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二十一世纪的故事

光阴似箭,时钟猛转,二十一世纪的第一春,以减轻企业负担为名的场长当时出台了新政策,迫使我们场的职工干部刚近半百,便从心爱的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待难以言表的心情平静下来之后,深深的感到上班之时的忙忙碌碌已不在属于我们,少了忙碌,多的是清闲。于是每天早晚到户外散步是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项。最初我们和孙大哥、叶三哥、两家,一般都是路遇。不管哪一家早一会晚一会,只要相遇了都要相互亲热的打招呼,或是一起散步或是一起回家。和友人一起散步,可以称得上是一种享受。大家可以畅所欲言,谈天说地,谈古论今,真是别有一番情趣。这里有新闻报道,也有国内外时事广播;有道德与法,也有军事天地;有生活常识,也有厨房技艺。真是海阔天空。总之不仅使人心情舒畅,而且还能使你收获许多。在我们散步的人群中,叶三嫂是中学语文教员,此人性格开朗,待人热情,很有开拓精神。在她的提议下。2005年4月6日,我们三个家庭从沈阳桃仙机场,乘飞机一起飞往华东五市。我们共同饱览了素有人间天堂之称的苏杭二州,也欣赏了世界上著名的大城市上海的宏伟建筑。又到了国父孙中山的墓地南京。并畅游了人间的仙境西湖,美丽的太湖和黄埔江,匆匆的六天游程,却让人终生难以忘怀。我们每个人都深深地觉得真是大开了眼界,即开心又愉快。六天,在人生历程的长河中是多么短暂,就是这六天,把我们三个家庭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在我们这个队伍中,孙大嫂年长我们几岁,她待人忠厚,性格坦率,办事周到,我们几个人称她是当之无愧的“团长”。孙大哥此人颇有心计,不管做什么他不愿言表,他已年近六旬了,上有二位年迈父母,下有子孙满堂。让人敬佩的是孙大哥孙大嫂即要伺候高堂父母,又要对子孙们言传身教。叶三哥军人出身,部队造就了他雷励风行的作风和爱岗敬业的优良品质。让人服气的是他那种热心,耐心和不服输的精神。我的先生性格刚烈不阿,待人宽宏大度。做事说话不拘小节。在我们这个队伍中,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闪光点,也有不足之处。但愿我们之间互相取长补短。真正做到人近其善,人近其美。自那次华东五市一游之后,我们六个人都倍加热恋这个小旅游团。她仿佛有着一种特殊的吸引力和凝聚力。因此每次组织小型出游是我们六人的人心所向。只要有人提议,团长就立马组织。团长提议,大家一起响应。我们去过远方,也去过附近的许多地方。锦洲、凌海、青岩寺,小红山、马场等地。有的地方是驱车前往,有的地方是座客车去,有的地方是骑自行车去,每次出游都是孙大嫂把水果其他用品备好。在我们的心目中,她是我们的大嫂,也是我们当之无愧的团长。这一次次的活动,仿佛让人觉得有了组织,回到了集体,让我们觉得人是不能离开群体的有朋友也是我们最好的精神支柱,无论步行十几里,还是驱车数十里,乃至座车几千里,只要我们一起行动,我们就是有说不出的开心,这些活动,使我们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更深了,心贴得更近了,人也觉得更年轻了。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计划,每年去一个地方,让这个群体共同实现每一个人的心愿,那就是每一年都去一个好去处,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感受美好的生活,体味我们的友情,真是其乐无穷……谨以此文,愿我们兄弟姐妹互勉,让我们共同呵护这个“集体”。愿我们的集体更团结,更坚强。让我们每个人更加珍惜生命,更加热爱生活,更愿我们的团体常在,我们的友谊长存!
同桌的你还好吗
二十一世纪什么最值钱?人才!胡四是专门贩卖古钱币的倒爷,他愣是看出有些痴傻的张大年是个鉴定古币的人才。张大年前些年靠伪造古币发家,可在一次交易中漏了马脚,那买方不是盏省油的灯,光跟班的就十几位,居然硬逼着张大年生吞了十几枚假古币,又拳脚相加差点儿要了他的小命。自此之后张大年不光退出了古董行,人看上去也呆呆傻傻,一见到古币就浑身发抖带结巴。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张大年的病居然有了起色,这年头假币业如日中天,张大年见多不怪,见到赝品已与常人无异,但一见到真品,却还是发抖带结巴。这天胡四带着衣衫不整的张大年参加了一个古币博览会,张大年面色如常地说:“这里面的都是赝品,虽说伪造的工艺不错,但比起我当年,哼,差得远啦。”胡四这些年在古钱堆里打转,常有骗子假装不懂行的人拿着祖传宝贝找到他,他老是看走眼,这张大年虽说又结巴又呆傻,可他的毛病忒值钱了,只要把他带在身边,就如同随身携带了一尊财神呀!这天,胡四带着张大年来到古董街,挨街上的铺子乱转,这些铺子的老板眼光差,胡四鸟枪换炮带上了张大年,自然趾高气昂有恃无恐地一路捡漏,张大年结巴了五次,胡四一合计,这些古币一甩手就赚几千块钱呢。从最后一家店出来,胡四对张大年说:“放心,月底奖金少不了你的。”张大年还没答话,胡四的眼光突然呆滞了,只见街角坐着一位农村妇女,手里牵个小孩,那小孩正扔一枚古币玩。张胡二人是何等人物?只一眼就看到那古币正反两面印了两尊佛像,在莲花宝座和祥云的烘托下栩栩如生,难道这是传说中的淳化元宝?胡四和张大年忙围上去,只见张大年见到钱币,眼睛瞪得老大,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胡四心中就有了底,胡四向他发了个暗号,张大年瞠目结舌地结巴道:“真……真……”胡四见状,脑袋嗡地一声,这淳化元宝的价值非同小可,是宋太宗淳化年间巡幸五台山时烧香敬佛专门铸造的,拿到国外,一枚可以换一辆豪华轿车呀!胡四被幸福的预感包裹着,额头上居然冒出了冷汗,张大年还是一个劲“真……”个没完,看他那激动程度,显然也了解这古币的价值,胡四怕他引起卖主的怀疑,忙和卖主讨价还价,最后敲定四万元。胡四刚想掏钱,张大年又结巴着:“真……真……”胡四知道,张大年脑袋不灵光,肯定是想说真便宜,万一他真给说漏嘴,那到嘴的鸭子还不飞啦?他劈头给了张大年一个嘴巴子:“针什么针!谁让你往鞋里撒图钉的,你这是自作自受。”转脸又对卖主说:“带个傻子真不容易。”说完拉着张大年落荒而逃。两人一溜烟跑出很远,胡四见那张大年一句话说不出来,脸都憋红了,胡四又好气又好笑:“你是想说这是真品呢,还是想说真便宜啊?”张大年摇了摇头,费了半天劲终于憋出一句话:“真……真巧啊,这不是当年我造的假币吗?”
真品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