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晓泉的故事

同桌杜晓泉杜晓泉是我同桌,这几天在为我的发型发愁。因为我刚刚烫了个飘逸的直发,学校就发布了发型肃整通知。作为一名男生,前扫眉,旁遮耳,后擦领,可是标准的治理重点。杜晓泉黑着脸对我说:“98元就这样被剪了?”我对着她无限悲情地点点头。可是,我的头发和杜晓泉同学有什么关系呢?因为……她是我老妈。其实,杜晓泉做我同桌也算有历史了。学校为后进学生设立了家长学校,每周一次,从来少不了她。我们并肩坐在教室里,看校长视频,听心理老师辅导,仔细算算,竟然也有两年了。那天,心理社团的辅导老师温情地说:“今天我们做个互动游戏,叫‘为你做一件事’。家长和孩子每人说出一个立时能完成的愿望,对方要尽可能满足。”这是个相当有趣的游戏,激发了同学们的奇思妙想,比如:某人对他严肃的老爸说,我想听你学猫叫。我和杜晓泉一向是压轴登场。我说:“老妈,我有一个愿望,请你把偷偷拿走的PSP还给我。”杜晓泉当即翻我白眼说:“做梦!等你成绩上来再说吧。”然后她对我愤愤不平地说:“儿子,我有一个愿望,拜托你以后不要让我做你同桌了。”我用鼻子说:“哼!不可能!”蜥蜴“猫头鹰”真是想不起,从什么时候开始和杜晓泉的关系变得这么差。我们每天的对话,不出五句就会充满了火药味。老爸无限感慨地说:“你们两个,叛逆期对更年期,没治了。”说起老爸,他可是这个家重要的和稀泥者,具有神奇的功能。可惜他被公司远调外地一年。临走前,他对我说:“哎,儿子你长大了,要懂事啊!”我说:“放心!我懂!”只是,长大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有充足的零用钱去买一只绿蜥蜴做宠物。我给起名叫“猫头鹰”。从宠物店把它拿回家的那天,杜晓泉同学立时惊声尖叫了。她闭着眼,扭着头,一只手捂住心脏,一只手对我狂摆说:“拿走,拿走,拿走!不要让我看见它!”我必须说,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平时,杜晓泉看见电视里的蜥蜴都会浑身不舒服,有“猫头鹰”在,一定不敢再进我的卧室大搜查了!我隔着卧室的门偷笑着说:“老妈,你看过《猫头鹰王国》没?英文名好像叫《守卫者传奇》的。”我的重要通知9月25日,是个值得纪念的大日子。我忍痛割爱,剪了头发。不过为了呼应校领导对着装的要求,我偷偷溜进学校的网络室,删了电子宣传屏上的口号,换上了我的大作:重要通知:为了响应学校对仪容仪表的要求,各位教师也做好表帅,形象要对得起观众。特别点名如下:王佩老师不许像稻草,陆杰远老师不许像鸟巢。赵达老师不许回到六零年代,谭校长不许穿越到18世纪。王格老师身上的卫生球味,虽然可以保证教学楼内无蟑螂,但不利我们的健康成长。另,为了保证前排同学不会水分过多,请周寒山、魏永洪老师注意口腔喷水量,或允许同学自备雨衣雨伞。至于没有点到名的老师,不要自得自满。希望你们能戒骄戒躁,再接再励,为改善教师整体形象作出更大的贡献!此条通知一经滚动播出,立时引起了超高的关注度。宣委老师发现的时候,全校一半同学跑出来围观了。我看着楼下如此盛大的场面,一个人站在窗边,成就感十足地笑了。不过很可惜,这个笑容只保持了一个上午。中午刚下课,班主任陆杰远就把我叫去了校长室。看着他标志性的“鸟巢”增高了数厘米,就知道他已经怒发冲冠了。陆杰远说:“电子屏的事是你干的吧?”“全校那么多人,凭什么说是我?”“对于你的性格,这么热闹的事,你都不下楼去看,不是很说明问题吗?而且我还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表率’和‘再接再厉’都写错的学生,全校就剩下你了!”这天晚上,杜晓泉一脸怒气地在家等着我。我一进门,她就对我拍了桌子。看来她已经接到陆杰远的电话了。杜晓泉说:“你怎么就不学好呢!什么坏事都少不了你!”还好我的房间有“猫头鹰”守卫,她在门外骂了30分钟,没敢进来。最后,杜晓泉咬牙切齿地说:“你不是喜欢和我作对吗?以后你的事,我都不管了!”缺席杜晓泉我和杜晓泉的冷战整整持续了5天。她不说话,我不理她。家里唯一有人声的,只剩下电视机了。周六的午后,我一个人去了家长学校,风雨不误的杜晓泉终于缺席啦。第一次一个人上互动课,我想自己应该是很轻松幸福的样子吧。可是看着别人和父母做着互动游戏,我的心里却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游戏没了战友,KO没了对手。那天,辅导课的内容是写下三条对方和自己有关的优点。这个很好写啊。第一,杜晓泉同学帮我洗衣做饭任劳任怨;第二,杜晓泉同学大方给我零用钱;第三,杜晓泉不论我惹多大的麻烦,都坚持不揍我的原则……虽然杜晓泉的优点没有缺点多,但我可认识她有16年了,不要说3条,写30条优点也容易。辅导老师看了我的答案,满意地点点头,说:“你的同桌没来,那你就帮她完成吧。”“我的优点还用写吗?聪明,很帅,电玩打得很棒……”“不过好像和你妈妈没什么关系吧?”辅导老师说完就去看其他人的答案了,留下我看着杜晓泉空白的答卷怔怔地发呆。我究竟做过什么让她值得骄傲,值得幸福的事吗?应该……有吧,只是好像变得好遥远了。这一天回家,杜晓泉同学竟然不在。我躺在自己的卧室,有股闷潮发霉的难闻味。看来她是要彻底罢工,离家出走了。很意外的,老爸突然打来电话。他着急地对着我喊:“你怎么还在家呢!你妈被你的怪兽咬伤了,在市医院呢!”对不起可以很夸张我在医院找到杜晓泉的时候,她正坐在点滴室里吊盐水。她的左手肿得像馒头,两条Nike标志似的齿痕,向外翻着。医生说宠物咬过的伤口,不能缝,不能包扎。我用眼角悄悄瞄着,惊悚得让人难过。她抬头望着我,先开了口:“是你爸说的?让他别告诉你偏不听,打完盐水我自己就回去了。”我在她身边坐下来,用埋怨的口吻说:“叫你别去我房间嘛,被咬了吧。”“我是想来着,可你房间已经5天没打扫了,再不清理我怕你闷出病来。”看起来,她真的有些累了,一个人靠在沙发上,闭着眼,不想说话。我低下头,忽然觉得自己再也装不下去了,心里的愧疚,鼓动着我低低地说:“老妈,对不起。”杜晓泉不可置信地坐起来,望着我的眼睛,亮着闪闪的光芒。她说:“你说什么?”“听到了,还问。”她激动得摇了摇身边的病友说:“听到没有,我儿子和我说对不起了。”天啦!杜晓泉同学也太夸张了吧!这事有什么好宣扬的。她要是爱听,我以后每天和她说一百遍好了。同桌杜晓泉,你可以放心地变老了。不要问我这几天在做什么,我可以很明白地告诉你,本人很忙!鉴于杜晓泉同学受伤的情况,我包揽了全部的家务活儿。而那只作案的“猫头鹰”,我把它送给了生物社团。至于杜晓泉同学,她每天吃着我煮糊的面条,咸死人的凉菜,脸上却始终挂着幸福得要昏过去的微笑。那个时候,我总会问自己,从前为什么一定要作对呢,其实不和她“对决”的日子,不是更愉快吗?这个问题,我在家长学校里找到了答案。那是杜晓泉痊愈的第一个周末,辅导老师留下我们谈话。她说:“知道吗?孩子都是在和父母作对的日子里,学会成长和独立的。直到有一天,他们不再反叛,懂得感恩,那才是真正的成熟了。”然后她很郑重地握了握杜晓泉同学的手说,“看你们现在的和谐程度,下个星期就不用来上课了。”不做我同桌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可是杜晓泉同学搂住我,却又有点依依不舍了。我在一旁说:“虽然你已经光荣毕业了,可还有作业没完成哦。”我从书包里掏出那张缺了一半优点的卷子递给杜晓泉。她静静地看了许久,在上面写:“第一,送走了蜥蜴;第二,帮我洗衣做饭;第三,他真的长大了。我这个同桌可以放心地变老了!”
晓泉同桌,请放心地变老吧
杜晓泉是我同桌,这几天在为我的发型发愁。因为我刚刚烫了个飘逸的直发,学校就发布了发型肃整通知。作为一名男生,前扫眉,旁遮耳,后擦领,可是标准的治理重点。可是,我的头发和杜晓泉同学有什么关系呢?因为……她是我老妈。其实,杜晓泉做我同桌也算有历史了。学校为后进学生设立了家长学校,每周一次,从来少不了她。我们并肩坐在教室里,听心理老师辅导,仔细算算,竟然也有两年了。那天,心理社团的辅导老师说:“今天我们做个互动游戏,家长和孩子每人说出一个立时能完成的愿望,对方要尽可能满足。”这是个相当有趣的游戏,我立刻对杜晓泉说:“老妈,请你把偷偷拿走的PSP还给我。”杜晓泉当即翻我白眼说:“做梦!等你成绩上来再说吧。”然后她对我忿忿不平地说:“儿子,拜托你以后不要让我做你同桌了。”我用鼻子说:“哼!不可能!”真是想不起,从什么时候开始和杜晓泉的关系变得这么差。我们每天的对话,不出五句就会充满了对决味。老爸无限感慨地说:“你们两个叛逆期对更年期,没治了。”说起老爸,他可是这个家重要的和稀泥者,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神奇功效。可惜他被公司远调外地一年。临走前,他对我说:“喂,十六岁了,也算男子汉了,不要和家里惟一的女士作对了。”“是她和我作对吧,到我房间里大搜查,把我PSP也拿走了。这么大岁数了还玩间谍游戏。真是太幼稚了!”杜晓泉却在一旁冷言冷语地说:“放心,我会一直幼稚的,等你什么时候自立了,我才会变老呢!”老爸皱着眉叹了一口气。我去宠物店买一只绿蜥蜴做宠物。我给起名叫“猫头鹰”。从宠物店把它拿回家的那天,杜晓泉同学立时惊声尖叫了。我必须说,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有“猫头鹰”在,一定不敢再进我的卧室大搜查了!9月25日,是个值得纪念的大日子。我忍痛割爱,剪了头发。不过为了呼应校领导对着装的要求,我偷偷溜进学校的网络室,删掉了电子宣传屏上口号,换上了我的大作,点名指出学校一些老师头型、着装所存在的问题。此条通知一经滚动播出,立时引起了超高的关注度。学校很快就查出这件事是我干的。这天晚上,杜晓泉一脸怒气地在家等着我。我一进门,她就对我拍了桌子。看来她已经接到班主任陆杰远的电话了。杜晓泉气得说:“你怎么就不学好呢!以后你的事我都不管了!”我顿时心里乐开了花,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我和杜晓泉的冷战整整持续了五天。周六的午后,我一个人去了家长学校,辅导老师问:“你妈妈怎么没来?”我摇摇头说:“不知道。”第一次一个人上互动课,我想自己应该是很轻松幸福的样子吧。可是我的心里却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没了战友一般。这一天回家,杜晓泉同学不在。老爸打来电话喊:“你妈被你的怪兽咬伤了,在市医院呢!”放下电话,我飞快地跑去了医院。我在医院找到杜晓泉的时候,她正在点滴,她的左手肿得像馒头。我愧疚地低下头说:“老妈,对不起。”杜晓泉不可置信地坐起来,激动地对病友说:“听到没,我儿子我和我说对不起了。”鉴于杜晓泉同学受伤的情况,我包揽了全部的家务活儿。而那只“猫头鹰”,我把它送给了生物社团。杜晓泉每天吃着我煮糊的面条,脸上始终挂着幸福的微笑。不做我同桌的愿望终于现实了!杜晓泉高兴地对我说:“我这个同桌可以放心地变老了!”
晓泉同桌,请放心地变老吧
杜晓泉是我同桌,这几天在为我的发型发愁。因为我刚刚烫了个飘逸的直发,学校就发布了发型肃整通知。作为一名男生,前扫眉,旁遮耳,后擦领,可是标准的治理重点。可是,我的头发和杜晓泉同学有什么关系呢?因为……她是我老妈。其实,杜晓泉做我同桌也算有历史了。学校为后进学生设立了家长学校,每周一次,从来少不了她。我们并肩坐在教室里,听心理老师辅导,仔细算算,竟然也有两年了。那天,心理社团的辅导老师说:“今天我们做个互动游戏,家长和孩子每人说出一个立时能完成的愿望,对方要尽可能满足。”这是个相当有趣的游戏,我立刻对杜晓泉说:“老妈,请你把偷偷拿走的PSP还给我。”杜晓泉当即翻我白眼说:“做梦!等你成绩上来再说吧。”然后她对我忿忿不平地说:“儿子,拜托你以后不要让我做你同桌了。”我用鼻子说:“哼!不可能!”真是想不起,从什么时候开始和杜晓泉的关系变得这么差。我们每天的对话,不出五句就会充满了对决味。老爸无限感慨地说:“你们两个叛逆期对更年期,没治了。”说起老爸,他可是这个家重要的和稀泥者,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神奇功效。可惜他被公司远调外地一年。临走前,他对我说:“喂,十六岁了,也算男子汉了,不要和家里惟一的女士作对了。”“是她和我作对吧,到我房间里大搜查,把我PSP也拿走了。这么大岁数了还玩间谍游戏。真是太幼稚了!”杜晓泉却在一旁冷言冷语地说:“放心,我会一直幼稚的,等你什么时候自立了,我才会变老呢!”老爸皱着眉叹了一口气。我去宠物店买一只绿蜥蜴做宠物。我给起名叫“猫头鹰”。从宠物店把它拿回家的那天,杜晓泉同学立时惊声尖叫了。我必须说,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有“猫头鹰”在,一定不敢再进我的卧室大搜查了!9月25日,是个值得纪念的大日子。我忍痛割爱,剪了头发。不过为了呼应校领导对着装的要求,我偷偷溜进学校的网络室,删掉了电子宣传屏上口号,换上了我的大作,点名指出学校一些老师头型、着装所存在的问题。此条通知一经滚动播出,立时引起了超高的关注度。学校很快就查出这件事是我干的。这天晚上,杜晓泉一脸怒气地在家等着我。我一进门,她就对我拍了桌子。看来她已经接到班主任陆杰远的电话了。杜晓泉气得说:“你怎么就不学好呢!以后你的事我都不管了!”我顿时心里乐开了花,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我和杜晓泉的冷战整整持续了五天。周六的午后,我一个人去了家长学校,辅导老师问:“你妈妈怎么没来?”我摇摇头说:“不知道。”第一次一个人上互动课,我想自己应该是很轻松幸福的样子吧。可是我的心里却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没了战友一般。这一天回家,杜晓泉同学不在。老爸打来电话喊:“你妈被你的怪兽咬伤了,在市医院呢!”放下电话,我飞快地跑去了医院。我在医院找到杜晓泉的时候,她正在点滴,她的左手肿得像馒头。我愧疚地低下头说:“老妈,对不起。”杜晓泉不可置信地坐起来,激动地对病友说:“听到没,我儿子我和我说对不起了。”鉴于杜晓泉同学受伤的情况,我包揽了全部的家务活儿。而那只“猫头鹰”,我把它送给了生物社团。杜晓泉每天吃着我煮糊的面条,脸上始终挂着幸福的微笑。不做我同桌的愿望终于现实了!杜晓泉高兴地对我说:“我这个同桌可以放心地变老了!”
晓泉同桌,请放心地变老吧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