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黑手的故事

2014年7月31日6时40分,14岁少女莫苏苏,被发现死在瑞昌市的一间出租屋里,尸体被烧焦。公安人员侦察发现,莫苏苏是被人掐死后焚尸的。是谁对14岁少女如此丧心病狂?不久,莫苏苏母亲柳静芳的情人龚强被警方抓获。据龚强交待,他与柳静芳保持了多年的情人关系,并且生下一对儿女(未经证实是龚强亲生的)。他掐死莫苏苏的主要原因,是莫苏苏几次将他的鞋丢出窗外,并阻止他去她家看望母子3人……花季少女惨死家里,诡异之火引爆妈妈婚外情2014年7月31日6时40分,莫新斌发现14岁的女儿苏苏被烧死在床上。民警在案发现场发现:苏苏的头发被烧光,身体被烧焦,床上还有汽油味。民警判断苏苏应该是被人掐死后焚尸灭迹的。警方通过调查发现,苏苏母亲柳静芳的情人龚强有重大作案嫌疑,于8月3日将他抓获。龚强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称他之所以掐死苏苏,是因为苏苏多次丢过他的鞋,并阻止他与柳静芳偷情。花季少女莫苏苏并不是莫新斌夫妻俩亲生的。45岁的莫新斌是江西省武宁县人,1992年与柳静芳结婚。婚后夫妻恩爱,却一直没有生育。因碍于面子,两人都没有去医院治疗。1999年,经朋友介绍,夫妻俩抱养了出生才7天的女婴苏苏。夫妻俩对苏苏一直隐瞒真实身份,把苏苏当作亲生女儿抚养。随着苏苏日渐长大,文静又聪明的她,让夫妻俩感受到了为人父母的快乐,慢慢地就淡忘了“生育”的烦恼。莫新斌在瑞昌做疏菜批发生意,并开了一家小店。他负责批发蔬菜,柳静芳在店里卖菜。几年下来,家里的经济条件逐渐好起来。2008年3月,夫妻俩的老乡、养殖场老板龚强听说批发蔬菜生意火爆,便将养殖场交给妻子打理,也做起了蔬菜批发。从此,他开始与莫新斌一家走近,一有空就到柳静芳的店里玩,并对漂亮的柳静芳着了迷。一次,柳静芳无意中向他透露了苏苏是她抱养的,龚强就开起玩笑:“你想生孩子不?我帮你生一个!”柳静芳不禁脸热心跳,骂道:“臭不要脸!”龚强就告诉她,他喜欢她。柳静芳有些心动。为了博取柳静芳的芳心,2008年5月的一天,龚强从养殖场拎来了两斤黄鳝给她补身子。柳静芳就说:“我不敢杀啊,你还是拎回去吧!”龚强灵机一动:“明天你老公去九江蔬菜基地进购蔬菜时,我顺便去你家帮你杀!”第二天凌晨3点多,莫新斌刚走,龚强就来敲门。柳静芳见是他就说:“我老公不在家,让人看见不好!”龚强挤了进来,不由分说将柳静芳抱进房间里。柳静芳担心惊醒在另一间房里睡觉的苏苏,就放弃了反抗……从此,龚强三天两头趁莫新斌进购蔬菜的机会潜入莫家,与柳静芳偷情。2008年7月的一天,柳静芳出现呕吐症状,便来到医院治疗。结果是柳静芳怀孕了。结婚多年都没怀孕,夫妻俩相拥而泣。而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夫妻俩则没有深究。随着柳静芳的肚子大起来,各种闲言碎语开始传到莫新斌的耳朵里。柳静芳怀孕6个月的一天,莫新斌就问柳静芳:“有人说你有情人,是不是真的?”柳静芳平静地说:“我一个半老徐娘,谁能看得上我啊?现在男人找情人,都找年轻漂亮的……”柳静芳虽然漂亮,但她胆小怕事,莫新斌就相信了她。有人问莫新斌:“你老婆怎么到现在才怀孕啊?”他就含糊作答:“以前条件差不敢生,现在经济条件好了,就想要个亲生的!”对于他人同样的问题,柳静芳与丈夫非常默契。然而,同时与两个男人保持两性关系,自己到底怀的是谁的孩子,柳静芳却搞不清楚。考虑到外面的议论,柳静芳担心婚外情被莫新斌发现,就开始冷落龚强。2008年8月29日,龚强在店里问柳静芳:“你是不是想过河拆桥啊?”柳静芳反问他:“什么过河拆桥?”龚强说:“你敢说你怀的不是我的孩子?”孩子事关重大,柳静芳也不敢含糊:“我怀的是莫新斌的孩子,外面的传言很难听,我不想影响你我的家庭,我们还是分手吧!”龚强却说:“你别自欺欺人了,莫新斌要是能生,结婚这么多年早就生了!”柳静芳就说:“以前我有妇科病,去年我的病治好了才怀上了,你别胡思乱想了!”龚强没有证据证明柳静芳怀的是他的孩子,加上她目前处在妊娠期,也不好勉强她。2009年4月13日,柳静芳在人们的争议中生下了女儿甜甜。4月14日下午,苏苏与邻居女孩丹丹一起放学回家,丹丹漫不经心地对苏苏说:“听我奶奶说,你妹妹不是你妈跟你爸生的……”苏苏将丹丹的话告诉了父亲。莫新斌就找丹丹的奶奶对质,丹丹的奶奶担心惹火烧身,否定自己说过此话。莫新斌觉得妻子怀孕蹊跷,便开始悄悄监视柳静芳,有几次凌晨3点出门后又杀个回马枪,却没有发现可疑情况,莫新斌也就不追究了。2010年6月的一天,龚强想与柳静芳再续前缘,又到她店里玩。看见柳静芳怀抱里的甜甜,他越看越觉得孩子长得像他,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柔情:“能让我抱抱吗?”此时正好有顾客来买菜,柳静芳就让他抱了。多年不育夫妻生子之谜,长夜里那惊恐的眼眸龚强抱着甜甜亲了又亲,忽然,他发现柳静芳的钥匙放在柜台上,便趁她卖菜时,悄悄地将钥匙揣进了口袋,然后分别配了柳静芳家大门和卧室的钥匙。3天后,趁莫新斌去九江蔬菜基地买菜之机,龚强用钥匙打开了柳静芳家的门,悄悄潜入了柳静芳的卧室。面对龚强的入侵,柳静芳很吃惊:“你是怎么进来的?”龚强嬉皮笑脸地说:“我再帮你生个儿子好不好?”就是这句话,让柳静芳与龚强旧情复燃。2012年7月22日,在人们的争议中,柳静芳生下了儿子帅帅。这让莫新斌的人生目标更明确,他计划在瑞昌市给儿子买一套新房,于是做蔬菜生意的同时,又做起了海鲜生意。2013年8月2日,苏苏在玩耍时,与同伴小辉发生纠纷。小辉骂苏苏:“你妈给你爸戴了绿帽子,你家没有一个好人!”苏苏将小辉的话告诉了父亲。莫新斌又开始怀疑妻子。过了两天,他给苏苏买了一部手机。8月14日凌晨2时30分,莫新斌出门进菜前将苏苏叫醒:“你帮我把门看紧点,要是有陌生人来家里,你就打我的电话!”苏苏心领神会,每天父亲出门后就全神贯注地盯着家里的大门。8月18日凌晨3点多,苏苏听见门响,她拉亮灯冲到客厅,却没看见人。就在她打算回房里睡觉时,从妈妈房里隐约传来说话声,她将耳朵贴紧门缝想听个究竟,却发现妈妈房门口有一双黑色的大皮鞋。苏苏吓出一身冷汗:原来真有人来了!再听,房里却传来异样的声音。苏苏惊呆了!她想打电话告诉父亲,可又担心父亲受不了,也担心得罪妈妈。觉得还是暂时保密为好。为了对妈妈偷情表示抗议,她愤怒地将那双陌生的大皮鞋,从窗户扔了出去,然后躲在门角落里等那人出来。凌晨3时40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终于从妈妈房里出来了,在门口停留了1分钟,才穿了莫新斌的鞋走了。苏苏没有想到,这个与妈妈偷情的男人,竟然是她在店里多次见过的龚强。苏苏感到情况严重,便打电话将她的亲眼所见告诉了父亲:“爸,那人就是来妈妈店里玩的龚强!”莫新斌气得脸色铁青,说:“我知道了,你就当什么也没看见,我会处理好的!”10月1日凌晨,苏苏被家里的吵闹声惊醒。她爬起来,却看见手持木棒的父亲将龚强堵在家里。就在她担心一场打斗即将爆发时,龚强却指着父亲说:“我帮你生了两个孩子,你还打我?你这不是恩将仇报吗?”莫新斌怒不可遏,斥责道:“胡说八道,不要为你们偷情找借口!”木棒终于被柳静芳抢了下来。龚强又说:“你不信可以问你老婆,甜甜和帅帅是不是我生的?”于是,两个男人都紧张地盯着柳静芳,可柳静芳只是哭。龚强又说:“你可以与甜甜、帅帅做亲子鉴定,鉴定的费用我出!不然,我就将甜甜和帅帅的身世公之于众!”世上竟有这么无耻的男人,苏苏多么希望父亲狠狠地教训他,可父亲的双手却无力地垂了下来,他说:“好,我去做鉴定……”一场看似你死我活的决斗,就这样戏剧化地收场了……苏苏以为龚强与妈妈断了关系,新学期开始后就不再监视了。她只是担心父亲与甜甜、帅帅亲子鉴定的结果,但这个结果却始终没有下来。父母不说,苏苏也不好问。2014年7月10日凌晨3点多,苏苏起来上卫生间,无意中又发现妈妈房门口有双陌生的黑色大皮鞋。她听见房里传来了呻吟声,知道又是龚强来了,气愤地将那双大皮鞋从窗口扔了出去……阻止妈妈婚外情誓不退让,惨遭黑手羞辱了谁苏苏将龚强与妈妈偷情的事告诉了父亲。父亲却平静地对她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们去吧……”苏苏用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父亲。苏苏不知道,由于婚后多年夫妻俩没有生育,莫新斌早就丧失自信了,根本没有勇气去做亲子鉴定。万一鉴定出甜甜和帅帅不是他亲生的,那夫妻俩将名誉扫地,不但龚强要与他争两个孩子的抚养权,柳静芳说不定也要与他离婚,他们也在这里待不下去。为了家庭的完整,他决定一辈子忍辱负重。莫新斌经常凌晨2点起床去九江蔬菜基地进菜,5点左右回到菜市场,将蔬菜批发给菜农后,6点30分左右回家吃饭。吃完饭又去菜市场跟柳静芳一起卖菜,午饭后休息两个小时,4点左右又去菜市场卖菜,一直忙到晚上七八点回家吃晚饭,晚上10点开始睡觉,睡到2点起床去进菜……每天只睡5个小时。他的辛苦苏苏看在眼里。她那幼小无邪的心灵承受不了大人的猥琐和肮脏,她决定阻止妈妈与龚强的苟且。每到凌晨3点后,苏苏就密切注视客厅的大门。7月19日凌晨3点多,龚强又来了,苏苏突然冲出来怒喝道:“你是谁?半夜来我家干什么?”面对站在自己面前的苏苏,龚强有些胆怯,掩饰说:“我来看你妈妈……”苏苏马上站在妈妈房门口,伸开双手拦住他说:“有什么好看的,我家不欢迎你!”柳静芳见偷情被苏苏发现,只好出来说:“深更半夜的来我家干什么?走吧!”龚强只好灰溜溜地回去了。简单的几句话就阻止了龚强,苏苏信心大增。24日凌晨3点多,苏苏又将龚强堵在家里。“你又来干什么?不要破坏我的家庭好不好!”苏苏故意大声喊道。龚强生怕邻居们听见,赶快溜之大吉。看见妈妈站在房门口,苏苏哇地哭起来:“妈,好多人都说你跟他偷情,你这样对得起爸吗?再这样下去,我也没脸面活了……”柳静芳如梦方醒,她没想到自己的偷情让女儿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便向苏苏保证:“这回我一定跟他一刀两断!”6点多,柳静芳给龚强发了一条短信:“我们分手吧,今后我不会再与你来往了!”龚强马上发来短信威胁她说:“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柳静芳担心龚强伤害丈夫,对莫新斌说:“我跟龚强分手了,以后你防着他一点!”莫新斌高兴地说:“只要你愿跟他断,我就不怕他!”为了躲避龚强的纠缠,每天凌晨,柳静芳与莫新斌一起去九江进菜,并且不接龚强的电话。可柳静芳断绝的不光是婚外情,也断了龚强对甜甜、帅帅的幻想。龚强怀疑柳静芳态度的突然转变是苏苏从中作梗,就决定将苏苏除掉。7月31日晚瑞昌下了大雨,凌晨2点多,龚强被一声炸雷惊醒,他特意带上一瓶汽油,开车潜伏在柳静芳家附近,看见莫新斌夫妻俩开门出去,就用钥匙打开了他家的门。“谁,来我家干什么?”龚强一进屋就听见一声斥责。“我来看你妈和我的孩子!”龚强一边说一边向苏苏靠近。苏苏故意大声说:“我妈妈不在家,你快走吧!不走我就喊人了!”龚强突然扑上去,双手掐住苏苏的脖子。“你喊,我让你喊!”龚强死死地掐,直到她不能动弹。为了阻止母亲的婚外情,14岁的花季少女就这样倒在大人的世界里。见苏苏没了气息,龚强从车上拿出汽油倒在苏苏床上,然后将苏苏的尸体抱上床,将汽油点燃焚尸灭迹。直到火光熄灭才逃离现场。6点40分,莫新斌从菜市场回家吃饭,发现苏苏死在家中,连忙向警方报案。得知女儿苏苏被人害死,悲愤的柳静芳觉得龚强有重大嫌疑。她想,可能就是自己的一条绝情短信,让龚强对女儿下如此毒手。尽管两人有着几年的情人关系,柳静芳还是决定要为女儿讨回公道。她勇敢地向警方承认与龚强的情人关系,同时向警方提供了苏苏多次以丢鞋等方式阻止龚强来她家偷情的信息,以及她与龚强断绝关系后龚强的威胁短信,她怀疑苏苏就是龚强杀害的。民警于8月3日将龚强抓获。在讯问中,龚强对杀害苏苏的行为供认不讳。但笔者采访时他仍称,甜甜与帅帅是他与柳静芳生的,他去柳静芳家不光是与她偷情,而是去看他的儿女,与他们一起享受天伦之乐……甜甜和帅帅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我们无法知道真相,但这决不能成为龚强杀害苏苏、去他人家享受所谓天伦之乐的理由。对于苏苏的惨死,莫新斌、柳静芳、龚强都后悔莫及。但是,假如3个大人都听从苏苏的劝告,主动中断或者阻止这种婚外情,悲剧也许不会发生。婚外情真的能杀人,天下夫妻们小心。
少女阻止母亲婚外情惨遭黑手
2010年6月25日晚9时左右,在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酒吧内,一名妇女被一个30多岁的男子扎伤一只眼睛造成毁容,该男子在7月10日被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分局干警抓获并刑拘。受害妇女陈小玲向警方控诉:施暴男子林乔木是广州泡良组织“羊城泡良兄弟会”的总教头!而她就是被该泡良组织成员拆散了婚姻,而后被抛弃!警联合网警缴获了林乔木的电脑后发现:林乔木与一帮无良男人在网上骗取了大量良家妇女。人们不禁要问:泡良族是靠什么“俘获”良家的?女性朋友该如何防范这一网络时代的婚姻新病毒?遭遇泡良族良家失婚有苦难言今年32岁的陈小玲是广东省惠州市人。在广州金谷房地产公司工作。2009年初,随着广州市房价下跌,公司的房子滞销,陈小玲无事可做,经常挂在QQ上,与人聊天打发时间。陈小玲的丈夫张颂是一家礼品公司的销售经理,长年出差在外。两人没有孩子,夫妻俩的感情也日趋平淡。这种状态让陈小玲心生不满,经常处在抑郁中。2009年3月初的一天晚上,百无聊赖的陈小玲上网进入QQ聊天室广州同城房间,看别人聊天。突然,一个网名为“风之子”的人申请加她为好友。他发过来的话是“风过之后,天才会晴”。陈小玲的网名是“雨晴”,她觉得这个人有点意思,就把他加为好友。“风之子”很善谈,逗得陈小玲在电脑前哈哈大笑。聊了几天后,得知对方名叫李蛮,是个广告公司的设计部经理。李蛮告诉她,其实他基本不在网上聊天,这几天因和她聊得很投机,所以才每天上网。陈小玲听了很受用,对“风之子”产生了强烈的好感,两人交换了手机号码。2009年10月23日,陈小玲患了重感冒,给丈夫打电话。出差在外的张颂接到电话后,只说了句:“自己去医院打个点滴就行了,那么娇贵干吗?”就挂了电话。丈夫的冷言冷语,使陈小玲如同被兜头浇了盆冷水,从头凉到脚。她拨通了李蛮的电话,想倾诉一番,李蛮没听她讲完就说:“我15分钟赶到!你在小区门口等我!',虽然在视频里见过面,但陈小玲还是心里直打鼓。她犹豫了片刻,还是下楼来到小区门口。一辆黑色的丰田凯美瑞小轿车停在她的面前,李蛮下车拉开车门,说:“赶紧去医院吧,感冒虽然是小病,但不能拖。”陈小玲忐忑不安地钻进了小车。李蛮载着陈小玲到了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殷勤地帮她挂号,又给她取药,带她去注射室打针。他举止斯文,语气温柔,陈小玲心里暖融融的。打完针后,李蛮又把陈小玲送到小区门口,陈小玲以为李蛮会提出去她家坐坐,谁知他说:“你回家要多喝白开水,躺着好好休息!”说完就驾车离去。那几天,李蛮天天打电话给陈小玲,每次都关心地询问她的病情,言语间彬彬有礼又透着关怀。当陈小玲提出请他吃饭表示感谢时,李蛮说:“一点小事不足挂齿,以后有机会我请你吧。”陈小玲更加确信自己交上了一个作风正派、稳重知性的男人,李蛮在她心里变得完美起来。每当陈小玲心情不好时,第一个想到的不再是丈夫,而是李蛮,他们经常互通电话,最长的时候通话一个多小时。2009年11月18日晚上,李蛮请陈小玲在一家西餐厅吃饭,氤氲而浪漫的气氛中,陈小玲兴致很高,喝了不少红酒。醉意朦胧中,李蛮礼貌地扶她上车,把她送回了家,然后匆匆离去,陈小玲躺在床上,心里非常感动,在她喝醉的情况下,李蛮揩点油也是正常的,可他始终克己守礼,真是一个难得的正人君子!陈小玲对他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几天后,陈小玲给李蛮发短信问:那天晚上,当我靠在你肩头时,你为什么推开我?等了很久,李蛮才回信说:“你知道世界上最大的痛苦是什么吗?就是明明喜欢的人就在面前,却如隔千里。因为,你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个男人!”陈小玲心情一阵激荡,她觉得自己构筑的堤防突然沦陷。2009年12月3日,陈小玲主动约请李蛮吃饭。当天晚上,他们水到渠成地住进了宾馆。此后,李蛮隔三岔五地约陈小玲外出开房。陈小玲彻底爱上了李蛮。然而。张颂终于发现了妻子出轨,两人打了一架。半个月后,陈小玲提出了离婚,张颂没有答应,陈小玲于是在外租了房子离开了家,她认为自己已经找到了最爱的人——李蛮,她要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2010年2月1日,陈小玲以几乎净身出户的代价,和张颂离了婚。然而,让陈小玲意想不到的是,当她拿着离婚证去找李蛮时,发现他手机关机,QQ也永远不在线,她跑到李蛮所说的广告公司去找他时,却被告知公司根本没有这个人!难道遇到了骗子?陈小玲顿时傻了眼!陈小玲想通过李蛮的车牌号码寻找,但是车管部门拒绝了她的请求。2010年2月12日,陈小玲收到了李蛮发来的一条短信:“你不用找我了,其实我只是个小司机,我有家庭,我是不会给你幸福的,忘记我吧。”这个手机很快就停机了。看到短信,陈小玲气得浑身发抖,发誓要找到他。她试着登陆李蛮的QQ号码,发现密码是他的生日。当她登录到线上后,发现李蛮的QQ号码在一个QQ群里,这个QQ群的名称居然是“羊城泡良兄弟会”!她好奇地打开这个群的网页,一看之下,惊呆了!泡良族竟有组织,良家发誓要报复“羊城泡良兄弟会”QQ群里共有60多个成员,QQ群里的资料上写着“泡良有理,技巧至上”,里面的帖子大部分是QQ群的创建者“三木”发的,《泡良必杀技》、《你所不知道的良家心态》、《良家有哪些软肋》,还有一些成员发布自己的泡良经历,交流泡良经验。里面有个帖子是李蛮发布的,讲述他的一次泡良经历,里面的良家无疑就是陈小玲。加入这个群有严格的规定,要接受视频验证,为了保险起见,陈小玲修改了李蛮的QQ号密码,以老成员的身份登录到群里。随后几个晚上,陈小玲把QQ隐身,看着这个群里“群魔乱舞”。许多成员纷纷炫耀自己又泡到了良家妇女,还把细节公布出来,一伙人聊得津津有味,肆无忌惮地贬低那些被他们泡到的良家妇女。QQ群的创建者“三木”在群里一口一个“本教主”,他说:“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刚人会的兄弟要切记一点,不可操之过急。原因很简单,因为任何一个良家都不是随时准备出轨……”他大谈自己的“泡良秘籍”,接受着群成员的阿谀奉承,显得很得意忘形。
良家妇女:警惕网络骗色黑手
法国巴黎大剧场内,数万观众静静地注视厚厚的玫瑰红天鹅绒。今晚,这儿要上演莎士比亚的名剧《奥赛罗》,而且,扮演剧中男主角奥赛罗的是法国著名演员菲力浦,惟幕徐徐拉开,菲力浦穿一身中世纪骑士戎装登台亮相。戏迷们突然惊讶起来:咦,奥赛罗是摩尔人,皮肤很黑,这位大明星脸黑如漆,手却是白白净净的。戏迷们开始嘁嘁喳喳议论开了。菲力浦低头一瞧双手,不由得恍然大悟:糟了!刚才因为参加宴会,回来晚了,化妆时竟忘了将双手涂上黑色油彩。毕竟是久经舞台的大明星,菲力浦打定主意不慌不忙地将戏一路演下去,一直演到戏中间下场,进入后台,菲力浦利索地取来黑色油彩,将双手涂抹得黑亮亮的,然后戴上一副洁白的丝质手套。菲力浦重返舞台了。瞧他,仍是黑脸、白手的模样,冲动的观众们再也不买大明星的账了,低低的议论升级为嘲笑声、哄闹声。菲力浦似乎沉浸在角色之中,没有理会台下的起哄。他搓搓双手,说出剧中的一段台词:“真急死人了,玳小德蒙娜怎么还不来?外面的风真大,会不会是海风将这美人乘的船拦在海上?对!要派个人去看看!”他边说边自然地摘下了手套,露出了一双墨黑的手。所有的观众都大吃一惊:剧中的奥赛罗原来是戴了白手套,噢――刚才竟然想错了,菲力浦怎会出这个差错呢!剧场里顿时掌声如雷。
白手与黑手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