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怀孕的故事

狮子袭击斑马群,获一怀孕的斑马而食之,悲痛欲绝的公斑马为此告到了法庭。然而,公斑马万万没有料到,法官们非但不愿接受这桩状子,反而将他围了起来。“当今是优胜劣汰的时代,”狐狸法官说,“你妻落入狮腹,正好说明她是劣等斑马。如果要怪的话,也只能怪她自己!”“既然其他斑马都安然无恙,”猫法官说,“为何唯独你的妻子要遭此下场呢?显然,她是死有余辜的!”“作为丈夫,”熊法官说,“你应该好好保护妻子才对,怎么可以只顾自己跑呢?可见,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胆小鬼!”“既然你妻子怀了孕,”驴法官说,“为什么你不勇于牺牲自己,去主动顶替妻子落入狮腹呢?毫无疑问,你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卑鄙小人!”……面对着这些突如其来的斥责,公斑马被搞得晕头转向。末了,他十分疑惑地对法官们说:“诸位大人,我是因为妻子遭到不幸才来告状的,为什么你们一个个要对我和我无辜的妻子指三道四,却丝毫不敢去谴责和惩罚那个吃了我妻子的狮子呢?”
斑马告状
老鼠妈妈怀孕了。从怀孕的那一天起,老鼠妈妈就和老鼠爸爸商量,生个什么样的孩子最好。老鼠妈妈双手搂着肚子说:“依我看,小巧玲珑的孩子最好,但愿它永远长不大。孩子小的时候可爱,越大越不可爱了,人家都这么说。我愿意让我们的孩子永远清新可人。老鼠爸爸点点头:“唔,有道理,那么,我们的孩子怎么个小法呢?老鼠妈妈说:一粒米那么小。老鼠爸爸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小的孩子呢,他当然高高兴兴地同意了。他俩小声嘀咕时,小家伙听得真真切切的。小家伙想,长大后,有那么多烦恼,而且人人讨厌,我还是做个可爱的孩子吧。小家伙大声喊:同意!老鼠爸爸和老鼠妈妈听不见,它还没出世呢。不过,老鼠妈妈那时咧了咧嘴,有点痛苦地说:哎哟哟,小东西在里面动弹哩。不知道它是同意还是反对咱们的想法。老鼠爸爸说:你呀,快急疯了。忍一忍,明天再聊吧。咱们休息。老鼠爸爸和老鼠妈妈睡着了。天还没亮,他们俩被一阵欢快的声音吵醒了:爸爸妈妈快起来,看看我是不是你们想象的模样?老鼠爸爸和老鼠妈妈睁开眼,啊呀呀,小东西自个儿跑了出来。他们俩还不知道哩。它就像米粒儿一样大小,不过皮毛有点暗淡罢了。——唔,乖乖,宝贝儿,心肝!老鼠爸爸和老鼠妈妈睁着要抱小儿子。老鼠妈妈说:轻点儿,小心碰疼我们的孩子。它细皮嫩肉的。看你笨手笨脚的样儿。老鼠爸爸说:我想好了一个名字。老鼠妈妈说:快点告诉我。老鼠爸爸说:你让我抱抱孩子,我再告诉你。老鼠妈妈说:让我听听,如果我满意,自然会让你抱的。老鼠爸爸说:叫粒粒鼠。老鼠妈妈高兴地说:太棒了,粒粒鼠,我的乖孩子。老鼠爸爸说:该我抱了。老鼠妈妈亲啊摇啊,就是不肯撒手。老鼠妈妈白了老鼠爸爸白一眼说:我还没抱够嘿!嘿,粒粒鼠不再需要妈妈和爸爸搂抱的时候,老鼠爸爸还没抱过粒粒鼠一天呢。不过,粒粒鼠可不想让爸爸悲伤,它允许爸爸用胡子扎他的脸蛋儿。老鼠爸爸用胡子一扎粒粒鼠,粒粒鼠便粘在爸爸的胡子上了。粒粒鼠高兴地又喊又叫:“我挨上咱们家的屋顶了,噢,我能摘下星星喽。”
粒粒鼠
有位先生最近总觉得肚子有点疼,于是有一天他到医院去检查。来到医院,专家叫他去验尿,他拿着小碗来到卫生间费了好大事于挤出一点来,正当他走出卫生间时与一位也从卫生间出来准备验尿的小姐想撞,这位先生的尿被撞撒了,他非常生气地对小姐说:“你看你把我的尿撞撒了我怎么化验?”这位小姐看了看他说:“小气样,赔你一点不就行了吗。”这位先生一想也是,于是这位小姐从自已小碗里倒了一点给这位先生,这位先生拿着这个化验品交到了化验室。5天后当拿化验单时专家对这位先生说:“你怀孕了。”这位先生一听二话没说拿起化验单跑回家中,进门就对老婆说:“我说我在上面你在下面吗你偏不听,你看看,现在怀孕了是吧。”
妻子的丈夫怀孕了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