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路人的故事

你是路人甲,我是路人乙接球,运球,快速转身,后仰,球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弧线,进球。“球进了,许凌志又进球了。小楚你快来看啊。”死党张明媚一边兴奋地手舞足蹈着,一边不停地叫嚷着盖楚楚的名字。盖楚楚挥了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努起嘴巴:“许凌志何许人也?至于你那么兴奋?姐我可是能用眼睛杀人的人,回眸一笑,可以迷倒一片。区区一个无名‘帅锅’,怎能入本公主之眼?”张明媚一听,立马冲进教室,嘴巴张成“O”字型:“你连许凌志都不知道?他可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篮球队队长,人又帅成绩又好,粉丝无数啊,我便是粉丝队队长。只可惜他这个人独往独来,素来不搭理我们,所以我们只好以45°角仰望他,然后泪流满面。”阳台上,盖楚楚顺着张明媚的手势,看到了那位身穿樱木花道球号——10号球衣,有着流川枫般球技的许凌志,长发,如一棵突兀的草,夺人眼球。“看,篮球场边上那一排女生,可全是他的粉丝。”“这有什么稀奇的,我可告诉你,你们口中的神圣校草曾给我写过信。”张明媚将“O”字型的嘴巴又拉长——你是我心中的“女神”啊,“魅力”公主的称号可真不是吹的。这一消息,成了高一(3)班的头等“新闻”,盖楚楚的人气指数飙升,大家都急不可待地要看那封“神秘信件”。可有谁能知,盖楚楚是路人甲,许凌志是路人乙,两人其实风马牛不相及,素不相识呢!迷人的“奥特曼”为了让谎言成为事实,保住此刻的“光辉形象”,盖楚楚开始打听关于许凌志的各种信息——出生年月、性格爱好、家庭住址等,几经辛苦“侦探”,终于谋到一接近他的办法。冬日的一个傍晚,许凌志斜挎着个背包走向车棚准备骑车回家,可在自己车子旁边突然看到一女生在偷偷哭泣,赶忙上前询问何事。“我的自行车的气门芯被人拔掉了,天又那么晚了,我该怎么回家啊?”“要不你骑我的自行车回家,你的我拖去修,明天再换回来?”许凌志一脸担心的样子。盖楚楚一听,心里一乐,对付帅哥,就得用“可怜”计,哪个英雄不护花呢?她佯装着拒绝,说他的自行车她不会骑,而且万一路上遭遇“怪兽”呢?说完继续“难过”地哭泣,那哭声迅速俘虏了许凌志的慈悲心。他站在她面前,拍了拍胸脯:“别怕,那就让我当你的‘奥特曼’,送你回家。”盖楚楚立即起身,笑靥如花。许凌志载着盖楚楚从学校大门出去的时候,站在校门口的张明媚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这一幕,不禁破口大骂:“你个死楚楚,让我在门口等你,自己却……真是重色忘义。”风从耳边呼呼吹过,盖楚楚手里紧握着刻意拔掉的气门芯,望着许凌志那随风飘扬的长发和蓝格子衬衫,心里似乎泛起了阵阵涟漪——这个“奥特曼”真迷人。“杯具”?“洗具”!许凌志骑车送盖楚楚回家一事第二天便在高一(3)班炸开了锅,姐妹们纷纷围过来取经,并问她是不是要恋爱了?盖楚楚故意一撅嘴,一扭头说,“恋”可是个很强悍的词,它的上半部分取自“变态”的“变”,下半部分取自“变态”的“态”,姐我可不想做“变态”。可是,之后的日子,盖楚楚却真像中了蛊一般,整日魂不守舍。上课,语文老师问她“锦瑟无端五十弦”的下面一句,她答:“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地理老师问她北京在哪个时区,她答在中国;历史老师问她文艺复兴时期的代表人物,她居然喊出了许凌志的名字,全班哄然大笑。张明媚长叹一声:“难怪陈小春要唱,爱情它不是命,爱上它要人命。”而盖楚楚则被老班喊进办公室进行抑扬顿挫的训斥,楚楚仍是沉默不语,心里却默默地问自己:“我真的喜欢上许凌志了吗?”盖楚楚对其如黄河泛滥般滔滔不绝的训词只字未听,在得到回去反省的命令后,大义凌然地走出办公室,却在楼梯口与匆匆而过的许凌志刚好撞了个满怀。她正想说今天怎么如此“杯具”时,对方却已经先开口:“原来是你啊,走,陪我打篮球去。”未等她答应,便被拉去了篮球场。原本的“杯具”,这会却成了与“奥特曼”单独相处的“洗具”。难怪语文老师经常感叹——人生如戏!那日,楚楚将全部的不快全都发泄在了篮球上。打得累了,便坐在旁边的草坪上休息。她看着眼前的许凌志,心里不停地问自己:“他喜欢我吗?”听,17岁的天使在唱歌许凌志应该喜欢我吧?不然为何冷漠得让人无法接近的他惟独对自己……想到此,盖楚楚就似乎觉得特别开心,她开始攒钱,吝啬得像个土地主,一顿饭当成三餐吃。张明媚望着她那如柳枝般的身段困惑不已,不该是为减肥啊?盖楚楚只是笑,继续实行“开源节流”政策。每次路过那家耐克店,她都会望一下橱窗里那双精致篮球鞋,然后一再恳请店老板务必要将这双鞋子留着卖给她。其实,她是要在许凌志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然后在鞋子里面塞上一封对他倾诉情感的信。一日,许凌志突然到高一(3)班来找盖楚楚,引得全班女生哗然,羡慕不已。张明媚对盖楚楚作悲痛欲绝状:“曾多少次我和他擦肩而过,衣服都擦破了,可就是没擦出火花。而你……不提了,姐妹我只能忍痛割爱,祝福你们。”盖楚楚一甩手,说:“去,去,去,都哪跟哪了。”许凌志将盖楚楚带到了一所孤儿学校,校长是他的叔叔。学校不大,教室场地等都简陋破旧,一切景致都透着沧桑的味道。孩子们围着她和许凌志,兴奋不已,一声一声地喊着“姐姐”。他们脸上那至纯的笑,瞬间击中了她,她的心被濡湿了。和孩子们相处后才知,许凌志经常会在空暇时来这里,教他们打篮球和识字写字。等孩子们散开后,他告诉盖楚楚:“这里的孩子们孤苦可怜,可却都非常可爱,非常热爱生活。他们经常要求我帮他们找一位和蔼的姐姐过来一同学习玩耍。而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就觉得你很有亲和力。飘逸的长发,大眼睛,笑起来酒窝迷人,这些特点更是与孩子们的描述十分吻合。所以,我真诚希望能和你做好朋友,好兄弟,我们一起与孩子们做伴,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帮助他们。”从许凌志的眼神中,她似乎瞬间读懂了一切,也得到了心中困惑许久的答案。凌志生日那天,盖楚楚将平时积攒的,准备给他买耐克篮球鞋的钱全部用来买了学习用品,他们将礼物一一送给孩子们。她给孩子们唱了许多歌,并与许凌志誓约着一起努力,等学有所成后,回来教他们读书与做人。用许凌志的话来说,他们是在听美丽的天使唱歌。盖楚楚在自己的日记本里写上这样一句话——凌志,谢谢你,是你教会我成长与爱,让我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幸福。愿我们的友谊如常青藤,爬满生命中的每一个季节!而第二日,盖楚楚收到了一件他送的礼物——水晶海豚:纯洁友谊的象征。
十七岁的天使在唱歌
有一天,一个路人发现路旁有一堆泥土,从土堆中散发出非常芬芳的香味,他就把这堆土带回家去,一时之间,他的家竟满室香气。路人好奇而惊讶地问这堆土:“你是从大城市来的珍宝吗?还是一种稀有的香料?或是价格昂贵的材料?”泥土:“都不是,我只是一块普通的泥土而已。”路人:“那么你身上浓郁的香味从哪里来的?”泥土:“我只是曾在玫瑰园和玫瑰相处很长的一段时期。”和什么样的人相处,久而久之,就会有相同的味道。让我们不但是靠近玫瑰的泥土,吸收它的芬芳,更自我期勉,也能够成为可以带给别人香味的玫瑰。“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
玫瑰的朋友
有一天,一个路人发现路旁有一堆泥土,从土堆中散发出非常芬芳的香味,他就把这堆土带回家去,一时之间,他的家竟满室香气。路人好奇而惊讶地问这堆土:“你是从大城市来的珍宝吗?还是一种稀有的香料?或是价格昂贵的材料?”泥土:“都不是,我只是一块普通的泥土而已。”路人:“那么你身上浓郁的香味从哪里来的?”泥土:“我只是曾在玫瑰园和玫瑰相处很长的一段时期。”和什么样的人相处,久而久之,就会有相同的味道。让我们不但是靠近玫瑰的泥土,吸收它的芬芳,更自我期勉,也能够成为可以带给别人香味的玫瑰。“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
白沙在涅,与之俱黑
在荒郊野岭的一个地洞里,田野之神和他的几个孩子正准备吃饭。这里没有豪华的地毯,精美的桌布,有的只是旺盛的食欲。一个浑身淋得透湿打着哆嗦的过路人为避雨一头闯了进来。众神请他一同吃这简单粗糙的饭菜。他没谦让,一屁股坐下后,伸出手掌呵气来取暖;接着又向刚端上的不令人满意的汤中吹气。瞅着这情景,田野之神惊奇不解地问他:“客人,您这是何意?”“这一次吹气是为了吹凉我的汤,而刚才则是暖我的手。”过路人回答说。“您可以走了,”田野之神说,“和您同住一起,将引起别的神不高兴,我想还是远离您这张既能吹凉又会呵热的嘴巴为好!”
田野之神和过路人
农夫耕地的奇怪做法令路人驻足观看。拉犁的只有一头驴子,戴着眼罩,可是农夫却大声地吆喝着:“彼得,驾!约翰,驾!奥比尔,驾!”路人觉得很奇怪:“请问你这头驴子总共有几个名字?”“就一个……叫‘彼得’。”“那你怎么一会儿叫彼得,一会儿又叫约翰、奥比尔什么的?”“如果这家伙知道就它一个人干活,我指使不动它;如果它以为还有其他两头驴子和它一起干,它单独就能把这活儿全干了。”“绝招!”路人万分感叹。等他回到纽约自己公司的办公室以后,他也向农夫学习:在众多的管理者中挑选了三位能干的管理人员,组成一个专门的委员会为他管理公司。
绝招
 
共5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