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工部的故事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世称“杜工部”、“杜老”、“杜少陵”等。汉族,巩县(今河南巩义)人。杜甫曾祖父起由襄阳(今属湖北)迁居巩县。盛唐时期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他的约1400余首诗被保留了下来,诗艺精湛,在中国古典诗歌中的影响非常深远,备受推崇。人们一想起杜甫,脑海浮现的多半是一位忧国忧民、朴实谦和的长者。但长者也曾年轻,温厚的人也有狂放的一面。如果不是命运的捉弄,杜甫在后人面前呈现的,也许是另一种面貌。交游:因为狂傲差点被杀杜甫和李白的相遇,被称为文学史上的大事。他们一起在山东一带漫游,一起拜访当时著名的道士。杜甫这样形容他们的日子:痛饮狂歌,飞扬跋扈。即便多少有点夸张,那也是狂放不羁了一一这就是青年时期的杜甫。在盛唐这样一个时代,人们胸襟开阔宏大,思想生气勃勃,狂放被认为是自信健康的一种美,所以李白的洒脱那样受人景仰,所以杜甫也自然流露着时代的骄傲。他们一起登临高台,慷慨怀古、纵论天下,令周围的人艳羡,又令人们觉得高深莫测。杜甫自己也曾经回忆年少时的“轻狂”,那是一个踌躇满志的杜甫。和李白一样,杜甫也是满腔治国平天下的狂想。不同的是,当时的李白已经从长安铩羽而归,而杜甫却正怀着一肚子好梦准备去碰碰运气。杜甫在长安四处碰到的都是墙壁。即使这样,他依旧带着几分年轻的狂傲。在给唐明皇的上书中,毫不含糊地自称才华绝不在汉代的文学大家杨雄,枚皋之下。在今天看来,杨雄、枚皋的成就声名远不及杜甫,但在当时,杜甫的这种说法,就好比现在某人自称和鲁迅不相上下一样。杜甫目空一切的气势,实在也不比李白差多少。中年之后,杜甫仍然不时露出狂态。他在四川的生活,是后半生为数不多的安定日子,这全靠他的故交、剑南节度使严武的照应。但是,杜甫对严武也经常漫不经心。和严武见面的时候,杜甫经常连帽子都不戴,这在当时是极其失礼的举动。传说中最邪门的一次,喝醉的杜甫坐上严武的座位,瞪着严武说:“严挺之还有这样的儿子!”直呼别人父亲的名讳,同样也是当时的大忌。杜甫这完全是借酒撒疯了。严武对杜甫虽然一贯友善,但身为一方军阀,严武脾气暴躁是出了名的,为小事杀人那是常事。杜甫这样没事就摸老虎须子玩,严武尽管没有马上发作,心里却动了杀机。一天,严武召集部下准备去杀了杜甫,要不是严武的母亲及时救杜甫,我们今天就看不到“青春作伴好还乡”这样的诗句了。在杜甫的吟诵中,人们总是看到一个关心民间疾苦、善良又热心肠的老人,很难把那和那种轻狂对照起来。或许,人性的复杂多面正是这样吧。从政:最后只好消极引退杜甫的诗歌时常出现放歌纵酒的描述,中间多少能够体现出一点他的疏狂。而他的固执倔强,好像却不容易看到。安史之乱爆发后,宰相房
杜甫之死
他是单位政工部的部长,每逢单位干部之间闹矛盾或职工遇到事情想不开,就由他去做思想工作,久而久之,大伙都叫他思想工作者。思想工作者对自己的工作很认真,很负责。在这个岗位上,他一干就是十年。但昨天,领导找他谈话,让他从部长岗位上退下来,因为,他的年龄已经到线。他服从了这个决定。但随即提出了一个要求,因为,他的年龄离到线还剩四天时间,他想利用这四天时间,为单位站好最后一班岗,再做一次职工思想工作。真是想瞌睡就送来了枕头。第二天,有人反映,小王在这次评先中落选,闹起了情绪,还在单位门口骂了娘。思想工作者立即兴奋起来,说道,好得很,把他叫来,我做做他的思想工作。翌日上午八点,小王走进了思想工作者的办公室。刚开始时,小王不承认自己有情绪,说是别人造谣。思想工作者摇摇头说道:“你在撒谎。当然,这也正常,年轻人嘛,爱面子,有了情绪不承认。但撒谎是一个很不好的毛病,下面,我跟你说说撒谎的危害性……”小王知道思想工作者说话的套路,忙承认他有情绪。“这就对了,应该说实话。那么说说看,你为什么有情绪?”思想工作者想从小王的思想上找到根源,然后打开突破口,把他的问题解决掉。小王快人快语道:“为什么?因为这样不公平,因为我比他们干得还多,干得还好,为什么他们能评上我就不能评上?”思想工作者点头道:“是的,这是有点不公平,但世上哪有绝对公平的事?还有,你知道什么是幕后英雄吗?看来不知道,今天,我很有必要为你补上这一课。”接下来,思想工作者开始为小王讲幕后英雄的故事,讲得很多,还讲了自己的看法和做幕后英雄的重大意义。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十二点了。小王提出,肚子饿了,想吃点东西。思想工作者答应了:“但不能回家吃,就在食堂里吃,而且速度要快,就十五分钟吧。”从食堂回来,接着刚才的话题,思想工作者继续做小王的思想工作。之后,小王从座位上站起来十几次,喝了十几杯开水,又做了几套广播体操打了一通太极拳,而思想工作者呢,依然还在那里滔滔不绝地说着。最后,当思想工作者说到小王的思想工作要是不做通,将会直接影响到单位的安定团结时,小王站起来,第三十八次打断了他:“我说思想工作者,天都黑了,办公室里的人都走光了,我们是不是也该回去了?再说,我的思想通了,真的通了。”思想工作者打断道:“你没通,一点也没通。还有,我明确告诉你,我还有三天年龄才到线,我的时间不多了,你是我最后一班岗,我必须把你这块硬骨头啃下来。”“可是……对了,我想上趟厕所。”小王说道。思想工作者回道:“去吧。我呢,也想去一趟,顺便在那里继续跟你说说。”说完,就要去抽屉里拿烟。小王赶忙改口道:“不不,我不去厕所了。我想回家,想去跟女朋友约会。你知道,我今年都二十八了,还没有女朋友,今天是第一次跟女孩约会,你总不能黄了我吧?”“我不黄你。但要放你去跟女孩约会,绝对不行。”思想工作者解释道,“为什么?因为你的思想工作还没有做通,而一个人在这样情况下就去跟一个女孩约会,那是约不出好的结果来的,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所以……下面,我想就约会问题和思想之间的相互关联,重点跟你说说……”小王打断道:“别别,我不去约会了。我去医院,我病了。”“病了,是重病还是轻病?”思想工作者说道,“如果是重病,那工作就得让路,先送你去医院,人命关天嘛。但如果是轻病,比如感冒什么的,那你就得克服克服,让我继续做你的思想工作,我刚才说过,我的时间不多了,得抓紧。”小王怕思想工作者真的送他去医院,忙说道:“轻病,轻病,我克服克服吧。不过,刚才我收到一条短信,说你的老娘从乡下来看你了。你快回去吧,去晚了,老人怕不高兴。”“那也不行!”思想工作者的口气硬得像一块铁板,“我的原则是,工作永远是第一位的。何况,我老娘一向支持我,她不会不高兴的。”“可你老婆恶啊。听说,在家里,每隔三天,她就要让你跪次搓衣板。”小王另找借口。“胡说!”思想工作者火了,“话说回来,就算我老婆恶,那也是在家里。对我工作上的事,我老婆从来不动粗,更没来单位找过我麻烦。你坐好,告诉你,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想找借口走人,但我劝你趁早死了这个心,我不会放你走的,我刚才说过,这是我最后一班岗,我不想留下遗憾,得把你这块硬骨头啃下来,向组织、向领导交上一份完美的答卷。下面,我想借此机会说几句题外的话,因为你刚才提到我的老婆了,也因为你还没有结婚,所以我觉得很有必要跟你说说什么是夫妻关系,以及做丈夫的在妻子动粗的时候应该是个什么态度,应该懂得如何去维护妻子的合法权益和妻子在家庭中的领导地位……”当天深夜十二点的时候,小王昏倒在思想工作者的办公室里。小王怕思想工作者真的送他去医院,忙说道:“轻病,轻病,我克服克服吧。不过,刚才我收到一条短信,说你的老娘从乡下来看你了。你快回去吧,去晚了,老人怕不高兴。”“那也不行!”思想工作者的口气硬得像一块铁板,“我的原则是,工作永远是第一位的。何况,我老娘一向支持我,她不会不高兴的。”“可你老婆恶啊。听说,在家里,每隔三天,她就要让你跪次搓衣板。”小王另找借口。“胡说!”思想工作者火了,“话说回来,就算我老婆恶,那也是在家里。对我工作上的事,我老婆从来不动粗,更没来单位找过我麻烦。你坐好,告诉你,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想找借口走人,但我劝你趁早死了这个心,我不会放你走的,我刚才说过,这是我最后一班岗,我不想留下遗憾,得把你这块硬骨头啃下来,向组织、向领导交上一份完美的答卷。下面,我想借此机会说几句题外的话,因为你刚才提到我的老婆了,也因为你还没有结婚,所以我觉得很有必要跟你说说什么是夫妻关系,以及做丈夫的在妻子动粗的时候应该是个什么态度,应该懂得如何去维护妻子的合法权益和妻子在家庭中的领导地位……”当天深夜十二点的时候,小王昏倒在思想工作者的办公室里。
思想工作者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