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敲诈的故事

一个为爱和金钱疯狂的情人,精心谋划了一起医疗事故诈骗案。在一次盲肠手术后,这位“天使”故意将一根3厘米长的钢针植入男友体内,半年之后,又以医疗事故的名义向旧情人提出控诉,要求赔偿150万元……求助被拒,情人成陌路2007年9月,43岁的江西南昌县某医院内科主任田晋为提升副院长,而被派到省城第三人民医院内科进修。田晋到第二三人民医院不久,就发现自己有点不适应,县级医院里每天都是护士为患者量血压,而第一人民医院规定由医师测量,进修人员还必须按严格要求书写各种病历。三级查房制度就更为严格。让未来副院长最烦恼的是,过去在县医院他是权威,可在这家省内知名的大医院里他没有自主性,行事为人都小心翼翼。田晋情绪低落地过了两个多月。11月中旬,周日夜晚,为了准备明天一大早病例讨论的田晋来到医院加班。此时,值班的实习医生白萧洁来到他身边,说:“田老师,您的业务能力很强,真希望以后我能得到您的指导。”面前秀丽女孩钦佩的目光,让低落的田晋很受用。此后,白萧洁经常向他请教,两人越走越近。交往中田晋得知,1981年出生的白萧洁生长于湖南郴州的普通农户家,2005年7月她从长沙某医学院毕业后,应聘到南昌实习。田晋经常鼓励白萧洁:“好好干,我会把这些年积累的医学知识一一传授给你!”大为感动的白萧洁,开始亲切地称呼田晋为田哥。12月9日,白萧洁主动约田晋吃晚饭,田晋好奇地问:“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白萧洁笑盈盈地说:“今天是我的生日啊。”晚上吃饭的时候,田晋送了一条价值900多元的项链给她。白萧洁捧着项链泪眼朦胧:“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送给我这么贵重的生日礼物。其实我早就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晚饭后,白萧洁没有回自己的出租屋,而是去了田晋的医院宿舍。热情、大方的白萧洁,给身处压抑状态中的田晋带来无限新鲜和激情。实习期满,白萧洁联系到一家待遇不错的医药公司当业务副经理,田晋帮助她介绍了几位在南昌各大医院工作的老同学,很快替这个初出茅庐的女经理打开了市场。作为资深医生,田晋很清楚引荐新药进医院的潜规则和由此可能带来的风险,所以他自始至终把握一点,自己绝不介入其中,只为白萧洁牵线搭桥。2008年春节前夕,田晋进修期满,在临别南昌的那晚,二人极尽缠绵,依依不舍。回到单位三个月后,田晋如愿提拔为业务副院长,同时兼药科主任。白萧洁常常与田晋联络,那些暧昧的短信让田晋对她魂牵梦绕。2008年3月16日上午,田晋接到白萧洁的电话,说她专程从南昌赶过来见他,已定了宾馆住下。在小城内玩了三天,白萧洁才依依离去,临行前的下午,两人又是一番亲热。白萧洁对田晋说:“听说你的医院计划开展介入手术,须一台DSA机,我们公司也做医疗设备,你就买我的吧。”田晋停了一下,说:“我有我的原则,不与你牵扯业务往来。”白萧洁耐着性子央求:“反正你买别人的也是买。只要你帮我,以后我肯定会报答你的。”无论白萧洁如何恳求,田晋就是不松口,并开始强调俩人只是情人关系,不要过多要求。听完田晋的一席话,白萧洁气得直骂:“田晋,我早知道你是个自私、无情的男人,可你知道我怀上了你的孩子吗,你可以带我去任何一家医院做检查并做亲子鉴定!”听到这个消息,田晋如遭晴天霹雳,如果他和白萧洁的事情被捅破,那么自己的家庭和副院长职务可能因此全部毁掉!经过一番激烈的内心斗争,最终,田晋答应一次性支付给白萧洁5万元,同时,他要求白萧洁签署一个协议,协议强调白萧洁拿到钱后必须马上做掉孩子,并且从此不再纠缠田晋。在那份协议书上,田晋和白萧洁都签了名并按上手印。报复情人,炮制医疗事故几天后,白萧洁到省妇幼保健所做了人流手术,冰冷的机械给她的肉体和心灵带来了难以抹平的创伤。白萧洁觉得田晋和自己根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人,“这些城市新贵打心眼里瞧不上我这样的农村丫头,对我们的身体和情感都是按价索取的,今后我一定要压倒他们、征服他们!”当年5月,医药公司新招聘了一批销售人员,一个叫吴明的小伙子恰好分在白萧洁所在的部门。第一眼见到白萧洁,还不曾有过恋情的吴明就有一种被电流击中的感觉。吴明一直患有慢性盲肠炎,需要长期服药。本来害怕白萧洁嫌弃他,每次服药时,他都避开白萧洁,没想到一次意外,让白萧洁知道了他的病情,自此后,白萧洁对他格外关心,还主动与他拉近距离。这让吴明受宠若惊,却不敢有任何举动。倒是白萧洁主动对吴明说:“你身体不好,又孤身一人在外,就让我来照顾你吧。”吴明欣喜若狂,一时间被白萧洁的善良所感动。他对白萧洁更加死心塌地,哪里知道此时白萧洁心里的小算盘。交往一段时间后,白萧洁对吴明说:“阿明,我有个挣钱门路,保证我们能尽快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看着吴明疑惑的眼神,白萧洁不动声色道:“我们都是学医的,作为医生,你知道他们最怕什么?”吴明不假思索地说:“当然是怕医疗事故,怕医治的病人来找麻烦!”“是啊,如果抓住医院这一软肋,让他们出点血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吴明不明白白萧洁的意思,她俯耳悄声说:“你现在患有盲肠炎,我陪你去医院做手术,回来后我再放根针在你肚子里。以后你找到医院,向他们索赔。”听白萧洁这么说,吴明不由得全身直冒冷汗:“这怎么行?这不是犯罪吗?”白萧洁脸板起来:“原来你是这么懦弱的男人,看来你之前说的让我幸福的话都是骗人的。”吴明想了想说:“那针在我肚子里,不是很危险吗?”白萧洁很有经验地说:“不会的,只要位置妥当,不会影响到身体健康。再说,钱到手后可以马上取出来。”吴明为此想了一个晚上,最终下了决心。2008年6月25日,吴明在白萧洁陪同下,来到田晋所在的南昌县某医院做了切除盲肠的手术。术后的第15天夜里,在一家私人诊所的手术间里,白萧洁又为吴明做了“放针”手术,她将男友的盲肠切口重新割开,将一根3厘米长的手术针放进他的腹腔。第二天起床,吴明明显感觉自己行动困难,根本不能静坐,一停下来就会痛得直掉冷汗。忍着难熬苦楚的吴明,问白萧洁,什么时候可以把针取出来。白萧洁说:“先别急。若敲诈早了,对你的身体没有产生什么严重后果,最终索赔不了多少钱!而且,两次手术相隔时间太短,会让他们看出破绽。”咬牙坚持的吴明企图通过药物治疗减轻痛苦,可不仅未减轻疼痛,又因频繁的药物刺激影响了膀胱,造成尿频、尿急等并发症。在精神和肉体上受到极大痛苦的吴明,一下子了22公斤。2008年9月2日,看到已经瘦得不成人形的吴明,白萧洁连忙去了江西省人民医院给他拍了x光片。拍片的医生很吃惊:“你的腹部怎么会有金属异物?”吴明回应:“怎么会这样?难怪三个月前做了盲肠炎手术后,肚子一直很痛。”“一定是手术后遗留在你体内的手术针,你得赶决取出来,不然会很危险!”拿着省医院的x光片及诊断报告后,白萧洁又说:“为了更具证明效力,你再去一附医院检查,省内两家大医院的检查报告汇总在一起,对方想抵赖也没法了!”一附医院x线透视摄影会诊单的结果让医生们大吃一惊:在深入腹腔1厘米处,发现了三厘米长的类似针形物影!“这根手术针在你体内应该有好几个月时间吧?照你的体质看,此前你一定很痛,怎么等到现在才来检查?”吴明忙说:“我没有钱,以前痛的时候就随便吃点药!”第三天,吴明和白萧洁一起来到田晋所在的医院,找到主刀医生郑拥胜,愤怒地叙述了事情经过,要求赔偿150万元。郑拥胜着实吃了一惊,有着十几年手术经验的他拿过片子看了几遍,一点没错,吴明体内果然有一根3厘米长的手术针!但当他拿过片子仔细观察,又露出狐疑神色:“术后清点器械时没有发现异常啊!而且我当初没有使用过这样型号的手术针,还是等针取出来再作结论吧!”“证据确凿,你休想抵赖。”“不是我想抵赖,只是想把事情原委搞清楚。赔偿不是一笔小数目,我要求公安和法医介入调查,如果真的是,也会根据鉴定标准支付赔偿款。”郑拥胜要求将诊断书复印件留存。为了防止事情生变,白萧洁又一次找到了副院长田晋,她摆出x线透视摄影会诊单的结果,对田晋说:“这是一起很严重的医疗事故,双方要是能私下解决那最好了。我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不想闹大,医院赔偿我们100万,此事就算了。”田晋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说了解情况后答复她。等白萧洁走后,田晋找来主刀医生郑拥胜了解情况,郑拥胜很肯定他在做这项手术时没有使用此型号手术针,具体情况需等结果出来再定。田晋把郑拥胜的话转告给白萧洁,并不接受她提出的私了。此时,白萧洁担心医疗事故被检查出来是伪造的,那么一切就前功尽弃了。于是,她威胁要将以前的事抖搂出来,田副院长一时语塞,答应以个人名义补偿。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田晋同意个人支付吴明的医疗费、误工费50万元。回到家里,白萧洁庆幸自己几个月的精心策划没有白费。而取出针的吴明也享受了几个月来的第一个安稳觉。发妻拍案,亡命鸳鸯双双入监和白萧洁讨价还价之后,满腹心事的田晋开车返家凑钱。途中,因精神恍惚,在转弯时他将车驶向了路旁的农田,强烈的撞击让他晕了过去。田晋很快被送进了医院,所幸的只是左手和有腿骨折,并无生命危险。但在他昏睡之时,皮包里与白萧洁签订的协议却被妻子黄颖发现了!读完协议书,黄颖感到五雷轰顶。她恨不得马上离婚。可此时的田晋昏昏沉沉地躺在病床上,根本不知道妻子的内心想法。黄颖想了很多,如果就此放弃苦苦经营的婚姻,自己真的不后悔吗?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美满家庭坠落悬崖吗?经过内心的痛苦挣扎,黄颖决定与其让田晋拿50万去消灾,不如自己拿着白萧洁敲诈田晋的证据(协议)去找当事人搏一搏。如果给丈夫一个机会,助他渡过难关,相信丈夫从此一定会更加珍惜这个家的。10月7日晚上,黄颖来到病房和田晋进行了一番长谈,并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面对妻子的宽容,田晋惭愧得无地自容:“我对不起你,现在我只要你和这个家。”第二天,黄颖独自前往南昌,见到白萧洁开门见山地说道:“那50万元,我家老田是不会给你的,如果你不为难我们,我们可以既往不咎。”白萧洁气急败坏地说:“好啊,那我就拿着孕检单和这份协议去找他的领导。”“你去找吧,大不了我家老田因作风问题被降职,即便被开除公职还可以自己开诊所,凭着技术我们一家肯定饿不着,但你真把我老公逼到那一步,我也会起诉你涉嫌敲诈。你好好考虑吧,三天内答复我!”不必了,你们就等着吧。说完,白萧洁转身离去。10月9日早上8时许,孤注一掷的白萧洁和吴明去田晋办公室向他要钱,要求立即支付50万元。伤情痊愈的田晋表示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还请你们坐在这里等一下,我再找朋友借一借!”说着田晋打了个电话,似乎是叫什么人送钱过来。白萧洁悬着的心稳了稳,正当他们焦急等待时,黄颖带着两名警察进来了,没等两人反应过来,他们就被严肃地告知:“田副院长和他爱人说你们涉嫌敲诈,请跟我们去派出所说明情况吧!”坐在呼啸警车里的吴明,心中七上八下:要是事情败露了,不是一切都完了吗?坐在身边的白萧洁不停地用脚碰他,示意他要严守秘密。来到派出所,白萧洁依然拿着x光片,对警察理直气壮地说:“这是医院郑医生在他肚子里留下的手术针!难道还有假吗?”警察没有理会她的叫嚣,而是单审了吴明,他们首先拿出吴明体内取出的针,告诉吴明,在实施盲肠手术的时候并没有使用这枚针。而且,吴明的伤口很明显有再次打开的痕迹。在证据面前,吴明终于低头承认了他们炮制医疗事故的始末。白萧洁万万没有想到,吴明会在此时倒戈。面对吴明的供词,她绝望地闭上双眼,流出两行清泪。2008年底,两人双双被刑拘。据办案警官介绍,如此离奇的敲诈方式在他十几年的办案生涯里还属首例,等待白萧洁和吴明的将是法律的惩罚。田晋也因与白萧洁的过往而受到医院降职处分。
离奇的敲诈:一场外遇带出一身
我今天收到一封信,还有一张3000元的汇款单。信我经常收到,3000元对我来说,更是小数目,可信上那歪歪斜斜的几句话,却让我又羞愧又震惊。4年前,由于资金短缺,我的工人都没有买保险,可巧,一个叫李根的工人由于违规操作,不小心被机器轧断了两根指头。我赶紧把他送到医院,可这位固执的工人只要求做简单的包扎,我当然顺水推舟,能少花钱就少花钱喽。他出院后,不能再工作,我便问他需要赔多少钱,心里却害怕他乘机敲我一笔,哪知他却吭吭哧哧地说,3000元好不好?我心中暗喜,两根指头3000元就打发了,真是乡巴佬,可那李根却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下了头。4年后的今天,竟收到他的信,内容如下:张老板:你好。4年前,我在你厂工作时,手指头是被我故意轧掉的,那时,我妈病重,儿子又考上大学,我实在没办法,才出此下策。4年里我一直内疚于心,如今我儿子已经大学毕业了,谢谢你的3000元钱,同时也希望你能原谅我!钱已汇去了,请查收。李根敬上(犬子李望代笔)这封信所引起的效应,在我心里绝不亚于一颗原子弹,它让我重新认识了亲情、正直与良心。
温情敲诈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