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两字的故事

我现在该怎么办?明明是在商量婚礼的事,按计划还有半年我就是他的新娘了,一下子闹得要分手,我该如何面对父母,面对周围的人,难道真的要离婚吗?……筹备婚礼是件麻烦的事情恋爱很甜蜜,结婚却是件麻烦的事情。我和他恋爱一年后,他向我求婚。见过双方父母后,我们就注册结婚了,然后开始筹备我们的婚礼。一切顺顺利利,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么恩爱下去。装修新房,预定酒店,筹备婚礼的过程差不多要一年时间,起初我很享受这一漫长的过程。我是女孩子,我爱做梦,我一直在脑海里打造着属于我和他的小家,每个细节想想都是甜蜜的。可事实,并不如我想像的那么美好。婚房是他家早就买好的,一直没有装修,就等着他结婚再装修。两室一厅的房子,我很满足。装修的费用,他父母说由他们来出,我父母负责买家具和家电,这是双方父母商定好的,大家都没意见。可装修开始,问题就来了。我发现我根本没办法按照我的梦想来打造我们的新房,因为他的父母和他有自己的想法。我喜欢白色,他们说白色不耐脏,好吧,我妥协。我看中一款墙纸,他爸说不实惠,我也妥协。我说开放式厨房明亮,他妈说不实用……我的想法被一一否定。我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有些否决的理由我能接受,但为什么妥协的一直是我呢?他的父母干涉我们太多,这让我很不开心。有很多次,我向他表达了我的意见,希望他能在我和他父母之间做好沟通工作,毕竟这新房是以后我和他两人住的,不是他父母住的。但结果,他总是被他的父母说服。或许这些不愉快一直积压在我的心里,才会导致我今天的爆发。离婚两字说出口才知道收不回今天,我和他在新房里商量婚庆的事情。我已经看中了一家婚庆公司,这家婚庆提供的很多理念跟我梦想中的婚礼很符合,可是他推荐他家一个远房亲戚开的婚庆公司。争论了半天,他还是坚持他的想法:“婚庆公司都大同小异的,让哪家公司做都一样的。你把你的要求跟他们说,不就行了吗?我爸妈说,我们办喜事不找我们自己家亲戚办,实在说不过去,亲戚肯定不开心的。”“所以,宁可我不开心,是吗?”又要我妥协,这次我偏不。跟他你来我往地争论了半天,最后我说:“我不知道,现在是谁结婚,是你跟你爸妈结婚吧,没我什么事。既然什么都由你们决定了,以后就别问我了,这婚我不结了。”他的脸色有些难看,问我什么意思。那时,我正在气头上,根本不愿意示弱。“这婚结了也没意思,我不结了。我们离婚!”他愣在那儿几秒,看着我。我忽然有些后悔,后悔不该说离婚两字,我知道这两个字太伤感情,不能乱说,可是气急之下,不该说我也说了,我可不想向他求饶。我想他真爱我,会理解我只是气头上,不是真的想离婚。没想到,他愣了几秒后,也发了火:“离就离,你这么难伺候,我乐得解脱。”“你说的,你别后悔。”我气得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转身就走了。他没有追上来。我在外闲逛了很久,他一直没有打电话来。夜深了,我只能回家。爸妈还是一脸乐和,完全不知道我和他之间发生的事,还问我今天去了些什么地方。我只说很累,回了自己房间。他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跟他父母说了我们之间的事。我们是不是就此分手了呢?话已经说出口,虽然我有些后悔,但是我心里的确有怨气,我不知道如何跟他一起去面对将来会遇到的事情。他事事都听他父母的,根本没把我放在心上,或许离婚的决定是对的。但我要怎么面对我的父母,怎么面对周围的人……看着手机上的时间,今天很快就要过去,我一直在等他的电话或者哪怕是一个最简单的短信:“对不起……”,但是没有。我该怎么办?
当离婚两字脱口而出
省事国里全是勤俭节约的人。他们的两字口头禅是“省事”,他们的三字口头禅是“不浪费”,他们没有四个字的口头禅,因为那太不省事,太浪费。为了省事,省事国的人总是忙忙碌碌的。省事国里,有一部分人忙着盖大房,这些人叫盖房族。盖房族的理想很宏大。他们要建一间世上最大最大的房子,大到可以住下省事国的所有居民。盖房族认为,让每个人都住一间房子,简直就是最大的浪费——增加了太多的墙壁嘛!而一座大房子只需四堵墙就足够了,虽然那是四堵很大的墙。大到哪种程度呢?其实,盖房族也不知道。为了让房子最大最大,盖房族一味在最初的那面墙上添砖加瓦。另外三堵墙应该建在哪里呢?盖房族至今还拿不定主意,建到哪里好像都不够大嘛!即便如此,盖房族仍然倚着唯一的那堵墙,往高处努力着,努力着……省事国里,有一部分人忙着造大床,这些人叫造床族。造床族的想法同样不可小觑。他们要造出一张世上最宽最宽的木床,宽到可以躺下省事国的所有人。造床族认为,让每个人都睡一张床,简直是浪费死了,想想吧,这样,就多出了好多好多的床腿!如何让床腿的数量减到最少呢?很明显,最省事的当然就是国人共睡一张床了。最宽的床,需要最结实的床腿。造床族一刻不停地工作着。他们四处游荡,寻找着世上最粗壮的树干。由于总能遇到更粗壮的,他们至今连一条床腿也没找到。但造床族是不会放弃的。浪漫的造床族相信,在世界的某个地方,一定能找到擎天的柱子,那些柱子绝不会少于四根。省事国里,有一部分人忙着铸大锅,这些人叫铸锅族。铸锅族的热情很高涨,他们的目的就是铸就一口世上最大最大的铁锅,大到煮出的东西可以喂饱省事国的所有民众。一人一口锅,浪费的可不仅仅是铁疙瘩,浪费的还有燃料,还有火焰,还有余热,还有工夫,还有灰烬……如果一口大锅可以解决问题,甚至连碗筷都可以省了。大锅不就是特大号的大碗吗?手不就是最实用的筷子吗?于是,铸锅族每天都要砸很多锅,当然都是小锅;铸锅族每天要翻腾很多垃圾堆,当然是为了捡拾废铜烂铁。有人说铸锅族是搞破坏的,铸锅族才不在乎呢。有人说铸锅族是收破烂的,铸锅族就更不放在心上了。国人一起用餐的宏大场面,只需想一想就能让人沸腾起来,干劲十足的铸锅族每天都要想一想。美妙的前景如在眼前,有信仰的铸锅族在寻觅铁锅原材料的道路上孜孜不倦地前进着,前进着……省事国里,有一部分人忙着制大衣,这些人叫制衣族。顾名思义,制衣族的任务就是制出一件世上最宽最大的衣裳,宽大到可以装下省事国的男女ǚ老少。一人穿一件衣服,这就不只是浪费那么简单了,那么多的裤腿儿、袖子,还不把人给纠结死?制衣族都是实干家,他们手不释线地编啊织啊,为了制出最大的衣服,他们必须先造出最宽的布匹。最宽的布到底有多宽呢?这可难不倒制衣族,每个制衣族都心中g有数:能把地面遮严,能把地球包裹住的当然就是最宽的布啦!盖住大海啦,掩住高山啦,制衣族的工作进度实在不同凡响……省事国就是这样一个很有气势的国家。至于省事国的国民共用一条毛巾,共使一把牙刷之类的生活琐事,由于说不完,也就不再说了。——我把历史书上的这个故事说给儿子听。儿子连珠炮似的向我发问,仿佛在挑衅,语气却相当兴奋。“搭那么高的墙,他们就不怕被压死吗?”“用擎天的柱子做床腿?这样的床,人能爬上去吗?”“最大的锅需要最大的灶,忘了修灶,锅只是一个盆子!”“有挂最大衣服的衣架吗?难道衣服是铺到地上穿的?”不过,儿子最后说,这要比有人告诉他,省事国的人不穿衣服,不生火煮饭,直接睡在地上,没有住过房子,筑墙只是为了阻挡野兽有趣得多。从此以后,儿子也开始写历史了,在他的作文和周记本上。“搭那么高的墙,他们就不怕被压死吗?”“用擎天的柱子做床腿?这样的床,人能爬上去吗?”“最大的锅需要最大的灶,忘了修灶,锅只是一个盆子!”“有挂最大衣服的衣架吗?难道衣服是铺到地上穿的?”不过,儿子最后说,这要比有人告诉他,省事国的人不穿衣服,不生火煮饭,直接睡在地上,没有住过房子,筑墙只是为了阻挡野兽有趣得多。从此以后,儿子也开始写历史了,在他的作文和周记本上。
省事国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