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不肯的故事

孔子(前551――前479)春秋末期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儒学学派的创始人。名丘,字仲尼。鲁国陬邑(今山东曲阜东南)人。先世系宋国贵族。其祖上是孔防叔,宋襄公八世孙,畏惧宋大夫华督的逼迫,而奔波到了鲁国。防叔生伯夏,佰夏生叔梁纥,梁纥为鲁国武士,以勇力闻于诸侯。纥于颜氏女野合生孔子。”我国古代伟大文学家,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古文献整理家,儒家学派创始人。相传曾修《诗》《书》,订《礼》《乐》,序《周易》,作《春秋》。他一生从事传道,授业,解惑,被中国人尊称“至圣先师,万世师表”。后人把孔子极其弟子的言行记录下来,集结成《论语》,而成为了儒家的经典。孔子幼年丧父,靠着母亲颜氏一手将孔子拉扯大。孔子是个很听话的孩子,自幼勤勉刻苦,有志于学。相传孔子曾经问礼于老聃,学乐于苌弘,学琴于师襄。公元前522年“三十而立”的孔子已经创办了自己的学校,他以博学美名,又以“有教无类”、“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受到了民间的欢迎。35岁时,做了齐国贵族高昭子的家臣,次年齐景公向孔子询问政事,孔子正式步入了仕途,但是他的仕途似乎比其他人都异常坎坷。在齐国,由于孔子的政绩突出,52岁时由中都宰提升为鲁国司空。孔子曾以礼斥责景公,保全了国格,并说服他将郓、龟阴三地归还鲁国。后又提出“堕三都”、“抑三桓”的政治主张但均遭到反对,此后孔子终不遇。齐景公是他服侍的第一个君王,如此热衷政治的孔子初来齐国,抱着满腔热血与齐景公商讨天下事,齐景公觉得孔子还不错,打算赠送他廪丘邑,以此作为孔子供养之地,但孔子拒绝不接受赠地。在《论语》中是这样记载的:“孔子见齐景公,景公致廪丘以为养,孔子辞不受,出谓弟子曰:”吾闻君子当功以受禄,今说景公,景公未之行而赐我廪丘,其不知丘亦甚矣!“遂辞而行。孔子热衷政治,本来在齐国应该有所施展的孔子,为何要拒绝齐景公的好意?究其原因,一方面孔子是淡薄名利的学者,他热衷政治却不在乎名利;一方面他要辗转各国传播他的学说,所以不想通过得到供养之地来过早固定自身,享受安逸生活,这是一种对自身和思想的限制。孔子追求更多自身思想和精神的提高,所以他拒绝了景公的赏赐,去追求更远的理想,因此不肯接受景公给他的供养之地。那个甘于一箪食,一瓢饮,身居陋巷,不改其乐的老者如今早已成为了中华民族的文化的一部分,这样一位伟大的圣贤,他的后代又是怎样的光景呢?孔子已有83代,每一代孙都记录的清清楚楚,已有2500多年历史。第10代西汉孔
孔子为何不肯接受景公给他的供
孔子(前551――前479)春秋末期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儒学学派的创始人。名丘,字仲尼。鲁国陬邑(今山东曲阜东南)人。先世系宋国贵族。其祖上是孔防叔,宋襄公八世孙,畏惧宋大夫华督的逼迫,而奔波到了鲁国。防叔生伯夏,佰夏生叔梁纥,梁纥为鲁国武士,以勇力闻于诸侯。纥于颜氏女野合生孔子。”我国古代伟大文学家,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古文献整理家,儒家学派创始人。相传曾修《诗》《书》,订《礼》《乐》,序《周易》,作《春秋》。他一生从事传道,授业,解惑,被中国人尊称“至圣先师,万世师表”。后人把孔子极其弟子的言行记录下来,集结成《论语》,而成为了儒家的经典。孔子幼年丧父,靠着母亲颜氏一手将孔子拉扯大。孔子是个很听话的孩子,自幼勤勉刻苦,有志于学。相传孔子曾经问礼于老聃,学乐于苌弘,学琴于师襄。公元前522年“三十而立”的孔子已经创办了自己的学校,他以博学美名,又以“有教无类”、“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受到了民间的欢迎。35岁时,做了齐国贵族高昭子的家臣,次年齐景公向孔子询问政事,孔子正式步入了仕途,但是他的仕途似乎比其他人都异常坎坷。在齐国,由于孔子的政绩突出,52岁时由中都宰提升为鲁国司空。孔子曾以礼斥责景公,保全了国格,并说服他将郓、龟阴三地归还鲁国。后又提出“堕三都”、“抑三桓”的政治主张但均遭到反对,此后孔子终不遇。齐景公是他服侍的第一个君王,如此热衷政治的孔子初来齐国,抱着满腔热血与齐景公商讨天下事,齐景公觉得孔子还不错,打算赠送他廪丘邑,以此作为孔子供养之地,但孔子拒绝不接受赠地。在《论语》中是这样记载的:“孔子见齐景公,景公致廪丘以为养,孔子辞不受,出谓弟子曰:”吾闻君子当功以受禄,今说景公,景公未之行而赐我廪丘,其不知丘亦甚矣!“遂辞而行。孔子热衷政治,本来在齐国应该有所施展的孔子,为何要拒绝齐景公的好意?究其原因,一方面孔子是淡薄名利的学者,他热衷政治却不在乎名利;一方面他要辗转各国传播他的学说,所以不想通过得到供养之地来过早固定自身,享受安逸生活,这是一种对自身和思想的限制。孔子追求更多自身思想和精神的提高,所以他拒绝了景公的赏赐,去追求更远的理想,因此不肯接受景公给他的供养之地。那个甘于一箪食,一瓢饮,身居陋巷,不改其乐的老者如今早已成为了中华民族的文化的一部分,这样一位伟大的圣贤,他的后代又是怎样的光景呢?孔子已有83代,每一代孙都记录的清清楚楚,已有2500多年历史。第10代西汉孔
孔子为何不肯接受景公给他的供
你求别人一件事,对方不肯,往往最令你难堪的不是事情没办成,而是自己遭到拒绝,失了面子。别人求你一件事,你不好意思拒绝,主要原因也往往是怕伤了人家自尊。历史上很多成功的领导人都精通拒绝的艺术,在说“不”的同时,还能给足对方面子。19世纪英国首相狄斯雷利就是一例。[]有个野心勃勃的军官一再请求狄斯雷利加封他为男爵。首相知道此人才能超群,也很想跟他搞好关系。但军官不够加封条件,狄斯雷利无法满足他的要求。一天首相把军官单独请到办公室里,对他说:“亲爱的朋友,很抱歉我不能给你男爵的封号,但我可以给你一件更好的东西。”[]狄斯雷利放低声音说,“我会告诉所有人,我曾多次请你接受男爵的封号,但都被你拒绝了。”这个消息一传出,众人都称赞军官谦虚无私、淡泊名利,对他的礼遇和尊敬远超过任何一位男爵。军官由衷感激狄斯雷利,后来成了他最忠实的伙伴和军事后盾。
英国首相如何说“不”
其实,不是我不肯忘记,我只是怕,没有人给你送你爱的白玫瑰,你的笑靥会去哪里,没有人为你流泪,花儿,很快就会枯萎。你知道吗?渐渐地,我爱上了雨,尤其是雨夜,因为我始终还惦记着,没有了我,谁为你打伞。若梦的现实,那努力忘记的曾经,我真的,真的无法……前:雨中的街上,伞下的两个人,女孩的无名指被男孩的无名指紧紧勾着,女孩子故装委屈地问男孩:“你说,你喜欢我吗?”男孩一阵沉默,女孩追问:“你说呀!说嘛!”男孩低着头:“不喜欢。”女孩不说话了,只是低着头停了下来,然后抬头瞪着眼看着男孩,十分生气的样子,男孩还是默不作声,只是笑着,然后,把女孩死死地搂在怀里,贴着她的耳朵说轻声说:“可是,我很爱你啊!”没等女孩子反应,只是感觉嘴角热热的……女孩敲着男孩的胸膛,扭过头说:“讨厌,那么多人呢!”“怎么?还生气吗?”“那有啊?我才没呢!哼,我还不喜欢你呢!”“好了啊!我错了还不行嘛!乖乖啊,我们去哪呢?”“嗯,这还行,惩罚你一下,我们……”女孩依偎在男孩怀里,双臂挽着男孩的一支胳膊,轻轻地说:“××,你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会想我吗?”“不在?去哪啊?”“我是说,假如…我…死了。”男孩,用另一只手弯曲的中指抿着女孩子的鼻子,“你呀!你个小调皮,说什么呢?啊,不许这么说,知道吗?”“哎呀!我是说,如果……”还没等女孩子说完,男孩子就抢过来“哪有什么如果,乖啊,不许再说了!”依旧是这条街,依旧是下着雨,可是,只有男孩一个人,没有伞,就那样在雨中静静地站着,是在想着什么吗?没有人知道,或许…她为什么就这么走了?什么都没留下,而他,还是在为她守护着,守护着她喜欢的音乐,守护她着喜欢的白玫瑰,守护着她指尖牵引的笑靥,守护着……静静地,守护着有关她的一切…耳边响起了,是那么的熟悉,你就真的忍心走吗?如果不是为什么不留在身边陪我?我…一阵伤痛,手中的白玫瑰洒落了一地,月光的映衬下,我…真的没有忍住…是真的吗?没有了雨下的共伞,没有了街旁的依偎,没有了深夜的相伴,没有了…就那样地,什么都没有了…可是隐隐约约中的那种说不清的感觉是什么?没有了一切,但是却是那样熟悉,就像那些都不曾消失一样…那是一夜的光景,一个人的房间,疲倦的音响,伤感的歌曲,空荡荡,那贯穿左与右的,扰不去的是声音,或是怎么样思绪,醒来,是洇湿的枕巾,还有眼角残余的一滴,只有那一滴,似琥珀,剔透得毫无瑕疵,饱含着的是你给过的曾经,美丽的夜,还是街边那熟悉的路灯,残留着你气息的街道,何人堪摘却是已不在的落花,洒落了一地的,已不再是那美丽的心情,是清风吗,他为何如此落寞?骄人的夜,却早已没人与我共赏,当花儿败落的那一刻,分明是听到了它的哭泣,那恰似你温柔的呼唤,与清风共舞,它已不再伤心,早已不再落寞,只是想留住这温暖熟悉却又冰冷陌生的夜。凉风带来了几丝清醒,是的,天亮了,你该…真的就这么走了,什么都没留,只是轻轻地告诉我你喜欢的冬日的白玫瑰,你说它可以美丽傲放,好吧!每年的冬天,我都会来看你的,给你喜欢的白玫瑰,静静地,就那样,是睡着了么?而白玫瑰依然在傲放。真的吗?是你死去后灵魂,悄然跃上了它的花蕊,我分明是看到了,那是你指尖牵引的笑靥,我不敢转头,因为我怕,就在那一刻,泪水会不住地滑落,滴在花瓣,在这冬日,将你微凉的指尖冰冻。你是累了吧?那就早点休息吧。看见了么,那渐渐里合的花瓣是心疼你了,睡吧,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依然会来的,就在这里,给你喜欢的白玫瑰,看你指尖牵引的笑靥…听吧!那是我们多么熟悉的缠绵啊,就那样,伴着你安睡的容颜,依旧是那样美的笑,轻轻地撩动我的心弦,不经意间竟是我们曾经对彼此的深深思念。夜,真的好静,独自的徘徊,我想,这月光下的白玫瑰应该很美吧,因为你说过,喜欢月夜。我停下了…手里的白玫瑰正在盛放,打开播放器,对着花心,放着那些我们喜欢的缠绵…因为,你知道吗?今天,是你的生日,也是我们的纪念日,可是,你却没有陪我,你知道吗?我…泪水还是没有忍住,竟滴在了玫瑰花瓣,那一刻,我看见了,彼岸天堂里,你的笑,是我今生忘不了的思念。葬在玫瑰里的爱,谁肯为她守候,他依旧在独守,因为他相信,玫瑰开处,伊人归来。还记得玫瑰里的对白…凉风带来了几丝清醒,是的,天亮了,你该…真的就这么走了,什么都没留,只是轻轻地告诉我你喜欢的冬日的白玫瑰,你说它可以美丽傲放,好吧!每年的冬天,我都会来看你的,给你喜欢的白玫瑰,静静地,就那样,是睡着了么?而白玫瑰依然在傲放。真的吗?是你死去后灵魂,悄然跃上了它的花蕊,我分明是看到了,那是你指尖牵引的笑靥,我不敢转头,因为我怕,就在那一刻,泪水会不住地滑落,滴在花瓣,在这冬日,将你微凉的指尖冰冻。你是累了吧?那就早点休息吧。看见了么,那渐渐里合的花瓣是心疼你了,睡吧,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依然会来的,就在这里,给你喜欢的白玫瑰,看你指尖牵引的笑靥…听吧!那是我们多么熟悉的缠绵啊,就那样,伴着你安睡的容颜,依旧是那样美的笑,轻轻地撩动我的心弦,不经意间竟是我们曾经对彼此的深深思念。夜,真的好静,独自的徘徊,我想,这月光下的白玫瑰应该很美吧,因为你说过,喜欢月夜。我停下了…手里的白玫瑰正在盛放,打开播放器,对着花心,放着那些我们喜欢的缠绵…因为,你知道吗?今天,是你的生日,也是我们的纪念日,可是,你却没有陪我,你知道吗?我…泪水还是没有忍住,竟滴在了玫瑰花瓣,那一刻,我看见了,彼岸天堂里,你的笑,是我今生忘不了的思念。葬在玫瑰里的爱,谁肯为她守候,他依旧在独守,因为他相信,玫瑰开处,伊人归来。还记得玫瑰里的对白…
夜,白玫瑰的葬爱
旧事是一只恋家的狗,追随不肯去。有些事,不是忘记,只是不再想起。旧去的毛衣,是石棺石柩,睡了死去的爱情。他认定,她就是他要一生围炉夜话的人,所以早早地,就计划了秋与冬。而那时,他们都还年轻。是秋风微凉、阳光还暖的日子,午后阳台上,她照着图谱,笨手笨脚,学着为他打一件马海毛的厚毛衣。打几针,停一停,忽地摇摇头,是打错了,拆掉重来。莞尔一笑,嘴边米粒大的小酒窝。他记得那毛线是深褐色的,温暖如栗,或者越冬的草垛,她抱着大球毛线,像农妇抱着一整个秋天的收成。他时常冲动起来,一把拥她入怀,被钢针扎了好几回。仲秋未至,他已负笈远游。渐渐,算准时差打给她的电话,寂寥地响了又响,久久无人接起。家人只语焉不详,最后他发狠要马上买机票回国,母亲才轻轻叹一口气,“其实也不怪她,女孩子是等不起的……”只剩下那件新打好的毛衣,叠得齐齐整整,在空无一物的衣柜里,沉默着,他甚至还没来得及穿哪怕一次。海归后,他天南地北地换工作,几次想扔,但抱在胸口偎一偎,仍然妥帖而温暖,总是不舍得。旧事是一只恋家的狗,追随不肯去。再得到她的消息,是在地铁的间隙,手机上的陌生号码是石门,接起后听见她的声音,仿佛遭遇另一扇更黑的石门,“我们……还能重新开始吗?”信号断了。他缓缓抬头,对面有个男子,怔忡地看着他,好久才发现,那是窗上映着的自己,而有些事,不是忘记,只是不再想起。那一天,他坐过了站。他,恨过她吗?也许有的,一点点,微细如玻璃屑,然而他曾一夕横过八万里,也曾在晨昏颠倒里,醒得非常痛苦。天堑的隔绝,寂寞的重量,他都理解,他原谅一切命运面前的懦夫,因他,早知自己也不是勇者。而他,曾经这样,这样地,爱过她。那夜,他第一次抖开了那件旧毛衣,针脚疏落,不知漏过多少针,颜色深深淡淡,是织了又拆、拆了又织的缘故吧?捧在手里,却还是厚实的,记忆中最初的温暖。迟疑地,从头上套下去。咦,没有洗过也会缩水?当时明明比着身材量的。领口窄了,使了好大的劲,才把头挣出来,深深屏住气,勉强拉上身,双臂向外一振,“嘶啦”一声,右侧从腋下起一直到下摆完全绽线。那一瞬间,他在镜中无比清晰地,看见了真相:庞大的身躯勉为其难地塞在窄小的毛衣里,挤得紧绷绷的,像一个穿了常人衣服的黑熊,滑稽可笑。他终于,没有回她的电话。他还记得,当时手挽手买毛线的心情,“为什么要褐色?”“将来你不穿了,还可以给小孩子改毛裤呀。”他也记得,她专注编毛衣的侧影,嘴微张着,无声地一针一针,念着,“上针,下针,上针……”像牙牙学语的婴儿。只是,即使虽然自己不觉,他已发胖,改变,再也穿不进当年的毛衣。就好像,已经结婚生子的他,心与生命都有了归处,不能也不想,重复往日的漂泊。旧去的毛衣,是石棺石柩,睡了死去的爱情。
时间之葬
摊开他的掌心我终于看清楚,那一道不肯泄露天机的感情线原是我一生都不能去的禁区呵!浪漫的我最爱给人看手相,朋友们都戏称我是预测爱情的小巫女。一直都固执地认为,人的掌心是藏着玄之又玄的秘密的,所有感情的悲欢离合,都尽收在那条感情线里,闲时常会摊开自己的掌心,满意地看到粉色的掌心里那条爱情线干净分明。于是我就相信,无论经过怎样的伤痛和等待,终会有一份最真的感情在前面等着和我相逢。后来真的就遇见了他。初夏一个午后,我在雨中悠闲地漫步。忽地瞥见路边有个小小的花坛,有些荒芜了,杂草丛生的,却有一株玫瑰在雨中开得正艳。那份热烈而寂寞的美一下子就抓住了我。嗯,偷一枝吧,就一枝!主意一定,我四处张望一番,瞅准了那枝好看的玫瑰,谁知一伸手却正好握住了一枚花刺。我眼睁睁地看着掌心上冒出了一粒血珠,心里别提多恼火了。“我来教你怎么折玫瑰花儿!”正在发愣时,身后传来一个男人温和的声音。我吓了一跳,回过头来,却触到了一对清澈的眸子,正含着笑意静静地盯住我。没等我开口,那男人已把玫瑰花柄上的刺儿一枚枚地扳了下来,轻轻一折,玫瑰就到了手上。“给你!”他把花递给还在发愣的我,“折玫瑰要先把刺掰下来!”我接过那枝还凝着雨珠儿的玫瑰,抬头细细地看了他一眼,这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白T恤,干净平凡的面容,唇边挂着淡淡温和的笑,一股成熟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我的心里恍恍惚惚地,一下子忆起了红楼梦里宝玉初见颦儿时的一句话:这位妹妹我认识!那样一份前缘未了的感觉紧紧地攫住了我的心。“下雨了,你去哪儿?我有车送你一程!”我回过头来,看到身后有一辆雪白的林肯车。没等我回答,他一把拉住我的手:“走吧,小心有人看见了会罚款的!”我竟一如听话的小孩一样被他牵着手,上了车,我仍是沉浸在那样一份似曾相识中有些恍恍惚惚地。“去哪儿?”他并不看我,专心地开车。我吐出一个地址,然后就捧着那枝玫瑰,心里乱乱的。很快到家门口,我心慌意乱地推开车门,道了声谢就要走。“等一下!”他在背后唤我,我转过身,看到他淡淡的笑容和伸出的手掌:“写一个你的电话给我好吗?就写在我手上。”我忽然有一种想看看他的掌心的欲望,他的掌心,究竟会有怎么样的一条感情线呢?写下电话,在转身离去的那一瞬间,我的心开始有一种柔软的疼痛:他的掌纹和我一样的干净而分明呵!雨已经停了,可却有一片湿湿凉凉的东西,杏花春雨一般浸润了我的脸颊。我知道,这就是我的掌心和我的命里所等待的那份爱情了。和他的相处是淡淡的,他的阅历和年龄都注定了他已经没有了太多的激情和火热,但和他在一起是温暖而踏实的,我几乎沉溺在那样一种感觉中不能自拔。在不太忙的日子里他会给我电话。我们开着车沿着东湖慢慢地兜着,然后停在一处安静的湖边,一起看波光粼粼的湖水被如血的残阳映得泛红,直到夜色一点一点包围了我们。这时车内流淌着柔柔的音乐,我们轻松地聊着天。我常会被这种气氛深深地打动。“哎,我总在想着,要是以后在郊区有一栋小小的木屋那该多好!房顶是用透明的玻璃做成的,会有阳光洒进来,晚上还可以数星星,浪漫吧?”我捧腮作陶醉状。“那夏天呢?”他带着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悠悠启发道,“会不会被晒死?”……“那,我已经设计好了以后的生活,天天呆在家里,穿最舒服的睡衣,什么也不做,只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写出来给自己看,多自在!”“那不用工作?不用过日子啦?”他又是不以为然。他太现实,而我又总是爱做梦。每次的梦想披击破,我都会不依不饶地扑上去揉乱他的头发,他就会握住我的手让我不能动弹,他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地:“我不放开你,你是挣不脱的。”我其实不想挣脱他。我喜欢他握住我的爱出汗的手,那一刻的温暖叫我觉着好窝心,好像自己都在要着自己。他也从来不知道那个关于掌心的秘密,我不告诉他,在他不曾设防的最初,我已是蠢蠢欲动地握住了这样一份情缘。日子就在淡淡的相处中飞快地掠过去,直到那一夜和他去看电影《甜蜜蜜》,我为影片中男女主角相爱却不能结合而掉着眼泪。直到从电影院里出来还是不能抑止住难过。他像哄小孩儿一样拍着我的肩:“好了好了,乖,听话不哭了!”他小心翼翼地为我抹去泪水,我一边抽泣一边嘟囔着:“为什么他们不能选择不顾一切地结合呢?他们那么相爱的啊!”“可是,”他静静地停顿了一下,慢慢吐出一句话,“有时候,相爱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我一下子停住了哭泣——我明白了我所有的不快乐的根源了。他牵住我的手:“你看你哭得成了个花脸儿猫了,怎么回家见妈妈呢?到我那儿去洗个脸,平静一下再回去。”我是第一次到他的家里去,他的家布置得好雅致,浅浅淡淡的色调让人觉得好舒服。我的心情渐渐地平静下来。他去倒茶时,我走到洗手间想洗个脸,伸手拧水龙头时,却触到了一个软软柔柔的东西,我好奇地拿起来看,是一朵女人盘长发时用的头饰,雪白剔透的蕾丝蝴蝶花儿,很美,就像是,像是……新娘的头花。我捧着那朵纯白的头饰,心在一点一点地往下坠着,仿佛看到了一些我平日里不肯去面对的真相。而能选择这种美丽头饰的女人,一定是有着一头美丽长发和一颗玲珑慧心吧?我就在这时想到了新娘子,想到了湖边的夕阳,被握住的爱出汗的手,初识时那个有雨的午后,偷来的刺破掌心的玫瑰……我明白了,我想要的那份纯粹而快乐的感情,而他永不可能给我。抬起头,泪眼模糊中看见他捧着杯茶呆呆地立在门口。分手那一夜我任性地喝了好多的酒,他温柔而忍耐地望住我:“是我的错。只是我想让你知道,你心里有的,我心里都有,你是个好女孩,我会记住你的。”他并没有说让我原谅的话,他知道我一定明白他的感觉。是的我懂,那枝玫瑰其实也是同样刺破了他的掌心呵!醉意中我摊开他的掌心,终于看清楚了,那一道不肯泄露天机的爱情线,原是我一生都不能去的禁区啊!我含着泪合上他的手掌,用尽全身的气力握紧它,直到也痛进自己的心里去,我其实是留恋的,我们从来不曾有过海誓山盟和轰轰烈烈的爱,只是那样一份温暖与默契,也真的曾一点一点渗进过我们的心里去,泪眼再望着我那掌心里的爱情,仿佛已是恍若隔世,那个相信爱情线的女子也已随着泪水渐渐远离了……日子静静地滑过去,我和他再也没有见过面。闲时我依旧会摊开自己的掌心,看到粉色掌心里的爱情线仍是干净而分明着,不知道那个与我有着一样掌纹的男人,他过得好不好。他太现实,而我又总是爱做梦。每次的梦想披击破,我都会不依不饶地扑上去揉乱他的头发,他就会握住我的手让我不能动弹,他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地:“我不放开你,你是挣不脱的。”我其实不想挣脱他。我喜欢他握住我的爱出汗的手,那一刻的温暖叫我觉着好窝心,好像自己都在要着自己。他也从来不知道那个关于掌心的秘密,我不告诉他,在他不曾设防的最初,我已是蠢蠢欲动地握住了这样一份情缘。日子就在淡淡的相处中飞快地掠过去,直到那一夜和他去看电影《甜蜜蜜》,我为影片中男女主角相爱却不能结合而掉着眼泪。直到从电影院里出来还是不能抑止住难过。他像哄小孩儿一样拍着我的肩:“好了好了,乖,听话不哭了!”他小心翼翼地为我抹去泪水,我一边抽泣一边嘟囔着:“为什么他们不能选择不顾一切地结合呢?他们那么相爱的啊!”“可是,”他静静地停顿了一下,慢慢吐出一句话,“有时候,相爱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我一下子停住了哭泣——我明白了我所有的不快乐的根源了。他牵住我的手:“你看你哭得成了个花脸儿猫了,怎么回家见妈妈呢?到我那儿去洗个脸,平静一下再回去。”我是第一次到他的家里去,他的家布置得好雅致,浅浅淡淡的色调让人觉得好舒服。我的心情渐渐地平静下来。他去倒茶时,我走到洗手间想洗个脸,伸手拧水龙头时,却触到了一个软软柔柔的东西,我好奇地拿起来看,是一朵女人盘长发时用的头饰,雪白剔透的蕾丝蝴蝶花儿,很美,就像是,像是……新娘的头花。我捧着那朵纯白的头饰,心在一点一点地往下坠着,仿佛看到了一些我平日里不肯去面对的真相。而能选择这种美丽头饰的女人,一定是有着一头美丽长发和一颗玲珑慧心吧?我就在这时想到了新娘子,想到了湖边的夕阳,被握住的爱出汗的手,初识时那个有雨的午后,偷来的刺破掌心的玫瑰……我明白了,我想要的那份纯粹而快乐的感情,而他永不可能给我。抬起头,泪眼模糊中看见他捧着杯茶呆呆地立在门口。分手那一夜我任性地喝了好多的酒,他温柔而忍耐地望住我:“是我的错。只是我想让你知道,你心里有的,我心里都有,你是个好女孩,我会记住你的。”他并没有说让我原谅的话,他知道我一定明白他的感觉。是的我懂,那枝玫瑰其实也是同样刺破了他的掌心呵!醉意中我摊开他的掌心,终于看清楚了,那一道不肯泄露天机的爱情线,原是我一生都不能去的禁区啊!我含着泪合上他的手掌,用尽全身的气力握紧它,直到也痛进自己的心里去,我其实是留恋的,我们从来不曾有过海誓山盟和轰轰烈烈的爱,只是那样一份温暖与默契,也真的曾一点一点渗进过我们的心里去,泪眼再望着我那掌心里的爱情,仿佛已是恍若隔世,那个相信爱情线的女子也已随着泪水渐渐远离了……日子静静地滑过去,我和他再也没有见过面。闲时我依旧会摊开自己的掌心,看到粉色掌心里的爱情线仍是干净而分明着,不知道那个与我有着一样掌纹的男人,他过得好不好。
手掌心里的爱情
 
共6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