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留了的故事

亲爱的孩子:今晨你在桌上留了张极简短的字条,便奔你想要的幸福去了。我在隔壁卧室里听你哭了很长的时间,又低声给男友打电话,默默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像昨晚吵架时说的那样,彻底与这个家断绝来往,过自由自在的生活。你在字条上告诉妈妈,你会还清22年来你欠父母的一切——以金钱的形式。你是商学院的学生,应是比妈妈能更准确地算出,你22年来所花掉的父母的工资,甚至利息。以你的能力,妈妈也相信,你会连本带息地一并还清。可是,亲爱的孩子,你的老师忘了告诉你,任何看起来如真理一样的公式,都有它适用的范围。而在爱这一领域里,迄今还没有任何人,能够精确地算出它的价值。就像你不能仅仅凭一个拥抱,一款首饰。一句甜言,一件衣服,就认定你而今的男友,是值得你终身依靠的伴侣。因为,有些爱,你看不到,也摸不着,甚至不知道,更无法偿还。爱这种东西,隐藏起来的,远远比显现在外的多得多。我和你的爸爸,都不曾告诉过你,你在出生以前,所带给我们的惶恐和折磨,与你以后的20多年,给我们的担忧和焦虑相比,相差无几。你的出生,并没在我们的计划之内。那时你的爸爸远在他乡。而我,又在化学实验室工作,时常会与有毒害的物质打交道。再加上我那时心脏有点毛病,医生很坚决地要求我们将你放弃,休养几年后再作打算。我们最后还是决定,无论如何,我们也要将你留下来:哪怕,要冒一辈子的风险。你的爸爸因此辞掉了待遇优厚的工作,专心地回来照顾我,只因为曾有个医生说过,如果这十个月很精心地调理,或许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这样不十分确定的话,却让我们奉为真理,小心翼翼又一丝不苟地履行着。我们都是极热爱自己工作的人,我那时又是个有些小资的女子,对自己的形体和衣着很是在意。可是为了你能健康平安地来到这个世间,且在以后的人生路上,不因身体上的缺陷而耽误你的生活,我们情愿放弃一切,而不是你。我吃掉了你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小姨小姑们从天南海北寄来的所有营养品;我婀娜多姿的形体很快状如水桶,而肚子里蓬勃生长的你,愈加地让我斗志昂扬。但每每深夜被你“吵”醒,莫名的恐惧,还是会掠过心头——如果,如果你真的成了有残缺的孩子,我和你的爸爸,将有怎样艰辛的一生?可我还是慢慢安慰自己。上帝给的,就是最好的,不管你带给父母的是明亮还是灰暗,我们选择了你,就永远都不会将你放弃。所以,后来你无数次地让父母伤心,你逃课、早恋、与火打架,你在愤怒的时候说会恨我们一生,你漠视我们的关心和期望,你在昨天又义无反顾地要与并不让父母放心的男友同居,我都觉得可以原谅。因为我曾拿了一生的幸福作为赌注,还有什么,不能够让我去宽容!这样的付出,与你记事起看得见的关爱与操劳,是一样不能算清且偿还的。那十个月的煎熬,或许而今的你,还无法深刻地体会。如今你所能认识到的爱,只是你男友的海誓山盟、蜜语甜言,只是他对你没有任何保证可言的激情与吸引,只是他一句“我带你走”的虚空的豪言。或许他会慢慢地成熟,切切实实地在细碎的日子里给你体贴和呵护;可是至少,他的那句“帮你还清所欠父母的一切”,确实是一个不知道责任与爱到底是什么的轻狂少年才会说出的。亲爱的孩子,我并不想阻拦你们的爱情,我亦相信,这样的激情之恋,对于你,是一个必经的阶段,你会从中成熟,且重新认识爱与生活。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有些爱,确实是无法计算且还付的;而真正的爱,亦不是写在脸上,挂在口边,或嵌在缤纷多姿的玫瑰与物质里的,它从来都是隐在最深处,像洋葱一样,一层层地剥开,会让你泪流……
有些爱,你无法还
生活为每个人预留了他的位置,我们千万不要在人生的旅途上走错路,迷失自己的位置。——梭罗迈克在求学方面一直遭遇失败与打击,高中未毕业时,校长对他的母亲说:“迈克或许并不适合读书,他的理解能力差得让人无法接受。他甚至弄不懂两位数以上的计算。”母亲很伤心,她把迈克领回家,准备靠自己的力量把他培养成才。可是迈克对读书不感兴趣,为了安慰母亲,他也试着努力学习,但是不行,他无论如何也记不住那些需要记忆的知识。一天,当迈克路过一家正在装修的超市时,他发现有一个人在超市门前雕刻一件艺术品,迈克产生了兴趣,他凑上前去,好奇而又用心地观赏起来。不久,母亲发现迈克只要看到什么材料,包括木头、石头等,必定会认真而仔细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打磨和塑造它,直到它的形状让他满意为止。母亲很着急,她不希望他玩弄这些东西而耽误学习,迈克不得不听从母亲的吩咐继续读书,但同时又从不放弃自己的爱好,他一直在想要做得更好。迈克最终还是让母亲彻底失望了,没有一所大学肯录取他,哪怕是本地并不出名的学院。母亲对迈克说:“你走自己的路吧,没有人会再对你负责,因为你已长大!”迈克知道在母亲眼中他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他很难过,决定远走他乡去寻找自己的事业。很多年后,市政府为了纪念一位名人,决定在市政府门前的广场上置放名人的雕像。众多的雕塑大师纷纷献上自己的作品,以期望自己的大名能与名人联系在一起,这将是难得的荣耀和成功。最终一位远道而来的雕塑师获得了市政府及专家的认可,在开幕式上,这位雕塑大师说:“我想把这座雕塑献给我的母亲,因为我读书时没有获得她期望中的成功,我的失败令她伤心失望。现在我要告诉她,大学里没有我的位置,但生活中总会有我一个位置,而且是成功的位置,我想对母亲说的是,希望今天的我至少不会让她再次失望。”这个人当然就是迈克。在人群中,迈克的母亲喜极而泣。她知道迈克并不苯,当年只是没有把他放对位置而已。
生活为每个人预留了他的位置
有一天,一个善良的农妇正在揉面。桶底上留了一小块面团团,她就想:“我就给我的儿子让诺烤一块蛋糕吧!”这个善良的女人往面里倒了一点油,又打了两个鸡蛋,给她的儿子让诺烤了一块又好吃、又好看的蛋糕。这块蛋糕红艳艳、金灿灿的,叫人一看就喜爱。蛋糕烤好之后,她就把儿子叫到跟前,把蛋糕给了他,让他和别的孩子一起上街玩去了。让诺出去以后,就坐在马路上吃起蛋糕来。这时候,正好有一个走路踉踉跄跄的老太婆从他身边走过。“你好啊,让诺!”老太婆对他说。“哎呀,你的蛋糕真是太好吃了,能给我一小块尝尝吗?”“这有什么好说的?你既然想吃,就把这一整块都拿去吧!”“谢谢你了,让诺,你的心肠真好!不过我不需要你的整块蛋糕,你只要给我半块就行了。”善良的老太婆吃了这半块蛋糕,就从背包里掏出一个戒指和一根长笛,送给了让诺。“我不想欠你的情。”老太婆说。“你给了我半块蛋糕,我就把一个戒指和一个神笛送给你。你要好好爱护它们,这些东西,你在生活里都会用得着的!”让诺向老太婆道了谢。等她走了之后,他就想试试这些东西的用途。他把戒指往手上一戴,就立刻变成了一个很小很小的小人。“难道我就成了这个样子,再也长不大了吗?”让诺心里想。可是,他刚刚产生这个念头,他就立刻开始长啊,长啊……不知不觉的,他已经高过了草地,又高过了风车。让诺把戒指一摘,又立刻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他又把神笛拿出来吹吹。经他一吹,周围的一切都突然跳起舞来。它们又跳又蹦,而且脚步越跳越快。让诺心里想:“好了,该知道的东西我现在都知道了,现在我可以走遍全世界了。”让诺沿着大路向城里走去。到了傍晚,这条路把他带到一座森林里。一群强盗发现了他,就跟在他后面追。让诺把戒指往手上一戴,马上变成了一个很小很小的小人,藏到一个碎蛋壳的下面。强盗没有发现他,从他的身边跑了过去。让诺把戒指一摘,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从另一条路往前走。但是,另一伙强盗又来追他了,他只好又变成小小人,藏在一个菜叶子底下,就在那里过了一夜。早上,让诺来到一座城堡,请求主人接待他。仆人把他带到主人跟前,原来,这是邻国的国王。“小孩,你到这儿来想干什么?”国王问。“我就想在你这儿吃饭、喝水、睡觉。怎么样,你同意吗?”让诺反问他。“你这个无耻的家伙,冒失鬼,我要命令大家狠狠地揍你一顿!”“我不怕你,也不怕你的仆人。我胜过所有的侏儒,也胜过所有的巨人,不信你就等着瞧吧!”在大庭广众面前,让诺突然变成了一个像蚊子一样大的小人。国王心想,让诺已经变得叫人看不见了,他的气也就消了。于是,他吩咐手下的人好好招待他吃一顿午饭,还给他安排了一个房间,派了两个仆人。国王有一个女儿,是世上少有的美人,让诺看到了,就对她一见钟情。于是,他就告诉国王,说他要向公主求婚。国王说这件事他需要考虑三天再做出决定。三天之后,他把让诺叫来,对他说:“让诺,我曾经做出过决定。只有当一个人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是最机灵的人的时候,我的女儿才能嫁给他。现在我交给你一个任务:明天,你带上十二只白兔和十二只黑兔,不许系任何绳子,把它们带过田野和森林。如果你能在太阳落山之前把它们统统带回城堡,就可以娶我的女儿。你能接受我的条件吗?”“接受!”让诺回答说,“我一定完成任务!”第二天,让诺领了十二只白兔和十二只黑兔,把它们带到了田野里。这些兔子根本不守规矩,早就想各奔东西了。但是,让诺拿出神笛一吹,兔子就只好围着他跳舞,让诺一边走,它们一边跳,整整跳了一天,太阳快要落山了,让诺就把它们统统带回了城堡。国王想再试他一次,又对他说:“明天要有一个刽子手来抓你,落到他的手里之后,你要想办法逃避一死。你要是能经受住这一场考验,我就把女儿嫁给你。”第二天一早,宽敞的院子里果然架起了绞刑架。国王亲自来到阳台上,要观看刽子手绞死让诺。可是,刽子手刚刚要把绞索往让诺的脖子上套,让诺忽然变得又高又大,高高的绞刑架只能当他的凳子了。刽子手仰头一看,只见让诺越长越高,已经同城堡上那个最高的塔楼平齐了。他用胳膊扶着塔顶,一脚就把绞刑架踢到一边去了。但是,让诺是个好青年,他真诚地爱着国王的女儿,所以,他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问国王:“陛下,你的两个要求我都做到了,现在我能不能娶你的女儿呢?”国王再也说不出什么,他只好同意了。当然啦,他的女婿既然能变得和塔楼一样高,又能变得和蚊子一样大,这有什么不好呢?这不是能给王宫的生活增添许多乐趣吗?让诺派人接来了自己的母亲。老人参加了儿子的婚礼,而且就在王宫里住下了。国王死后,快乐的让诺继承了王位,统治着这个国家。“接受!”让诺回答说,“我一定完成任务!”第二天,让诺领了十二只白兔和十二只黑兔,把它们带到了田野里。这些兔子根本不守规矩,早就想各奔东西了。但是,让诺拿出神笛一吹,兔子就只好围着他跳舞,让诺一边走,它们一边跳,整整跳了一天,太阳快要落山了,让诺就把它们统统带回了城堡。国王想再试他一次,又对他说:“明天要有一个刽子手来抓你,落到他的手里之后,你要想办法逃避一死。你要是能经受住这一场考验,我就把女儿嫁给你。”第二天一早,宽敞的院子里果然架起了绞刑架。国王亲自来到阳台上,要观看刽子手绞死让诺。可是,刽子手刚刚要把绞索往让诺的脖子上套,让诺忽然变得又高又大,高高的绞刑架只能当他的凳子了。刽子手仰头一看,只见让诺越长越高,已经同城堡上那个最高的塔楼平齐了。他用胳膊扶着塔顶,一脚就把绞刑架踢到一边去了。但是,让诺是个好青年,他真诚地爱着国王的女儿,所以,他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问国王:“陛下,你的两个要求我都做到了,现在我能不能娶你的女儿呢?”国王再也说不出什么,他只好同意了。当然啦,他的女婿既然能变得和塔楼一样高,又能变得和蚊子一样大,这有什么不好呢?这不是能给王宫的生活增添许多乐趣吗?让诺派人接来了自己的母亲。老人参加了儿子的婚礼,而且就在王宫里住下了。国王死后,快乐的让诺继承了王位,统治着这个国家。
让诺和他的神笛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