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误导的故事

美国退休记者格林伍德在奥克兰《新闻邮报》副刊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是我误导了警察吗?》的回忆文章,记录了他数年前在奥克兰遇到的一件令他既难忘又郁闷的事情。那一天,他奉命到奥克兰采访,当他驱车经过第14大街和哈里森大街的交叉路口,并拐上哈里森大街不久,他从未见过的一幕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前面不远处的一辆运送旧硬币的运钞车发生泄漏,一袋袋硬币从快速行驶的车中掉落并迸裂开来,一时间,数十米长的路面上到处是钱袋和闪着亮光、满地滚动的硬币。他在文中描述道:“当一个老妇人将手伸向一个钱袋时,我看见一个小伙子迅速地抢了上去,将钱袋攥在自己的手中。另外一个年轻人,踩着我的保险杠跳进了人群,我的车既不能前进,也不能后退,在短短几十秒内,我的车前前后后被人流拥堵。那真是一个疯狂的场景,所有的车辆都被迫停了下来,人们从各个方向蜂拥而来,老人、年轻人、穿着职业装的白领……有的在抓抢钱袋,有的在地上慌乱不堪地捡拾着硬币。几乎是在第一时间,一袋硬币不知道被谁抛扔在格林伍德轿车的轮胎旁,他将这袋硬币放进自己的车里,并拨通了当地警局的电话,他在电话中准确而简练地向警方报告道:“在第14大街和哈里森大街的交叉口处,一辆运钞车掉落了多袋钱币,哄抢正在发生。”末了,他又加上一句:“我捡了一大袋,你们来后正好交给你们。”格林伍德知道,警局就在距此不远处,两三分钟内即可赶到,完全有时间阻止哄抢的人群。望着眼前乱作一团的人们,格林伍德看了看表,时间已经过去了六七分钟,仍然没有见到警车的影子,对警方的效率,他心中隐隐感到不满。20分钟后,警察仍然没有到来,而街上的人群已经散去,交通也恢复了正常,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仍然在栏杆下面、路边的缝隙中寻找着硬币。格林伍德临时决定改变采访路线,开车来到了警局,他亮明自己的记者身份,一位值班警官接待了他。“你们是否知道,半个小时前,哈里森大街发生了哄抢钱币的事情?”格林伍德问道。“难道这是真的?”值班警官惊诧地问道。“据我所知,有人在第一时间就给你们报了警。”“没错,我们的确接到了报警电话,而且我们也确实准备出警了。”“但你们并没有赶到那里,所有的钱币已经被人哄抢光了!”“这真是一件不幸的事情。遗憾的是,我们被报警的家伙给误导了。当他告诉我们发生了哄抢事件时,我们的确信以为真,准备立刻出发,但那家伙又告诉我们说,他也捡到了一大袋钱,并准备把钱交给我们。我们一致认为,这家伙要么是个神经病,要么是在逗我们玩。所以,我们决定像对待所有的恶性假报警者一样,不予理睬!”
误导
大二的时候,我恋爱了,我的男友丁祖,是比我大6岁的师兄,当时已经毕业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我们是老乡,毕业于家乡的同一所中学,父母辗转托他照顾我。他很尽责,像一个大哥哥一样关心我,在我想家的时候安慰我。当我渐渐熟悉了大学生活,并且如鱼得水的时候,我们的爱情之花也开放了。那时候,同宿舍的6个姐妹,先后都恋爱了。大家都是女孩,“三八”起来无所顾忌。每天晚上熄灯后,我们都要开一会儿“卧谈会”,谈论各自的男朋友,最暧昧又最刺激人的便是旁敲侧击或是单刀直入地询问发展到什么阶段了,有没有“那个”。都是情窦初开的女孩,对性充满了向往和好奇。我下铺的芳雨是个热情奔放的女孩,几个女孩中,她是最早谈恋爱的。有一天晚上,她一脸自豪地向我们宣布,她和她的男朋友“那个”了,她宣告她的处女时代已经结束。我们齐刷刷地回头,想问什么却又不知怎么开口,最后还是我小心翼翼地问:“感觉怎么样,心里怕不怕?”她说:“怕是有一点啦,不过我不后悔,他说他爱我爱得发疯,才会情不自禁,我也爱他,所以就给他了。”那天晚上,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丁祖俊朗的面容在我脑海里闪现,我回想着我们在一起时的亲热缠绵,心底涌起了无法遏制的渴望。我的手情不自禁地开始抚摸自己,光滑的皮肤,饱满结实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修长的大腿,他会喜欢吗?他一定也渴望得到我吧。我是不是应该为他结束自己的处女时代呢?在我的心里,丁祖就是我一生一世的选择,是我永远的保镖,如果他要,我一定义无反顾。其实在上大学的时候,我妈妈千叮嘱万念叨的便是这个事,她说谈恋爱可以,但一定切记不要在婚前发生性行为。妈妈她们这一代人太老土啦,她们只知道这是“信息”时代,不知道这还是个“情色”时代。从报纸杂志网络可以看到,婚外恋、一夜情、异性合租同居屡见不鲜,因为爱而性,不是自然而然的事吗,为什么要人为地扼制呢,这不是违反人性吗?我的心情突然变得很迫切,我迫切地想体验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究竟是怎么回事,“爱”到底是怎么做的?每次芳雨和男友约会回来都满脸春色,趴在我耳边讲述他们在哪儿做的,做的过程,她说她的男友很棒,每次都让她欲仙欲死。欲仙欲死?这个词让我浮想联翩,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真的那么神奇吗,竟然会体验到欲仙欲死的感觉?仔细打量芳雨,发觉她最近漂亮了许多,可谓脸若桃花,眼似春水。芳雨说这都是爱情的滋润,“傻瓜,女人是花,男人便是雨露,懂吗?”她暧昧地冲我眨了眨眼睛。再和丁祖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变得忐忑不安起来,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提出那种要求,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表现,是立即答应他呢,还是故作矜持,在他面前保持必要的高傲?我被这些念头折磨得心神不宁。一天晚上,在丁祖的出租屋里,我从后面顽皮地抱住了他,要他背我。他假装无奈地背着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然后故作不小心两个人都摔倒在地板上。“好啊,竟然敢摔我,你是怎么当保镖的?”我爬起来胳肢他,他一下子把娇小的我揽入他的怀中,一个翻身,把我压在他的身下。我感觉他的身体已经起了变化,他的呼吸急促起来。第一次感受到一个男人无法遏制的激情和渴望,我紧张而又兴奋,害怕而又期待。我害羞地闭上了眼睛,用一种默许的态度,迎接着那神圣时刻的到来。我渴望着,渴望他进一步探索我的心事和肉体,在我倾心相爱的人面前,一切羞涩都蜕变成了心底渴望怒放的花蕾。我把丁祖的手放在我的衣扣处,我的心,咚咚咚,像战鼓一样,擂得激情澎湃。他的手开始顺着我的衣领开口处,向肌肤深处滑去。我战栗着,不敢想像两个人身心合一时的那种销魂夺魄的感觉。但丁祖突然坐起来,喃喃地说:“不,我不能。”我疑惑地看着他,他替我整理好衣服,拉我起来坐在他身边,他说:“对不起,刚才我太冲动了。”我说:“我不怪你。”从他的房间里出来,我有些失望,这种失望在我的心里蔓延,像毒素一样侵袭着我。我忍不住把这一切告诉了芳雨,芳雨说:“到了那种地步还能急刹车的男人,真是了不起啊,不过,所谓爱到深处难自禁,他这样自律,你能肯定他是真的爱你吗?”“他当然爱我。”我急急地说。芳雨沉默片刻,上下打量我一眼,“那就是你的魅力不够,无法让他意乱情迷。”我有些恼羞成怒,却又哑口无言。我一夜无眠。是啊,也许他爱我并不像我以为的那样深,也许他并不是爱我,只是寂寞时需要人陪着他,也许是我的魅力不够,因为我只是个长相普通的女孩子,也没有骄人的身材。这些问题困扰着我,促使我在一次次约会中变得主动起来,亲昵的程度也加深了。我的行为已明白无误地传达出我的想法,但每次他都在关键时候刹车了。他说,丫头,这是禁果啊,你还是个学生,还年轻,现在就品尝难免青涩,还是留到真正成熟的时候吧,我要对你负责……就好像兜头一盆凉水,在我都已经情难自禁的时候,他如此理智地控制着自己,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我抑制不住内心的疑虑,眼前这个忽然冷静得如此陌生的男人,他是真心爱我的吗?我的眼泪让他听懂了我内心的询问,他说:丫头,不要怀疑我的爱好吗?我不是不想,正是因为爱你,所以我才不想伤害你,我要对你负责,你懂吗?现在发生这种行为对你来说还太早了,你的爱情观人生观还没有成熟,当你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想爱想嫁的人并不是我时,今天发生的一切对你来说就是伤害……“好了,别说了,我又不是不懂,你怎么像我妈一样男友说:“我要怎么负责任啊?我们是因为相爱才在一起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我从来没有强迫过你。你是女人,你不知道做爱会有意外啊,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你是不是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啊?既然敢做就要敢于承担后果嘛!”我被噎得说不出话来。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丁祖,想起他对我说过的那些话,想起他对我的爱护,我在痛苦中恍然明白,其实他才是真正爱我的人,因为爱,所以怜,所以才不敢轻易越雷池一步。我的爱和性,被时尚误导,让我失去了真正的爱情。所幸,我已经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什么是负责任的性行为。只是,青春难道必得愚昧必得忧伤才能成熟吗?
我的爱和性被时尚误导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