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贵人的故事

小朱长得帅气,可都三十岁了,也没一个结婚对象。为什么会这样呢?还不是小朱要求太高,不仅要求对方相貌好、身材好,还要对方家境好,一句话,非白富美不娶。这天,小朱在玩微信,发现附近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小朱立刻发去好友申请。不一会儿,对方就加小朱为好友了。小朱点开对方相册,绝对是一个大美女啊!而且对方相册里不是晒包,就是晒表,一定是家境优越。这不就是自己的理想对象嘛!小朱哈喇子差点流了下来。于是,他主动发信息说:“小姐漂亮美丽,气质不凡啊!”女孩说:“咱富贵人家走出来的小姐都这样。”虽然女孩语气傲慢,但小朱愿意忍辱负重。接下来,小朱对女孩展开热烈的追求,隔三差五约出来吃饭,每次都送价值不菲的礼物。小朱也不是啥有钱人,他是打肿脸充胖子,你想想,等娶到了这位富贵人家的小姐,什么不都赚回来了吗?小朱和女孩的感情火速升温,连他自己都觉得好事将近了。这天,小朱把一众好友约来吃饭,准备把自己的这件好事告诉大家。吃完饭,走出饭店,小朱看见一个大美女,亲热地挽着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那男人一看就是土豪。再仔细一看,那不正是和自己交往的女孩吗?小朱气得脸都绿了,直接追上去,一把推开秃顶土豪,拉过女孩,生气地说:“你是不是看上这老秃子的钱了?你家那么有钱,何必要这样?”女孩回应说:“谁告诉你我家有钱了?”小朱说:“你不是说你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吗?”女孩一听,立刻大笑起来,直到笑弯了腰,然后拍拍小朱的肩膀说:“‘富贵人家’是洗浴中心的名字。”
富贵人家
张家军开着车,又累又困,后座上的妻子李紫也有些焦急。他们急切地想找一家旅馆,好好睡一觉。夫妇两人开着一家资产过亿的公司,刚谈成一笔上千万的合同,都累坏了。终于,张家军看到前面有明亮的灯光,他心里一喜,紧踩油门,车像箭一般飞了出去。果然是家旅馆,而且有个吉庆的名字:贵人旅馆。看上去条件还不错。张家军停下车,看到店门口恭恭敬敬地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奇怪的是,他们看上去足有五十岁了。怎么会有这么老的服务生?夫妇俩走到门前,男子马上接过车钥匙,女人则殷勤地帮他们拉行李。旅馆不大,但装修得十分淡雅别致。一上楼,马上又有一男一女两个人过来。他们看上去有三十多岁,穿着家常衣服,似乎不是服务生。李紫悄声对张家军说:“这好像是家族旅馆呢。”张家军点点头。两个人将张家军夫妇迎进房间,女人忙着铺床,放洗澡水,水里还放了新鲜的玫瑰花瓣。男子则开窗透气,燃上檀香。接着,一个年轻俏丽的女子送来最新的牙具,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捧着一个高高的花瓶进来。张家军和李紫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即使是住星级酒店,也没被这么服侍过。尤其是李紫,感觉有些过意不去。那铺床的女人衣饰不俗,倒像是贵妇。她怎么做起了这服务生的工作?四个人收拾整齐后,蹑手蹑脚走出去,小心地带上了门。张家军点了根烟,站在窗前。夜色中,十几对男女站在门口,好像在送一对夫妇出门。那是站在门口迎接他们的那对老人。他们拎着行李,朝漆黑的夜色中走去。众人久久地望着他们,直到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仍然还在挥着手。张家军有些诧异,看来他们一定是老员工了,和大家有了感情,所以才这么依依不舍地送别。张家军上了床,李紫披着睡袍,也躺到了柔软的床上。这时,有人敲门。张家军打开门,看到另有一对陌生男女送来了安神的香草茶和果汁。“这是额外的客房服务。”那对男女说。道过谢,接过茶和果汁,张家军和李紫没说几句话,就沉入了梦乡。这一觉,夫妇俩睡得很沉很沉。清早起来,张家军伸了个懒腰。李紫睁开眼看看表,已经八点了。两人又互相看看,都有点儿奇怪。往常这时候,他们的手机早此起彼伏地响起来。今天怎么这么清静?拿过手机来看,却没有信号没有电。想着今天还要赶路,李紫边收拾行李,边对张家军说:“我们快点儿吃早饭,三个小时赶到公司,下午一起开个会。晚上,还有客户一起吃饭。”张家军答应着,心里想的却是早点儿赶回去,见见情人小茜,不过六七天没见,心里着实有些想她了。小茜年轻,温柔,总是小鸟依人,和男人般刚强的李紫恰好相反。尽管昨晚的热情招待已经令他们吃惊,但当他们下了楼,更吃惊的景象出现了。十几对男女站在餐桌边,好像都在等候他们用餐。张家军惊愕不已,莫非这旅馆只有他们两个客人?张家军和李紫小心地坐下,十几对男女屏气敛息,端茶递水,递湿毛巾,递牙签,都是恭恭敬敬,悄无声息。这顿饭,夫妇俩吃得格外不自在。被二十几双眼睛注视着,任是山珍海味恐怕都吃不下去。两人匆匆吃了几口,到收银台结账。谁知,竟没有收银员。转头看那些“服务生”,其中一个年长的说:“贵人旅馆,一律免费住宿。”张家军更吃惊了,这么高档的客房,这么周到的服务,居然免费?不过,他心里过意不去,还是放了小费在吧台上。夫妇俩走出旅馆。可是,令张家军和李紫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的面前就像有一道道绳索,脚迈出去就被绊倒,一次又一次。他们根本走不出去。张家军蒙了,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走过来说:“进了旅馆的门,就不能再出去。除非,有新的客人进来。”“这,这是什么规矩?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张家军大声咆哮着。李紫开始朝着空气里乱踢乱踹,双手也用力推,可这一切却无济于事。众人似乎都见怪不怪,没有人上前劝阻。折腾了差不多半小时,张家军和李紫累得精疲力竭。他们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周围的人一一散去,宽敞的大堂里只剩了他们两个。李紫看着张家军,似乎仍旧不敢相信地问:“我们不是在做梦吧?或者,我们已经死了?”说着,她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很疼。外面阳光灿烂,据说,如果成了鬼,是看不到阳光的。他们还活着。那么,他们到底进了一个什么鬼地方?每隔一刻钟,两人就轮流试探着要出去,可是,他们一直试到深夜,最终绝望了。他们再也出不去了。那对曾给他们铺床的中年男女过来,缓缓地对他们说:“你们还是接受现实吧,出不去的。这里的每一对夫妇,都和你们一样。不管是哪一对进了贵人旅馆,就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好在,我们只需要在这儿待上一年。每个月会迎接新的客人进来,就会有一对夫妇离开。下个月,就该我们了。”关在房间几天几夜之后,张家军和李紫不得不接受现实。他们必须在旅馆待下去,而且,他们还要接受严格的客房服务训练。这里只接收夫妻入住,而且每月只接收一对。怀着愧疚的心情,他们努力要把每一个细节做到尽善尽美。半个月后,张家军和李紫一起,每天学习铺床、叠被,脸上露出最得体的微笑。渐渐地,他们接受了这样的生活。每送走一对夫妇,旅馆里都要庆祝一番。在这里,虽然远离了灯红酒绿,可大家都有共同的目标,所以和睦相处,亲如一家。而新的夫妇来了,哭闹一番,也会渐渐平静,在老人的带领下,学习经营旅馆的技艺。张家军和李紫刚开始是扳着手指头数日子,他们还有生意要打理,他们还有各种文件要处理,李紫拿定主意,回去就开除那个勾引老公的狐狸精。可是,渐渐地,时间越久,他们却越是忘记了计算。白天除了教新人技能,就是喝喝茶,聊聊天,然后晚上九点钟准时入睡。张家军和李紫仿佛又回到了刚结婚的时候,眼里只有彼此。睡不着,就坐在阳台上喝茶。反正是出不去的,不如什么都不想,只是对月对风对楼下的茶花,反而萌生出莫名的愉悦。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是一年,马上就要轮到张家军和李紫离开了。清早起来,又到了开门迎客的时辰。张家军的心里莫名地有些激动,留下这对夫妇,他和李紫就能出门了。他俩相视一笑,笑盈盈地站到了旅馆门前。这是一对看上去新婚不久的夫妇,两人好像刚吵了架,怒气冲冲地进了旅馆,而且要了两个房间。旅馆里所有的人都忙碌起来,有人熏香,有人送花,有人铺开床被,有人往澡盆里撒上五彩的花瓣……忙碌完毕,众人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前。该轮到张家军和李紫出门了。两人拎着皮箱,站在门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起脚,张家军的心都提到了喉咙口。脚落到了地上,再没有绳子,他走了出去!回头看李紫,李紫的脸上露出最灿烂的笑,也跟着他走出门。他们的跑车还在门口,拂去上面的灰尘,两人坐进去。回过头,旅馆的老朋友们都在朝他们挥手。张家军将油门踩到底,一路疾驶。没走出多远,他的手机响了,是小茜。她生气地大声问:“你怎么还不回来啊?都迟到了一整天了!手机也拨不通!”张家军慌乱中挂了电话。迟到了一天?外面的一天,是旅馆里的一年?他扭头看了李紫一眼。李紫一言不发,这时,她的手机也响了:“李总,销售部的货退了,我们该怎么处理啊?”“养你们是干什么的?什么事都要请示吗?”李紫骂着,挂了电话。张家军的手机又响了,还是小茜:“我昨晚等了你整整一个晚上。你太让我失望了!”没等张家军说话,李紫抬手给了他一个耳光:“你拿我当傻子?那个狐狸精竟然这么迫不及待,干脆我们离婚!”张家军合上手机,用力将李紫推开,怒气冲冲地下了车。手机又响,还是小茜。张家军生气地冲着电话嚷道:“你吃了迷魂药?怎么没完没了地打电话?”“你发什么神经?我的肚子里可是有了你的孩子。以后的事,你看着办!”说完,电话挂断了。张家军愣住了。小茜怀孕了?当初他不过是想生活中有点儿乐趣,可从没想到要和她结婚。他早已习惯了和李紫的生活,而且,两人是生意场上最亲密的伙伴。没有李紫,他的生意就塌了半边天。张家军焦头烂额。而另一边,李紫也在训斥销售员。因为他们的失误,货物才被退回来。而刚放下销售员的电话,财务的电话马上又打了进来。银行冻结了两笔资金,需要马上打通关节……两人相互看看,不约而同都关掉了手机。回想起来,在旅馆的生活竟恍若隔世。那是多么的惬意自在,他们的感情是多么宁和融洽?甚至,那一年几乎没有任何烦恼。在车上静坐了片刻,张家军突然掉转车头,朝着贵人旅馆的方向驶去。可是,他们在公路上来回走了几个小时,却没有找到贵人旅馆的踪影。他们认定应该是旅馆的地方,仍旧开着山茶花,甚至地上仍旧有车辙,可是,却看不到一对夫妇,更没有房屋。“记得吗?我们结婚前曾有过一个梦想,等我们有了一百万,就找个偏僻的地方,安安静静地度过一生。”李紫喃喃地说。“记得。”张家军停顿了下,微微叹了口气,“可后来,我们钱越赚越多,赚钱的愿望却忘掉了。”“还能再找回来吗?”李紫伤感地问。张家军转过头,静静地拉起李紫的手说:“我们一起努力,就像在贵人旅馆时一样,好吗?”
贵人旅馆
有3个实习生被分配到一个机关实习,办公室里有一位表情冷漠的阿姨,是临时员工。她写公文的速度很慢,有时还出现差错。而其中的两位大学生自认为学历比较高,经常嘲笑她,这让她感到非常苦恼和尴尬。而另一位大学生来自农村,他总是默默地做事,不参与他们的讨论和比较。有时候,他做完了自己手中的活儿,还会非常主动和热情地去帮助这位阿姨。3个月后,有人告诉他们,那位阿姨是某局局长的夫人,那3位大学生愣在那里。后来,那位来自农村的大学生被顺利分配到了那个机关单位。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听的一则故事。在一次狂风暴雨中,一只蚂蚁不幸被冲到了一条小河里,水流湍急,它苦苦挣扎。这时一只小鸟飞过,见此情景,它衔来了一片树叶,蚂蚁迅速地爬到了树叶上,顺着水流漂到了岸边,最后蚂蚁得救了。蚂蚁非常感激小鸟,它临走时对小鸟说:“小鸟大哥,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的报答你。”小鸟带着嘲讽的语气说:“算了吧,就凭你,你这样一只小小的蚂蚁能帮助我什么呢?”然后“扑拉”一声飞走了。后来有一天,这只小鸟正在一棵树上休息,恰巧此时一个猎人拿起枪瞄准了它,而它却浑然不知。正在猎人准备扣动扳机的那一刻,这只蚂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猎人的脚狠狠地咬了一口,猎人“啊”的一声叫起来,小鸟也趁势飞走了。是的,你身边的每个人都是贵人,他们都非常重要,请尊重他们。无论他们职位高低,身份贵贱,在你面临危难的时候,或许他就是拯救你于枪口之下的那只“蚂蚁”。
每个人都是贵人
2002年春天,北京某处的建筑工地上,一名工人腰上的呼机忽然响了,他停下手上的活计,低头看看腰间,喊出一个名字:“王宝强。”在匆匆赶去公用电话亭的路上,这名叫做王宝强的瘦小工人还不知道,这将是一个改变他命运的电话。在此之前,他是民工、“北漂”,北影厂门口50元一天的“蹲活儿”的。而在此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电话是《盲井》剧组打来的,通知王宝强去见导演李杨。之后,他得知,自己将出演这部电影的男主角,一个进城打工几次被骗的少年。同时,他拿到了500元钱的预付片酬。“500块钱啊,我激动的呀。”说起500元拿到手上的那一刻,王宝强的声音依然带着一丝颤抖。对于2002年的王宝强来说,500元,是笔大钱。那年的冬天,他终于给家里打了来北京两年以来的第一个电话,用的是小卖铺里的公用电话。开口问的第一句话是:“你们都好吧,庄稼怎么样了?”电话那头,家里人立刻骂了过来:这么长时间不跟家里人联系,以为你死了。骂完,两边都哭了。王宝强说,李杨是他生命里的第一个贵人。他还是习惯把自己的生活和许三多对应起来:“《盲井》像是史今,把我带入部队;《天下无贼》像是袁朗,让我真正知道演戏是怎么回事;《暗算》让我在演技上有了突破;《士兵突击》让我真正奠定了位置。”李杨看上王宝强,是他身上的质朴本色。李杨是反对学院派表演模式的人,他觉得,王宝强之所以后来能脱颖而出,就因为他“很贴近观众”。在李杨看来,王宝强很“努力”:“他是草根阶层出身,生存不易,所以知道珍惜每一个机会。”而《士兵突击》的编剧兰小龙也说,他特别羡慕王宝强成长经历当中曾经有过在北影坐冷板凳的经历,很少有人从年轻时候就从零开始的这种状况。《盲井》里有下井的戏,几百米深矿井,要求演员真的到矿井中去表演去拍摄。很多演员都放弃了,而王宝强真的下了井,真的坚持下去了。李杨很感慨:“这行里聪明人太多了,很多人拍电影就是为了成名,就是为了赚大钱,遇到危险就跑了。可是王宝强没跑,那时我觉得,这小孩行。”在王宝强看来,他能够得到《盲井》的机会,只有两条:一是坚持,一是相信。王宝强不否认幸运的存在,但他认为,除了幸运,自身努力也是很重要的。他认为,自己还算是个勤快的人:勤跑,勤打听消息。《盲井》剧组招人的消息,就是他打听来的,听到了,立刻就放下所有的活跑去面试。做演员,一个很大的开支就是拍照和印照片。生活已经很苦了,但王宝强从来没有省过印照片的费用:“第一张可能白洗白送了,第二张也白了,但是第100张,第200张呢,也许人家挑中的就是第200张。”王宝强说,他从没学过表演,所以他在片场只有一条,相信导演,导演让怎么演就怎么演。“拍《盲井》时我啥都不懂,拍《天下无贼》时更不用说,冯小刚那么优秀的导演,按他说的演就没错。”《盲井》是低成本电影,演员拿的都不多,钱都放在制作上。王宝强说,当时他拍这部电影时,根本没想片酬问题,也没想上没上保险,只觉得这是个机会,一定要抓住。《盲井》的拍摄中,资金出了问题,很多人都跑了,也有人劝说王宝强走,但是王宝强没走。王宝强说,自己从来不会主动跟人要什么。以前跑龙套,穴头通常都会在演员费用上卡一手,但王宝强不争,给多少是多少:“你跟人家争,人家就不用你了。”后来出了名,就不用争了:“到现在,位置在这里了,你不用争,人家也会给你。”从少林寺出来以后,王宝强的脾气就不那么倔了。“在家里倔,有爹娘让着你,出来了,谁会让着你?”在剧组里,王宝强不是爱说话的人,也不扎堆。正在拍摄的电视剧《烈火男儿》在广州一处消防大院培训,在班长眼中:“王宝强不爱说话,当然你跟他说话他也说。”然而训练场上的王宝强其实是紧绷着的。有一个项目是学习穿衣服,消防队员们必须在十几秒内把衣服穿好。别人训练的时候,王宝强就蹲在旁边专心看,看完了等他上场,居然第一次就迅速完成了动作。“对我来说,每一次机会都是最后一次。”王宝强说。他是个肯场下下苦功的人,他文化程度不高,所有台词,都翻字典来注音。别的演员是拍一场戏记一场戏的台词,他是提前把所有的台词都背下来:“这样方便导演调整。”刚开始时候,记台词要花好久好久,后来记得就越来越快。2003年,王宝强以《盲井》在台湾地区拿到了金马奖。冯小刚是看了《盲井》之后找到王宝强的,因为很多明星都有档期问题,冯小刚先问王宝强:“4个月行不行?”王宝强连连点头说:“行,行。一年都行。”《天下无贼》之后,一切都顺理成章,“傻根”在《殷商传奇》里成为哪吒。《暗算》里成为天才少年阿炳,在《士兵突击》里成为许三多。王宝强说,他非常感谢这几部戏的导演:“以后只要是他们的戏,他们让我演死尸我都去演。”《天下无贼》拍完,他觉得无以为谢,就从家乡背了一袋小米送给了冯小刚。对于王宝强来说,他现在要非常努力去做的是,怎样才能继续保持一种质朴的生活方式。他说,他自己是“摸着底走上来的”,拍戏时候,他依然最能吃苦。拍《殷商传奇》,所有撞在墙上的动作,都还是真撞;拍《士兵突击》,许三多在剧中做了333个腹部绕杠;拍这段戏时,王宝强没有用替身,伤了手,大拇指上掉了一块肉,腰扭伤了。他对金钱的态度,基本还是:“挣了钱就给家里,自己留下够花的就行。”但是许多变化在悄悄发生,有时令他困惑。成了名之后,应酬场合就多起来,喝酒就成了难题:“我一直不太会喝酒,但很多场合,你不干了就不行。”他成名后,去少林寺,去北京,一下成了家乡子弟的热门出路,很多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但是他也实在帮不到这么多人:“我最多只能做到帮他们介绍。”他忽然发现,他的时间也开始紧张起来:“《士兵突击》之后,今年的时间排得满满的,每天都要接受七八个电话采访。我以前不怎么会说话,你看我现在能说了吧,都是采访练出来的。”此外,还要录歌,录广告,上新戏??2000年,他来到北京时候,买的是站票,没少被别的旅客翻白眼,当时,他想,有一天有钱了,一定买一张坐票。现在,他坐飞机都已经是家常便饭。2006年,王宝强还回家帮家里收玉米;今年就不可能了。他说,今年的春节,他想带父母去海南。他觉得,人生最美的事,就是终于向父母证明了,这个儿子没白养。那些混在北京的日子里,这是他最大的压力,也是他最大的动力。王宝强说,《士兵突击》是他入戏最深的一部戏,许三多是什么样子,王宝强就是什么样子。《士兵突击》的后半段,人生的残酷真相逐渐向许三多展开,在竞争的压力下,许三多杀了女毒贩,也看到了自己的成功给别人造成的压力。王宝强说,这也是他一直在想的一场戏。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他说:“如果有一天让我再碰到这个,我一定还会杀了他,因为我是一个兵,我相信第二次杀人的时候,肯定就不会像第一次那样,以后杀人肯定是不眨眼的,一样能磨练出来。只是你们没有看到第一次杀人时候的样子,这就是成长。”王宝强说,他觉得拍完《士兵突击》之后,人就老了。因为看得多了,要应付的事也多了。事实上,在他看来,《士兵突击》后半段的许三多,已经比前半段老了很多。现在想起来,他觉得,拍《盲井》时,是最单纯的。电视剧里,最后一句台词被安排由袁朗说出,只是不是对着许三多,是对着成才,他说:“路很长,比许三多还要长。”
王宝强生命里的第一个贵人
职场中,如果我们有幸遇到自己的贵人,那将会对自己坎坷的职业生涯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还真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遇到贵人的好命,不过我们可以通过调整自己的心态来创造和自己的职场贵人相遇的机会。想遇到贵人,就把人人当贵人我们遇到了贵人会怎么对待他/她?要用一种人人皆贵人的心态对待,也就是:谦逊!北京有一个大家比较熟悉的心理咨询师叫雷明,他在职业生涯中遇到过这样一个贵人,正是这个贵人的出现让雷明开创了时尚杂志这个新工作平台。那时已经在电视媒体圈中小有名气的雷明给一家时尚杂志写专栏,和他接洽的是杂志社一个年轻不起眼的小编辑艾丽。或许因为艾丽接触过的名人很多,或许因为她自身也有很好的文字功底,反正艾丽并没有在意这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人写出的稿子,把雷明的稿件批驳得一无是处,反反复复地让雷明修改了七次之多。在艾丽负责的这个稿子前,雷明已经出过两本书。面对艾丽毫不客气的稿件修改意见,雷明没有觉得自信心受到冲击,也没有感到不被尊重。他认为,自己虽然是一个资深的心理咨询师,虽然有着很丰富的媒体经验,但是在时尚媒体界他是一个新人,艾丽的经验要比自己丰富,她身上应该有很多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抱着这样的心态,雷明打造出了自己在时尚媒体界的第一篇稿子。当时这个杂志社的主编许巍看到这篇稿子后,立刻联系了雷明,以当时业内最高的稿酬邀请雷明在自己的杂志上开设一个专栏。很多时尚界人士认为引雷明进入时尚媒体界的贵人是许巍,但是雷明说,他的贵人是艾丽。如果没有艾丽毫不客气的批驳和多次修改,他是不会被许巍看中的。在职场生涯中,我们会遇到很多和人磨合的机会。如果我们只盯住自己的长处,并把这些长处当成自己自信的全部来源,不允许别人触碰、侵犯,那碰出来的就很难是火花,更多的是刀光剑影。以贵待贵想得到贵人的帮助,就要先学会作别人的贵人。这也是一种能够让我们在自己的职场生涯中获得贵人帮助的良好心态。大学刚刚毕业的袁立强和两个好友在找工作未果的情况下驾车去山区散心,在崎岖的山路上他们遇到了一辆抛锚的汽车。这是一辆有了年头的捷达轿车,车中是一对夫妻。事情是这样的:夫妻俩出来度假,没想到接到家里的电话,说家中老人因突发情况住进了医院。就在两个人赶回家的路上,不想车又抛锚了。三个年轻人听完之后立即伸出了援助之手。袁立强和朋友先帮忙推车,尝试把车推着,但没能成功。他们又打开机器盖子,用自己有限的汽车器械知识摆弄了许久,也没有效果。最后,眼看天色渐暗,他们决定打救援电话。他们所在的山坳没有信号,于是袁立强开车带那个丈夫上了半山腰,但不知为何手机一直拨打不出去。于是,袁立强又返回到车子抛锚的地方,开车带这对夫妻下了山。快到山下的时候,手机终于打通了,他们和救援单位联系好在山下县城会面。袁立强又把这对夫妻带到了县城。按说,到这个时候,袁立强已经做得很出色了。然而,他并没有结束自己的援助行为,而是让丈夫留在县城等待救援车辆的到来,他则开车送那位妻子直接奔赴市区老人入住的那家医院。生活的奇妙就在于不是每个人都会遇到奇迹,但当它来到的时候就跟假的似的。不久,袁立强就接到了这位丈夫的感谢电话,并被邀请到他的公司小聚。这时,袁立强才知道,这个男人原来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总经理。他和妻子出游那天,自己的豪华汽车被妻子的弟弟借去给哥们儿结婚用了,另外一辆好车被送去保养了,所以两人就开了妻子弟弟的一辆半旧的车,没想到差点让他们误了大事。袁立强成了他们人生中的一位贵人,而这个上市公司的总经理,自然也就成了小袁职业生涯中的贵人。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付出,不要讲那么多功利,也不要凡事都掂量是否会有等价回报,或许这时候你的贵人就会出现。贵人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王瑞佳是一个出纳,她在自己的单位已经勤勤恳恳地工作了五年多,没有出过大的差错,但也没有很大的成绩。不过,王瑞佳的领导还是比较公平的一个人,看到这个踏实肯干的女孩还算稳重,就决定好好栽培她。在一次公司年底聚会中,领导对王瑞佳承诺,只要她考取了会计师资格证,单位就送她去进修学习,并给她升职。一年很快就过去了,王瑞佳依旧每天兢兢业业地做着本职工作。某日,领导在一次部门会议中看到了平和稳重的王瑞佳,突然想起自己曾经的诺言。刚好公司最近有两个进修的名额,他就想让瑞佳去。没想到,瑞佳却告诉领导,过年的时候,家人给她介绍了一个男友,热恋中的她并没有积极准备这次的会计师考试。因为她以为要是有进修这样的事情,单位很早就会有风吹草动的,反正会计师统考一年两次,到时候再准备也不晚。领导只好说了些家庭、感情也很重要之类的话。但从此以后,再没有人和王瑞佳说过升职加薪的事情了。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同样,贵人也是这个道理。贵人能给你带来机会,能不能抓住这个贵人和机会,关键还得看自己的本事。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付出,不要讲那么多功利,也不要凡事都掂量是否会有等价回报,或许这时候你的贵人就会出现。贵人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王瑞佳是一个出纳,她在自己的单位已经勤勤恳恳地工作了五年多,没有出过大的差错,但也没有很大的成绩。不过,王瑞佳的领导还是比较公平的一个人,看到这个踏实肯干的女孩还算稳重,就决定好好栽培她。在一次公司年底聚会中,领导对王瑞佳承诺,只要她考取了会计师资格证,单位就送她去进修学习,并给她升职。一年很快就过去了,王瑞佳依旧每天兢兢业业地做着本职工作。某日,领导在一次部门会议中看到了平和稳重的王瑞佳,突然想起自己曾经的诺言。刚好公司最近有两个进修的名额,他就想让瑞佳去。没想到,瑞佳却告诉领导,过年的时候,家人给她介绍了一个男友,热恋中的她并没有积极准备这次的会计师考试。因为她以为要是有进修这样的事情,单位很早就会有风吹草动的,反正会计师统考一年两次,到时候再准备也不晚。领导只好说了些家庭、感情也很重要之类的话。但从此以后,再没有人和王瑞佳说过升职加薪的事情了。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同样,贵人也是这个道理。贵人能给你带来机会,能不能抓住这个贵人和机会,关键还得看自己的本事。
职场中,如果我们有幸遇到自己
 
共5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