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找了的故事

早晨的公车站人来人往,我一如往常地找了个离站台稍远的角落等车。之所以我喜欢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是因为我要乘坐的车往往来得很晚,而我又不愿意在等车的过程中,被那些匆忙上下车的人群挤来撞去的。当然,这并不是我唯一做出如此选择的原因,其实我乐意在繁杂的早晨,立在一块相对安静的角落里等车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方便阅人。是的,你没有听错,也没有看错,是阅人!是阅览哪些在车站附近行色匆忙的人,上车下车的人,吃早餐卖早餐的人,卖报看报的人,按现在的时髦说法是看‘神仙过路’,看路人甲、路人乙。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如此爱好的。不过当我站在某一个角落,冷眼“偷窥”着这些过路的“神仙”心里面确实有一种很爽的感觉。因为在这种位置互换的心理状态下,我显然是一个审视者,而其它人都是被审视者。车站的人,每天都是那么来来去去,我也总是在自己所等的车还没来之前,尽情地站在某个角落痛快地阅读着这些“神仙”,有时我还不自觉地把一些早已看熟和固定的“角色”配以足以描绘其职业的别称。比如说:糯米饭、油炸粑,老油条、高脚鸡等等。虽然每天的角色走走去去的有很多,但总显得是那么的平淡与无趣,因为这些人总是在不停地重复着自己,缺乏戏剧性和冲突感。
卖 报
大四那年春天,我找了份家教,教一个叫朴龙珠的韩国女孩学中文。值得伤心的事情仿佛都云集在了1998年。我研究生专业课考试不及格,得来不易的工作被跻身直辖市的同室女友嘲笑为“鸡肋”,曾经相濡以沫的恋人在命运倏转的关头却如烟飘散。有时我伤心不过来,索性揽着丑娃娃,坐在空荡荡的宿舍里大笑,笑着笑着便泪流满面。寂寞难捱的夜晚用工作打发毕竟好过许多,那被星光和月光映照的校园风景,那些躲在树丛中无师自通的语言大师传播的爱情词汇,常常刺得我周身疼痛。但愿那个有着卡通名字的女孩,那个传闻中不满20岁就独自漫游东南亚的、留学生公寓里最美丽的女孩,能给我平淡而伤感的大四生活带来一丝不同。爬上留学生公寓6楼,龙珠已耐心地等在门外了。她穿着海水一样的蓝衫,披着还未干透的长发,穿过无风的走廓,她亲切友善的笑容直抵我心。她朝我轻鞠一躬,用短促的汉语说:“您好,老师!”屋内只开了一盏台灯,两杯柠檬汁在灯光下映出可爱的黄色。我皱着眉头浏览她索然无味的韩国版初级教材,她抱着她那本厚重的《中韩字典》,由于汉语词汇的贫乏她欲言又止,便只好用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我。我板着旧时学堂先生一样的脸孔,指着事先准备好的纸片说:“Readitloudly,please(请大声朗读).”龙珠毫不惧难,故意流露出胜券在握的表情,因为她毕竟在国内念了一年中文预科班。她调皮地清了清嗓子,只听她一丝不苟地念道“去吃(汽车)”、“生蛋节(圣诞节)”、“gougou(狗)”,最后在读“俄国”的“俄”时,她用手拼命压住喉咙,仍吐出一个什么都不像的类似鸭子的叫声。我简直要忍俊不禁了。龙珠瞪着又大又圆的棕眼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老师,请不要笑,这是韩国老师教的。”我随口说:“你们韩国老师充其量只是中国文化的二传手。”龙珠刨根问底:“老师,什么叫‘二传手’?”我顿时语噎。我和天真活泼的龙珠姑娘相处得非常愉快。她常常牵着我的手央求我带她去见识中国的陶,中国的山,中国的水,中国的人,她乐于去认识我的每一位朋友,并无限神往地让中文系那帮古灵精怪的女孩子看相算命,把她的前生后世说得天花乱坠玄而又玄。日子过得很快,有了龙珠相伴的日子,虽然快乐,但却仍没有让我失恋的心恢复平静。我依然想他,依然恨他。我无论如何都不能不将他一意孤行的分手视为我倾注全力的爱遭到了最严厉的拒绝。6月的一天,我正要去给龙珠上课,却在校园里捕捉到了游游荡荡的他。失望和绝望把我变得偏激而不可理喻。我拽着他的衣襟,捶打着他的肩膀,一遍又一遍问他离开我的理由。看我哭得伤心,有一刹那,他的肩动了一动,他是想抱我,像很久很久以前那样……一场伤心,却仍免不了最后的各奔东西。擦干眼泪,我勉强收拾心神,去龙珠处给她上课。龙珠看着被她称作“老师”的这个“冷酷”女孩此时伏在她光滑的真丝床单上哭得如同无助的孩子,她一定感到手足无措。她拍抚着我的后背,乖巧地说:“老师,我们是朋友,可以谈一谈吗?”泪水冲淡了伤痛,往事反倒无从说起,倒是这个与我语言交流稍显隔阂的韩国女孩在几本工具书的辅助下向我吐露了心声。她说,她之所以来中国,是因为一个汉城的男孩。而那个他,现在就住在同一条走廊的尽头。老师,你听,朴永吉在唱歌哩,他就是喜欢一边洗澡,一边唱歌……不知不觉,两个语言不通的女孩竟心有灵犀地神聊到深夜两点。第二天早晨,龙珠起得很早,她先是“吱”地一声喷了一室浓香,然后切面包,启沙丁鱼罐头,为我做三文治早餐。就像在一个多年交好的老朋友家里,我又在那片暖暖的香气中小睡片刻,床褥枕被,以及那短短的梦,都变得芬芳起来。6月20日,中文系在音乐厅开毕业生告别会。站在空旷而寂寥的舞台上,张爱嘉的一首《爱的代价》竟被我几次唱断、欲语凝噎。朴永吉在龙珠的指挥下,不停地把我悲戚的面容摄入摄像机。而今晚,也是我给朴龙珠上的最后一课了。我和龙珠坐在空空如也的教室里,龙珠对着一个标满汉字和拼音的本子大声朗读,我俩早就相约,最后一课她要用中国的语言为我讲一个中国的故事,她曾在留学生演讲比赛中藉此得了第一名。那个异国的声音竟像绸缎一样细而柔软,在我的心中漫无止境地铺展,这是中国最美好的爱情同时也是最古老的遗憾——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在时间的长河中我缓缓放开心灵的束缚,我与他之间发生过的故事一一再现。我忽然间懂了,我和他,一个来自城市,一个来自农村,这不同的与生俱来的境遇在临毕业之际凸现出巨大的悲剧性。他要重回山村,做一个教书匠,他不愿我为他牺牲优越的城市生活。也许,在某一个晨昏,某一种梦境,他从梁祝隽永泣血的传说中,看到了我们的后半生,尚不如两只无觉无痛的蝴蝶。我原谅了他。我终于选择了原谅。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正在打点行李,龙珠突然打来了电话,她母亲来中国为她办理了退学手续,她们忙着赶下午的国际航班。她的汉语又变得含混并且语无伦次。我只记得她哽咽着反复向我告别:“再见,老师,好朋友!永远再见,中国!”坐在行李上,摊开一本杂志,我久久无语。那本杂志上写道:“在韩国,不能跟同姓的人结婚。韩国40%的人来自金氏、李氏、朴氏,他们的同姓婚姻不被世俗接纳。同姓爱侣被迫分手,只有等待每10年才逢一次的全国特赦……”但愿龙珠仓促地回国同这则报道以及让她沉迷的梁祝爱情之间没有任何的联系,但愿那个为我讲梁祝故事的异国女孩,也能永远获得爱的启迪和爱的祝福。再见了,我的异国学生,我的好朋友。6月20日,中文系在音乐厅开毕业生告别会。站在空旷而寂寥的舞台上,张爱嘉的一首《爱的代价》竟被我几次唱断、欲语凝噎。朴永吉在龙珠的指挥下,不停地把我悲戚的面容摄入摄像机。而今晚,也是我给朴龙珠上的最后一课了。我和龙珠坐在空空如也的教室里,龙珠对着一个标满汉字和拼音的本子大声朗读,我俩早就相约,最后一课她要用中国的语言为我讲一个中国的故事,她曾在留学生演讲比赛中藉此得了第一名。那个异国的声音竟像绸缎一样细而柔软,在我的心中漫无止境地铺展,这是中国最美好的爱情同时也是最古老的遗憾——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在时间的长河中我缓缓放开心灵的束缚,我与他之间发生过的故事一一再现。我忽然间懂了,我和他,一个来自城市,一个来自农村,这不同的与生俱来的境遇在临毕业之际凸现出巨大的悲剧性。他要重回山村,做一个教书匠,他不愿我为他牺牲优越的城市生活。也许,在某一个晨昏,某一种梦境,他从梁祝隽永泣血的传说中,看到了我们的后半生,尚不如两只无觉无痛的蝴蝶。我原谅了他。我终于选择了原谅。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正在打点行李,龙珠突然打来了电话,她母亲来中国为她办理了退学手续,她们忙着赶下午的国际航班。她的汉语又变得含混并且语无伦次。我只记得她哽咽着反复向我告别:“再见,老师,好朋友!永远再见,中国!”坐在行李上,摊开一本杂志,我久久无语。那本杂志上写道:“在韩国,不能跟同姓的人结婚。韩国40%的人来自金氏、李氏、朴氏,他们的同姓婚姻不被世俗接纳。同姓爱侣被迫分手,只有等待每10年才逢一次的全国特赦……”但愿龙珠仓促地回国同这则报道以及让她沉迷的梁祝爱情之间没有任何的联系,但愿那个为我讲梁祝故事的异国女孩,也能永远获得爱的启迪和爱的祝福。再见了,我的异国学生,我的好朋友。
韩国女孩
上大学时,我在一家商店找了份兼职工作——卖油炸面圈和咖啡。这家商店地处十多辆公交巴士车站的集中地带,迎合了在这里短暂候车的人们的消费需求。我用外卖杯子冲好咖啡,耐心恭候顾客的光临。每天下午大约4点钟,一群学生会冲进商店,店堂里立刻充满孩子们的尖叫吵闹声。每当这个时候,逛商店的成年人都会纷纷退出去。我不介意孩子们来店中逗留等车,我不会只为钱工作。孩子们每天放学后都会拥进店里待上一段时间,直到他们所要搭乘的巴士陆续到来才会离去。日子久了,我和他们成了朋友。年龄稍大的女孩会和我聊起自己的男朋友;年龄小的女孩会和我讲讲学校里的事,并给我看她们美术课的习作;男孩子们选择沉默,他们不想与我分享自己的小秘密。我经常借钱给那些忘记带月票的孩子,而他们总能在第二天把钱还给我。每逢下雪天,我会和孩子们一起在店中焦急地等候晚点的巴士,他们会给父母打去平安电话。到了店铺要停业关门的时候,我会锁上店门,然后陪伴这群孩子在暖烘烘的店堂里等车,一直等到他们所要乘坐的巴士缓缓地驶进车站,带走每一个孩子。我会送给晚归的孩子们许多的油炸面圈,这样他们就不会挨饿。我喜欢我的这些小伙伴们。可有一天,我得知,我最重要的工作竟与油炸面圈无关!一个星期六的下午,一位男士踏进商店,这位男士问我是不是那个每天下午4点钟在这里工作的女孩子。他是在店里等车的我最喜欢的两个孩子的父亲。“小姐,我想让您知道我十分感谢您为我的孩子们所做的一切。我曾经担心他俩无法搭乘同一辆车回家,其实他们一直在您这里会合等车,您在关照着他们。”我说这没有什么,我喜欢孩子。“不,您不明白,当他们说和卖面圈的小姐在一起时,我就知道他们是安全的!您真的很了不起,我们家长非常感激您!”哦,我变成了“卖面圈的小姐”了!以前我从未得到过任何称谓,而从那一刻起,“卖面圈的小姐”竟然成了我的头衔。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在许多素不相识的人的生活中,我一直扮演着一个重要角色。有一次,发生交通意外,我接到了一位焦急的母亲的电话,“你好,我正在寻找我的双胞胎儿子,他们看上去,是的,很像,他们曾经向我提起喜欢待在您的店里。”“是的,他们正在这里呢,他们要去和他们的妹妹会合,夫人,我能替您捎句话吗?”今天,我的孩子们在外面的世界遭遇困境时,也会有人给予他们无私的援助,许多好心人我从未谋面,有些人也只是偶尔听孩子说起,也许还有更多的好心人我从没有听说过。当孩子离开父母的庇护,融入复杂的社会,在人生旅途中,他们时刻会与成年人产生联系,发展关系,在孩子们与成年人短暂的交往中,那些成年人,就会变成——“卖面圈的小姐”。有一次,我的女儿乘车回家,到达终点站时,天色已晚,直到我亲自接到了女儿,巴士司机才掉转车身开走。“她总是这样,妈妈,她说这个车站到了晚上很偏僻,如果她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她会很不放心。她说您正在赶来的途中呢。”还有一次,一位好心的警察因为同情一个在暴风雨天徒步回家的男孩子,开车将他送到了家门口。那个男孩是我儿子。当时我还在公司上班。第二天,家中的电话铃响起,好奇的邻居问我:“昨天晚上,停在您家门口的是一辆警车吗?”“不,那不是警车,是‘卖面圈的小姐’。”
卖面圈的小姐
一个20出头的小伙子急匆匆地走到路上,对边的景色与过往的行人全然不顾。一个人拦住了他,问道:“小伙子,你为何行色匆匆?”小伙子头也不回,飞快地向前奔跑着,只冷冷地甩了一句:“别拦我,我在寻找机会。”转眼20年过去了,小伙子已经变成了中年人,他依然在路上疾弛。又一个人拦住他:“喂,伙计,你在忙什么呀?”“别拦我,我在寻找机会。”又是20年过去了,这个中年人已经变成了面色憔悴、两眼昏花的老人,还在路上挣扎着向前挪动。一个人拦住他:“老人家,你还在寻找你的机会吗?”“是啊。”当老人回答完这句话后,猛地一惊,一行眼泪掉了下来。原来刚才问他问题的那个人,就是机遇之神。他寻找了一辈子,可机遇之神实际上就在他的身边。
寻找了一辈子的机遇之神
许军从部队复员回来后,找了一份在物流公司当保安的工作。公司管吃管住,每个月工资800元。许军到宿舍的第一天,就感觉不舒服,因为宿舍里很乱很脏,瓜子壳到处都是,墙角里堆满了啤酒和白酒瓶子。床铺也都不叠,散发着一股霉味。桌子上根本就没有烟灰缸,只是用一次性杯子倒大半杯水放在桌子上,谁抽完烟就把冒着烟的烟头扔在水里。卫生间的洗手池里沾满了污垢……在部队里养成良好卫生习惯的许军悄悄地去超市买了洗涤剂,把水池子刷洗干净。他又把屋子里的地清扫了一遍,还用拖把拖了个干干净净。许军还自己出钱,安了块玻璃,因为有扇窗户缺了块玻璃,就随便用一张纸板挡着,既挡住了阳光,影响屋内的光线,又显得那么不美观。另外,许军还自费买了两个烟灰缸放在桌子上。经过他这么一整,宿舍里旧貌换新颜,干净亮堂了很多,空气也非常清新。同事们晚上回来后,面面相觑,既惊喜又感觉不好意思。老总以前就知道男员工宿舍的卫生差,这些粗老爷们儿一个个都懒得收拾室内卫生,老总强调了多次,也没有什么改进,没有什么效果,他也就泄气了,乱就乱吧,反正就是这帮小子住,又不影响公司的业绩。所以,尽管宿舍离办公区很近,老总轻易也不怎么来。那天,因为公司和一个大客户签订了货物托运的合同,老总很高兴,晚上下班后,心血来潮的他来到男员工宿舍和大家瞎侃,却惊奇地发现宿舍里焕然一新,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问这宿舍怎么变得这么干净利索了?简直就是军人宿舍了。大家说是许军整理的,烟灰缸、玻璃、洗涤剂都是他自己掏钱买的。老总摇头叹息:“你看你们也好意思!大家的环境,怎么让许军一个人出钱出力呢?许军,你赶明儿补开个发票,你买的这些东西,公司都给报销了。”从此,老总对许军的印象很好,觉得这小伙子能吃苦,还很认真。很快,许军就被老总调到公司的库房做库管。许军在库房里,发现客户的一些货物,因为磨损,包装箱或者包装袋磨破了角,货物局部露在了外面,许军总是想办法加固包装。同事嘲笑他多此一举,货物中间流通环节比较多,只要东西没有丢失,磨损一点儿怕什么?就是追查责任也不会追查到自己头上。许军不听同事的风凉话,依然认真地加固防损。公司当初定做胶带的时候,为了宣传,就在胶带上印上了公司的名字。一天,老总接到一位女士的电话,说是她父亲邮寄给她的一些比较珍贵的家族藏书,运输过程中,包装箱有磨损,就是在这个公司,被人用包装纸和胶带重新加固的。女士感叹道:“贵公司如此替顾客着想,以后一定会在国内物流业中成为非常棒的公司……”老总接了这个表扬电话后,特别高兴,专门去库房问是谁加固的运输品。众目睽睽之下,库房主管也不敢贪功,只得说是许军做的,老总点点头,没有说话。没过多久,许军被公司提拔为库房的副主管。又过了一年,许军被老总派往西部的一个省会城市筹建分公司。许军把分公司打理得很出色,两年后,许军被老总调回总公司任副总,主管全公司的业务。有个著名的脑筋急转弯:青春痘长在哪里才不闹心?正确的答案是“长在别人的脸上,自己不闹心”。这是个幽默搞笑的脑筋急转弯,我们只需一笑了之,其实,生活中,青春痘长在身边人的脸上,我们也应该闹心,应该千方百计想办法帮助别人排忧“去痘”,这样善良的人迟早都会有好报的。司志政/荐
帮人“去痘”
大学毕业后,找了很多工作,填了很多简历,都是无疾而终。后来,我对找工作没有一点信心了,整天宅在家里上网,看电影,借以打发漫长的时光。我变得更内向了。后来,我应聘到一家物流公司。光明草最后的预言认识男朋友浦沅的时候,是我到公司上班的第二天。我是公司基层管理人员,主要任务是负责发放货物。浦沅是业务部经理,自然要带着我去仓库盘点那些堆积的货物。当我们进入仓库时,看到那些比我还要高大的纸箱,我的心直发怵。盘点的过程中,他非常健谈,一直说这是什么,多少价位,那是什么,多少价位。我都是“哦”字来代替。最后,他问我记得那些繁杂的价格和品种吗?我答应一声“嗯。”他笑眯眯地说:“你的话真少。”我低着头回答:“你的话真多。”然后,我又抬头望着他,歉意地说:“开玩笑的,你不要介意。”他这一下没有说话,只是摇头。劳累了一下午之后,我坚持要请浦沅吃饭,以示谢意。没想到,他很爽快地答应了,但是饭店由他挑选。我大学毕业来这个城市没有几天,只好由他说了算。没想到,那天埋单的时候,前台服务员说浦总已经签单了。我望着一脸坏笑的浦沅,羞涩地笑了。就这样,我一直卖力的工作。三个月后,我的工作居然没有出一次差错就过了试用期。我万分感激浦沅。周日他组织了一群朋友去乡下看光明草。我们来到了乡下一个四周是山川中间是草坪的盆地。我们在一棵槐花树下席地而坐。我望着在清风中摇曳的光明草,那些摇曳的草丛中,时而穿插一朵清新典雅的百合花,视力有了极目楚天舒的清爽。他和朋友们侃侃而谈光明草让人惊叹不已的生命力。我躺在树下,闻着花香,听着鸟语,竟然慢慢睡着了。等我醒来时,看见浦沅正在给我的右手戴一个草编织的戒指。指环是用光明草茎编织的,肥胖的光明草穗点缀着指型,旁边还有一朵小小的百合花瓣做陪衬。我红着脸问他这是什么?他禅意地笑了笑:“求婚戒指!”然后,浦沅牵着我的手,迎着微风,踏着晨露,在初升太阳的照耀下,在大片的光明草中穿行。一群男女朋友站在不远处的树下,为浦沅鼓掌,直喊:“浦总,加油!抱着小楠,穿越光明草最后的预言!”于是,浦沅抱着我,在光明草丛里奔跑起来,身边不时飘过阵阵百合的清香。奔跑到一处山脚下时,我附在他的耳边问最后的预言是什么?他把我放下来,背对着身后很远的同事们,眼睛火辣辣地盯住我:“就是当我们都老了的时候,只要你一戴上这枚象征着爱情的草戒指,我俩的恋爱时光就可以倒流!”我的心,陶醉了。陶醉在浦沅热情似火的深情中,陶醉在野百合花的清香中,陶醉在光明草最后的预言中。多年前,我就听说过光明草的预言,倘若一个人同时遇见了光明草和盛开的野百合,他(她)就可以找到终生的幸福。那么今天,我和浦沅同时看到了光明草和野百合花,我们一定会幸福一生一世。就在我浮想联翩时,他拥我入怀,那宽大而又厚实的嘴唇就压住了我的樱桃小口,我还想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光明草最后的预言
一只小红母鸡找了一些麦粒,想把它变成面包,于是,找到她的朋友小鸭、小猫、小猪,请求帮忙,可他们都拒绝了。小红母鸡种下麦粒后,又浇水,又施肥,照顾得可好了,过了些日子,麦粒长成了丰满的金黄麦子。小红母鸡又去找朋友们帮忙,同样被拒绝了。于是,小红母鸡只好自己每日辛苦工作,终于做成了许多面包。“谁来帮我吃面包呢?”小红母鸡问。小鸭、小猪、小猫都抢着说“我愿意,我愿意!”小红母鸡却说:“你们谁也没资格吃这些面包。”说完就自己津津有味吃起来。这时,小鸭、小猫、小猪都惭愧地低下了头。
小红母鸡
张亦超买了套小户型公寓,找了一个叫赵二柱的装修工,开始装修这套公寓。装修开始后,张亦超去现场看过几次,他看到赵二柱做得很认真,质量也不错,很是满意,两个人逐渐熟悉起来,话也越说越随便了。这天,张亦超看到房子里多了一个女孩子,便问赵二柱是谁,赵二柱一下红了脸,说:“她是我女朋友,周末没事,来这里看我,顺便递递工具,打个下手。”张亦超笑着说:“这样一来,我这房子成了你们的夫妻店了!”赵二柱说:“我们俩现在还不是夫妻,不过,我们商量好了,过段时间就结婚,在城里举办婚礼。”张亦超好奇地问:“城里结婚花销大,你们为啥要在城里举办婚礼?”赵二柱说:“其实现在乡下结婚也很花钱,花车也不好租。在城里结婚,啥都好弄,我们双方的朋友差不多都在这里打工,大家来喝喜酒也方便。至于老家的亲戚,等春节回家时,再补办一桌酒席就行了。”张亦超恍然大悟:这个赵二柱看似憨憨的,其实算盘打得很精:在城里结婚,既时髦,能满足女朋友的虚荣心,又可以收朋友的礼金,春节时再回家补办几桌酒席,老家亲朋好友的礼金也少不了。他夸了赵二柱几句,就要离开。临走时,赵二柱突然问了一句:“大哥,你这房子要得急吗?急的话我再赶赶工!”张亦超忙说:“不急。慢工出细活,你给我精心地做,这房子我不急着住。过几天公司还要派我出差,得半个来月,这段时间我不能来看房子,你要像我在时一样,用心做事!”赵二柱连忙满口答应,说:“保证差不了,你就放心地出差吧。”由于工作顺利,张亦超提早几天完成了任务,提前回来了,他一到家,就马上到新房子现场看装修情况,谁知一去就火冒三丈,为啥?房门口贴着大红“喜”字,打开门,房里挂着红灯笼,大床上,赵二柱搂着个女人睡得正香。张亦超吼道:“这是怎么回事?”睡梦中的赵二柱被突然惊醒,吓了一跳,见是张亦超,连忙从床上跳起来,手忙脚乱套了件衣服,将张亦超拉到一边,结结巴巴地说:“大哥,我原以为在城里结婚啥都好弄,真没想到婚房很不好弄,想想你正在装修的房子没人住,你又不急着要,我就抓紧时间,提前将你的房子装修好,抬来一张大床,贴上红纸,临时把它弄成我的婚房……”张亦超气坏了,现在买套房子多不容易!这下倒好,自己没住,他赵二柱先当婚房用起来了,要是按民间习俗讲,这是非常晦气的事!但气归气,已经这样了,他也拿赵二柱没办法。接着,他又看了看房子的装修质量,发现赵二柱的活计做得确实不赖,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了,赵二柱临走时,将张亦超的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还表示少要一千块工钱,张亦超想想一个农民工在外面挺不容易的,还是按原来商量好的数目付了工钱,还为赵二柱介绍了一个客户。本来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但张亦超只要想起来,心里还是觉得特别扭,过了不到一个星期,他又突然被公司裁员了,他本来是这家公司的白领,几年辛苦努力,才做到今天这个职位,没想到会突然被裁下来。他思来想去,想不出自己被裁的原因,他突然想起赵二柱鸠占鹊巢,把自己的房子当婚房住了后,自己没有一天舒服过,他越想越气,气冲冲就去找赵二柱,说:“你干的好事!这下好了,现在我连工作也没有了。”赵二柱听说张亦超被公司裁员,顿时非常紧张,结结巴巴地说:“你被公司裁了,关我啥事?”张亦超气冲冲地说:“怎么不关你的事?要不是你让我触了霉头,我做得好好的怎么会被裁?”赵二柱叫苦不迭,说:“大哥,那件事我做得的确不对,但我也没想让你丢工作呀!”张亦超还是不依不饶,说:“你什么事不能做?要做那种缺德事?不行,你一定得给我一个说法!”两人正在争执,这时,赵二柱的新婚妻子带着个女伴过来了,见了张亦超,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赵二柱把她拉到一边,嘀嘀咕咕说了好一阵子,不一会,赵二柱的妻子就满面春风地走过来,把带来的女伴往张亦超跟前一拉,说:“大哥呀,刚才你那样子好吓人啊!其实,我们上回借你的房子结婚,对你来说,并不一定就是坏事呢!”张亦超火了:“弄得我工作都丢了,还不是坏事?”赵二柱妻子又笑笑,说:“我一起打工的姐妹听说我在城里结婚,借高档公寓做婚房,都羡慕得不行,有几个最近准备结婚的,都要自己的男朋友仿效赵二柱,找套好房子当婚房结婚。我这位朋友,就是专门来这里打听情况的。”张亦超这几年一直在商场打拼,懂得什么是商机,一听这话,眼睛顿时一亮,忙问:“你的朋友中,有这种想法的人大概有多少?”赵二柱妻子说:“我的小姐妹中有这种想法的至少五六个,姐妹的姐妹中有这种想法的,串起来只怕有上百个!从乡下出来的女孩子,谁不想把新房安在城市啊!哪怕只有一个月,甚至只有五六天……”张亦超又问跟赵二柱妻子一起来的女孩:“如果我把那套公寓房借给你做婚房,你愿出多少租金?我也不多要,一天有个七八十元就可以了。”这位女孩连忙出去打电话,她不一会就回来,红着脸说,她男朋友说了,根据张亦超的出价,他想租七天,作为自己的婚房。张亦超一听就乐了,拍着赵二柱的肩膀说:“看来,你这一住,给我带来的是好运!你们帮我宣传宣传,那房子我不住了,准备一直租下去,给想在城里结婚的民工兄弟做婚房!”赵二柱妻子乐了,说:“要是真的宣传开来,你那一套房子根本租不过来。”张亦超说:“要是那样,我就不找新工作,专门给你们找房源。以后你们每为我介绍一个顾客,我就给十块钱中介费……”张亦超还是不依不饶,说:“你什么事不能做?要做那种缺德事?不行,你一定得给我一个说法!”两人正在争执,这时,赵二柱的新婚妻子带着个女伴过来了,见了张亦超,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赵二柱把她拉到一边,嘀嘀咕咕说了好一阵子,不一会,赵二柱的妻子就满面春风地走过来,把带来的女伴往张亦超跟前一拉,说:“大哥呀,刚才你那样子好吓人啊!其实,我们上回借你的房子结婚,对你来说,并不一定就是坏事呢!”张亦超火了:“弄得我工作都丢了,还不是坏事?”赵二柱妻子又笑笑,说:“我一起打工的姐妹听说我在城里结婚,借高档公寓做婚房,都羡慕得不行,有几个最近准备结婚的,都要自己的男朋友仿效赵二柱,找套好房子当婚房结婚。我这位朋友,就是专门来这里打听情况的。”张亦超这几年一直在商场打拼,懂得什么是商机,一听这话,眼睛顿时一亮,忙问:“你的朋友中,有这种想法的人大概有多少?”赵二柱妻子说:“我的小姐妹中有这种想法的至少五六个,姐妹的姐妹中有这种想法的,串起来只怕有上百个!从乡下出来的女孩子,谁不想把新房安在城市啊!哪怕只有一个月,甚至只有五六天……”张亦超又问跟赵二柱妻子一起来的女孩:“如果我把那套公寓房借给你做婚房,你愿出多少租金?我也不多要,一天有个七八十元就可以了。”这位女孩连忙出去打电话,她不一会就回来,红着脸说,她男朋友说了,根据张亦超的出价,他想租七天,作为自己的婚房。张亦超一听就乐了,拍着赵二柱的肩膀说:“看来,你这一住,给我带来的是好运!你们帮我宣传宣传,那房子我不住了,准备一直租下去,给想在城里结婚的民工兄弟做婚房!”赵二柱妻子乐了,说:“要是真的宣传开来,你那一套房子根本租不过来。”张亦超说:“要是那样,我就不找新工作,专门给你们找房源。以后你们每为我介绍一个顾客,我就给十块钱中介费……”
找间房子好结婚
小王毕业后找了一名当医生的女朋友,经过几年的恋爱长跑,终于走进婚礼的殿堂。几年后,生了一个白胖胖的男孩子。组成了一个甜蜜的家庭。生孩子后不久,小王发现,自己的妻子好像有洁癖症,而且是那种不定时发作的那种。幸好这种病不是经常的发作,所以小王也不太在意。只是妻子一发病起来,自己就得亲自下厨,因为如果让妻子炒菜,这些菜都是被她拿消毒水洗了好几遍的,菜都发白了,谁还敢吃啊。一天傍晚,小王下班回家,还没有来得及脱鞋,就被妻子拿着消毒喷剂喷了好几分钟。小王心里“咯噔”一下,知道妻子的病又犯了。只好讪讪的开口道:“老婆大人,今晚吃牛肉可以吗?我现在去买。”只见她妻子瞪圆了眼睛喊道:“牛肉,没看见这几天报纸上都报道牛得疯牛病的吗?你还敢去买。”“那买猪肉可以了吧?”“猪肉?没看见电视上都报道猪流感的消息么,而且现在的“瘦肉精”的猪肉又那么多你想害死我啊。”“那吃鸡肉总行了吧?”“鸡肉,没听说过禽流感啊。”小王看这架势,知道今晚吃肉是不可能了。想了一会儿,边说:“那我买点青菜回来吃就可以了,不用买肉了。”“青菜,没见过报纸上吃青菜农药超标致死的案例,你嫌命长了是吧。”得,今晚只能吃白米饭了。便叹气的说道:“那我只吃白米饭总没事了吧?”“白米饭,没听说过一些不法商家用漂白剂增白吗?”听到这,小王实在是没办法了,说:“那我喝点宝宝喝的奶粉,总没事吧。”“奶粉?哼,没听说这几天的三鹿奶粉事件,小心得结石。”见到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小王头低下来叹道:“看来我今晚只能喝西北风了。”刚说完,妻子马上把音调提高八度“西北风?没听说刮过来的都是汽车尾气。你胆子肥了吧?”小王刚听完,眼皮一翻,晕了过去。
今晚吃什么
 
共9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