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上海纯洁女孩的故事

“我可不可以提一个请求?”一个21岁的女孩在临刑前,认真地问管教人员。“什么要求?”对临死的囚犯,管教人员一般都会满足他们的要求。“在我死之前,请验一验我的身体,证明我还是处女。”女孩用乞求的口吻缓缓地说道。这段让人触目惊心的对话发生在1991年,上海女监死囚监房。这个21岁的女孩,临走时还是一个处女。也恰恰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和贞操,她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柔情似水师傅竟是有妇之夫相爱不是应该彼此尊重吗?直到最后,王娜仍然不明白,秦远国为什么一定要得到她的身体。她以琼瑶小说中女主角的一颗少女纯情之心,痴痴地在生活中等待白马王子。然而,现实生活却并非玫瑰园中的梦。1988年,王娜和秦远国认识的时候,她18岁,秦远国已经35岁了。高考时,王娜因为六分之差与大学失之交臂,于是参加了上海郊区一个家电修理部的招工考。而秦远国就是这个家电修理铺的负责人,不但把店里唯一的“招工指标”给了王娜,而且还答应做她的师傅。现在的人们对“招工考”可能已经很陌生了。“招工指标”,在二十多年前是一个重要词汇。当时想找一份工作,不管国营还是集体,必须有招工指标。招工指标非常少,即便花钱也难以弄到。于是,对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王娜非常珍惜,心里也非常感激师傅。只是,人生难免会有意外。正式上班后,年轻的王娜活泼开朗,给家电修理铺不断带来欢声笑语,也在不经意间,点燃了师傅秦远国的心。一天,两人留下来加班。秦远国一看时间已经很晚了,便到不远处的小卖部买了一瓶汽水。那时候,汽水还挺贵的。回到店里,秦远国笑着对王娜说:“为了奖励你加班,请你喝瓶汽水。”王娜见师傅也满头大汗,便又把汽水推给了秦远国,两人推来推去。王娜咯咯地笑着说:“那就一人一口吧。”结果,每次轮到秦远国喝时,汽水的水平面都没有下降。这个小小的体贴似乎带着无穷魔力,刹那间让爱之花悄悄地开满在王娜的心里。中年男子要虏获一颗少女的心,或许比想象中要更容易些。翌日清晨,王娜和秦远国到店铺都很早,店里只有她和他。王娜正漫不经心地整理工作台时,秦远国走过来,手轻轻搂着她的肩,吻了她的脸。王娜娇嗔地转过脸,刚想开口,秦远国一下子吻住了她的唇。王娜毫无防备,这是她的初吻,她人呆呆地站在那里,整个脸烫烫的,但心里真的好甜蜜,从那以后,王娜对秦远国的爱恋一天天加深,每每当她依偎在他厚实的胸脯前,心中都有说不出的满足感。就在爱情之火炙烤着王娜时,秦远国却给了她当头一棒。那天,秦远国故意找了个借口,让王娜留下来陪他加班。等同事们都离开后,秦远国把王娜拉到面前,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有件事要向你坦白,我……我有老婆,还有一个8岁的女儿……但我们之间早已经没有感情了……”王娜震惊得瞪大眼睛,僵僵地站在那儿,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一旁的秦远国见状,不断地解释,不断地恳求王娜原谅自己。或许是王娜太爱秦远国了,又或许是王娜不愿自己刚刚拥有的爱情就这样垮台了,在秦远国的辩解下,王娜渐渐相信了师傅是娶了一个粗陋没有文化的女人,两人之间早已形同路人。甚至,开始有些同情师傅,为师傅感到惋惜,没有感情的婚姻该是多么痛苦啊。见王娜原谅了自己,秦远国心中的石头落了地,紧紧抱住了王娜,压上了热吻。“别闹!”王娜想要推开,却被抱得更紧了,秦远国亲吻着她的脸颊,耳朵,脖颈……她使劲地挣脱开,可刚要转身,又被秦远国按在了墙上,王娜似乎明白了师傅的意图,左右扭身躲闪,坚守着自己“最后的防线”。见王娜如此坚持,秦远国方才作罢。他们的感情还能一如既往吗?此时的王娜,心里虽然喜欢着秦远国,毕竟这是她的初恋,但她知道真相后,并不想拆散他的家庭。于是,她开始被动,开始处在徘徊否定之中。而秦远国呢,虽然那颗心火热滚烫,但他却不满足于柏拉图式的精神恋,他想要完全拥有王娜。各有所求女孩崇尚精神恋之后的日子,秦远国像是个变身人,白天正经做事,到了下班,就千方百计找借口留王娜加班,对她百般纠缠。王娜搞不懂,当初那个温柔体贴的师傅到哪里去了,为什么现在的秦远国好像一个陌生人一样,总想得到自己的身体。王娜开始有些害怕留下来加班,尽管她心里依旧喜欢着秦远国。然而,王娜左躲右躲,却没有躲过一个令她羞恼不已的尴尬时刻。那天,王娜和以往某些时候一样,“被要求”加班。同事们陆陆续续走光后,秦远国熟练地把店门闩上,伸手揽住了王娜的纤腰,在她耳垂边轻轻说道:“我想你。”这声呢喃,让王娜心中一阵悸动。这是她喜欢的,秦远国的甜言蜜语常常就像温暖的春水,灌入王娜情窦初开的心中。不过,王娜对这段感情的欲求和奢望,仅止于此而已。见王娜满脸沉醉,秦远国的手便不由自主地开始在王娜身上游走。正当他想进一步深入时,王娜仿佛被蛰了似的转身扭脱,板下脸说:“你这样太下流了,你看人家书上电视里,不过亲吻拥抱,这是真正的爱。如果你真心爱我,请尊重我。”一直到2010年,柏万青都提到“贞操观”,更何况是在1988年。在王娜这个刚烈的姑娘心中,“贞操观”是根深蒂固的。秦远国一怔,继而振振有词地说:“书上那是艺术,现实生活中是不会有的,你还年轻,太天真了。”说罢,又紧紧抱住了王娜……王娜用力反抗,挣扎之中身上的衣服被扯得凌乱不堪。就在这时,店铺的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秦远国有些扫兴地停止了动作,而王娜则长长舒了一口气。当秦远国不情愿地打开门时,店里的空气一下子凝结住了。敲门的不是别人,正是秦远国的妻子周梅。周梅早已察觉到丈夫的不对劲,这一天见丈夫又“加班”晚归,便气势汹汹地决定上门问罪。可周梅没想到,进门看见的竟是丈夫和他的女徒弟王娜。看着王娜衣衫不整的样子,周梅心中积郁许久的怒火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她的怒火直接烧向了王娜:“你这个不正派的女人!龌龊!下流……”周梅用尽了所有能想到的不逊词汇,狠狠地臭骂了王娜一顿。王娜本来就倍感委屈,现在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辱骂,要知道,她正是因为反抗不从,才会如此狼狈不堪的呀。周梅的话,深深地刺伤了王娜的自尊心。王娜难过得一声不响地站在那里,两手死劲地握着拳头,指甲都快抠到手心里了。想想自己,竟被这样羞辱,既然已经被泼了污水,又何必枉担了虚名呢?还在那边喋喋不休的周梅肯定想不到,她的这一举动居然会“推波助澜”,让王娜为自己下了决心。那一刻,王娜决定堂堂正正地在新婚之夜,向心爱的人献出自己宝贵的贞操。几天后,当一切似乎风平浪静时,秦远国又一次紧紧地抱住了王娜。如若是往常,王娜一定会坚决地挣脱他的怀抱。可这个晚上,有些暧昧,有些混乱,王娜柔情似水地看着秦远国,满腔情意地说道:“我愿意嫁给你!第一次留给我们的新婚之夜吧。”说完,王娜期待着秦远国的爱情誓言,期待着秦远国的感动。但她万万没料到,这个她爱着的,也口口声声说爱着她的男人,给她的回应竟是:“我们结婚的压力太大了,两个人好,为什么一定要结婚?结婚后,时间一长就没意思了。”王娜脑袋里顿时“嗡”地一声,全身似乎僵硬了一般——到底是婚姻靠不住?还是这个男人靠不住?!当自己如此信任这个亦师亦友的男人,当自己以为爱情伟大,足以可以为之抛弃一切的时候,他却退缩了。书上的爱情不是这样的,或许这个就是现实,这段偏离道德轨道的感情是该画上一个句号了。忌妒像毒草在师傅心里肆虐生长那天之后,王娜不愿再和秦远国朝夕相处。可每天上班朝九晚五,势必抬头不见低头见。恰巧在这个时候,亲戚为她介绍了一个家境殷实的男朋友。虽然,王娜无法那么快忘记秦远国,但新的开始一定是忘记过去最好的办法。有了新的精神寄托,已经学成技术的王娜决定自立门户,离开师傅。经过四处奔波,王娜拿到了家电修理执照和小百货店的经营执照。一切筹备就绪,王娜和男友在饭店请秦远国吃了顿饭,当作告别宴。饭桌上,觥筹交错,杯盏丁当,师徒俩表面上依依不舍:“谢谢这么多年照顾!”“不舍得你走!”但实际上两人却各怀心事,碍于王娜的男朋友在场,只能在心中短兵相接。王娜暗暗想着:“你负我在先,既然你不肯离婚,那今后大家各管各,互不干涉。”对面的秦远国呢,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就这样被你这个小姑娘甩了?对付你,就是要管、要治、要防!不从我,我就坏了你的名声,张贴你写给我的情书……”忌妒和不甘,如同毒草般在秦远国的心底不可抑制地疯长起来,这是王娜这个涉世未深的女孩想象不到的。王娜天真地以为,吃完这顿饭就可以和秦远国分道扬镳了。但没想到,秦远国打起了“父母牌”。面对王娜善良本分的父母,秦远国以师傅的身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分析一个女孩独立创业的利弊。当然,在秦远国的分析下,一定是弊远远大于利的。于是,王娜开始被两面夹击。在明处,老实的父母苦口婆心地阻止女儿:“单位效益好,师傅也好,为何要创业?”面对不知真相的父母,王娜无处辩解,只能窝囊地屈从。在暗处,秦远国直截了当:“如果你离开,我就公开你以前写给我的情书,让镇里的人都知道,你勾引我……”秦远国明明是扭曲真相,王娜却无法辩解。秦远国的攻心术,一条攻王娜的父母,一条攻王娜的软肋,两条战线一下子把王娜击溃了。说心里话,比起背负忘恩负义的罪名,王娜更看重自己的清白名声,当秦远国拿这个当武器时,王娜害怕了。她知道,在这个上海郊区的小镇上,一点点风言风语,就会让自己再也抬不起头做人,父母的脸面扫地。要名不要命女孩为清白变身恶魔再次回到店铺,王娜对秦远国的感情已经今非昔比了。两人碰面时,王娜有时连话都不愿说,更谈不上什么情感交流了。秦远国见王娜对自己的态度非但没有改善,反而更加冷淡了,这让梦想着享齐人之福的他恼怒不已。秦远国变本加厉,寻找各种机会和王娜单独相处,而无奈的王娜只能默默地反抗着。那些日子,王娜常常整夜地失眠,气愤、悲伤、痛苦化成无声的泪水浸湿枕头……长期的心里压抑让她觉得自己快崩溃了。终于,她鼓起勇气,决定彻底和秦远国断绝来往。1990年底的一天,王娜等到同事们都离开后,从包里掏出钥匙,慎重地放到了秦远国的工作台上,斩钉截铁地说:“我们还是好合好散吧!”秦远国眼看挽留不住,就在王娜转身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发疯似的从后面拦腰将她抱起。王娜拼命挣扎:“不行,不可以。”可秦远国哪里还听得进她的拒绝,强行将她拖到了更衣室。关上更衣室的门,秦远国不顾一切,粗暴地开始撕扯王娜的衣服。王娜拼命地推开他,嘴里苦苦哀求道:“放过我吧,我还是处女,求求你放过我吧。”然而,王娜的哀求对于欲火焚身的秦远国根本不起作用,反而让秦远国心中的邪念如烈火般越燃越炽。秦远国恶狠狠地说道:“我们从来没发生过关系,今天你要走,就一定要给我!”话音刚落,秦远国一把拉开王娜的内衣,双手凌虐般地捏着她的乳房……王娜浑身发颤,愤怒和羞辱如火山喷发,她歇斯底里地与秦远国厮打在一起。懦弱的她不敢大声求救,生怕被人误会,可又不是秦远国的对手。终于,她还是被秦远国压在了身下。“你要想强奸我,我现在就死给你看!”王娜绝望地将头用力地撞上墙壁,可这却丝毫没有影响到秦远国,他的手仍然在继续……王娜头上肿起了一个大大的血包,渐渐失去抵抗力的她只能任由秦远国宰割,她将头转向一边,泪水夺眶而出……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更衣间外突然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好像是有个同事落下了什么东西。慌乱中,秦远国停下来了,王娜惊恐地赶紧穿上衣服。声音渐渐远去了,但同事的打扰似乎让秦远国没了兴致。他死死地盯着王娜,咬牙切齿放下话:“你‘白相’了我两年,现在想离开我,另找新欢?告诉你,门都没有!要不你就从了我,否则,你走到哪里我就追到哪里,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被我”白相“过!”看着秦远国离开的背影,王娜感到了透彻骨髓的寒意。她颓然地站在更衣室里,嚎啕大哭:“末日到了,早晚大家都会说自己是乱”白相“的女人了!”那天晚上,王娜反反复复地梦见秦远国在肆意嘲笑她,自己一个人无助地站在马路中间,被不知就里的街坊们整天指指点点……清晨醒来,王娜恍恍惚惚中感到一切都像是真实发生过似的。一个要报仇雪恨的念头,如梦魇般缠上了她。天使和恶魔,或许就在这一念之间。原本还是为捍卫自己清白而苦苦挣扎的王娜,经过了一个晚上,竟然选择了“杀人偿命”的报复之路。这些怨恨,她蕴藏在心底很久了,这样的丑事,她也实在是无处诉说。渐渐地,怨念埋没了她的理智。在她心中,死并不可怕,只要自己的名声是清白的。第二天上午,在上海郊区的一条小马路上。四周静悄悄的,然而即将到来的却是一场血雨腥风。王娜借口秦远国出了车祸,将秦远国八岁的女儿悄悄带到了这里。一锤一锤,活活地敲死了这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女孩。之后,王娜带着作案工具,主动投案自首。几个月后,她被依法判了死刑。杀死一个孩子就能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为什么对师傅的怨恨要转嫁到他八岁女儿的身上?如今,已经没有人再能为王娜当时的感情做注脚了。从心理学角度分析,王娜当时是“求死”的心态,报复的心理。她是用秦远国女儿的死,来换自己的死。而求死的理由呢,在当年,对一个未婚的女人来说,有什么会比“被白相”更让人觉得耻辱的。可王娜想想,如果自己就这样死了,岂不是便宜了秦远国。杀他是杀不了,那有什么能让秦远国生不如死呢?杀他的妻子?本来他就对妻子已经没有感情了。杀他的女儿!当一切真相大白后,所有人都知道女儿是为这样的父亲而死的,大家都会唾弃这个男人。这和很多年后杨玉霞毁容案多少有些相似,让偏离道德轨道的男人一辈子活得比死还不如。在王娜被判处死刑后,便出现了文中开头的一幕。其实,在王娜走出最后那一步之前,她还是个非常可怜的女孩,看重自己的清白,看重自己的贞操。只是,她千不该万不该,用一个孩子的性命来血祭青春。
上海纯洁女孩,为“贞洁”血祭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