂,不如索性收买姐姐,就央求她说放学后请吃冰棍儿,瞒过家长这次考试。吃完冰棍儿后他高高兴兴去游泳,刚进家门父亲阴沉着脸过来,问考得如何,他装糊涂说没有考试,父亲上来就是一脚,打完他才知道姐姐回家就打了小报告。有了儿子后,张亮下决心要让儿子做一个无拘无束快乐的人。他送他去普通公立幼儿园,不强迫给他报任何兴趣班,甚至提前替他考察好的小学,也是负担不太重以创造性教育闻名。天天喜欢骑单车、游泳、玩电子游戏,所以他才会抱着iPad死活不松手。张亮唯一给孩子报的特长班是绘画课,还是那种启发式教法,比如一上课老师就会要求小朋友画出自己想象的世界,而不是画出来要求大家临摹。张亮的教育方式也是这种启发鼓励式的。天天开始不愿去幼儿园,张亮就跟他商量,“先去幼儿园学知识,回来教给爸爸好不好?”儿子不肯参观屋子,张亮始终没有不耐烦,边摆出一副“我理解你感受”的表情,边协商尝试各种办法,先循循善诱“这里有鸟快来看”,又建议“要不你像我一样憋气”,然后付诸行动“我扛着你进去吧”,成功后还不忘转移注意力调侃,“你真重,比妈妈还要重了。”最好爸爸炼成记在这种没有压抑气氛下长大的天天,在张亮面前可谓畅所欲言,不用担心爸爸会突然翻脸,摆出一副权威压制他。也因此天天在想象力方面特别突出,经常会有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让张亮哭笑不得自己常常“被这个二货带着走”。在灵水村他们住在农户家,院子里架子上的葫芦绑着绳子,张亮想趁机教育孩子这是一种种植方式,就问天天知不知道是为什么?没想到天天语出惊人,说这是“西瓜荡秋千”!还有一次,天天抱着一只鸡在门口玩,张亮问:“这是公鸡还是母鸡?”天天很干脆地回答:“母鸡!村长说了小冠子是母鸡,大冠子是公鸡!”张亮顺口说:“那是女孩子,给她起个名吧!”天天想了想:“寇静!”张亮无奈,“寇静是你妈!你能换个名字吗?”节目最初爆发性释放完情绪后,天天就一路能量饱满,表现也越来越令人刮目相看。在第一期“找食材”环节时,王诗龄让天天帮忙拿东西,他很爽快地答应,看到田雨橙拎那么重的东西,哪怕很累了还是会跑过去主动帮忙,对于五岁半的孩子来说,已经很有担当。甚至第一天吃晚饭时,也只有天天注意到了摄像师没有吃饭,喊着:“程叔叔,一起吃!”都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张亮在团队中也是明显的“奉献者”角色。因为厨艺精湛,他的新绰号是“亮长今”,第一天就掌勺了大家在农家的晚餐,在之后也很细心地教其他爸爸切菜。石头炫耀自己在没有Kimi的陪同下自己找到锅时,他悄悄教育他:“你和Kimi是一个团队的,这是集体功劳。”在宁夏沙坡头湖里捞鱼时,他想到王岳伦没捞到可能不好向女儿交差,自己捞了一条后悄悄递给了王导。这大概也跟张亮的成长经历有关。他的父亲生病后,家里只能供他和姐姐中一人继续读书。张亮选择了辍学,做了粤菜帮厨。工资一千多块,他省吃俭用拿出一部分来给姐姐做生活费,自己则住在潘家园一处地下室。房间在地下三层,一开门一股死老鼠味,为此他常常是早出晚归,尽量避免呆在家中。他16岁就学会了养活自己,20岁时他经历了第一次失业。兜里揣着1100块钱,他辞去了枯燥单调的厨师工作,搬到了工大桥。那地儿后来拆了盖了欢乐谷,他还回去看过一次,“我当时就在那个跳楼机正下方。”后来他找了一个在耐克做导购的工作,店铺在公主坟,为此他每天5点半就得出门,走到平乐园站去坐52路,7点40到店。幸运女神终于眷顾到这个乐观勤奋的年轻人。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个做模特的朋友一天内接了两个活儿排不开时间,就让他去面试。虽然当时没选上,但被一个经纪人看中留了电话,一周后叫他去了另一个面试,成了。那是2004年,他做兼职模特走一场秀可以拿150块钱,对他来说已是天价。第二年正式入行,之后一帆风顺。可以说天天出生后,正是张亮事业开始起步之时。工作越来越忙碌,他却保证一个月要陪儿子一周,在走秀的淡季,他会带上全家一起去海岛度假。有时晚上12点在外地收工,第二天早晨8点又要匆匆赶往另一座城市,张亮依然会选择先飞回北京家里,哪怕只呆上四个小时看看儿子熟睡的脸庞,出门前在他额头印上一吻。虽然儿子可能压根不知道爸爸回来过。几个爸爸私底下交流的时候,都说张亮是陪伴孩子时间最多的。从节目里也可以看出,他跟儿子经常欢快击掌,默契十足,显然平时就很亲近。两人都很擅长情感表达,出门时天天一直担忧自己会表现不好,反复问爸爸“相信我会听话吗?”张亮的反应完全是“我当然相信你,我不相信你谁相信你。”天天则常常把“爸爸我爱死你了”“爸爸你做饭最好吃了”挂在嘴上,在爸爸PK时得了最少的票数(一根狗尾巴草)时,他拔腿就往外跑,被错怪后委屈地回答:“我只是想自己找一根狗尾巴草给你……”这一幕让很多观众瞬间泪奔,但最动容的还是在第四期结尾的谎言测试游戏中。爸爸们故意摔破孩子细心呵护的鸡蛋,孩子们要么发脾气告状,要么又哭又闹,唯独天天丝毫没有埋怨“坏叔叔”田亮,还让他“快走”。他先是对爸爸撒谎,戳穿时解释“其实我不想让你知道是他打碎的”,并主动将过错揽自己身上,“对不起,打我吧”。而在面对爸爸的关心时,他边擦眼泪边反过来笑着安慰爸爸“没关系”。现场导演蒋良称赞天天的情商最高,并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能这样。“情商高的主要一个特点就是互动性强。天天知道怎样把自己的情感表达出来,让你可以体会到他对你的关心和爱。”有网友则评论说:“在其他几对父亲和孩子的身上看到的更多是父爱,在张亮和天天身上却能看到反哺。”
张亮:“最好评爸爸”炼成记
张亮在今年的高考中超长发挥,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张亮的父母乐得合不拢嘴,逢人便说:“我们家的亮子考上大学了。”晚饭的时候,张亮发现今天的饭菜丰盛了许多。母亲杀掉了家里唯一的一只老母鸡,一个劲地给张亮夹鸡肉。父亲则端起了那久违了的小酒杯,一边美滋滋地喝着酒一边说:“咱们家的亮子今年考上了大学,这在咱们村就算得上大事了,又为咱们老张家的祖上争了光了。”母亲在一旁不无伤感地说:“好是好啊,只是这几千块钱的学费可上哪去借去啊?”“大喜的日子尽说些丧气话。”又转过头对张亮说:“亮子,学费的事你用不着愁,到时保证你顺顺当当上学。”张亮听后,心神不宁地点点头。第二天,张亮起床后发现父亲已经出去了,到了半夜的时候才回来。母亲为他热好饭菜后端到了他的跟前,父亲连筷子也没动一下,只在那闷闷地抽着旱烟。母亲着急地问:“亮子的学费借到没有啊?”“你轻点声”父亲压低声音说:“唉,该借的都借了,可还差了一大截子呢。”母亲犯愁的说:“那可咋办哪?”父亲不说话了。过了一会,突然想起来说:“前些日子,亮子他二叔让我到他的工程队去干活,只是那时咱家活忙,我没有答应,要不明天我再去打听打听。”母亲无可奈何地说:“也只有这样了。”“爹,让我也跟你一起去吧。”这时还未睡着的张亮突然说。父亲看了看他,说道:“你念书也累了十多年了,趁放假好好歇歇吧。”张亮不再说什么了。这天,张亮正在屋里看书,忽然从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张亮出去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只见父亲被人掺扶着回来了。张亮一问来人才知道,原来父亲在干活时从跳板上一不留神摔了小来,幸好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拉伤了肌肉。张亮把父亲扶到炕上,伤心的说:“爹,都是我把你害成这样的。”父亲摸着张亮的头,内疚地说:“都怪爹没本事,连你上学的钱都没有。”父亲只在炕上躺了三天便又去干活了。但张亮发现父亲和以前有些不一样,干完活回来身上一点灰浆也没有,身体似乎比以前显得更疲惫了,而且脸色苍白,象是病了似的。尽管如此,父亲每次总能带回一些钱来。眼看开学的日子就要到了。张亮细算了一下,照父亲这样的攒钱速度,到开学的时候多少还是差一些的。到了晚上,张亮一直在想这个问题,难以入睡。想着想着,他想起在他读高中时一个学生因家穷而家长用卖血的钱供他读书的事,心中不觉得有了主意。第二天早上,张亮起来的时候父亲已经出去了,他向母亲谎称去一个同学家,便进了城,来到了县医院。张亮办完了一系列的手续之后,走进了献血室,发现有一个身影觉得特别熟悉,待他仔细一看,泪水不禁模糊了他的双眼,原来那个人正是他的父亲。
学费
 
共4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