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南市的故事

1981年夏天,我和我们济南市四区三县的一部分应届初中毕业生在翻越了预选和中考两大关之后考入了山东省历城师范。于是,我们成了亲密无间的同学。这是我们母校自恢复中考以来第一次招收初中毕业生,当我带着简单的行李来到那个坐落在顿丘庄西北半山冈上的校园时,迎接我们的还只是上届从民师里面招上来的大哥哥和大姐姐们,他们戏称我们为“小”中专生。方言等待我们这些“小”中专生的生活是新鲜而又紧张的。当时,我们班有45名同学,我们男生住的宿舍3大间,有12张上下铺的床,住了24名同学。每到上完了晚自习,我们一齐“呼啦啦”回到宿舍,宿舍里立刻就热闹起来了。章丘话、历城话、长清话还有来自郊区的同学的半济南半历城的口音搀杂在一起,此起彼伏,亲切而又纷繁。尽管都是济南附近的人,但有些时候,同学说出的浓重的方言词语我们还是要问问啥意思的。比如“簸箕”这个东西吧,我们郊区叫“簸其”,历城南部山区的同学就称它为“傻子”,还有的同学称之为“撮子”;再比如“干什么”这个词,郊区的同学说“干么个”,历城的同学说“干嘛”,而章丘的同学则说“揍咋”。后来,在一起生活的时间长了,我们也慢慢地对彼此的方言摸出门道了,平常谁说个啥也都能听明白了。偶尔的一个夜晚,我们会被一阵啜泣声惊醒。不要紧张,这一定是哪个没出息的想家想哭了。最惊险和神奇的一次是一个来自章丘的动不动就想家的同学,整个晚上没有一点声息,而当我们天明醒来时,竟然发现他从上层的铺上掉到了疙里疙瘩的土地面上,而人家老先生竟然还浑然不觉地裹着被子睡大觉呢。我们忙紧张地叫醒了他,问他摔着了吗。他也害怕地站起来,动了动胳膊腿,幸运的是一点事都没有。直到毕业后的许多年,我一想起他还条件反射似地想起这件事。吃饭那时,最让我们兴奋的事就是吃饭。当时,一入学,国家就给我们每人每月拨19.5元的生活费(现在想来,那时我们就应当算是领上了工资,成了吃公家饭的了吧,那一年我15岁)。这些钱,我们几乎月月都能吃光。这在当时看来,应该算是奢侈的了。那时的打饭应该叫分饭才正确。每到领饭的时候,每个劳动小组会有两个值日的,分别提着绿色的搪瓷盆和灰色的白洋铁桶去排队领取。我们小组7个人,一般情况下都是领取两舀子半的菜,回来再用铁把勺子分。平常的菜也就罢了,可一到铁桶里漂有肉花的时候,负责分菜的同学就要格外集中精力,尽可能分得公平、公正,让每个小碗里的肉量大体相当。不过,即使是有点区别,我们也是不会提什么意见的。记得每周二中午改善伙食,吃蒸包。一般都是萝卜肉馅的,里面窝着一包油,一咬开,那油顺着手指往下滴答,香死了。现在好多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吃到过感觉那么好的包子了。很多男生自己的一份不够吃,就纷纷挤到食堂的窗口再去买,挤得慢的就只有望窗兴叹的份儿了。有的时候,也有为了买包子打架的事儿。没办法,谁让那包子那么诱人而我们的胃又老是填不满呢。偶尔,也会有饭量小的女生4个包子吃不了,大方地匀出一个来给要好的男生。所以,我们平常是打心眼里对她们好的,而且争先恐后,像打水之类稍微有点危险的事情从来不让女生们去做的。一晃20年过去了,但回想起来,就跟昨天似的。现在,我的风华正茂的同学们工作在各个岗位上,有的已经是处级、厅级干部了。每当在一起谈起在学校的事,我们总是感慨良多。惟一遗憾的是,我们的母校现在已经改了体制,不再叫“历城师范”了。偶尔有了闲暇,我总是向着星空悄悄地问:我亲爱的同学们,你们还好吗?
我那些亲爱的同学们
城南市经贸委近日收到了市劳动人事局关于对2008年公务员进行考核的文件,后面的附表里还给了经贸委两个市优秀公务员的指标,并且特别说明,今年给出的优秀公务员奖励办法不同于往年,以前是如果一个人连续三年评为市优秀公务员,可调高一级级别工资,但是其间如果遇到级别工资自然升档,又得重新开始认定优秀公务员年限。所以,能够因优秀公务员条件调工资的,在城南市很少。说穿了,评为优秀公务员也只是一种精神奖励。对于这种指标,没有多少人去关注,城南市经贸委历来的做法都是开个主任办公会定下人员,然后拿到全委会上通过一下,近几年来,都是企业科老陈和打字员小杨被定为市优秀公务员,这两个人虽然一个近六十岁,一个还不到三十岁,但两人工作量很大,工作态度很好,在单位上人缘也不错,将他们上报委里没一个人有意见。可是,这次评为市优秀公务员可奖励现金800元,当这个文件贴在单位宣传栏里时,委里顿时轰动了。有人立即建议说公务员考核政策改革了,单位评选公务员的方法也要进行改革,这样才做到了与时俱进。当这事反映到了委主任谢新生那里时,谢主任马上召集了班子成员进行讨论,最后确定今年公务员考核采取无记名投票的方法,就是先打印出印有优秀、称职、不称职和单位人员姓名的表格,召开全委大会,采取无记名的方式,请单位全体人员在委里合条件的公务员名单里打勾,多选和少选都无效,单位一把手不占指标,每人只能给两人投优秀票。投票时间定在一个星期后。当这消息由委办公室主任公布后,城南市经贸委热闹非凡,大家都忙着拉关系套近乎,使出浑身解数,会抽烟的人身上总揣着一包好烟,见人就发上一支。喜欢喝点小酒的热情地邀请投缘的人到家去喝两口,看着单位上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谢主任乐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办公室主任笑着说:“谢主任,这只是表面现象,他们的那点心思我想您最懂啊!”谢主任呵呵地笑了:“瞧你说的,现在,连我都有些盼望投票那天早点到来,想看看会是一种什么情况。”一个星期很快过去了,干职工大会如期召开,办公室主任将票分别发放在每个人手里,大家挤眉弄眼的,什么动作都有,无非是再一次提醒相关的人投自己一票。几分钟后,票就已全部汇集到了办公室主任的手里,谢主任宣布当场唱票,选了两个年轻人,一个唱票。一个记票,谢主任亲自监票。票很快就统出来了,城南市经贸委当选为2008年度优秀公务员的是老陈和小杨,其余的除了谢主任,每个人都有一票,谢主任看了这结果,一下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哈哈地大笑起来,说:“看来你们对自己十分肯定罗,这对于我们经贸委来说是件好事,还有,我们领导们的眼光没有错,这结果不是与我们以前每次定下的一样吗?”然后,他收起了笑容,郑重地问道:“同志们,对于今天的结果,你们大家服不服?”会议室顿时静了下来,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人的脸还微微发红。片刻沉默之后,终于听到有人小声地说“服”。谢主任用严峻的目光扫了全场一遍,语重心长地说:“今天这事也给大家上了一堂课,靠投机取巧是无法实现目标,只有脚踏实地,才会得到大家的认可。我们大家都应该向老陈和小杨看齐啊!”几句话说得在场的大部分人不由地低下了头。
投票风波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