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去打的故事

每次回到老家,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那一片片越来越繁茂的树林。站在故乡的马路边,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绿野风吹来两个大大的问号:这绿是怎么变浓的?那树是怎么长野的?答案很简单:无人打扰。记得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情形。村前村后,稀稀落落的几根小树苗,鸟儿也少,偶尔能看见几只麻雀应和着南来北去的燕子,驱赶日深夜深的孤寂,用声音相互取暖。当然也有百年大树,不过,只有树桩。大树被人砍去,腾位置做新房,大材做梁,小枝烧火。那时,村里家家人丁兴旺。欣欣向荣。花开花谢,村庄像盛开千年的花,终于开始凋零。村人外流,始于20世纪90年代初,三股潮流像抽水机一样把村民源源不断地往外抽。一是读书潮,考上大学留在城里工作;二是经商潮,到外面做点生意,过好日子;三是打工潮,也许缺本钱、少文化,但总有力气的,于是,少年不读书,长大一些,就去城市打工。人们欢快地背井离乡,身在城里,心恋繁华,不愿复返。人一走,村就空了。1994年,我高中毕业,当时全村人口多达二三百。而今,做红白喜事,把村里所有常住人口都叫上,还凑不齐三桌,减少了足足十倍。人少,田荒地芜,草树迅速占据,欣欣然,长势喜欢。留守农村的人们烧饭改用煤气灶,村巷内的杂草枯枝便无人问津,显得荒凉清寂。短短20年,村前村后的树大了密了,草杂了厚了,绿染大地,生机勃勃。懂林业的人士对我说:“保护森林,其实是很简单。它本不需要人们刻意去保护,自有生长规律。人类对森林的最好保护,就是不要去打扰它。”由此,我联想到我们教育孩子。很多父母唯恐自己的孩子玩掉大好光阴,以至于输掉未来的幸福,往往会以爱的名义,让孩子要这样,不要那样,这个不做,那个不许。其实,每一道指令,都是十足的打扰,每一次打扰都在挤压孩子正常的生长空间。植物不希望人去打扰,大自然害怕人来打扰,人为万物之灵,和万物相通。成长路上,渴望有一个无人打扰的空间,这是最大的保护、最好的爱。不仅是对孩子,也是对所有人,甚至对这个世界,有时,不出现,不打扰,给对方留足空间,是最好的爱的方式。
不去打扰
那天,老板陪一个大客户去打高尔夫球,恰好又有另一个大客户找他,老板的手机没人接,这位大客户便直接来到公司办公室。“老板不在。”秘书说道,紧接着又补了一句,“他陪一个客户去打高尔夫球了。”后来,这位客户再拨老板的手机,想约见面的时间,手机通了,客户问那位老板方不方便见面。老板回答:“对不起啊,我正在A市开会。”这位客户一听,不禁笑出声来,揶揄道:“您是在A市开会,还是在高尔夫球场开会?”可以想象,电话那头的老板该是多么尴尬。老板回来以后,就将这个秘书辞退了。不要以为随口一句话,起不到什么作用。在商业活动中,一点不对称的信息就可能把公司给卖了。有一个客户跟合作厂商的经理约好中午吃饭。客户先到,等了半天,经理还没到。于是,他就打电话去问,电话是办公室主任接的:“不好意思,经理不在。刚才,他赶到生产车间去了。”生意人多敏感,客户心里就开始盘算:1.事先说好吃饭,现在都过点了,肯定是突发事件;2.去生产车间,可能是生产出问题了;3.不给我打电话,肯定是想处理完了,能赶上吃饭时间,难道是正在为我生产产品的车间出事了吗?一会儿,客户又拨去电话,问经理从车间回来了没有。还是那位办公室主任接的电话:“经理已经在赴约的路上,问题已经解决了。”就这么前后多说一句话,客户硬是挖出了内幕,知道车间做的货物出了问题。虽然已经补救过来,货物毕竟有过毛病,于是,他在提货时趁机狠狠地扣了一笔钱。
多说了一句话
如果个子很高,可以去打篮球成为姚明;如果跑得很快,可以去练跨栏成为刘翔;如果瘦骨嶙峋,可以去代言减肥产品;如果很胖,可以去为饲料添加剂做广告……如果这些都不行,那么只要看起来没病没痛的,可以考虑去当“养生大师”。首先,你可以为自己寻找一个足以唬住“粉丝”的“出身”。如果祖上有人做过太医、御医、民间游医之类,那么你自然就是“名门之后”。如果没有,也没关系,不妨找找哪个古代名医跟自己同姓,自称是他的多少代传人――完全不用担心别人信不信,信的人自然会信,不信的有能力揭穿你的人也不会太多,而且他们往往也没兴趣跟你较劲。打造好了“出身”,下一步就是建立自己的“养生理论”了,建立的秘诀就是“大堆常识加故弄玄虚”。首先找出公众广为接受的观念,比如要健康就要多吃蔬菜、少吃油腻、节制饮食、生活规律等等,然后在“古代典籍”中找一些古文来佐证,再用“阴阳五行”、“天人合一”、“相生相克”之类的理论来牵强附会。这样做的目的是满足大众的“民族自豪感”,为赢得“相信”打下良好的基础――即使以后捅了篓子,“粉丝”们也会说“瑕不掩瑜,多数还是有道理的”。这当然远远不够,“大师”必须要有“雷人的理论”。比如“不能吃辣椒,吃了会致癌”、“不能喝牛奶,因为那是牛喝的”、“不能穿裙子,会气血不畅”、“不能吹空调,会肾虚”……只要你敢说,就会有人相信――很多人对于“危害”都是习惯于“宁可信其有”的。愿意相信的人遵循了这些“理论”不会有什么损失,而不遵循的人中总是难免有人会生病,而“粉丝”们就会说:“大师说过了,你这病是什么什么导致的。”作为“大师”,不能“光破不立”,还必须提供一些“养生秘方”。这个其实很简单,随便找一两种大家平常都吃的东西,把它玄虚化就可以了。比如,五谷豆类都对身体有好处,但是要特别挑出一种,不管是红豆、黑豆或者绿豆,然后说这个只要怎么怎么吃就可以治病――原料一定要简单,大家都能够消费得起,才会有许多人愿意追随。但是过程一定要复杂,“注意”的地方一定要多,比如多少豆加多少水,什么时候下锅,煮多长时间,最好是用什么容器什么水等等。还有“吃红薯治癌症”、“晚上吃生拌菜治百病”、“按摩某位置治肾虚”、“吃某种红色食物补血”等等。如果你碰巧学过中学生物,还可以弄一些现代生物学的名词术语,诸如“抗氧化”、“代谢产物”、“类黄酮”、“降血脂”、“蛋白质变性”、“维生素失活”之类的,更显得博古通今、中西合璧。如果这些还不够“雷人”,还可以再弄一些更邪门的,比如“生吃泥鳅去肝火”、“放血疗法治肺癌”之类,不过这些疗法有一定的风险,搞不好出了事故就比较麻烦,比如用芒硝治病的“大师”就进了监狱。所以,这类疗法要慎用,要讲也要在成为“大师”之后再讲――当你成了“大师”后,出了事故也就会有“粉丝”来为你辩护了。比如有人生吃泥鳅得了病不得不进行手术,就有“粉丝”说:“不是生吃泥鳅疗法不好,而是现在的泥鳅不好。”完成了上面两步,后续工作就是宣传了。人们常说“名不正则言不顺”,所以一定要有很拉风很吸引人的口号,比如“不生病的智慧”、“把健康彻底说清楚”、“让你多活几十年”、“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之类。如果想不出来,只要到城乡结合部看看电线杆子,就能够获得许多灵感。现代科学还不可能实现这样的目标,但是许多人会相信“大师”的“神奇”。说得越邪乎,就越有人愿意去尝试。一旦尝试了,心理期望又会转化成“相信自己确实好多了”,于是就会有追随者。当“养生大师”的形象初步建立后,就会有更多的媒体来关注。尤其是一些号称“生活智慧秀”的娱乐节目,更会对你推崇有加。一旦进入这样的传播渠道,观众就会把对“正规媒体”的信任放到你的身上,于是你就会成为更大的“大师”。
如何成为“养生大师”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