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谁的谁心疼的故事

一嘉玉没想到,给外甥李宇找工作的事儿,竟然被陈黎一口回绝了。陈黎说:“办不了。”继续盯着电脑继续浏览新闻,头都没有抬。因为出乎意料,嘉玉一时有些愣怔,继而便有些恼火:“我都答应大姐了,你让我怎么跟她说?”陈黎这才抬起头来看了嘉玉一眼:“就说我确实没那本事。”“可我都告诉大姐那公司老总是你同学了,这事能办成。”嘉玉嘟哝。如果不是陈黎拒绝,之前,在嘉玉看来,这的确是件小事:外甥李宇中专毕业,面临找工作难题,而陈黎的同学岳鹏经营一家贸易公司,两人关系极好,陈黎开口,岳鹏肯定不会拒绝。但是嘉玉没想到,拒绝的人是陈黎。陈黎告诉嘉玉:“我不想和岳鹏之间有这种来往,只想保持单纯的朋友关系。”竟是这样的理由,嘉玉更来气,这年头,交朋友不能说为了互相利用,互相帮忙也是应当的。陈黎却偏就没有答应,这让嘉玉除了生气,还觉得没面子,一晚没跟陈黎说话。直到第二天早上,陈黎起床后招呼嘉玉:“做了什么好吃的?”“吃什么吃?”嘉玉依旧气着。陈黎笑起来:“还生气呢?生气长皱纹。”嘉玉可没心情跟陈黎笑,但也觉得再争执不是办法,叹口气,声音软下来:“你就去找找岳鹏吧,你也知道大姐不容易,一个人带着小宇这么多年,她以前最疼我,也从来没有求过我,这一次……”嘉玉拉一下陈黎的手臂,“算我求你,成吗?”话说到这份上,陈黎沉默了,埋头吃了两口面包,抬起头说:“那……我去问问他。”嘉玉松了口气,以她对陈黎的了解,他答应的事,一般十拿九稳,比如两年前,嘉玉的舅舅做心脏搭桥手术,陈黎辗转找了好多熟人,联系到省城市立医院心外科最好的专家,舅舅的手术最终做得很成功;再比如表哥看中一处房子,陈黎也搭了朋友的人情,给表哥省了大笔银子;又比如嘉玉闺蜜开店,办执照的各项手续,在嘉玉的要求下,陈黎也都帮着搞定了……当然,嘉玉大体知道这些事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所以,这一次嘉玉也没有想太多,所以更不明白陈黎如何一改从前的“有求必应”。好在,最后还是答应了。二大约一周,陈黎对嘉玉说:“跟大姐说,让小宇去上班吧。不过……”陈黎犹豫了一下,“你叮嘱小宇,守规矩,好好干。”嘉玉点头:“放心吧,小宇虽然不怎么争气,连大学都没考上,但也还算懂事。”略一沉吟,又道:“老公,我替大姐谢谢你。”陈黎笑,不语,揉揉嘉玉的头发,算是回应。这件事,就算这样办妥了。李宇上班后,大姐执意请嘉玉和陈黎吃了顿饭。席间,大姐说现在本科生都找不到工作,李宇一个小中专生能进那家公司,多亏了陈黎。很客气。嘉玉笑大姐一家人说两家话,陈黎则还是只笑不语——嘉玉微有不满,觉得陈黎怎么也应该说几句让大姐别见外的话,但陈黎却没有,倒让大姐有些不安,在陈黎去洗手间的空当儿问嘉玉:“这事儿是不是让陈黎为难了?”嘉玉笑说:“你还不知道他,闷葫芦性子,不爱说话。”大姐点点头,笑起来,便也没有再多心。多心的是嘉玉,回去的途中,忍不住说陈黎:“办也办了,何必最后做得那么小气呢?一句话不说,都让大姐多想了。”陈黎未接嘉玉的话,过了半天,嘉玉又说了一遍,陈黎才话不对题地说:“只怕以后,也不能跟岳鹏像以前那么随意地喝酒聊天了。”嘉玉略有不屑:“你想多了,岳鹏不是那样的人。换了你,你会因为这点小事改变对朋友的态度吗?”陈黎却不再回答,只专心开车。嘉玉觉得,这件事虽然办妥了,但陈黎始终是不情愿的。嘉玉的确不太明白为何,却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没有再追问下去。三周六的下午,嘉玉跟着陈黎回父母那边小聚,吃饭时,婆婆好像冷不丁想起来,对嘉玉说,以前老同事的孙子想进嘉玉的学校,但孩子户口不在本市,看嘉玉能不能想想办法。嘉玉教课的小学是市重点,开学季,各种托关系找门路的数不胜数,因为名额关系,每年各项条件合适的孩子有些都很难入学。虽然嘉玉当着班主任,这样的事,说话力度也不大。但婆婆开口,当即拒绝不太好,所以,嘉玉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正为难,一旁的陈黎慢悠悠开了口:“妈,别难为嘉玉了,她又不是校长,没那本事,你都不知道现在这种事儿有多难办,花钱都不行。”婆婆“哦”了一声,转头问嘉玉:“是吧嘉玉?不好办就算了,我也没确切答应,就说问问你。”嘉玉点点头:“是不容易办,妈,要么您让他找找其他小学,我也帮着问问。”说完,嘉玉感激地看了陈黎一眼,陈黎的确替她解了围,她是儿媳,不好直接说,陈黎是儿子,怎么说都合适。婆婆倒也通情达理,没有再多说什么,过了一会儿,陈黎却又慢悠悠地开了口:“爸、妈,孩子上学这事儿,以后任何人找,你们都不能答应,你们想想,为了别人的事儿让自己的儿媳妇为难,这买卖不合算吧?”婆婆笑起来,打趣儿子:“就你疼嘉玉,我们不疼是吧?”陈黎点头:“那是,嘉玉是我媳妇,谁的谁心疼嘛。”嘉玉也忍不住扑哧笑了,没想到陈黎还有这幽默,更是当着父母的面明目张胆地偏心嘉玉。笑过,嘉玉的心就暖起来,在桌面下偷偷握了握陈黎的手。四果然,直到开学季结束,除了朋友询问过几次,陈黎的爸妈包括别的亲戚,都没有就孩子上学的事找过嘉玉,是陈黎那番话起了作用。为此,嘉玉这边倒是省心,省不了心的,依旧是陈黎,还是大不省心——上班一个多月后,李宇便和主管打了一架。是真的打架,不仅打了,李宇还把对方打进了医院。起因是主管数次提醒李宇要遵守公司时间制度,按时上下班,李宇心有不满。那天中午李宇跟同学去喝酒,喝多了,回到公司碰到主管,主管告诫他上班时间中午不能饮酒,一言不合,李宇借着酒劲就动了手。李宇比主管高半头,又健壮,等同事把他们拉开,恶劣后果已造成,主管被李宇打断了两根肋骨,他报了警……嘉玉又急又怒,急的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怒的是外甥李宇的不争气。因为单亲家庭的缘故,这些年全家人多少有些骄纵李宇,尤其大姐,但嘉玉只以为他小懒惰、不上进,没想到染上了各种恶习。嘉玉也才知道,从去到岳鹏的公司,李宇基本就没好好上过班,碍于同学关系和情分,岳鹏一直没有告诉陈黎,只当是养了个闲人,不惹事就好,为此,陈黎和岳鹏的关系也变得微妙了,再也不似从前那样随意而亲密。没想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一时之间,全家人都出动收拾残局。嘉玉先陪着大姐去了医院,跟李宇主管和家人不停道歉,说尽好话,对方依然不打算放弃起诉……最后还是陈黎出面找了岳鹏,人家才松口,同意私下解决。这边安抚下来,那边陈黎还要找人办理李宇的保释……班也没上,折腾了两整天。五那天晚上,陈黎累得蜷缩在沙发上便睡着了。嘉玉在旁边默默坐下,看着陈黎略显凌乱的衣衫和疲惫的神情,有些心疼。她想起那天顺着陈黎的话题,婆婆说陈黎其实是个最不喜欢求人的人,小时候,让他去邻居家借点东西都为难;有一年春节,亲戚想让他帮着买几张去广州的卧铺票,他宁愿找黄牛多掏了好多钱,也不去找在火车站工作的儿时最好的玩伴……婆婆笑说:“自己都不想为难,当然舍不得媳妇为难了,理解。”当时嘉玉也只顾着小感动带来的小温暖,并未想太多,现在想起来,嘉玉觉得难过——好像从恋爱时候开始,她就在不停地“为难”陈黎,家人的事,朋友的事,小到办理营业执照,大到找工作……而李宇的事,当初陈黎之所以拒绝,恐怕是作为旁观者,他对李宇看得更清楚,怕李宇闹出乱子他无法跟好友交代。陈黎曾说,朋友能长久的前提,便是不相互利用,否则,早晚有散的一天……还有一次,嘉玉和陈黎的同事吃饭,同事打趣她:“陈黎可真是疼你,我们还没啥想法呢,他就警告我们以后不许就孩子上学的事麻烦你,是认真严肃地警告哦……”只是当时啊当时,所有的当时,嘉玉都没有用心去想这些“小细节”的根由。这些年,他一再护着她,不让她有任何为难。而她,却一再麻烦他、为难他,令他不惜放低身姿去求人、说好话,她还只当都是应该。嘉玉找了毯子轻轻帮陈黎盖上,她想不管李宇的事后面如何处理,从现在开始,她都不再去为难他了。像陈黎说的,谁的谁心疼——陈黎早已懂得,而她后知后觉,正在学习中。
谁的谁心疼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