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政坛的故事

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可谓世界政坛上的风云人物。像任何一位总统一样,希拉克在任职期间,许多人都对他到底有多少财产猜测过,尤其是那些外国记者。有人说,希拉克的财产最少也应该在一千万欧元以上,但也许这还太少,那么应该有几千万欧元才对,或许是上亿。尽管这些都只是猜测,但猜测通常都是有一定根据的,就像无风不起浪一样。直到希拉克离任前的半月之久,法国有关部门才按照惯例,向公众公布了希拉克的所有家当,其中包括他与第一夫人共有的银行存款,共为130万欧元。数字出来后,法国人表现得平平淡淡,没有人感到意外。外国记者们却显得十分惊讶,130万欧元,这是许多法国人的家庭财产水平,而作为总统,怎么才有这么一点,事情令人难以相信。对了,希拉克的所有家产就是130万欧元。这在法国,实在算不上什么有钱。许多家庭的收入都能达到这个数字,不过事实就是这样。请看希拉克的这份家产清单:7万多元的存款;20万元的家具和艺术品;夫人股市资金42万元;乡村别墅50万元;继承其母6万元的房产及赠予次女居住一处100多平方米的房产,就是这些。一笔一笔都清楚明白,任何人都可以查询,可以提出疑问,甚至可以指出希拉克还有不明财产,只要你拿出证据。不错,希拉克是叱咤政坛的世界人物,他的财产似乎应该更多一些才符合人们的口味,或许他有一点“不明来源”人们才会感到在意料之中。可是除了这份清单,确实没有人能再拿出他还有其他财产的证据,这就是希拉克的全部家当。法国人都相信了这份清单的真实性。在总统离任之前,公布总统财产,只是法国的一个“人人平等”的惯例,谁也不能特殊。一切都是透明的,没有什么是不可说明的,更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查清的。两页纸,一切都清清楚楚,一切都摆在了桌面上。不仅是希拉克,在世界许多国家,政府官员的收入情况、纳税情况、家庭来源等一系列关于财产的问题,都是要按时向民众公布的。而在我们看来,这却是有点不可思议。其实许多国家的元首,不仅是收入清楚,出门在外,更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享尽奢华。他们做什么都是要经过计算和报账的,甚至是精打细算的。记得一位美国总统上任前的一天,家人为了给他庆祝,一起去了一家中国餐馆吃饭,那顿饭全家六口人,花了不到400元钱,简简单单的一桌饭,没有任何的奢华。一位英国首相,出国访问期间要与几位商人安排半天在游轮上相互交流,商人在游轮上为他安排了一天三万美元的大套间,他却拒绝了豪华的住所,住进了一般的单间,说这已经不错了。像希拉克这样的财产清单,像美国总统全家在重大宴会上花费不到400元钱的庆贺,像英国首相出门在外只住一般的房间,这种事例并非是一种作秀,更不是为了要给谁看,他们平常就是这样。希拉克离任了,很多像他一样的元首都离任了,可贵的是,他们的清白、廉洁并没有让人去赞扬,因为这是起码应当做到的。就像希拉克的两页清单,什么都清清楚楚,没有必要因为清廉,让谁去特别地宣传或是赞颂。(林敏丽荐自《郑州日报》)
希拉克的两页家产
廖恒/编译我第一次涉足“政坛”是在七年级竞选学生会副主席时。现在想来我都觉得奇怪,当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决定。那时,我是个很害羞的女孩儿,几乎没有人愿意和我交朋友,我也从不关心别人的事。但是,胆小的我还是决定参加学生会副主席的角逐。我整天为自己的竞选演讲和宣传海报忙这忙那,但最后我的努力付诸东流,我输给了我的竞争对手。竞选那天,他给现场的同学发了几百支印有他名字的花花绿绿的铅笔。中学的“政治活动”也给我留下了不愉快的回忆。虽然这次失败对我的影响很大,但我还是决定高中时再次参加竞选,而且还要采取一定的战术,确保胜出。考虑到父母不会为了我的竞选给我额外的钱来“贿赂”同学,我只能用我的善良来为自己赢得选票。给自己的善良披上了如此功利的外衣后,我觉得每个同学都有可能会成为给我投票的人,因为我傻傻地认为我就是个善良的人。带着这先入为主的思想,我升入了高中。我热情地向每个同学介绍自己、露齿微笑;我主动和同学们打招呼,亲切地叫他们的名字;我努力地去记住与每一个同学有关的细节,比如汤晓的小狗“汪汪”感冒了,茜茜全家暑假去青岛度假了……这样我就不愁下次和他们聊天时没有话题了。高二时,我敢说,我们班里每个同学的事我都知道不少。与同学小心翼翼地相处一年后,我的付出有了回报。同学们会在走廊里远远地叫我的名字,很多同学都会跟我说知心话,向我倾吐他们心中不为人知的秘密,把我当成最值得信赖的人。在我的计划顺利进行时,我发现我的动机开始改变,我突然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兴趣去竞选学生会主席来为自己赢得好名望了。我再也不是那个带着极强功利心的貌似善良的女孩儿,我真的学会了关心同学,关心朋友,这已经成了我很自然的行为。当所有同学都用心对我微笑时,我心中的快乐是无法言说的。田洋/荐
真正的快乐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