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谁晚的故事

至今我仍然相信,那时遇到的你,是一道照进我生命里的光线。因为,相遇之前离别之后,我都未曾遇见比你更让我奋不顾身的人。一个人终究会为另一个腐烂。我看见一个女孩倾身,倚在她的往事上面。[一]第一次见你是在初中教学楼前面的空地上。那天是周三,是全校每周例行一次的大扫除日。那时我正在三楼教室和班主任的儿子凌霄等一帮无赖紧张僵持着。当凌霄用一种胜利的姿态将我的书从大敞的窗户如天女散花般向下撒去的的时候,我把心一横,好,既然要闹,那就闹大点吧。我踩着凳子跳上桌子,闭上眼,从三楼纵身跃下……我听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惊呼和尖叫声。一阵短暂的风的呼啸声从耳边响彻过后,迎接我的竟是软绵绵的大地。我迟迟不敢睁开眼,我怕睁开眼看见血淋淋而又残败的自己,我怕这种软绵绵的感觉是幻觉。妹妹,舒服吗?一个男声在我耳边响起。我猛的睁开眼,一张俊朗的脸映入我的眼帘。我的嘴几乎和这张脸上的嘴碰到。我“啊”的大叫一声翻滚着爬起来。我这才看清,原来我跳下来时正好将你砸倒并压在你身上。你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龇牙咧嘴的对我说,我说妹妹,你就算想不开你也提前往下看看有没有人好吧?随地自杀是不环保的。就算没有污染到环境砸到小朋友怎么办?就算砸不到小朋友砸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啊。我捂着因和你撞击而有些疼痛的肚子,扑哧一声笑出来。我抬头望向三楼的窗户,那群无赖早吓的没了踪影。我拾起地上散落的书,抱在胸前。我怯生生的低着头站在你面前说,你好。隔了十几秒,我又说,对不起。又隔了十几秒,我说,谢谢。我知道我已经语无伦次,我承认我当时乱了。见你没反应,我抬起头,看见你饶有兴趣的看着我。我的脸突然红了。我叫程思渊。你说。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你便潇洒的走了。我呆呆的望着你好看的背影。没事吧?我的青梅竹马莫小年气喘吁吁的从楼上跑下来抓着我的肩膀,左看右看。我轻轻的摇头。你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不会让你再受那帮败类的欺负。莫小年信誓旦旦的说。我的脑子里却回荡着刚才我趴在你身上的那一幕。无论如何我都记得,后来你说起那天我带给你的感觉是两个字,震惊。你说的对,我柔弱的外表下,有一颗谁都无法窥觑的无所畏惧的心。这一点,自从遇见你之后,就愈加明显了[二]当你踏进这间教室的时候,我的心跳漏了半拍。我没想到那个转到我们班的新生就是你。你坐到最后一排,林怡萱旁边。班主任一脸嘲弄的表情对你说。我分明看见你轻蔑的勾起嘴角,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你走到我边上坐下,表情似笑非笑。那节课我什么都没有听进去,我浑身不自在,脸上火烧般滚烫,甚至连耳朵都是烫的。我听到班主任说,这道题的各个小题这列同学依次站起来回答。正巧是我所在的这列。我要回答的是第7小题。接着班主任每点一个同学的名字,那个同学便站起来回答。当我前面的同学回答完第六题时,我等着班主任点我的名字,然后站起来回答问题。结果第六题结束后,班主任指着另一列说,剩下的小题换这列同学回答。整个教室顿时弥漫着一种古怪的气氛。我僵在座位上,保持着一种极其奇怪的姿势。我知道我的脸一定红了,我知道我的眼泪一定冲到了眼眶,我知道同学们一定在看我,那里面一定有得意的凌霄和焦虑的莫小年。我恨不得地上有个缝隙,好让我立刻消失。老师,打扰一下,这列的林怡萱还没回答。你懒懒的靠着墙,手里飞快的转着笔,眼神凌厉的对班主任说。班主任作恍然大悟状,啊,是吗?不好意思啊,没注意。那林怡萱你来回答吧。在你说完那句话后,我的眼泪迅速回去。我突然觉得我不是孤军作战,我突然觉得内心充满了力量。我抬起头,迎着班主任嘲弄的目光。我没有站起来。最终,班主任说,不想回答就换别的同学回答吧。说完,意味深长的瞥了我们一眼。放学后,我跟在你身后。你快我也快,你慢我也慢。你停下回头看着我,我也停下低头踢着脚下的石子。终于,这样反复几次,你忍不住了,我说妹妹,你到底要干嘛?我轻轻的说,我请你吃饭,算我谢你。你从口袋里拿出香烟点燃,悠悠的吐了口烟,笑着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样吧,一个月后就是我生日,你来帮我庆生就OK。我没有吭声。他说,你好象话很少。我淡淡的笑了笑。那天,我们沐浴在金色的夕阳中,踩在一大片一大片的落叶上。直到如今,我再没发现比那天更令我心醉的情境。[三]我喜欢看你上课睡觉的样子,花样百出,层出不穷。多少次,我拿出手机,悄悄拍下你的睡姿。多少个不眠夜,我将手机放到胸口贴着你的照片安然入睡。我还喜欢看你上课画漫画的样子。总是在课上了一半时,你就会把一张纸递过来,纸面上跳跃着线条夸张的老班,圆规般的腿,木棍般的细腰,硕大的胸,硕大的臀。我总会在“老班”的腰上打个箭头写道,你说这腰会不会喀嚓一声被坠断?你回道,断了多好,断了就没人欺负你了。我知道你和我不是一类人,但既然他把你和我归为同一类,你以后就不是一个人在作战。看着这段温暖的话,我一笔一画写道,在我眼里,你并不是坏学生。如果不是那个宝蓝色眼影的出现,我以为我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至少在有限的初中生涯,还有一年的时间可以和你单独朝夕相处。那是个精致的女生,洋娃娃般的睫毛,魅惑的眼线和宝蓝色的眼影。一看就和你很般配。一想到和你很般配,我就觉得心脏有些许的梗塞。你对我介绍说,她叫伊琳,和我一样,两个月前来到这座城市,这所学校。她家和我家是世交,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我对她淡淡的笑。坐在教室里,我看见伊琳亲昵的拉着你的胳膊说,思渊哥,后天就是你生日了,你想要什么呀?你宠溺的笑笑,我是男孩子,又不像你们女孩子要这要那的。后天生日你能来就够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是多余的。你拿出烟开始抽,伊琳缠着你说她也要抽。你“啪”地打落她的手,微怒道,以后你少去酒吧,少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伊琳摸着白嫩的小手嘟囔,不给就不给嘛,还打人家。我把脸转向窗外,心里有什么东西在翻滚汹涌。第二天,我约你去你们常去的那个酒吧。在你盯着我看了足足一分钟并确认是我后,你张大了嘴巴。你揪着我烫的一次性卷发说,你今天怎么了?我眨巴着假睫毛,一言不发。我一杯接一杯的喝酒,装做很娴熟的样子。你一把抢下来,认真的说道,不会喝就不要逞强。我低下头无趣的抠着早上涂的纯黑指甲。你拉起我,向酒吧外走去。你说,这种地方不适合你来。我倔强的说,适合你的就适合我。你背过身去,沉默了良久。你转过身问我,能告诉我老班和凌霄是怎么回事吗?我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我轻描淡写的说,我有一个堂姐,被一个老师逼疯了,后来那个老师就被学校开除了。那个老师就是老班的姐姐。你说,我明白了,没想到当教师的竟这么没师德。我淡淡的笑。你说,你很坚强。[四]你生日那天,你焦急的在原地踱步。你说,伊琳到现在还没来,我担心她出事了。我和你一起去那个小酒吧找她,几乎翻遍了也没找到。你自责的说,她父母和我父母都说过让我好好照顾她,她要出了什么事,我万死难辞其咎。我的心隐隐的痛着,如果是我丢了,你会不会也是这样的焦虑眼神。你说,我们在附近再找一找。就在我们几乎找遍附近时,听到小巷子里传来争执声。我们飞快跑过去,只见伊琳被一群叨着烟的黄头发男生围在中间。我听见伊琳说,我从头到尾就没当真过。其中一个似“大哥”般的男生说,你没当真?我可当真了!吃我的,喝我的,花我的,最后跟我说你在开玩笑!你当我是吃素的?说着挥手给了伊琳一巴掌。伊琳白皙的脸上很快出现五个指印。住手!你厉声对那群男生说。那个大哥嬉笑着说,哟,伊琳,这小白脸不会就是你男人吧?该不会我给你钱你都用来养他了吧?说着大哥猛的扯过伊琳的衣领,伊琳的外衣滑落到肩膀,露出了里面的内衣。你欲冲上去,却被其中两个男生拖住胳膊,动弹不得。大哥还在继续扯着伊琳的衣服,你的眼睛几乎要出血,你怒吼,你们究竟要怎样才肯放过她!大哥坏笑着说,怎么着哥的钱也不能白花,就算花在小姐身上也够睡一阵了。你咬牙切齿的看着他。大哥走过来拍了拍你的肩膀,别上火嘛哥们,要不这样吧,你只要愿意跪着在哥几个面前爬一圈,再学几声狗叫,这事也就过去了。我看见你的身体在颤抖,我把手伸进口袋摸着手机,凭着感觉发了一个信息。当大哥几乎把伊琳的外衣剥下来的时候,你大吼一声,我跪!看着你缓缓的屈下双腿,我大声说,等一下!所有人都看着我。我指着伊琳说,把她换我,让他们走。那群人相视一笑,大哥把我从头到尾打量一遍说,这妞倒蛮纯情的。不像这货色,说不定早不是处女了。说着把伊琳一把推向你。两个男生走到我面前,将我带走。我听见你声嘶力竭的嘶吼,林怡萱!我回头,对你淡淡的笑。你和拦住你的男生厮打在一起,你被打倒在地蜷缩成一团,被那几个人拳打脚踢。你绝望的望着我,我看见你的眼睛里缓缓流出眼泪。我突然阳光灿烂的笑了,我什么都不怕了。就在我和那群人即将消失在你的视线中时,救兵到了。一阵警笛声渐渐逼近,那群人拉着我加快了脚步。你用尽全身力气站起来,用全身的力量和这群人厮打起来。你的纠缠为警察拖延了时间,当警察到时,那群混混来不及管我,丢下我拔腿就跑。莫小年从警车上跑下来,一把把我抱在怀里。你单腿跪在地上支撑着身体,温柔的看着我,撕扯着流血的嘴角勉强的对我笑。[五]对于“爱”这个字,我从未对你提及。我知道,你明白。亦如我死心塌地的相信你对我的感情和对伊琳的感情是不同的。即使那些伤害那么明目张胆,我依然是那个一言不发的白痴,林怡萱。周末,你发短信给我,约我去附近的广场。你如何知道宠辱不惊的我是揣着怎样欢喜的心情赴约的。到了地方,却见你和伊琳坐在长椅上有说有笑。伊琳对我招手,快来呀。我默默的走到你们跟前,我不知道该坐着还是站着。伊琳说,是我用思渊哥的手机约你啦,上次的事我想好好谢谢你呢,下个周末我请你们吃饭。你有些不高兴的伸出手对伊琳说,手机拿来,以后别乱翻我手机。伊琳不服气的看了你一眼说道,思渊哥,我想吃冰激凌。你白了她一眼,都深秋了,你没事吧?伊琳撒娇说,你给我买嘛。我说,我去吧。伊琳笑着说,还是小萱好。我走了几步隐隐听见伊琳低声的说,我使唤她怎么了?你心疼了?我就知道你跟她没好事!我拿着三个冰激凌回来的时候,伊琳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我坐在你们旁边,木讷的拿着冰激凌。突然伊琳说,小萱,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吧?我和思渊哥在一起了。我的心猛的一紧。我抬起头看你,你低着头摆弄着手里的手机。我整整看了你一分钟,这一分钟里不断有融化的冰激凌一滴一滴的顺着我的手滴到地上。那种冰冷从手指传到心脏。我一句话未说,起身,离开。你开始疏远我。你课间再也不在教室待着,课上再也不画漫画,甚至连睡觉都是将脸偏向另一边。你在生我气吗?怪我没有祝福你们吗?伊琳明明不是你妹妹吗?在我都没有幸福的时候,我又怎么有勇气祝你幸福。伊琳请客吃饭的那天,吃过饭后,她把我悄悄的拉到一边,一副可怜的模样。她说,小萱,你能不能帮我买个东西,现在只有你是我最信任的女生了。我说买什么?她附在我耳边说低声说,测孕纸。我的头皮一阵发麻。我看向不远处的你,你还是那样漫不经心的摆弄着手机。你在为这件事为难吗?你在为伊琳发愁吗?
谁晚我生命里的光线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