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不耐烦的故事

事故发生时,他正在不耐烦地看表。在等了海伦两个小时之后,他决定回家。他心情忧郁,看见两个人等在家门口时,他更加不悦。两个人中,一个是巡警,另外一个是邻居吉姆,他的老同学。“汤姆,”吉姆说,努力掩饰自己的情绪,“这是巡警罗宾逊,我们可以进去一会儿吗?”“当然可以,出了什么事?”汤姆边问边向巡警点头。他们进入客厅。汤姆正要准备饮料时,吉姆说话了,他的话断断续续,但汤姆完全可以听明白:“汤姆,海伦出事了……今晚在火车站……门开了……她掉了下去……”他描述了事故经过,但汤姆好像没有听见。在以后的几天里,家里人来人往。之后,汤姆拒绝与周围的人往来。他不能接受与海伦永别的现实。医生说他神经错乱,建议他接受心理治疗。但汤姆谁也不见,葬礼之后,他甚至从未走出家门。汤姆念念不忘过去的事,常想:如果花些时间去办公室接她,如果花些时间谈谈他们的问题,如果……6个月后的一天,汤姆终于同意与朋友出去晚餐,地点是一家酒吧,开车约一小时。他谢绝朋友们的接送,决定自己开车去。那一天,他提前出发赴约以防交通阻塞。天渐渐地黑下来,他注意到右前方出现一片混乱,看到几栋着火的房子。许多人聚在那里,哭喊声交织在一起。车无法开近着火的房子,他就跳下车,向最近的那所房子跑去。空气中弥漫着焦糊味,他的周围烟雾缭绕,一片狼藉。烧伤的人躺在地上,惊恐万状。他径直向第一所房子奔去。火几乎吞没了那栋房子,只有顶层靠右边的一间屋子尚未烧到。一伙人在拼命地阻拦一位绝望的妇女,她在不停地喊:“安妮,保罗!”在嘈杂的人堆里,没有人听到安妮、保罗的名字,但汤姆听到了。他毫不犹豫地冲进了房子,在房内,他找到一条毛巾,将其浸湿,一边上楼一边用湿毛巾裹住脸,汤姆很快扫视一下房内的格局:左边是火,右边是关紧的门。他去摸门把手,很烫。他解下裹脸的湿毛巾,用它包住门把手,将门打开。如果他不知道地狱的样子,那么现在该知道了。窗帘、椅子、地毯……到处是火,他呼吸困难,蹲下身子以躲避烟火。他注意到角落里蜷缩着两个孩子。“安妮!保罗!”他大叫。屋顶吱吱作响,汤姆知道他们时间不多了。远处,消防车及救护车呼啸而至。火焰弥漫了整间屋子,孩子们晕倒在他的臂上。他尽力用身体护着孩子,跳过大火,找到下楼的阶梯。他看不见东西,只靠双脚探索前进。他几次要栽倒,但臂上的重量支撑着他。他甚至没有感觉到火舌已吞尽衣服,舔到皮肉。他好像看见了门,一个男人的轮廓。臂上的重量被卸下……孩子们……照顾好孩子们……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疼,浑身难忍地疼,但他仍挣扎着要讲话。“孩子,安妮和保罗……”“他们很好,”他听到有人说,“谢谢你,史密斯先生。”“很好。”他低声说。然后他见到一张脸,模糊,但很熟悉。“海伦,”他说,“见到你真高兴。”“别出声,”她说,“汤姆,把手给我,我们还有最后一段路要走。”他走向那只手。突然,一切疼痛悄失,光明出现了,没有血,没有疼。他与海伦又在一起了。这一次,他们永远不会分开了。他的墓碑上写着:他没有时间了,只好奉献生命。
没时间去爱只好奉献生命来爱
“王成,打扮好了吗?”李媒婆有点不耐烦地催促。“好了,这就走。”王成边往外走边打着领带。随着人们意识、观念的改变,媒婆已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李媒婆是附近村庄仅存的一个媒婆,李媒婆眼光独特,能说会道,威望高,这几年一些大龄青年在李媒婆的撮合下告别了单身。王成今年三十岁,身高一米七,一脸麻子,家境一般,因为这些原因,不知不觉走入了大龄青年的行列。李媒婆和王成的母亲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为了王成的婚事,李媒婆没少操心,前后为王成介绍了二十几个姑娘,由于王成长得寒碜点被姑娘们一一回绝,最近王成的母亲听说赵庄有个叫慧丽的姑娘,年龄和王成相仿,所以又托李媒婆说亲。 赵庄的慧丽李媒婆认识,姑娘身材高挑,长得漂亮,端庄,像个大家闺秀,王成的母亲一说,李媒婆头摇得像拨浪鼓:“老姐姐,你不知道,慧丽是个很挑剔的姑娘,长得漂亮,眼光高,王成没戏。”“姑娘长得漂亮我们孩子就没戏了,你以前给我们介绍的那些歪瓜裂枣,不是也没成吗?慧丽也三十岁了没对象,说不定就是在等我们王成呢!”王成的母亲耷拉着脸有点不高兴。“好好好,明天我给你跑一趟,为了孩子我跑趟腿没关系,我还不是为了让你们少花冤枉钱么,脸拉得那么长,跟驴脸一样。”李媒婆用手轻轻拍了拍王成母亲的脸开玩笑的说。慧丽今年三十岁,触过几个男朋友,在相处的过程中总是觉得男人不可靠,不能给自己安全感,高不成低不就一直没找到意中人,今天下班后听母亲说李媒婆来过,母亲定下三天后在家里相亲。六月的季节,天气闷热,风扇吹着热浪让人窒息,王成一晚没睡好,黎明前的一场小雨,空气清新了很多,王成起了个早,把钱江125摩托车推到院里,找了一把刷子,一块抹布,刷了一遍又一遍,刷到第五遍的时候,不敢再刷了,由于用力过大,有部分车漆脱落,昨天听李姨说慧丽的母亲是东北人,喜欢抽烟,王成咬咬牙买了两条泰山烟,四百多,又买了十斤香蕉,一斤块糖。王成从衣橱里找出专门为相亲买的一套西服,这身衣服买了三年了,只穿过六次,都是相亲时穿过,平时舍不得穿,像宝贝一样珍藏着,还没系好领带,李媒婆已在催促。“李姨,你给我拿着礼物,咱们这就走。”李媒婆看了看王成忍不住笑了笑,头型梳了个中分,头发在头油的作用下闪着亮光,西服领带,皮鞋擦得铮亮,手里拎着两个兜。“这么破费干啥!八字没一撇。”李媒婆看了看兜里的礼物说。“李姨,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王成大大咧咧的说。下过雨的空气有点潮湿,王成摩托车速度并不快,清风拂过脸庞,带来丝丝凉意,路边的树上两只花喜鹊在窃窃私语,王成不禁笑了笑:“李姨,今天出门看见喜鹊,好兆头啊!”“希望今天顺利,慧丽的爸爸在外地打工,只有慧丽娘俩在家,进门别忘了喊大妈,一定记住啊!”“李姨,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这点事还嘱咐我。”三十分钟左右来到赵庄,摩托车停在慧丽家门外。“慧丽在家吗?”大门敞着,进院后李媒婆大声的问。 “在家,在家。”慧丽母女迎了出来。王成被慧丽的美貌吸引,不觉有点走神,李媒婆用手拉了一下王成的衣角,王成回过神来喊了一句:“妈,你好!”一声妈把慧丽的母亲喊得暖暖的,慧丽的母亲生了三个女儿,一直想盼个儿子,谁知天不遂人愿,慧丽是老三,生慧丽那会寻找了许多偏方,一直以为老三肯定是个儿子,生下慧丽后一家人像泄了气的皮球,慧丽的两个姐姐嫁的很远,只在过春节的时候回家团圆,所以慧丽的母亲想给小女儿在附近找个对象,自己老了也好有人伺候。王成一声妈,把李媒婆吓一跳,心想:这孩子吃错药了,怎么第一次见面就喊妈,这事有点悬。慧丽是笑着从屋里出来的,看到王成后笑容瞬间凝固,心说:这媒婆什么眼光怎么什么人也往家里领,如果以眼前的年轻人为标准,提亲的能排出四十里路,慧丽狠狠地瞪了李媒婆一眼,李媒婆装没看见,王成叫一声妈,慧丽忍不住想笑,出于礼貌没笑出声。鬼使神差的喊了一声妈,王成自己也觉得有点尴尬,本来自己是想喊大妈,一走神喊错了。“老姐姐,你看你多有福,一见面就多个儿子。”李媒婆赶紧打圆场。“慧丽,你和小王到客厅聊会,我和你李姨说点事。”院子里有一棵粗大的梧桐树,茂密的枝叶遮住了六月的炎热,透过枝叶的缝隙,阳光斑斓的洒在地上像一幅美丽的写意画,花池里好看的花儿散发出阵阵的清香,蜜蜂忙碌的在花丛间飞来飞去,这是一个典型的农家小院,梧桐树下一张八仙桌放着茶具,慧丽妈和李媒婆在桌旁坐下,边品着茶边说着农村的新鲜事。王成随着慧丽来到客厅,顺手把礼物放在茶几上,慧丽表情冷漠,王成心里凉了大半截,知道姑娘没看上自己,来时紧张的心反而放松了。“第一次来,买那么多礼物干嘛!”慧丽撇了撇嘴。“也没买什么,一点心意。”“听李媒婆说你今年也三十了,怎么条件太高没找到合适的吗?”慧丽继承了母亲东北人心直口快的性格。“嗯,我找对象条件高,前几天我写了一个征婚启事,寄给在报社当编辑的姐夫,征婚启事是这么写的,我要求高三条:一、一定要看出是人,二、女的,三、活的,第二天编辑姐夫就给我打来电话说,你三十了还这么高的条件,等着打光棍吧!可我觉得那已是我的底线了。”王成装作无奈地说。慧丽想忍住笑,看看王成一脸无辜的表情,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心想这人真有意思。“你姐夫也太没眼光了,你长得也挺英俊啊!”慧丽有点挖苦地说。“谢谢你,你是第二个说我长得帅的人,前几天一个影视剧组在我们村拍古装戏,我给剧组送了一壶热水,导演挺够意思,让我穿上杨六郎的盔甲照张相片,我穿上后随手拿件兵器,导演看呆了,说我真像元帅。”“导演说你像杨六郎,杨元帅?”慧丽有点不相信的问。“导演说我像天蓬元帅,也不是我长得丑的原因,是我拿错兵器了,杨元帅用的是沥全枪,我顺手拿一钉耙。”一阵阵爽朗的笑声传到院中,慧丽的母亲觉得奇怪,今天女儿怎么了,像个傻丫头似的,笑的那么大声,李媒婆心想,这事有戏,聊了有两个小时了,还有说不完的话。时近中午,李媒婆走进客厅打断了俩人的谈话:“王成,我中午去幼儿园接孙女,咱们走吧!”“吃了饭再走吧!”慧丽妈说。“不吃了,家里没人接孙女。”“小王,把礼物拿回去,这么客气干嘛!买这么多礼品。”慧丽妈说。“好吧,我拿回去。”王成拿起礼物就往外走。身后是三人惊异的目光,走出院把礼物挂摩托车车把上,李媒婆坐稳后,启动摩托车一溜烟不见了踪影,慧丽母女带着疑惑回到院里。“你这孩子有病啊!聊得好好的,你怎么又把礼物拿回来了。”李媒婆气得脸色发青。“李姨,你觉得能成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慧丽长得那么漂亮,我长这样,四百多块钱的礼物留着下次相亲再用吧!这事绝对没戏。”李媒婆通过手机把王成的原话转给慧丽,慧丽母女经过商量觉得王成这人不错,幽默、风趣、就冲临走把礼物拿回去这一点来看,这人脸皮厚,有主见,以后有事情慧丽不用操心,小伙子会过日子……婚后几年,逢年过节,王成拿着礼品到岳母家,临走前老丈母娘总会风趣的搭上一句话:“王成,别把礼物落我们家,记得带走。”姻缘就是在对的时间,遇到那个前生约定,今生想要厮守一生的人。
相亲,歪打正着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