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低洼的故事

1午后,雨过天晴。路面低洼的地方积满了雨水,我边听歌边走路,好不悠闲。突然“哗啦”一下,某人骑着单车从我身旁的水洼呼啸而过,水花溅了我满身。他在前方刹住车,得意地冲着我坏笑:“刺激吧!”我刚要追上去,他一踩踏脚,飞驰而去,剩我一人在校园的路上接受众人目光的洗礼。回到班上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大黑算账。我把教室搜查了一遍,没发现他的踪影。算那家伙聪明,我恶狠狠地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坐下来,把书包塞进抽屉里。里面有什么东西呢?我拿出来一看,是一瓶果汁。上面贴了张纸条,字写得像鬼画符一样:赶紧想想,怎么谢谢我。“大黑放的?”同桌小琦问。“每回都这样,动不动整我,然后又来糖衣炮弹。小时候黑头黑脑就算了,现在倒黑心黑肺了。”“说明大黑同志对某人……”“得,他要是个女生,我们就是标准的金兰姐妹。”我刚一说完,坐在前面的祁燕就转头接了一句:“但他是男生,你们就是名副其实的青梅竹马。”我正欲解释,前后左右的同学们异口同声道:“解释等于掩饰。”看来,要与大黑保持距离了。2文学拓展课,肖老师讲到李白的《长干行》。“这里面有一句诗,大家肯定耳熟能详。”“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学们众口一词。肖老师满意地点点头。“肖老师,要不要请同学来表演一下呢?”有搞怪的男生提议。肖老师笑笑,不置可否,突然就听到小琦在叫我的名字,而后,大黑也被大家推上了前线。“别闹了!”我懊恼地责怪小琦她们。大黑倒是大方:“陈天天,你就上来呗,有什么了不起的嘛?!”下面一片起哄声,连肖老师都笑了。我一气,脱口而出:“谁跟你青梅竹马,我俩明明打小冤家!”班上笑得更夸张了。这一出可是平常学习中难得的调味小品,被大家牢牢抓住,有好事的男生学着赵薇唱道:“小冤家,你干吗,像个傻瓜,我问话,为什么,你不回答?”笑声很久才停住,但我已经气得整张脸都红了。3我和大黑很长一段时间被大家搬上台面作为八卦的原料,大黑通常是大大咧咧一笑而过,可是我越来越讨厌这种感觉,于是开始疏远大黑。有他的地方,我尽量避开。惹不起,我躲得起。“陈天天,你躲猫猫呢?”一天晚自习下课,大黑拦住我。我不理他,继续走。“陈天天,你最近神经抽到了?抽到了一定要看医生呀,否则会造成大面积神经损伤的!”我仍旧沉默。“陈天天!”大黑大吼一声,然后表情瞬转,一脸讪笑地递给我一瓶果汁。“你最喜欢的牌子,喝了吧,你就当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不准生气!”说完他冲我做了个鬼脸。我突然就觉得,大黑挺无辜的,我跟他认识十多年了,多好的哥们呀。我一乐,他就松了口气:“你看,你一笑,面瘫就好了,感谢我呀!”我终于笑起来。大黑吹了个口哨,一群男生跑了出来。大黑说:“看吧,我说陈天天不会冷我多久吧,我一逗,她就乐,这姑娘从小就这样!你们跟我赌?区区一个陈天天,我会搞不定?”他完全沉浸在炫耀里。“原来是这样。”我声音如游丝。大黑,这次不会无辜了。因为,你伤了我的自尊。4我真的生气了。从此以后,再不跟大黑说话。他可能意识到什么,时不时在我面前晃晃,开开玩笑,找找话题,可是我始终一言不发。直到他像一只泄气的螃蟹识趣地走开。马上就要元旦晚会了,班长谢元来鼓动我:“天天,去年你和大黑表演的双簧精彩极了,今年再来一个?”
我的果汁分你一半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