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王熙凤和贾瑞的关系 王熙凤和贾蓉的关系的故事

《红楼梦》中对王熙凤可谓是重笔墨描写,说她“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比目鱼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裉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这样明艳的一个人,再加上丈夫的偷情,她和贾府上下男人笑闹的场景,很多人都认为,也许作者暗喻了王熙凤其实是一个不受贞洁的女人。王熙凤火辣明艳,行事不拘风格,加之比闺中女子多了几抹风情,的确很是勾人。但她性格强硬,并没有大家想的那般,与哪个男人牵扯不清。首先说王熙凤和贾瑞的关系,贾瑞一直以来都垂怜王熙凤的美色。而凤姐呢,深恨贾瑞这样,还这样说“几时叫他死在我的手里,他才知道我的手段!”。凤姐这个人哪是那么好相与的,与是决定设计对付他,这才有了第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第十二回中,王熙凤面对贾瑞逗留她房中不愿离去,故意向贾瑞说道“天天过来替嫂子解解闲闷”。同时还表示贾瑞强过贾蓉贾蔷几倍,说他“比贾蓉两个强远了。我看他们那样清秀,只当他们心里明白,谁知竟是两个糊涂虫,一点不知人心”。这些露骨的话语,勾得贾瑞“越发撞在心坎儿上,由不得又往前凑了一凑”“心内以为得手”,最后得到那样的下场。贾瑞是一个不学无术之人,读孔孟圣贤之道,却只学得了贪图便宜,在学中以公报私,勒索子弟们请他。后来见了凤姐容貌娇艳,便又起了歹心勾搭她。长相不是那么出众,人又纨绔无赖,还“傻里傻气”的,别说凤姐了,稍微有点志向的都看不起他。于是有人说凤姐不受他勾搭,这是自然的事情,但不能凭此说明凤姐没有出轨。那咱们再看看王熙凤和贾蓉的关系,看王熙凤对贾瑞说的“比贾蓉两个强远了。我看他们那样清秀,只当他们心里明白,谁知竟是两个糊涂虫,一点不知人心”,就知道凤姐平时和贾蓉比较亲近。这里有一个凤姐和贾蓉的故事,贾蓉来借玻璃炕屏,临走时,凤姐忽又想起一事来,便向窗外叫:“蓉哥回来。”外面几个人接声说:“蓉大爷快回来。”贾蓉忙复身转来,垂手侍立,听何指示。那凤姐只管慢慢的吃茶,出了半日的神,又笑道:“罢了,你且去罢。晚饭后你来再说罢。这会子有人,我也没精神了。”贾蓉应了一声,方慢慢的退去。对于这一段,曹雪芹后面并没有交代是什么事情。于是就有人认为,这是凤姐和贾蓉有染的暗喻。但我们看贾蓉对待凤姐是“,垂手侍立,听何指示”。这表示贾蓉是极其信服凤姐的,而没有其他不清不楚的动作。另外焦大醉骂时,两人的反映是这样的。凤姐和贾蓉等也遥遥的闻得,便都装作没听见。宝玉在车上见这般醉闹,倒也有趣,因问凤姐道:“姐姐,你听他说――爬灰的爬灰――,什么是――爬灰――?”凤姐听了,连忙立眉嗔目断喝道:“少胡说!那是醉汉嘴里混吣,你是什么样的人,不说没听见,还倒细问!等我回去回了太太,仔细捶你不捶你!”“立眉嗔目断喝”,说明凤姐对于这类事情,是极为反感的。这从侧面就可以证明,凤姐虽然平日和贾蓉他们关系亲厚,但绝没有苟且之事。凤姐八面玲珑,对待各方都极为亲近,这也许会让人认为凤姐是个不自重的女子。但实际上,凤姐是一个极为自尊自爱的人。贾链跟平儿有这么一段对话:?贾琏道:“你不用怕他,等我性子上来,把这醋罐打个稀烂,他才认得我呢!他防我象防贼的,只许他同男人说话,不许我和女人说话,我和女人略近些,他就疑惑,他不论小叔子侄儿,大的小的,说说笑笑,就不怕我吃醋了。以后我也不许他见人!”平儿道:“他醋你使得,你醋他使不得。他原行的正走的正,你行动便有个坏心,连我也不放心,别说他了。”?平儿这样说,更是凤姐没有和别的男人搅在一起的有力证据。
王熙凤和贾瑞的关系 王熙凤和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