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脑袋的故事

五年前蔡大脑袋辞去公职离婚到北京大学读博的理由,一般人绝想不到,他是为长寿跑到北京去的。电话里我问他你到北京读博跟离婚碍不上呀?他说我就是要离哦选了德国古典哲学,这东西深奥!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读出来,别瞎耽误老婆了,我们俩是好说好散的。我说你原来在重庆不也是挺好的吗?他说我喜欢北京呀!北京秋天的天好高,又蓝!他说经我多年的观察,纬度偏北的地方的人普遍高寿。比如乌龟为什么会长寿?乌龟不用心啊,冬天的时候它就睡觉了,不耗散心力。重庆夏天太热,一热我就抓狂,脑子没办法集中精力想东西。夏天热我就想辞了工作回家去。他说我们老家就白天热,晚上还有个容人喘息的机会。重庆这地方,×的!接力地热。白天热了一天以后,晚上又把热量吐出来,人跟上蒸笼蒸似的。他说我估摸着我自己在这个地方活到60顶天了。我跟老婆说,她不理解。蔡大脑袋原在那边一个媒体单位上班,单位不错。他人缘不怎么好。他这个人爱较真,偏执,人还磨叽。平时低眉顺目的,偶尔用眼的余光看人一下,能让人心里打个激灵!这不是一头活狼吗?!一头被困在笼里走来走去的狼就是这种眼神。他那个老婆烦大脑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也是天可怜见!这回终于得了一条活路。两人这么多年也没孩子,把财产分割一下,你左我右,马上相逢无纸笔,互道珍重,各自抱拳而去。去年老何在北京工作。我打电话问他,你见着大脑袋了吗?他说见到了。我问老何,大脑袋现在在那里干吗?他说这个傻×在北京看天悟道呢。我说他疯了吗?老何说据我观察他脑子正常得很。老何说他原来在重庆不是有好几套房嘛,留了两套给老婆,存款也归老婆,他自己还有钱在北京买了一套房。我都不知道他这些钱从哪里来的。在北京买的这套房现在租给人家在住,一个月收入好几千,现在就靠这个钱过活。我问那他自己住什么地方?老何说这狗才精明,自己又租了一个小屋住。说小屋保暖,水电一个月算下来,要省不少钱。他自己说现在租房这个钱,他一个人吃不了喝不了的。太知足了!最重要的是他在北京能找到人跟他讨论德国古典哲学。他说大脑袋拍了好多北京秋天的云彩的照片,一大堆堆在小餐桌上拿给他看,兴奋得直哼哼!说:“你看看!你看看!北京的秋天多美呀!你看看这个叶子黄得跟金子似的。”中午他留老何吃炸酱面,一人一大碗,还有一筐小黄瓜,几瓣紫皮蒜,一瓶二锅头,小黄瓜蘸酱,吃得哧里哧喽的。老何说大脑袋端着碗,上嘴唇沾着点酱汁,他从碗边上抬起眼睛问老何:“我现在感觉他妈的太幸福了!太知足了!我为什么不愿意待在重庆啊?一个原因是热,一个在那里没人跟我谈古典哲学。他妈北京什么人都有,在这边我觉得不孤单,没有那种把我当傻×看的眼神。大家各忙各的,谁也不管谁。待在这边我觉着舒服。”他说他这叫“万人如海一身藏”!老何说在京城日用品、蔬菜什么的,还比下面城市便宜。如果不上饭店,没有什么应酬,几千块钱也确实够了。蔡大脑袋把手圈成一个“九”字,跟老何说:“我觉得我在京城,我能活到九十。你信不信?我敢跟你打赌!”老何说我不跟你赌,到时候我都不在了,你没地方拿赌金去,老何去年在北京住了一年,回来跟我说那里空气相当不好,一年也就秋天那么几天能看到天的颜色。明天老何又要出差到首都去,我让他带了一方很小的砚台给大脑袋,这是大脑袋问我要的,他说要磨墨写字,抄《金刚经》,修身养性,调理心性。愿大脑袋在京城寿登大域!
爱哲学的蔡大脑袋
换脑袋有两个人,一个体弱的富翁,一个健康的穷汉。两人相互羡慕着对方。富翁为了得到健康,乐意出让他的财富;穷汉为了成为富翁,随时愿意舍弃健康。一位闻名世界的外科医生发现了人脑的交换方法。富翁赶紧提出要和穷汉交换脑袋。其结果,富翁会变穷,但能得到健康的身体;穷汉会富有,但将病魔缠身。手术成功了。穷汉成为富翁,富翁变成了穷汉。但不久,成了穷汉的富翁由于有了强健的体魄,又有着成功的意识,渐渐地又积起了财富。可同时,他总是担忧着自己的健康,一感到些微的不舒服便大惊小怪。由于他总是那样担惊受怕,久而久之,他那极好的身体又回到原来那多病的状态里,或者说,他又回到了以前那种富有而体弱的状况中。那么,另一位新富翁又怎么样呢?他总算有了钱,但身体孱弱。然而,他总是忘不了自己是个穷汉,有着失败的意识。他不想用换脑得来的钱相应地建立一种新生活,而不断地把钱浪费在无用的投资里,应了“老鼠不留隔夜食”这句老话。钱不久便挥霍殆尽,他又变成原来的穷汉。然而,由于他无忧无虑,换脑时带来的疾病也不知不觉地消失了。他又像以前那样有了一副健康的身子骨。最后,两人都回到了原来的模样。
富翁与穷汉
117岁的盛夏,七沫脑袋发热,跑去订了去丽江的机票,一个人拉着大大的行李箱出远门。她不是矫情的孩子,只不过想在高三来临,成年之前做点任性的事。只不过,最后那场旅行计划被搁浅了。不是娘亲的不放心,或是父亲的不同意,是七沫从机场大巴下来,拖着行李过马路的时候出了点事。汽车飞驰而来,七沫的脑袋一片空白了,看着车一点点地靠近,却就是动不了。是夏子墨不顾自己安危奔过来,把七沫护在自己怀里,一起滚过马路。夏子墨身上有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很好闻。七沫就这么躺在他怀里闻了好久。“嗨,你还好吗?”夏子墨的语气关切而又着急。这时候,七沫才感觉到脚踝处的疼痛,钻心的痛。被送到医院的时候,七沫的脚踝已经肿了,脸色因为疼痛而苍白,拳握紧,指甲陷进了肉里,泛着点点的血红色。夏子墨一直在一旁,像哄小孩子般地哄她,声音软软的,笑容很好看。后来,七沫的脚上打上了石膏,夏子墨抛开自己的事,拖着七沫的行李送她到家门口,还嘱咐她要多喝滋补的汤,这样脚才能恢复得更快。十七岁的旅行计划被一场小小的车祸打破,七沫却觉得,不算亏,至少遇见了夏子墨这般明媚如阳光的少年。2九月一日,广大学生群体开学日。以及,七沫第二次遇见夏子墨的日子。夏子墨穿了黑色的衬衫,头发比上次短了一点,露出眉。他站在讲台上,与那日一样好看的笑容,他说:“同学们好,我是新来的实习老师,我叫夏子墨。”夏子墨教的是历史,很死板的学科,却是所有课程中,学生上得最High的一门课。比如,在复习北京猿人时,夏子墨会点出还原图和风靡世界的凤姐照片,告诉大家,若是凤姐生活在远古时代,也能算个美人儿。再比如,在复习唐明皇时,夏子墨会说起杨贵妃,会评论说,唐明皇这个可以算是老牛吃嫩草。夏子墨会在休息时间拉男生去打篮球,后卫、前锋、中锋,他通通都很强大。夏子墨会上完课,在教室里放小清新的音乐,教室里回荡着好听的调子。夏子墨会放了学,偶尔和七沫顺路一起回家,问七沫的脚好些了么,说七沫像个小孩子,说七沫是个好孩子。夏子墨还会在课堂上提问题,然后望向全班同学,最后说:“七沫,你来回答这个问题。”总之,夏子墨以最快的速度俘虏了全班同学的心,包括七沫的。3七沫同学喜欢数学,喜欢语文,喜欢历史,喜欢政治,却偏偏讨厌地理。什么晨昏线,什么气压带,什么风带,七沫完全不懂。每次考试成绩下来,七沫都想狼嚎一句,偏科的孩子伤不起,不偏历史、政治,光偏地理的孩子你更伤不起!月考成绩下来那天,七沫被地理老师召去了办公室。地理老师是个四十几岁,留“地中海发型”的男老师,一见到七沫,就开始一脸痛心疾首地教育,“二十道选择题啊,你就对了三道,你玩点兵点将乱蒙也能多对几道啊,我说你……”后面的话,地理老师直接以沉默代替,彻底挫败了七沫在地理学科的信心。在地理老师的嘴下苟且偷生,七沫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又被夏子墨逮去了。作为历史老师,夏子墨有所有历史老师的特质——能扯。可以先说教育,再扯到天文,从天文扯到了地理,从地理扯到了人文,再从人文扯回了教育,也算是前后呼应。最后,夏子墨长叹了口气对七沫说:“那些题你不会么?放学之后留下来,我帮你讲一下?”听到夏子墨这么说的时候,七沫的脑子有些木,傻乎乎地问他:“夏老师,你能不能把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夏子墨拿起笔刚要批改作业,听见七沫这么说,正要开口,那姑娘却又说:“我知道了,谢谢老师。”话语刚落,勾起嘴角就跑出办公室。一个教历史的老师却来辅导学生地理问题,要是别人,七沫早就翻脸了。可这个人是夏子墨,七沫觉得,一切都还好。即使是缺点,只要是夏子墨的,七沫大概都会觉得,还好吧。4客观地说,夏子墨是个好老师,思考方法严谨,解题思路清晰,对于某些学生还很有耐心。当然,某些学生,例如七沫同学。为了表达自己热爱学习,热爱地理,七沫目不转睛地盯着桌上摆着的各式地图,表情还很是痛苦。捕捉到如此痛苦的表情,夏子墨轻咳了一声,低下头来看着七沫,声音很是温柔,“是不是我讲太快了,你没听懂?不然,我讲慢一点。”七沫本来脑海里在想着今天晚上吃点什么好,顺口“嗯”了一声,抬头就发现夏子墨正微笑着看着自己。他身上是那天的洗衣液的味道,淡淡的,让七沫有一瞬间的恍惚。抿抿唇,七沫低下头去指着某道题说:“老师,这道题我没懂,你再讲一遍啊。”夏天有微微的凉风拂过,七沫蹭了蹭鼻尖,皱起了眉。——夏子墨,对不起。你虽然离我那么近,我真的,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把那道七沫完全不懂的题讲完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夕阳西下,倒是别有一番景色。一起去吃饭的提议是夏子墨提出来的。他把书和草稿全部收进抽屉里放好,忽然就对七沫说:“这么晚了,一起去吃饭好了。吃完饭,我送你回家。”他脸上的笑容依旧明媚。七沫转过身去给父亲发短信,然后抿抿唇笑着应下来,“好啊,正好有点饿了。”5是麻辣烫。七沫提议的地儿。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来这里,放好多好多的辣椒,把眼泪辣出来,心里就会舒服了;心情好的时候,也会来这里,依旧放好多好多的辣椒,心里会更澄澈,不再有一点儿的阴霾。找了角落的位置坐下,七沫指着菜单点了好多的菜,然后扭过头来望着夏子墨,一脸的乖巧。夏子墨莫名地扬起唇角笑了。“七沫,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聪明,很乖巧?”“哈?”七沫嘴里正咬着牛肉,傻乎乎地抬头看夏子墨。“我说——”夏子墨忽然伸过手来帮七沫捋了捋头发,“头发差点掉进碗里了。”夏子墨的手伸过来的瞬间,七沫的脑子又死机了,像那日出事时的脑子。血液供应不上,一片空白,全世界似乎只有夏子墨的存在。良久,七沫才抬手把头发缕到耳后,声音很轻地说了句,“谢谢老师。”这个夜晚。七沫喝着奶茶走在夏子墨身旁,满心的小忐忑。奶茶是夏子墨不准她喝酒给买的,一起走路,是因为夏子墨说了会送她回家。肩膀间隔得不远的距离,七沫却是红了脸,一直地低着头。像是饶雪漫说的那句话——跟着你,在哪里,做什么,都好。——上帝作证,七沫是个好女孩。6后来,夏子墨和七沫之间,像是有了早就约定好的默契,不用言语,却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想要做什么。后来,七沫的地理成绩有了小小的上升,至少不会二十道题,错掉十七道。后来的后来,七沫一直没有告诉夏子墨,那些只属于自己的小心思,只要自己知道就好。后来的后来,夏子墨的实习期到了,他要回到他的那座城市。算是离别。夏子墨走的那天,七沫去机场送了他。还有好多的同学也去了,在机场里形成一个小小的圈子,对着夏子墨说各种舍不得,说各种祝福,说各种告别语。最后的最后,夏子墨笑着给了七沫一个大大的拥抱。他说,七沫,你要乖。他说,七沫,你是个好孩子。他说,七沫,每个人的青春都会遇见那么些人,爱或不爱,但都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人。那是夏子墨对七沫说的最后三句话。说完,他就拉着行李,回了那个该属于他的城市,而非这里。——爱或不爱,但都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就像,夏子墨会是七沫生命中很重要的人一样。7有些事,会过去。有些人,会遗忘。就像饶雪漫说过,青春如酒,成长如酣。后来的后来,七沫发现,17岁时遇上的夏子墨,自己对他的感情不是爱情,而是仰慕,或者说,像是对哥哥的那种亲情。十八岁的盛夏,七沫终于一个人去了丽江,一个人站在一大片的花海里静静地听牛奶咖啡的歌:看昨天的我们走远了/在命运广场中央等待/那模糊的肩膀/越奔跑越渺小……
嗨,你好
“碰到危险就把脑袋埋到沙堆里”,这是人们指责胆小鬼常用的一句话,即所谓的“鸵鸟政策”。在这个谚语里,正确的成分到底有多少?当一头狮子向这种非洲巨鸟迫近,企图捕食它的时候,它是否因为不想看见这头狮子而真把脑袋埋到沙堆里?假如情况真是如此,世界上的鸵鸟早就绝种了。可是另一方面,我们常常看到幼小儿童的某些奇怪举动―――当他们做了错事有可能遭到指责的时候,双手蒙住眼睛,就觉得父母看不见他们了。那么,在动物的“童稚”状态中会不会有类似的举动呢?让我们来观察一下非洲草原上的一处鸵鸟窝吧。在孵卵期间,往往是三只、四只甚至五只雌鸵鸟把蛋下在同一个窝里,每一个蛋约有三磅重。对于狮子、豹子、鬣狗、野狗、胡狼、兀鹰、秃鹫及其他猛禽来说,鸵鸟蛋是最理想的美味佳肴,所以,鸵鸟若是没有一套巧妙的战术,是无法使它们的鸟蛋免遭敌害的。孵蛋时节,长着一身华丽的黑白相间羽毛的雄鸵鸟只是在夜间才孵蛋,为的是不引人注目。天刚蒙蒙亮,就有一只雌鸵鸟来接班。雌鸵鸟头颈部,就像一架潜望镜。鸵鸟的视力极佳,通常能迅速发现开阔地上45公里半径内的任何敌害。当正在孵蛋的雌鸵鸟一旦发现了敌害,它的表现如何呢?有一次,一位动物学家在离鸵鸟窝不远的地方搭了一个伪装帐篷,从这里,可以观察到鸵鸟防御敌害的全过程。有一只正在孵蛋的雌鸵鸟发现了两头狮子,它立即压低身子,小心翼翼地离开了蛋窝,用它的长脖子在窝周围拨拉起干草来。它的长脖子急速地转动着,活像一条忽闪忽闪的蛇。就这样,鸵鸟用干草枯叶把白得耀眼的蛋遮得严严实实,狮子只要不直接踩到上面,就根本不会发觉。然后,雌鸵鸟风驰电掣般地跑到100米开外,猛地把自己暴露在狮子面前,而且故意作出一瘸一拐的模样,以此来迷惑狮子。它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狮子相信,这是一个不费多大力气就能到手的猎物。此时,两头狮子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过去了。狮子果然上当了,它们向目标全速奔去。鸵鸟的走速达到每小时52公里,几乎与狮子跑得一样快。然而狮子的耐力没有鸵鸟持久。不仅如此,鸵鸟还有一个绝招―――把双翅当作方向舵,在全速飞跑时突然来个急转弯,弄得狮子屡屡扑空。狮子很快就放弃了继续猎捕的打算。鸵鸟躲过了一难。几天以后,有一只孵蛋的雌鸵鸟的情况就危急得多了。一头豹子从灌木丛生的丘岗上踱了过来。由于来自反方向,雌鸵鸟没有及时发现它,所幸的是,那豹子也没有发现鸵鸟。当雌鸵鸟猛然惊觉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拨拉草隐蔽蛋窝了。倘若它这时跑开自己完全可以得救;但是,一窝蛋就完了。怎么办?只见雌鸵鸟将身体尽量压低放平,悄悄地把双翅向两旁展开,脑袋和脖子向前伸去,平贴在地上。这样看上去它就如同一堆枯木朽枝。在这里,雌鸵鸟运用了自身的十分切合荒原环境的保护色,使蛋窝免遭劫难。它并没有把脑袋插到沙漠里,而是将它贴在地面,像一条窥探方向的蛇一样,密切注意着豹子的动向。果然,豹子没有发现鸵鸟和它的蛋窝,在距离8米外的地方慢慢走过。鸵鸟蛋得救了!动物行为学家终于能推翻强加在鸵鸟身上的不实之词了。鸵鸟完全能使自己获得安全,当然,为了拯救下一代。它们宁可自己去冒杀身之祸。因此,“鸵鸟政策”应有新解:随时准备用生命保护弱小动物者
保护弱小者
尼尼、胖逗逗和丫丫在一块儿玩,丫丫突然提出了一个问题:“你们说,西瓜是怎么长出来的?”尼尼说:“这个我知道,把西瓜籽种在泥土里,它慢慢地长大后,就变成了西瓜。?这样吧,为了让你明白,我和胖逗逗来表演一下。”好啊好啊。尼尼让胖逗逗先躺到床上,在他身上盖了一床被子。“大白天的,盖被子干啥?”胖逗逗叫了起来。尼尼说:“别动别动,你现在就是一粒西瓜籽,刚刚被农民伯伯种到地里,被子就像是泥土一样,哪有种子乱动乱叫的?”来了来了!丫丫马上找来了扇子。春风刮起来——“农民伯伯给西瓜籽洒上了水,”尼尼说到这里,又叫丫丫,“丫丫,快倒一杯水来!”“啊,真的要浇水?”丫丫乐坏了。丫丫倒来了一杯水,看尼尼怎么办。尼尼掀开被子,把水递给胖逗逗:“浇水喽,快点喝吧,喝得多长得快!”胖逗逗“咕嘟咕嘟鼬地喝完了一杯水。尼尼又给胖逗逗盖上了被子。“春风吹啊吹啊,西瓜籽发芽了。”尼尼继续说着,丫丫继续扇着扇子。“西瓜籽长出了两瓣小苗苗。”尼尼说,“胖逗逗,赶紧伸两根手指出来!”胖逗逗把手探出被子,伸出了两根手指。“风儿吹,农民伯伯浇水——”丫丫扇着风,尼尼说着,叉给胖逗逗倒了一杯水。胖逗逗又“咕嘟咕嘟”地喝下。西瓜苗苗长得很快,胖逗逗的手臂一点点伸出来了。长啊长啊,苗苗长大,开花,结出了小西瓜。长啊长啊,夏天到了,丰收的日子来了。尼尼一掀被子,露出了胖逗逗圆溜溜的大脑袋。看,大西瓜长出来了!呵呵,吃西瓜喽!尼尼抱着胖逗逗“咬”了一口,丫丫也来“咬”。“不行了,不行了!”胖逗逗叫着跳下了床,“刚才水喝得太多了,我憋不住啦!”哎哟哟,大西瓜跑了。
西瓜脑袋
小脑袋,尖嘴巴,见了猫咪就害怕。夜里出来偷东西,大家都很讨厌它。小朋友,请你猜一猜,这是什么东西呀?这还用猜,是老鼠呗!对了,对了,是老鼠。今天我就给你讲个老鼠的故事。有两只小老鼠,它们是哥儿俩,哥哥叫鼠老大,弟弟叫鼠老二。一天,哥儿俩吵起架来了,鼠老大说:“我的本领最最大!”鼠老二也说:‘我的本领最最大!”它们吵呀,吵呀,一直吵到天黑,谁也不让谁。一只大老鼠跑来对它们说:“别吵了,别争了,你们比一比吧,谁偷的东西最多,谁就最有本领嘛!”鼠老大就到玲玲家挖了一个地洞,住在里头。夜里,玲玲家的台钟“当当当”地敲过十二下,鼠老大就从窝里慢慢地伸出脑袋来。它的眼珠子,贼溜贼溜地转呀转,看到玲玲唾得正香呢;它的圆耳朵,这边听听,那边听听,没听到一点声音,它就偷偷地跑出洞来。鼠老大爬到桌子上,把玲玲的饼干偷吃了,又爬到小椅子上,把玲玲的脏袜子咬破了。它干了这些坏事,觉得很了不起,吱吱吱地唱起了歌儿:鼠老大,顶呱呱,跑东跑西人人怕!吃吃啃啃真开心,谁不说我本领大!小黄狗听到鼠老大唱歌,很生气,可是它不会捉老鼠。第二天,它告诉小花猫:“小花猫,小花猫,鼠老大在玲玲家干坏事,你快去逮了它吧!”小花猫跑到玲玲家,躲在玲玲的房间里,等着鼠老大出洞,它的眼睛亮闪闪的.黑夜里什么都能看见。它的脚底有一块软肉,跑起路来,没有一点声音。半夜里,鼠老大又悄悄地从洞里钻出来了。小花猫“妙呜”一声,向鼠老大扑过去。鼠老大吓了一跳,赶紧往洞里逃。它想,这么小的洞,看你花猫怎么进得来?”小花猫追到洞口,用胡子量了量,说:“我的胡子碰不着洞口,我的身子就能进得去!”说着,就钻到洞里去,用尖尖的爪子抓住了鼠老大,把它拖出洞来。鼠老大装出可怜的样子,哭着对小花猫说:“猫先生,请你放了我吧:”小花猫才不理它呢,说:“呸!你这个坏家伙,我不能放过你!”说完,“啊鸣”一口,就把鼠老大吃掉了。它跑近去再一看,不对,不对,这东西的脑袋有点像猫,可是身上长着羽毛,是一只鸟呢。它从来没有见过这东西。“你是谁?”“哈哈哈,”那东西笑起来,“我的脑袋像猫,我的身子像老鹰,大家就叫我猫头鹰。”他又问,“小黄狗,看你那着急的样子,在干吗呀?”“鼠老二在偷花生、玉米,还唱歌吹牛皮呢!”猫头鹰听了,呼地飞了下来。“鼠老二在哪?快告诉我,我正想逮这个小偷。”“不行,不行,你不是猫,怎么会逮老鼠呀?”“你瞧着吧!”猫头鹰让小黄狗带路,一直跑到花生地里,这时候,鼠老二正在吱格吱格吃花生呢。猫头鹰气极了,大喊一声:“小偷,看你往哪儿跑!”扑过去,一把就把鼠老二逮住了。鼠老大和鼠老二,再也没办法吹牛皮啦。
鼠老大和鼠老二
太空学校的学员山田小归在太空中迷了路,至今未归,寻找他的任务便落到了同学们的身上……学员舰长马路站在准备仓中大声问:“都准备好了吗?”“是!”学员们一起响亮地回答。学员舰出发踏上了寻找山田小归的征程。学员舰是学员们在太空航行的主要工具,体积大约是个人飞艇的100倍。在五位少年集体活动的时候,他们一般都会乘坐学员舰。当然,他们可以把个人飞艇和飞甲带到学员舰上,以便随时可以到太空中飙飞一番。沿着山田小归上次行进的路线,学员舰缓慢地寻觅着。一个个星球擦肩而过,但是马路带来的生命测量仪上,都没有任何提示——这是些死寂的星球,没有生命的痕迹,当然,山田小归也没有在这些星球上出现。突然,一颗红色的星球闯入了他们的视野,光芒璀璨,映照着太空。这颗有如红宝石的星球,是多么美啊!它的光泽,它的色彩,它像茫茫太空里一颗明亮的眼睛。生命测量仪这时发出了强烈的报警声音!这颗星球上肯定有生命存在!马路注视着生命测量仪,看着上面的光呈现了红色和蓝色,蓝色代表着和地球人类相似的生物;红色,代表着未知生命。引发生命测量仪发出蓝色光的,会不会是山田小归?“降落。”马路命令道。学员舰稳稳地降落在红色星球上。还没等少年们打开舰门,学员舰已经被围住了。一群“人”正透过防护屏向他们张望着。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啊?头像一颗颗红钻石,多棱体,没有眼睛,也没有鼻子,没有任何人类具有的五官,而他们的身体,竟然是由一些长方体组成:“肚子”、“腿”、“胳膊”,全是长方体……塞姆看着他们的脑袋,不禁咽了咽口水说:“好大的钻石啊!”“是红钻石!”马路也跟着说,“不知道我们是要发财了,还是要被他们捉住了?”“我看发财是不可能了。”约翰难过地说,因为,那些有着红钻石脑袋的人,已经不费力地打开了他们的舰门。“你们是谁?”马路问。那些钻石人没有说话,可他们的钻石头却开始不停地闪烁,就像是警车的车灯,只是不发出报警的声音罢了。几分钟后,大概是一位领头的钻石人竟然发出了奇怪的声音,那是标准的地球人类语言:“你们好,地球人,我们已经读取了你们大脑中的数据,了解了你们的故事,掌握了你们的语言,你们是太空学校的学员,来寻找一位叫山田小归的少年……”“咦,”约翰说,“你没有嘴,怎么说的话?还有,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我们的身后有扬声器,我们可以读取想要的任何信息,包括你的所有的秘密。”钻石人头领说。“啊?”约翰慌了,“那坏了,我喜欢梦游的事你一定知道了……”“现在我们也知道了!”马路和其他同学说。就这样,钻石人用身后的扬声器和少年们交谈着。他们说,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们也有着生物的身体,也有生老病死。后来他们发现人的身体是那么脆弱,所以,他们改造了自己的身体:用可以产生高强能量的晶核做脑袋,用可以抵抗太空击打的金属做了身体,在他们身体的中心,隐藏着他们的大脑。更奇妙的是,他们根本不用自己的大脑,而是另外镶嵌了一颗超微电脑芯片在身体中,代替自己的大脑工作。“为什么还要镶一颗电脑芯片?”马利安问。“只有电脑是最精确的,也是最先进的,为什么我们能扫描你们的大脑信息?为什么我们可以在太空中来去自如,全是因为,我们用人体电脑!”“可是,你们自己的大脑就不用了?”“是的,生物大脑太落后了,任由它们萎缩吧!”钻石人骄傲地看着这些地球少年,“我们可以用电脑在一瞬间分析出整个星球的数据,我们用电脑控制的身体可以超过光速,你脸上的毛孔我们都可以测量出它的宽度和深度……”太空学校的少年们沉默了:他们,的确很精密,可是随着真正大脑的退化,他们,还是人吗?“你们有感情吗?”马路问。“感情是什么?”他们觉得莫名其妙,“要感情有什么用,我们追求的,是最精密,最快捷,最灵敏,最先进!”没有了感情、亲情、友情,也许,他们真的已经不是人了……马路面对着钻石人头领:“那么请告诉我,山田小归在哪儿好吗?”他的话音还没落,山田小归已经从斜下里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钻石人头领,大声地叫喊着:“我不走!我也要装人体电脑!”“为什么?”“人体太脆弱了!我要更快更强!”山田小归兴奋地说。少年们面面相觑。大家不知道拿山田小归怎么办,难道任由他留在这儿?难道让他装上一颗电脑芯片,不再做人?最后他们只好使出了绝招——马路挥了挥手,命令:“把他拖走!”山田小归在少年们的生拖硬拽下哭哭啼啼地上了学员舰,他不停地含着泪眼看着钻石人,他是多么留恋,他对钻石人饱含热情,他多么想钻石人把他留下来,可是没有,钻石人站在那儿,无动于衷。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人类的感情……“只有电脑是最精确的,也是最先进的,为什么我们能扫描你们的大脑信息?为什么我们可以在太空中来去自如,全是因为,我们用人体电脑!”“可是,你们自己的大脑就不用了?”“是的,生物大脑太落后了,任由它们萎缩吧!”钻石人骄傲地看着这些地球少年,“我们可以用电脑在一瞬间分析出整个星球的数据,我们用电脑控制的身体可以超过光速,你脸上的毛孔我们都可以测量出它的宽度和深度……”太空学校的少年们沉默了:他们,的确很精密,可是随着真正大脑的退化,他们,还是人吗?“你们有感情吗?”马路问。“感情是什么?”他们觉得莫名其妙,“要感情有什么用,我们追求的,是最精密,最快捷,最灵敏,最先进!”没有了感情、亲情、友情,也许,他们真的已经不是人了……马路面对着钻石人头领:“那么请告诉我,山田小归在哪儿好吗?”他的话音还没落,山田小归已经从斜下里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钻石人头领,大声地叫喊着:“我不走!我也要装人体电脑!”“为什么?”“人体太脆弱了!我要更快更强!”山田小归兴奋地说。少年们面面相觑。大家不知道拿山田小归怎么办,难道任由他留在这儿?难道让他装上一颗电脑芯片,不再做人?最后他们只好使出了绝招——马路挥了挥手,命令:“把他拖走!”山田小归在少年们的生拖硬拽下哭哭啼啼地上了学员舰,他不停地含着泪眼看着钻石人,他是多么留恋,他对钻石人饱含热情,他多么想钻石人把他留下来,可是没有,钻石人站在那儿,无动于衷。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人类的感情……
长着钻石脑袋的人
吃过午饭,脑袋有点晕晕的。我倒在床上小憩了一会儿。醒来时,却不见了老婆的踪影。她手机也没带。我四处寻找。终于,街上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她却在隔壁麻将馆里打麻将。我跟老婆说,你打麻将啊,我出去走走。老婆酣战正激烈,她稍微一点头,算是同意了我的请求。冬日的街上暖洋洋的,虽然不时有一股寒风吹过,可仍然不觉得冷。街的那头就是星沙开发区汽车站,远远的看去,很多人围在一起。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别的爱好,就是喜欢看热闹。估计,此时的那里正在发生着什么故事,我心中一动。反正没事,何不去瞧瞧。心里这样想着,脚下就不自主的加快了步子。突然,斜刺里一部的士唰的开了过来,从我身边冲过,我条件反射的猛地往边上一跳。这下好了。虽然躲过了的士的危险,却一脚踩在了一个拖着行李包美女的鞋子上。美女一声惨叫,蹲在地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脚,脸看上去很痛苦。美女就是美女,虽然扭曲了脸庞,可依旧藏不住那一份让人心动的感觉。她抬头含羞带腆的望着我,美丽而明亮的眼睛里流下了两行让人无比爱怜的泪水。我这人良心最好,最看不得女的流眼泪。看着这位美女因为我犯错而痛苦不堪,我心疼到了极点。我看看没有人注意,急忙蹲下身来,轻轻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都是那该死的的士害我踩了你的脚,这样好吗?我带你去医院看病好吗?”美女被我这样一说,还真没有发脾气,她娇羞的点了点头。“嗯,好痛。”“我知道,我知道,对不起,对不起。来,我背你,行李我帮你拖。”美女也不客气,她缓缓的站起身来,双手搭在我的肩上,一下子整个人就倒在了我的后背上。记得还是跟我老婆初恋的时候背过我老婆,这几十年了还没有背过别的女人。现在这么一个美丽的性感女郎背在背上,感觉就是不一样。我趁势搂紧美女的双腿,耸了耸肩,让她更加紧贴在我的后背。霎时,一种奇妙的感觉在我的全身蔓延。刚刚迈出第一步,从马路那边快速开过来一辆宝马汽车,一个急刹,吱的一声停在我的身边。车门开处。一个彪形大汉带着墨镜从里面怒气冲冲的走了下来,对着我一声大喝:“你给老子放下,你奶奶的,竟敢拐骗老子的女朋友,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我一愣,什么啊?我拐骗他女朋友,我不是踩了她的脚,我带她去看病吗?可看那大汉的凶相,我一时慌张。“不不不是啊,兄兄兄弟,我跟你女朋友就这一次,就就就被你发发发发觉了。”“什么啊?你奶奶的一次还不嫌多啊?”大汉满脸涨得通红,听说我跟他女朋友有一次,冲上来顺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一下子,我眼前就出现了漫天的星斗,嘴角流下了一点点殷红的鲜血。美女一看事情不对,马上从我的背上爬了下来,她气冲冲的对着大汉叫到:“你说什么啊?他跟我没有关系,他只是踩了我的脚。”“啊,看他人长得不怎么样,还敢踩你的脚啊?看我怎么收拾他。”大汉说着,捋了捋袖子,准备对我大打出手。“算了,算了,听见没有,他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有怪他。你再不住手,我就懒得理你了。”“哦,哦,是,是,是。哼,老头子,今天看在我女朋友的面子上,饶了你一次,还不快滚?”大汉对着我双眼一瞪,一声大喝。我吓得裤裆一热,没命的朝着家的方向狂奔。“你说什么啊?他跟我没有关系,他只是踩了我的脚。”“啊,看他人长得不怎么样,还敢踩你的脚啊?看我怎么收拾他。”大汉说着,捋了捋袖子,准备对我大打出手。“算了,算了,听见没有,他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有怪他。你再不住手,我就懒得理你了。”“哦,哦,是,是,是。哼,老头子,今天看在我女朋友的面子上,饶了你一次,还不快滚?”大汉对着我双眼一瞪,一声大喝。我吓得裤裆一热,没命的朝着家的方向狂奔。
背美女
 
共8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