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似那的故事

七夕,似那心上弦。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谁轻抚了一下?是织女么。润扯着我早已愈合的疤痕。这一刻,那一丝闪电般的刺痛,让我跌进了,关于回忆带给我的幸福云端.......七夕过后,一个人来到了情侣们窃窃私语的临江岸边,怜惜着这洒落一地的粉红色的玖瑰花辨,不曾想这节我是看着别人过完的。只是不知道,痴男怨女,在七夕的夜晚,葡萄架下,是否听到了牛郎与织女的对话?你的另一半,牛郎(织女)此刻是不是正在与你共同淋浴着这神人的缠绵。一直以来,单身的我们对这个节日的到来是如此的期盼,是因为我们对神话般的爱情有着无比的向往?还是我们对爱情仍有着如一的执着?还是因为我们仍坚定着有关爱情的“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信仰。或许七夕的光晕才能让我们清楚地识别银河那头,哪一颗星星才是属于你自己的。再过几天,便是鬼节。每每此时,想起曾经的那一幕。那一丝惊吓,以及随后缓缓流淌的那一股股暖流。令我畅怀,曾几何时,我也曾拥有过那些难以忘却的美好。那是几年前的一天晚上,七夕过后吧!我跟女友买了一些菜,来到租房。准备做一顿丰盛的晚餐犒劳一下劳累的一天。女友比我小,能做得一手好菜,像她这个年纪的并不多见。不大会儿,饭菜做好,上桌,正当我们准备共进晚餐时,窗外的天一下子阴沉了下来,“要下雨啦!快关窗!”女友急急说道。夏天的日头落得迟,此时一看,却跟深夜差不多。又逢鬼节将至,我故意将话题往这个方向扯。“你知道不?天为什么黑得如此之快?”我试控性地问。“夏天呗!风暴很正常啊,你傻啊!”女友不满天气变化的如此之快。“你才傻呢?鬼节来了,鬼门关洞开,下面的要上来寻亲人呢?”我一本正经地说道。“你看这天,说变就变,你看见没有?我们回来的路上有人在烧纸钱呢?”我眉毛扬了一下。“吓我是吧!你个X人!吓不到我的!”女友撇了撇嘴。“这个东西你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继续努力着。“吃饭吧你,还想吓我?”女友露出那一幅不屑的神气。却忙着给我碗里夹菜,“把卫生间的灯打开,好不?房间的灯有点暗”女友带着哀求的口气说道。终于达到预期的效果,我一把搂住女友瘦弱的双肩,“别怕啊,有你老公我呢!”“你好得意噢!”女友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那晚,我们聊了很多,更多的是关于未来,让人极力回避又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以至于我们后来发生了轻微地争吵。“今天晚上什么都不要想噢!”女友下达了命令,以示抗议。“不会吧,你也太不人性化啦,灭绝的传人吧!”我不甘示弱。“你个木脑壳!自己去看看卫生间的垃圾筒里是不是多了一些东西....”女友解释道。“噢,我错啦,我错啦!”瞧着女友忽变的性子,只能无奈地抱着睡枕挪到床的另一头,以表我绝无他心。临了也不忘在女友脸上啃了一下。随后,又聊了些什么,也记不清了,反正一倒头,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只知道自己在梦里遇到了一些怪东西,拼命跑,拼命逃,大脑潜意识告诉我,不是真的,是梦,我要出去,逃离这个梦。终于,紧闭的眼皮被外力割开,眼开,大脑里一片木然。突然,我感觉床尾有动静,凭着淡淡月光,扭头一看,“啊?”床尾长发飘飘的魅影正冷丁丁地瞧着我,我张大了嘴,哽咽着说不话来。(这个我可能要说一下,当时恶梦醒来,意识还未恢复,早忘记女友是睡在床那头的。)应该只有零点几几秒的时间吧,我迅速地反应过来,“唉”了一声,原来是我女友。“你搞么得噢!”我神魂未定,“还不睡,坐在那里干嘛呢?”紧接着疑惑地说了一句。“我还问你呢?这么大个人,睡个觉还踢被子”女友不满地说道。“我.....”还想说什么,却答不上话来。“给你盖被子撒!”女友补充着。“看你睡得那么香,怕你着凉又怕弄醒你。吵醒你了吧!”“没有,没有”我把头缓缓靠在女友腿上,刚才那丝惊恐早已荡然无存。“谢谢你,老婆。”说这话时我感觉自己还是个依偎在母亲怀里的孩子。“睡啦,别这么肉麻......”女友嘟着小嘴,嘴角弯成了小半月。事后,我又认真地重复了一下那晚的场景:我恶梦惊醒,神智不清,忘了女友跟我不是睡一头,刚好在那个瞬间,我挣脱恶梦,扭头一扫时,长发飘飘的女友正在帮我扯被子,还未躺下。让我的思想飞了一会儿。白天自己的鬼神之说,意在戏弄一下女友,没想到自己却被自己梦中的假象给吓到啦世事难随己愿,常有不如意,有心甘为守花人,奈何风吹花落随流水。后来,更多的后来我搜寻着记忆,我把记忆定格在受惊吓的那零点几几秒。正因那零点几几秒的惊吓,使我的记忆溢满花香,幸福的陶醉。我知道,我也曾幸福地拥有过。屋内不知何时一股烟呛昧扑鼻而来,隔窗望去,街道上燃烧着一堆堆的纸钱,鬼节将至。其实,神也好,鬼也罢,为何对人间有着如此的眷恋,不正是因为人世间处处流露的那一份真情吗?些年后,每每想起受惊吓的那零点几几秒,心间的阴影便会渐渐明朗。千里独行的日子,目光所触之处,定会一一观望,害怕会错漏任何一个幸福的瞬间。一个人的夜,总盼想着,不知何时?半夜醒来,那床头,会再现那长发飘飘......“噢,我错啦,我错啦!”瞧着女友忽变的性子,只能无奈地抱着睡枕挪到床的另一头,以表我绝无他心。临了也不忘在女友脸上啃了一下。随后,又聊了些什么,也记不清了,反正一倒头,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只知道自己在梦里遇到了一些怪东西,拼命跑,拼命逃,大脑潜意识告诉我,不是真的,是梦,我要出去,逃离这个梦。终于,紧闭的眼皮被外力割开,眼开,大脑里一片木然。突然,我感觉床尾有动静,凭着淡淡月光,扭头一看,“啊?”床尾长发飘飘的魅影正冷丁丁地瞧着我,我张大了嘴,哽咽着说不话来。(这个我可能要说一下,当时恶梦醒来,意识还未恢复,早忘记女友是睡在床那头的。)应该只有零点几几秒的时间吧,我迅速地反应过来,“唉”了一声,原来是我女友。“你搞么得噢!”我神魂未定,“还不睡,坐在那里干嘛呢?”紧接着疑惑地说了一句。“我还问你呢?这么大个人,睡个觉还踢被子”女友不满地说道。“我.....”还想说什么,却答不上话来。“给你盖被子撒!”女友补充着。“看你睡得那么香,怕你着凉又怕弄醒你。吵醒你了吧!”“没有,没有”我把头缓缓靠在女友腿上,刚才那丝惊恐早已荡然无存。“谢谢你,老婆。”说这话时我感觉自己还是个依偎在母亲怀里的孩子。“睡啦,别这么肉麻......”女友嘟着小嘴,嘴角弯成了小半月。事后,我又认真地重复了一下那晚的场景:我恶梦惊醒,神智不清,忘了女友跟我不是睡一头,刚好在那个瞬间,我挣脱恶梦,扭头一扫时,长发飘飘的女友正在帮我扯被子,还未躺下。让我的思想飞了一会儿。白天自己的鬼神之说,意在戏弄一下女友,没想到自己却被自己梦中的假象给吓到啦世事难随己愿,常有不如意,有心甘为守花人,奈何风吹花落随流水。后来,更多的后来我搜寻着记忆,我把记忆定格在受惊吓的那零点几几秒。正因那零点几几秒的惊吓,使我的记忆溢满花香,幸福的陶醉。我知道,我也曾幸福地拥有过。屋内不知何时一股烟呛昧扑鼻而来,隔窗望去,街道上燃烧着一堆堆的纸钱,鬼节将至。其实,神也好,鬼也罢,为何对人间有着如此的眷恋,不正是因为人世间处处流露的那一份真情吗?些年后,每每想起受惊吓的那零点几几秒,心间的阴影便会渐渐明朗。千里独行的日子,目光所触之处,定会一一观望,害怕会错漏任何一个幸福的瞬间。一个人的夜,总盼想着,不知何时?半夜醒来,那床头,会再现那长发飘飘......
半夜醒来,愿床头再现那长发飘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