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间隔的故事

秦始皇的千古一帝,绝不仅仅是秦始皇一个人的能力,秦国繁盛的背后,是秦国多少代君王努力的成果。可以说,秦始皇最后能够横扫六国,统一全国,如果没有这些前人在秦国所作出的努力,秦国是怎么也走不到今天的这个地步的。秦穆公是一个很有人格魅力的君王,他出生在贵胄之家,却没有纨绔子弟的架子,他饱读诗书,年幼的时候恭敬有礼。作为一个年轻的君主,他手里肩负的是发展同样年轻的秦国的重任,他不负众望上任后励精图治,发展生产,并在军事上有所作为,积极扩张秦国的势力,据有西戎之后,秦国的实力明显得到了提升,在最后成为了春秋五霸之一。司马迁《史记》记载:“秦起襄公,章于文、缪,献、孝之后,稍以蚕食六国,百有馀载,至始皇乃能并冠带之伦。”司马迁对秦穆公的评价并不低,秦国发迹于秦襄公时期,经过文、缪,献、孝的发展后,逐渐才发展起自己的势力,秦穆公作为大秦帝国的奠基者,其功绩和功劳都是不能忽略的。甚至在秦始皇的身上,我们依旧能够找到当初秦穆公的影子,励精图治,雄图大志,在军事上有所作为。秦始皇绝对是秦穆公的子孙,在性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这大概就是得到了秦国那些优秀的君主的遗传吧。秦穆公三十九年(前621年),秦穆公死,安葬於雍(今陕西凤翔东南),殉葬而死的有一百七十七人,其中包括子舆氏的三个儿子奄息、仲行、针虎。关于秦穆公死后让人陪葬的事情,文豪苏轼认为殉葬者是自愿殉葬,也有人认为这反映了秦国社会落后、野蛮。但这件事,史书上只是寥寥数语记载,并未过多叙述,所以众说纷纭。从秦穆公到秦始皇,中间经历了十九个皇帝,秦康公、秦桓公、秦哀公、秦惠公、秦悼公、秦厉共公、秦怀公、秦献公、秦孝公,一直到了秦惠文王开始,之后秦国的国君开始称为“王”。其中比较优秀的有作为的君主又秦惠文王。秦惠王又称秦惠文王或秦惠文君,嬴姓,名驷,战国时期秦国国君,秦孝公之子。公元前338年,秦孝公去世,惠文王登上王位,公元前325年改“公”称“王”,并改元为更元元年,成为秦国第一王。秦惠文王当政期间,东进攻魏,灭蜀败楚,伐取义渠,为秦统一中国打下坚实基础。秦国在惠文王时代也是一个辉煌,重用张仪,采用张仪的连横之策最终击溃六国的连横,是他一生中最大的亮点。秦惠文王也多次化解秦国与其他诸侯国之间的危机,击溃五国灭秦之兵。秦惠文王赢驷有两个儿子,长子秦武王嬴荡,小儿子秦昭襄王嬴稷。秦昭襄王嬴稷赵氏,名则,又名稷,秦惠文王之子,秦武王异母弟,战国时期秦国国君。早年的嬴稷对兄弟之间热衷的王位并不十分感兴趣,甚至是为了躲避这场纷争,为了获取燕国的信任,他一个人主动提出要到燕国做人质,后秦武王举鼎去世,秦武王又没有儿子,导致秦国内乱,各众兄弟纷纷争夺王位。当时掌握实权的魏冉,要求迎回嬴稷并极力推荐嬴稷为王位继承人。公元前305年,阻挡嬴稷即位的所有人都被魏冉所杀,魏冉成功将嬴稷迎上王位。嬴稷便成为了秦国的新一任君主,而他也成为中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国君之一。在位时,最著名的、决定秦赵两国命运的长平之战,就是在秦昭王在位时期发生的事情。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在秦国又经过了好几代君王,到了秦始皇嬴政,秦国统一天下的时机已经成熟。秦始皇即嬴政,对中国的影响极大,甚至可以说他的即位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进程。嬴政首次完成中国统一,十三岁即位的他,在位三十七年。建立了君主专制中央集权制度,统一文字、货币、度量衡等,巩固了统一,促进了各地区各民族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又继续进行统一战争,扩大了疆域,完成了秦国版图的扩建,建立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封建国家。
秦穆公到秦始皇中间隔了哪些皇
我忧郁着,每天中午放学都不回家。忧郁的间隔,在教室前用课本把毽子当羽毛球打来打去,课本“砰砰”作响,声大得令人心惊。我初上初二那年,班里好多同学中午都不回家。我爱上诗,一遮遮的读:我永生永世的爱恋深入并且辽远我故作忧郁,并且沉默。没事总盯着我前面那个漂亮男孩的后脑勺发呆。实在无聊了,我就想我为什么就不是父母捡来的孩子呢?我的父母为什么没有丁点要离异的意思呢?可惜,我的家太过正常了,没有给我任何可能忧郁的机会。我只好思考着例如人从哪里来,往哪里去之类的哲学问题,独自忧郁,并且沉默。家是什么,家是多余。可是班上有个女孩父母要离婚时,我们却拼命地想要阻止。这是一个我们独立思考许多人生问题的机会,我们天天凑在一块儿讨论不休。在一个雨天,我们行动起来一起去找那个第三者,在那座外面涂成棕红色的百货大楼第三层上。忘了是怎样对人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印象最深的是那人面前拒台里摆着的一只只模样古怪,鞋头一律朝向我们的棉鞋,我莫名其妙地惊慌起来,那模样凶狠的鞋像是要随时冲上来踢我们似的。我急着离开,而她们却觉得谈得挺好。我的预感似乎有些道理,后来她的父亲还是和卖鞋的第三者结了婚。爱情的变数让我吃惊,现实是什么?曾幻想能在最为动心的那刻死去……但为了什么终于不能可我还是幻想着爱情的完美无缺。我依旧只敢看那个后脑勺。却惊慌得不敢与他说一句话。我开始做各种坏事,男孩子们敢干的我都敢。教室的烟囱伸进天窗,我们把课桌和板凳摞起来,再一路顺着爬进那个正方的黑洞里。里面烟雾燎绕,满是打成三角形的木梁。只敢沿着木梁走,板子薄,怕把顶棚压塌了。当我走到老师每天都站的讲台上面那个位置时,上课铃响了。底下的同学慌忙把桌子板凳都摆好。我在上面猫了一节课,对苦难有了新的切肤体验。我忧郁着,每天中午放学都不回家。忧郁的间隔,在教室前用课本把毽子当羽毛球打来打去,课本“砰砰”作响,声大得令人心惊。再上课时,我看完后脑勺,就盯着书皮上的脏印子愣神儿。毽子的影子在我脑子里飞来飞去,不肯停息。母亲却常常给我送午饭来,用一只带把儿的铝饭盒。她骑着那辆金狮的小车子,拐来拐去地骑进来。早早有人看见了告诉我。好多不回家的孩子里,只有我母亲会来送饭。他们羡慕地看我,看我的铝饭盒,可惜的是我更没有忧郁的机会了。一年以后,我上了高中,一切恢复正常,又开始热爱家和父母了。那段不回家想入非非的日子,被叫做青春期。
想入非非的日子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